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O二O年歲次庚子護國息災中元三時繫念法會開示—談淨宗學會的緣起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集)  2020/9/5  台灣宜蘭羅東鎮南豪社區活動中心  檔名:WD32-087-0001

  諸位同修,及網路前的同修,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請放掌。今天是社團法人中華華藏淨宗學會,第二次在宜蘭對外辦繫念法會的活動。我們第一次是在今年一月,在宜蘭室內的運動場舉辦祭祖繫念法會,今天在羅東這個地方這是第二次。最近因為新冠狀病毒的疫情,政府規定室內不能超過一百個人,室外不能超過五百人,目前全球新冠狀病毒疫情還沒有解除,所以還有很多限制。

  現在可以說全世界受到這個疫情的衝擊非常之大,各行各業都受到相當嚴重的衝擊。在我們台灣地區也可以說共業當中有別業,遭受疫情損失算是比較輕微,但是還是有受到一定的影響。這個在佛法上講也是因果,共業當中有別業。台灣地區還是有很多在默默行善的善心人士,還有素食餐廳也是最多的,從這個地方也可以看出在台灣地區吃素的人多就減少殺業。佛在經上給我們講,戰爭、瘟疫(就是傳染病),像這次新冠狀病毒的疫情,在經典上講叫瘟疫,這屬於傳染病。水災、火災、地震、風災等等這些天災人禍,第一個因素是殺生。佛在《十善業道經》給我們講十善業,第一個就不殺生。十善反過來就是十惡,所以這個世界造十惡的人多就會感召災難,災難就多;如果多數人都在修善,這個世界就沒有重大災難,小災難。如果這個地球的人類都能修十善,這個世界就是天堂,必定世界和平,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所以這些災難都是人類造作十惡業所感召來的,人類要知道反省,要懺悔。反省、懺悔就必須讀經,我們淨宗學會主修的經典《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這是淨宗學會主修的經典。其他大小乘經典,包括世間的善書典籍,我們淨老和尚最近這些年提倡的儒釋道三個根,儒家的《弟子規》、道家的《太上感應篇》、佛家的《十善業道經》等等這些善書典籍,都是《無量壽經》的補充說明,補助的經典,補充說明。

  一九九七年韓館長往生,台北景美華藏佛教圖書館韓館長,在一九九七年(民國八十六年)三月往生。往生之後,那一年年底,我們淨老和尚就請我跟我們台灣各地區的淨宗同修聯繫,他做一個環島的巡迴。到宜蘭這個地方,當時宜蘭很多同修也租了一個地方給我們老和尚跟大家講講話。後來在羅東這個地方,陳廷輝居士他發心成立一個宜蘭妙音淨宗學會。陳會長在三年前往生了,往生前在醫院,剛好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陳永煌居士他的父親住院,一百歲了住院,去看他父親,也剛好碰到陳會長的同修謝景雪居士,才知道陳會長也在醫院,所以就去看望他,也提醒他念佛,他也非常歡喜。後來陳會長往生,陳會長在世的時候,妙音淨宗學會這個房子,這個不動產也捐給華藏很多年了。當時也是根據我們淨老和尚他的原則,淨宗學會都是各自獨立,管人、管事、管錢各自獨立,弘法互相支援,所以這個不動產捐了,這些人事管理還是他們自己來管理。最近謝居士到宜蘭念佛堂找我,她說她年紀大了,要我請人來接妙音淨宗學會,她不再管了,就把鑰匙拿到那邊,當時我也沒有接,她就放在那裡給我了。後來我在想,這個地方由誰來接?剛好我們華藏的常住眾莊傳法師,他最近這段時間在宜蘭礁溪跟他的親戚租個房子,他年紀也大了,跟我同年。年紀大了,住雙溪山上的確是比較潮濕,所以有班才上去,沒有班他就回來住在礁溪,因為他在宜蘭生長的,比較習慣這個地方的氣候。後來我就想到,就問傳師看要不要去那邊領眾,就不用去跟他親戚租房子,現在謝居士提供這個地方請人來領眾、來念佛,所以就跟傳師講,傳師他也同意了。所以今天這個因緣也就是這麼來的。

  因為過去淨宗學會,我們淨老和尚他主張是各自獨立,互不隸屬,因此有一些方面我們也都不會去過問,只有弘法方面有需要,大家互相交流。我們跟全球各地淨宗學會主要交流的是我們印的經書,製作的這些,過去是錄音帶、錄影帶,現在就改成播經機,還有電腦,還有印製佛像,這些我們會寄到有需要的淨宗學會,我們會寄給他們。他們需要,我們會主動寄給他們去流通,去跟大眾結緣。所以目前弘法互相支援,我們這個項目是比較普遍的,過去也印《大藏經》跟各地結緣。另外就是做法會,有的淨宗學會請做法會,有時間就去跟大家結結緣。因為我們淨老和尚他在全球提倡成立淨宗學會,都是各自獨立,沒有組織,因此如果沒有交流的淨宗學會,各方面的,實際上我們也不曉得它的情況。因此我們大家彼此多交流還是需要的,特別是修學的目標、方向,大家要有一個共識。這個共識是建立在經典上,經典就是《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這是我們淨宗學會主修的經典。因為這部經是民國初年夏蓮居老居士他發心會集五種原譯本,把《無量壽經》在中國翻譯的,現在留下來的五種原譯本,現在流傳下來只有五種。在中國翻譯的是十二種,其他七種只有經題,經文都遺失了,找不到了,所以在《大藏經》只有看到經題,沒有看到經文。有經文的就剩五種,五種它的出入很大,從這個地方判斷世尊當年在世講《無量壽經》不止講一次,而且在不同的地方講。如果只有講一次,不同的法師翻譯,出入不會太大。像我們讀《金剛經》,有六種翻譯,內容大同小異,證明這是同一個原譯本,同一個梵本翻譯的,只是翻譯的法師不一樣,文字上有一些不同,大致上都一樣。只有《無量壽經》,它的經文內容差距太大,這部經有的,那部經沒有;那部經有的,這部經沒有。因此自古以來修淨宗的同修讀《無量壽經》的就很少,如果有讀,也是大概讀一種,就曹魏康僧鎧。曹魏就是三國時代,曹操那個時代翻譯的。

  我以前在家的時候接觸到《無量壽經》,也只是看到康僧鎧的譯本,其他四種沒看過。《無量壽經》的翻譯本五種,內容出入很大,要全部讀,實在講不方便;沒有全部讀五種原譯本,內容就不完整,因此自古以來在中國修淨土的讀《無量壽經》的人就很少,反而不如韓國、日本,韓國、日本的法師他們註解《無量壽經》比中國的法師多。因為版本太多,不曉得讀哪一本,所以大部分在中國修淨宗都是讀《佛說阿彌陀經》。像我們下午做三時繫念,每一時都要念一部《佛說阿彌陀經》。《佛說阿彌陀經》介紹西方淨土依正莊嚴,以及講到我們娑婆世界五濁惡世,講修行的理論方法,宗旨是信願行。這部經講得簡要詳明,如果我們沒有看註解,我們一般人看,讀起來好像都懂,其實我們看不懂。我們讀了祖師大德的註解,才知道這部經唯佛與佛方能究竟,連菩薩都不能完全懂、完全明白,我們凡夫怎麼可能明白?所以過去台中蓮社雪廬老人講,最難講的,一部《彌陀經》、一部《地藏經》。所以我們不能小看《彌陀經》。《無量壽經》是《彌陀經》詳細的說明,也是淨土的第一部經,淨宗第一經。《無量壽經》經過夏蓮居老居士他把它會集起來,現在讀《無量壽經》的人多了,會集真的是會集到究竟圓滿,讀好讀,順口,容易記;而且集五種原譯的大成,五種原譯本把它完整的會集起來,讀了這一本等於讀了五種原譯本。所以這個非常非常殊勝,我們遇到這部經,可以說我們這個時代的眾生福德、因緣、善根都很深厚,古人都沒有這個因緣。

  會集不是夏蓮居老居士開始,宋朝王龍舒居士,他就看到這個問題,他也做了會集,但是他改動經文,而且他只有看到四種原譯本,不完整,所以他會集出來也沒有流通多久,也沒有再流通。到清朝,有三種會校本,也是都有瑕疵、都有缺點,不是改動人家翻譯經典原來的文字,就是內容有比較缺失,就是沒有很圓滿,因此讀的人也很少。因此到民國,夏蓮居老居士發心重新再會集,這次這個會集做得是最圓滿的。為什麼說它最圓滿?我們看現在全世界各地成立淨宗學會,最少也有兩百多個淨宗學會,全球。馬來西亞是最多的,馬來西亞一個國家就有一百多個淨宗學會,還有新加坡、印尼、菲律賓,還有很多地方。美國、加拿大、澳洲,現在歐洲,日本、越南,這些地區都有淨宗學會,所以大概有兩百多個,應該是最保守的估計。我們淨老和尚成立這個淨宗學會,因為它沒有組織,沒有互相隸屬的關係,只有弘法互相支援,因此有一些淨宗學會有聯繫、有交流,有一些沒有。華藏淨宗學會是我們淨老和尚他老人家最早擔任會長,現在他年紀大了,當榮譽會長。早年在台北市佛教會登記佛教團體會員,他老人家是會長,後來到新加坡去了。館長往生,在信義路陳永信居士發心提供一個地方要給我們淨老和尚來繼續弘法,所以淨老和尚就叫我把原來附屬在台北景美華藏佛教圖書館的華藏淨宗學會的地址遷到信義路來。當時黃柏霖黃警官發心,幫我們申請全國性的社團,在內政部申請社團法人,全國性的,所以我們全名就是「社團法人中華華藏淨宗學會」。當時韓館長發心來成立,請我們淨老和尚擔任第一任會長(開始擔任會長)。

  淨宗學會是我們淨老和尚在海內外提倡成立的。他成立淨宗學會的因緣,淨宗學會這四個字的名稱是會集《無量壽經》五種原譯本的夏蓮居老居士,當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大陸他提出來,但是沒有正式成立。後來有一年,這個大概都三十年前了,夏老居士的學生黃念祖老居士,現在我們淨老和尚也有講他的《大經科註》,《大經科註》是他的著作。他是夏老的學生,跟梅光羲也是有親戚關係,是梅光羲老居士的外甥,梅光羲老居士是他的舅舅,他算外甥。有一年華盛頓佛教會,就是美國華盛頓佛教會,當時也是剛成立,請我們老和尚擔任會長。華盛頓的同修請大陸北京一個密宗的上師去那邊弘法,跟淨老和尚報告這個事情。我們淨老和尚當時就講,我們是修淨宗的,密宗的大德我們就不請了,因為他修的法門跟我們不一樣。後來我們淨老和尚聽說是請一個叫黃念祖的老居士,他對黃念祖這個名字有點印象,早年他在台中蓮社跟雪廬老人學習經教的時候,曾經聽雪廬老人講過,提到過這個人,是梅光羲的外甥,夏蓮居老居士的學生。我們淨老和尚再跟華盛頓的同修確認,是不是梅光羲的外甥、夏老的學生?他們說沒有錯。我們淨老和尚說,那這樣沒有問題,他禪宗、教下、密宗、淨土,禪教密淨全通達,是夏老的學生,請他來沒有問題。後來他們就請黃念老到華盛頓佛教會去弘法,我們師父淨老和尚就跟他也聯繫上了,所以在華盛頓跟他碰面了。碰面的時候黃念老說,我們在大陸要成立淨宗學會比較不方便,希望他可以在海外成立。所以最早,第一個成立的是在美國、加拿大。後來我們師父到美加弘法回來,回到台灣就成立華藏淨宗學會。實際上華藏淨宗學會是最早成立的,因為當時我們老和尚講這部經,這部經是紀念雪廬老人李炳南老居士,李老師他有個眉註,用毛筆在旁邊做註解的,原本就送給我們師父。當時他到台北講經,要講這部經,李老師(雪廬老人)就給他講,你還年輕,這部經是會集本,佛門有很多長老可能會反對,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一直等到李老師往生,再把那部經請出來。我記得剛開始請我去印一萬本來紀念老師,當時也沒有打算講這部經,只是要紀念老師的。結果這部經印出來流通,很多居士同修看到,這部經從來沒看過。我也第一次看,以前都是讀康僧鎧的原譯本。後來同修就請我們師父講這部經,所以那個時候開始是最早。最早,我們淨老和尚請韓館長成立一個華藏淨宗學會,韓館長當時她不同意,後來屏東的同修他們先成立,後來韓館長才成立。成立淨宗學會當然華藏應該是最早的,但是因為這些因緣,所以到後來才正式成立。

  以上簡單給大家報告一下華藏淨宗學會的一個緣起。一直到去年華藏淨宗學會是成立三十週年,也剛好我們淨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我們在台北辦了一個紀念的活動。因為我們淨老和尚主張淨宗學會沒有組織、沒有隸屬,只有靠我們彼此一個交流,就是弘法互相交流,這也等於是隨緣。沒有組織,互相交流,隨緣,這是我們淨老和尚他的一個宗旨,他的原則。因為我們淨老和尚他是以講經弘法為主要的,我們道場的形態就是講經弘法,做法會是附帶的,主要是講經弘法、流通經典,這是主要的項目。建大廟這個就不是主要的,主要講經弘法,印經流通,免費結緣,這個是主要的工作。因此各地的淨宗學會,隨各地的因緣去發展,我們也沒有硬性的規定。如果有組織,當然就有一定的規則。所以我們淨宗學會跟台灣四大名山在形態上有一些不同,我們台灣四大名山,佛光山、慈濟、中台禪寺、法鼓山,跟四大名山基本上有些不同,形態上有些不同。有組織跟沒有組織,也都各有利弊,這也的確各有利弊。有組織,大家會比較有壓力,要辦什麼事情就是大家有一個壓力。我們淨老和尚基本上不向人化緣,他不向人化緣,就是說你來淨宗來學習、來聽經、來念佛都非常歡迎,但是不要給人有任何的壓力。好像說到道場來,我們要拿多少錢,這就會給人有壓力。所以我們淨老和尚他的主張是這樣的,就是我們也不跟人化緣,如果我們道場有做什麼弘法的事情,比如說印經、放生,這個信息會公布。公布,你願意發心,或者隨喜,或者讚歎,就可以,不一定你要拿多少錢,你都沒有拿錢,也歡迎大家來,這樣大家來也就沒有絲毫的壓力。這是我們淨老和尚他的一個做法。所以我們也是秉持我們老和尚他的這些原則,這些年在淨宗學會這樣經營下來,所以我們沒有龐大的組織。沒有組織,當然人力、財力、物力都是分散的,就不能集中,你要辦一個什麼大的項目,沒有組織,實在講也是辦不成。像我們淨老和尚提倡的彌陀村,彌陀村提倡三十多年了,到現在因緣還不具足,因為這個項目是很龐大,如果沒有一個組織團隊在做,實在講很難完成。最近又提倡一條龍的學校,從幼兒園到大學,這個如果沒有一個組織團隊在運作,而且要長年的培養師資、行政人才,這個也不是短時間可以達成。沒有組織,人力、財力、物力不集中,也很難完成這些大的項目。所以有組織,就比較有壓力;沒有組織,大家就沒有壓力,所以各有優缺點。因此我們淨老和尚最近的一條龍的學校,你要去完成,也不可能沒有一個組織團隊去運作,這是必須要的。

  我們淨宗學會的形態大概就是這樣的。謝居士把羅東宜蘭妙音淨宗學會交給我們華藏來運作,我就請傳師來這裡領眾。在這個地方,實在講,我們在宜蘭蘭陽女中對面,宜蘭念佛堂成立也十八年了。我們羅東這個地方現在也交給華藏,實在講也是算華藏淨宗學會。所以我們宜蘭,在中華路那裡是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現在羅東這裡是華藏淨宗學會羅東念佛堂,這是我們目前的一個實際現狀。成立一個會,實在講是比較大;一般,你看過去都叫社,社比會要小。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他們給我們師父一個辦公室,幾個大使代表說要成立一個「淨空之友會」,師父說會太大了,我們低調一點,「淨空之友社」。所以過去叫蓮社,你看鳳山蓮社,台北有個台北蓮社,台中蓮社,台東有個台東蓮社,社就比會要小,就是要低調一點。我們現在用念佛堂,這個也是一個比較實質的。當然我們現在也可以說是一個念佛會,淨宗念佛會,實質是這樣。名義上現在還是用會的名義,實際上我們是一個念佛堂,我們地方不是很大,我們大家都可以去看。你看宜蘭那邊、羅東這邊,念佛堂都小小的,都不是很大的,不像人家的大廟,所以我們實質上是一間念佛堂。這是實際情況,所以我們也不能講得太誇張,跟實際上不相符合。所以在這個地方,今天第一天就是跟大家報告這些事情,這是講我們學會目前的一個形態、一個狀況。

  實在講,這個形式上並不重要,其實最重要的,我們人生在這個世間,什麼事情最重要、最大?人生最重要的一件大事是哪一件?這個只有佛法才有講,其他世間法都沒有講到,什麼是最大的事情?生死事大。佛在經上講生死事大,我們想一想,的確沒錯,我們人生有哪一件事情比這樁事情更大的?沒有了,這樁是大事,一個生、一個死。我們人到這個世間來什麼都沒有,空空的,連一件褲子也沒有。死了之後你有帶走什麼?包括這個身體也帶不走,送到火化場燒一燒,等一下出來變成一堆灰了。現在還有什麼樹葬、海葬,磨成灰,然後在樹下灑一灑,也就沒有了。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所以你說你在這個世間,你有多高的地位,你財富有多少,你名聲多大,你的家親眷屬有多少,你有多少別墅,你有什麼名車,一口氣斷了,包括自己這個身體,都沒關係了。還有比這個事情更大的嗎?沒有了,所以生死是大事。

  佛法的目標,八萬四千法門、無量法門就是給我們說明這樁事情,為什麼有生死,怎麼能了生死,不要再受六道生死輪迴之苦。輪迴很苦,大家如果常常讀誦《無量壽經》就會明白。我們念佛,主要是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往生極樂世界,我們得的身體是蓮花化生,沒有生老病死,壽命無量壽,神通自在,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沒有冤親債主。身體沒有生老病死的苦,心裡沒有求不得苦,你想什麼就有什麼;沒有愛別離苦,往生到極樂世界大家都無量壽,永遠不會分離;沒有怨憎會苦,沒有冤親債主;沒有五陰熾盛苦。我們在六道生死輪迴很孤單,《無量壽經》佛給我們講,「人在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我們在六道生死輪迴很孤單,生,自己來;死了,自己走,有沒有人陪伴我們?沒有。痛苦,我們要承當;快樂,我們自己承當,別人也不能代替。很恩愛的人,夫妻、父子,縱然是同一個時間死,去的地方也不一樣。各人的業力不一樣,同一個時間死,去的地方也是不一樣。所以《無量壽經》講,「道路不同,會見無期」,以後再碰面也不認識,六道輪迴換一個身體、換一個環境,縱然再碰面也忘記了、不認識了。所以要永遠不分離,只有念佛求生西方淨土,那真的是永遠不分離。在六道輪迴很孤單,獨生獨死,獨去獨來。所以八萬四千法門都是教我們了生死的法門。淨土是最方便的,橫超三界,只要具足信願行,我們這一生就能往生到西方去作佛,生死了了,成佛道,再回來娑婆世界度眾生。

  好,今天第一天跟大家談話就談到這個地方。我們十點半午供,現在大家休息一下。祝大家福慧增長,六時吉祥,身心安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