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晨間講話—斷惡修善,勉力為之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七三集)  2023/3/8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32-007-0373

  諸位同修,及網路前的同修,大家好。阿彌陀佛!請放掌。

  我們昨天學習到《太上感應篇直講》「其有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這個是勸改過,勸我們要改過修善。儒、釋、道三教,包括其他宗教,這些諸佛菩薩、聖賢、神聖都允許人懺悔。孔子講「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就是我們一般的凡人,不是聖賢人、不是佛菩薩,那哪一個沒有過失,只是這個過失大小、多少不同,都有過。就連等覺菩薩都還要懺悔業障,那何況我們凡夫。所以懺悔業障也是我們修行,從凡夫地到如來果地,主要就是修懺悔業障,就是改過。六祖在《壇經》講「改過必生智慧」,般若智慧人人本具,個個不無,但是就是被我們的過失障礙。所以改過修善,我們自性的智慧就透露出來了,六祖開示「改過必生智慧」。在《壇經》這句話很少人去注意到,大部分大家津津樂道的,就是六祖開悟講的那一首偈,跟神秀作那個偈子,「菩提本無樹」,這首偈大家津津樂道,對「改過必生智慧」這句大家就比較沒有去注意。這個也是夏老在《淨語》裡面給我們提醒,所以真正修行就是改過。

  所以《感應篇》勸我們改過這一章,主要是一個重點。改過必須先知過,前面列出來的一百七十條,這個叫「諸惡章」,這個諸過就是要改。改有從心上改,有從理上改,有從事上改,這個《了凡四訓》也講得很精闢,我們也要去深入。從事上改,不究竟;從理上改,就比較高,比較自然;從心上改,那是最高的,從根本,也就是佛門講的「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心裡沒有貪瞋痴慢這些煩惱,身、口就不會去造作這些惡業。

  今天我們最後一章「力行章」,「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胡不勉而行之」。這是勸我們要力行的,力行是努力去修行,也是鼓勵我們斷惡修善。「吉人語善、視善、行善」。「語」就是講話,口業,這個口業在這裡也擺在第一個。《無量壽經》身口意三業是把語業擺在第一個,善護語業,不譏謗人,不譏他過,不譏毀、譏笑去毀謗人,不講人家的過。講話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孔老夫子教學也是把言語擺在第二個,第一個德行,第二言語,第三政事,第四文學。言語很不容易,我們動不動就講錯話,這個是習氣。《十善業道經》講,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這個我們常常犯,我們這要仔細去檢點,口業很容易犯。講話惡口,尖酸刻薄那個都是口業。有很粗暴的,那有那種比較好聽的那些話,綺語,都是害人的、騙人的,那統統是造口業。所以語善,我們要去讀《無量壽經》。還有蔡老師講「說話的藝術」,那個要學,同樣一句話,你怎麼講、你怎麼表達,你的口氣、你的態度,善惡就不一樣。所以要學語善,這個說話很大的學問。在儒家講,「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你一句話可以讓你的國家,帶動一個國家來復興;一句話也可以毀掉一個國家。特別現在的媒體、名嘴,講一些都是造口業、打妄語的,兩舌、惡口、綺語,這個世界就亂了。

  所以過去我們淨老和尚常講,有兩種人可以救這個世界,也可以毀滅這個世界,第一個就是政治人物,他的政策對不對,他的政策不對就毀掉了,國家毀掉、世界毀掉。如果他對了,那挽救這個世界,人民就得到安康幸福。第二個就媒體,擾亂這個世界,現在講名嘴。所以我們看江老師畫的「孔子聖蹟圖」。少正卯被孔子殺了。少正卯是當時春秋時期列國之間的名嘴,我們現在講名嘴,他很會講話,沒有道理的他講得就很有道理,所以擾亂人心、擾亂社會。孔子他講學,聽的人沒有他那麼多,去聽他講的人很多很多。可見他的口才很好,但是可惜就是不用在正途,用在不好的,搧惑,蠱惑人心的、迷亂人心的。造口業、造惡口,兩舌、綺語、妄語,統統都造了。但是他就很會講話,講得人家聽得心服口服,所以孔子第一個就把他給殺了,這社會就安定下來。

  這個事情如果在現在這個時代,他再怎麼講,他也沒有犯死罪。但是聖人跟凡夫,他就不一樣了。所以過去早年在六十年前,我們淨老和尚也常講。方東美教授是他哲學的老師,有一天他去方教授家裡,看到幾個教育部的官員來找方教授,談到復興中華文化的事情。那個時候大陸正在文化大革命,怎麼去復興。方教授沉思了良久,他說有辦法,要把新聞、報紙、雜誌、廣播電台、電視台統統停止,中華文化就能夠復興。那個教育部官員聽一聽搖頭,這個做不到。他說做不到,談復興中華文化是個空洞的口號,因為你每一天都受這些錯誤的訊息來給你誤導、來給你薰染,你聖賢經典的話一句都聽不進去,那你怎麼去復興?那只是一個理想、一個口號,做不到。

  所以我們淨老和尚常講,能夠救這個世界就這兩種人,一個媒體,一個是政治人物。這兩種人可以救這個世界,也可以毀滅這個世界,就看他們怎麼做了。這個工具資源在他手上,他怎麼做,他造善業,還是造惡業。所以語善這大學問,講話你要得罪一個人很容易,你要跟他關係搞好很難,一句話就可以關係完全破壞,你怎麼講、你怎麼表達,這要學。所以講話也不能惡口,尖酸刻薄。過去我們圖書館有個女眾,她顧櫃台,她不會講話。你說她心不好?她很好,但是常常講到人家哭哭啼啼來給我告狀,有兩個女眾。我就跟她講,她說我講話就是這麼直。直心是道場,直言直語。我說妳講這個話不叫直,妳講這個話叫衝。大家有沒有吃過衝菜?吃了眼淚鼻涕都流出來。講話很衝,人家聽了心裡很難過,妳那個是惡口,什麼叫直,直言直語,直口,不是,那不能誤會。所以念這個,你沒有去學,你也不知道怎麼去修,怎麼叫語善。我都很善,自己不知道錯在哪裡!所以蔡老師講的「說話的藝術」要看、要學習,才知道什麼叫語善,包括《群書治要》,這些《弟子規》,都要學的。

  「視善」就是不要亂看,那視善,現在很難,叫我們不要看手機,這個好像要命。但是看可以,現在也不可能說不看,看你就要選擇性的看,看好的,不好的不要看。看不好的我們總是會受它影響,因為我們是凡夫,我們還做不到《金剛經》講的「不取於相,如如不動」,那看什麼都沒問題。我們心還在動,那肯定要選擇性的看,看善的,不好的就不看。

  「行善」就是每日一善,做一件善事。什麼叫行?為大家服務,修福,這個叫行善。你擦個地、擦個桌子、洗個碗、替家裡父母做做家事,那個都是行善。行善不是口號,要有具體行動、具體的表現,所以日行一善。不要以小善而不為,那一點點善,撿個垃圾什麼,很小。但是積小善就成大善,積大善就成大善人了。所以不以小善而不為。

  你每一天就是一日有三善。你每一天說一句好話、看好的,那我們現在聽經是最好,或者聽傳統文化。行善,你去修福、去做事,替大家服務,這個叫行善。你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必這個字就很肯定,你做三年,你天天這樣幹,幹三年,天就降福給你。這是吉人每一天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連續三年,天就降福,你就感應了。反過來,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凶人就反過來了,每一天講話都造口業,造惡口業;這個視惡,專看一些不好的,做一些不好的事情,那一日有三惡,那天天這樣幹,三年那也必定感得災禍。所以,「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都自己造作感召來的,跟別人沒關係。所以胡不勉而行之,這是很勸勉的話,就是為什麼不勉力斷惡修善?你三年就必定有感應了。這是我們大家共同努力、共同來勸勉的。

  好,《太上感應篇直講》我們簡單跟大家學習過一遍了。明天我到屏東、台東,這個星期六、星期天,他們例行性的一個法會。今天剛好也講到《直講》我們學習一個階段的圓滿。下一次我是想用我們淨老和尚他的方式,《金剛經講義節要》的方式,把《太上感應篇彙編》這些節錄重要的,一條一條來跟大家分享學習。節錄完了我們也可以印成書,一個重點式的,採取這樣的一個模式,預計這樣的一個模式。

  好,今天就跟大家講到這裡,一個階段性的圓滿。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