華藏淨宗學會捐贈花蓮縣國小扎根教育叢書記者會開示—孝是人類的根 敬是文化的本  悟道法師主講  (共一集)  2020/10/30  花蓮縣政府  檔名:WD32-089-0001

  我們尊敬的花蓮縣大家長徐縣長,尊敬的花蓮縣政府教育處饒處長,花蓮縣議會張議長祕書劉先生及助理張議員,你好。我們社團法人花蓮淨宗學會曾理事長,前明義國小曾校長。我們在座各位校長、各位老師,花蓮縣政府的全體同仁,以及我們化仁國中,還有明義國小的同學,大家下午好。

  今天我們的捐贈儀式,我們的開場也非常的精彩,我們縣長非常精心的安排,非常感恩。因為這是我們捐書,第一次有這麼隆重、這麼盛大的一個場面。這個意義也是讓我們感受到花蓮縣徐縣長,以及我們花蓮縣縣政府、縣議會,教育界的校長、老師對中華傳統文化教育的一個重視,我們從這個地方可以感受到對這個重視。所以我們這個儀式之前有小朋友精彩的演出,非常殊勝。也希望我們花蓮縣能夠做為將來我們學習傳統文化的一個示範縣。

  家師他現在推廣傳統文化,已經不是說對中國,因為這是他老人家根據英國著名的歷史學家湯恩比教授在上一個世紀跟日本池田大作先生對話,他還出了一本書,這個書名是《展望二十一世紀》,這個書在台灣有翻成中文版在流通。湯恩比教授講,二十一世紀這個世界,社會秩序要恢復正常,必須提倡大乘佛法,中國孔孟學說。大家學習這個,這個世界才有可能恢復到正常的秩序。當時他講這個話,很多人提出質疑,很多人就覺得現在提倡這個,人家中國人都不要了,你提倡這個,到底對不對?如果那麼好,中國人他們自己為什麼不要?但是到了這個世紀,我們再看看這個世界的整個亂象,真的被他講中了。

  因此家師淨老和尚也是祖宗的感應,一個出家人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竟然有個辦公室,而且他的辦公室比各國的大使要大。我們師父那個辦公室大概這間這麼大,在那邊推廣中華傳統文化。所以第一部推廣的是《群書治要》,唐太宗貞觀之治,請他的大臣魏徵找一些當時有道德學問的這些學者來編這部書。這部書到宋朝失傳,流傳到日本去。後來是清朝嘉慶皇帝登基,日本當禮物再送回來。家師他也很慈悲,所以在馬來西亞漢學院請一些老師,因為日本再傳回來原來的書是八冊,這八冊都是文言文,現代人根本看不懂。我們看了也看不懂,所以請了一些老師把它節錄出來。家師他是想我們一天就學一條,《群書治要36O》,《36O》就是節錄一條一條,每一條都給它註解,翻成白話。翻成白話,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它是固定六個國家的語言。現在除了六個國家的語言有翻譯《群書治要》白話的註解,另外還有加四個國家的,目前是有翻譯十個國家的文字在流通。一些外國人他們從來沒聽過有這種道理的,聽了非常歡喜,第一個是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馬哈迪他第一個說請他趕快翻成英文,他們都是受英文教育的,所以在馬來西亞做這個工作。現在是有四冊,每一冊都是《36O》。

  我們也是可以來推廣,不是說當官、辦政治的才需要。其實政治,國父孫中山先生他也講得很明白,他說管理眾人之事叫政治。管理眾人之事,一個家庭只有幾個人也要管理,不然家就不像家了。所以家庭的管理就是父母,父母就是家長。那你一個小商店,二、三個職員你也要去管。像你開個便利商店,有二、三個人,你也要去管,所以大大小小。包括我們出家人的道場,出家人他還是人。出家人既然是人,你住在一起,你就是要管理,不然你一個道場還是亂七八糟。所以這個政治是各行各業、家庭,包括出家人的道場,大家都要學習的,不然就不曉得怎麼去管。管到最後,整個都亂七八糟了。所以在中國管理,它不是有定一些規矩去管,它去教育,讓你明理,應該怎麼做大家明白了,大家知道怎麼做人做事,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現在為什麼這麼亂?因為大家不明白,也不能怪大家,因為大家都沒有接受這種教育,所以大家不懂,錯了也不能怪他。現在我們只能亡羊補牢,就是趕快補救。就包括我們出家人,我們師父也教我們要補習。現在要作佛,連人都不會做,怎麼去作佛?想想也有道理,現在人都不會做,住在一起都生煩惱、都要打架,那怎麼去作佛?所以人都不會做,肯定作不了佛,佛是人去作的。所以先把人做好,才能作佛,這也是必定的。所以我們淨宗學會,家師弘揚夏老會集的《無量壽經》會集本,這部經非常好,建議大家有機會讀誦,你會讀得很歡喜的。因為這部經把我們娑婆世界五濁惡世的現狀,講得淋漓盡致,把極樂世界介紹得非常詳細,就兩個世界的對比,怎麼成立極樂世界、我們為什麼是娑婆世界,這個因果都說得很詳細。所以這部經就是從教做人教到作佛,所以是最圓滿的,所以這部經建議大家有機會讀一讀,你會非常的歡喜,知道這一生來做人沒有白來,能夠遇到這部經、這個法門。

  如果要再更詳細,我們師父老人家講了好幾遍,講得有夠透徹、有夠詳細的。我們自己來聽、來學,我們自己有心得就可以跟大家分享,輾轉去教化,希望一切眾生都能得利益,都能到西方去作佛,這個是我們淨宗學會主修的經典。其他的大小乘經典,包括善書都是這部經的補充註解,包括我們現在傳統文化的書都是補充註解這部經典。所以我們現在因為一般社會大眾講到宗教,他都是有一個隔閡,所以我們淨老和尚現在推廣儒釋道,儒釋道現在在大陸只有《弟子規》能接受,其他的他們就把它列為宗教,這個是非常可惜的。實際上在我們中國儒釋道,它的本質是教育,只是它教育的範圍不一樣,儒、道大部分是講我們現前這一生的教育,一生一世的;佛教是講三世的教育,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因為人不是只有這一生,而且人不會死,死是這個身體。這個身體裡面有一個從來就不生不滅的,不會死的就是我們的自性、我們的靈性。我們六根裡面的根性,在眼叫見性,在耳叫聞性,鼻是嗅性,舌是嘗性,身是觸性,意是知性,六根的性它不生不滅。

  所以佛教學教我們認識自己那個自性,所以在禪宗講明心見性,見性就叫成佛。其實不只禪宗,所有的法門修到最後都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我們念佛,求生極樂世界,到極樂世界也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這個最終目標就是回歸自性,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禪宗講「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我們本來面目現在不認識,我們現在只認識這個身體是我,其實這個不是我,是我所。好像這個衣服穿在我的身上,衣服不是我,衣服是我所,我所有的,不是我。我們這個身體是我所,不是我。這個身體它有生滅,它有變化。像《楞嚴經》波斯匿王聽釋迦牟尼佛講「十番顯見」之後,他就請問佛,世尊,你常常講經說我們有一個不生不滅的自性在哪裡?佛就跟他講,就在你身體裡面,身體裡面是在哪裡?你六根的根性,你眼睛能看、耳朵能聽,裡面能看、能聽的那個,不生就是它本來存在的,它就不會滅,這是真的,叫我們認識那個真如自性。

  波斯匿王還是聽不懂,佛就問他,你幾歲看到恆河?印度有一條恆河,他說三歲,他媽媽帶他去祈禱,去拜耆婆天,三歲看到恆河。佛說你三歲能夠看到那個恆河的水,你現在幾歲了?六十二歲。你三歲的身體跟現在六十二歲的身體一樣不一樣?不一樣,現在六十二歲,臉皮皺了、頭髮白了,身體變化了。但是你現在六十二歲能去見的恆河,跟三歲是不是一樣?他說一樣,三歲能見,現在還是能見。佛就跟他講,對了,你能見的那個沒變,三歲是這樣,六十二歲還是這樣,但身體已經變化。所以波斯匿王他聽懂了,知道人不會死,人死是換一個身體,換一個新的生活環境,你要看要換比現在好,還是換比現在差?就是這個差別,其實人沒有死。

  所以能見的見性它不變的,像我現在老花眼了,老花眼你戴上眼鏡又能看了,說明那個見性它是沒有變的。如果那個也變了,你戴什麼老花眼鏡也看不見了。因此這是佛教的教育,現在把它看成宗教,實在是很可惜。以前的皇帝懂,所以我們說以前的皇帝很笨,其實我們看以前皇帝比現在總統要聰明多了。以前你看雍正皇帝,他什麼教都懂,有一些寫著邪知邪見的書,他每一條都給你挑出來。儒、釋、道三教,難免會有門戶之見,會打架,佛教是印度傳過來的,雍正皇帝就是統統學,他有個《雍正上諭》,就是講這個三教都各有它的特色,能夠融合。所以在我們中國現在講儒釋道三教。所以以前皇帝統統學佛,好像沒有學佛的不多,只有唐朝有個皇帝是學道的,像唐太宗、武則天他們都信佛的。武則天,開經偈是她作的,後來沒有人能做一首超過她的,所以我們現在念,還是念她的,「無上甚深微妙法」。梁武帝他信佛的,素食他提倡的,梁武帝提倡的。我們有緣遇到儒釋道,我們要珍惜,現在這是我們的寶藏。我們台灣如果能夠來奉行、保存這些寶藏,也會得佛力、三寶加持,得到祖宗庇佑,有災難也比較不會那麼嚴重。像這次也是比較輕一點,這個大家應該也都看得到的。雖然受到影響,但比其他地方要好,這也是得力於三寶加持,祖宗庇佑,所以我們這個地方還是相對的比較平安,這個我們也一定要相信。

  今天因為這個題目,主要是重點還是提倡教孝,孝也不是說中國人才需要,佛是說一切眾生都是要孝的,不管你是哪個族群的、你哪個國家的、你是什麼宗教信仰,都要孝順父母,也沒有一個宗教的聖人教人家不孝父母的。中國、外國沒有,只要是正規的宗教都是教人孝養父母,奉事師長。《觀經》講,「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這淨業三福的第一福,做人的基礎。所以孝應該是全人類文化的一個根。孝,全人類文化的一個根,敬是本,就是孝親尊師,尊師也是從孝親來的,孝它是最根本的。你說不孝順父母,到學校他也不會尊敬老師,所以老師教孝,父母教敬,互相教,就能夠把下一代教育好,互相要合作。所以現在學校的老師跟家長大家都要合作,這是全人類都需要的。所以中國的孔孟學說、大乘佛法,它教育的根本還是在教孝敬,這個非常重要。如果沒有孝敬,做什麼都不能成就,這是我們今天簡單跟大家提到這個,人類文化的根在孝,人類文化的本在敬,這是最根本的。因為我們現在像湯恩比教授講的,這是對全人類的,這個中國傳統文化是全人類都需要的,沒有分族群的、沒有分國籍的,所以不是說只有中國。《群書治要》也是一樣。

  佛法講因果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果報不能代替的,看哪個惡業比較先成熟,那個先報,你善的在後面,後面報。所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時候不能代替,是看哪個先成熟、哪個力量強,較大的要先報。你有作善的,你這個報完了,後面再報這個善的。佛教講的因果是指這樣的,你現在如果惡不要讓它現前,你那個緣不要加強,你善的加強。好像種個蒺藜下去,你不要,你要這個蘋果,蘋果你就加強去培養,施肥、灌溉,它很快成長你要的。蒺藜有刺,會刺人的,石子一直給它壓,不要給它惡緣,有那個因,那永遠長不出來。所以因果,具足講是因緣果報,因當中要有一個緣,它才會結果,結了果它才會報。

  所以李世民他是殺人太多,但是做好皇帝,他有功德,後來家師給他印《群書治要》,他編這個有功德。他在世界書局幫他印了一萬套出來,贈送給世界各國的領導。所以李世民提醒我們師父說,這個不但救中國,可以救世界,是這樣提醒家師,所以才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去做翻譯的工作,就是他提醒說這個不是只有救中國,是救世界的。我們看看現在全世界,真的很需要這本書,不然這個世界的亂象無解,沒有辦法解決的。也希望我們在徐縣長的領導之下,我們大家共同發心努力,我們要有這樣的使命感,希望人人都做救世主,救世主每個人都要發心來做的,每個人都要發這個心來救這個世界,從我們治理家庭來做起。

  好,悟道就不耽誤大家時間,就跟大家簡單講到這裡。非常感謝徐縣長,及我們縣府、縣議會全體同仁,我們全縣的校長、老師、同學,大家熱烈的邀請。最後還是再次祝福大家福增慧長,災消福來,六時吉祥,身心安康,事業順利,闔家平安。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