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晨間講話—敬老懷幼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九六集)  2020/11/25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32-007-0196

  《感應篇》是道教的經典,在我們中國儒釋道三教,教義主要是修心。今天也收到汐止拱北殿寄了一箱明年的農民曆,農民曆它前面都有印一篇《孚佑帝君心經》。佛門裡面,我們有一部《心經》,大家也常念。所以從這個經典,我們可以理解到修行,修心是為主,我們身、口、意三業,意業是主導,身、口是跟從意在造作,所以心善,它引導身、口就善;心不善,引導就造惡業。所以「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就是你起一個善念、善心,為別人著想的心,不要為自己,這個善事還沒有做,你這個念頭、動機是善,雖然還沒有做善事,吉神就跟你相應了,就跟隨你了。起一個惡念,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心,雖然惡事還沒有去做,凶神已經跟隨著。所以我們修行,核心就是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是善還是惡、是公還是私,私就是私欲。有時候公當中夾雜私,這個都要自己很用心去觀察,這樣我們修學才會提升,才會進步。所以關鍵就是修心,萬法唯心。

  我們讀到《感應篇》,前面「積善章」,「敬老懷幼」,這是善,敬是尊敬老人,恭敬老人;懷幼是關懷幼年、幼小的。尊敬老人,現在也有敬老節,有些優惠,這是敬老一種表現。最重要,敬老主要是要聽老人言,就是我們老和尚提了字,叫《老人言》,也出了一本書,引用歷代的經典這些法語,經典的法語記載在這一本,把它印成一本流通。所以前一段時間我們去,他都拿這本給大家看,講的也是我們常常聽的話,「不聽老人言,你就吃虧在眼前」。為什麼講這句話?因為老人他生存在這個世間,時間比較長久,他見的事比較多、閱歷比較多、經驗比較多,所以他講的都是過來人的話。年輕人如果願意聽老人講的話,能夠尊重老人,他可以少碰釘子,少走很多冤枉路。因為老人講的都是一個歷史經驗,後面的人他沒有那個歷史經驗,他不知道;不知道,老人跟他講了,他不接受,他聽不進去,非得自己要這樣去碰,吃虧在自己。所以不聽老人言,吃虧你就在眼前。敬老,最重要要聽老人言,老人勸你,跟你講的話你都聽不進去,表面上好像對老人很恭敬,其實不是真正的敬老,表面是形式,實質上你要聽老人言。我們老和尚他就寫了這本《老人言》,用他自己毛筆寫的。

  現在老和尚真的老了,九十四歲了,身體也不好,現在住在台南極樂寺。老和尚,顧名思義老了。實在講我自己也老了,七十歲了,在《禮記》講就是老,我也領到老人年金了。所以我們尊敬老和尚,就是尊重他的意願,聽他的話,聽他的話就沒錯,不要以我們的想法,這樣就是尊敬,一個尊重。我對老和尚的態度,因為我跟老和尚,今年五十一年了,前面在家十五年,出家三十六年,在我們師兄弟當中,沒有人這麼長的時間,我算是最長的,五十一年了。所以以前跟老和尚相處,大概我最能體會老和尚他講的話。所以老和尚常常講,悟字輩都不是我收的,我們有很多師兄弟不能接受,就離開了。大家看我的表現,如果我像他們一樣,人家不理老和尚,今天下午我還要再下去看老和尚,如果我像其他的一樣,那我就跟他斷絕往來,我不是你收的,師父你講的,不就斷絕往來了。那我有沒有跟老和尚斷絕往來,大家看得很清楚!我們老和尚在新加坡,以前講經,在講席當中公開說我要跟韓館長的兒子爭道場。日昇公司的蔡老闆說,悟道法師,老和尚有一段在罵你,那一段要不要剪掉?我說你拿來給我聽看看。我聽了之後,我說不但不要剪,你再做一千捲來流通。我還特別把標題標出來,我說老和尚是為我們好,怕我們跟人家爭,所以你不能把它聽成是壞話。就看你什麼心態去聽這個話,如果你用一個,師父你怎麼公開這樣在罵我!實際上我也是很冤枉的,我哪有去跟他爭,我要爭什麼?我都寫信給老和尚,說我繼續講經就好了,道場我們都可以交給館長的兒子,我們絕對不會跟他爭什麼。我只是跟師兄弟講,你們如果要留下來,一定要聽他的,就這樣。但是被誤會成我要跟人家爭,這個我也無法去辯解什麼,也不用去辯解。事隔這麼多年了,大家看看我所做的,我也不要去講什麼,就是用行動去表現。

  我們很多同修很關心老和尚身體,希望請他到山上,雙溪空氣比較好,香港的同修跟台灣同修大家這個好意我可以理解,大家都很關心老和尚的身體。我們關心是我們的事情,我們也要尊重老和尚他的選擇。老和尚說台南極樂寺是我的道場,我說絕對尊重,我二話沒有。老和尚說,有收徒弟的道場,就是你另起爐灶,他不會來住。所以有一次老和尚來這裡,你看,老和尚有到陳彩瓊那邊講《無量壽經》、黃柏霖那邊、極樂寺,甚至斯里蘭卡,我請老和尚:師父我們這邊錄音室是比較小,但是也可以直播,也可以錄影,請師父可以來這裡,有時間如果上台北,來這裡講一講,我們有這個場所。從這裡走到樓下,老和尚回頭跟我講,我不會來你這裡講,我要去華藏衛視講。我說:是,師父,我完全尊重師父的意思。

  再早,館長剛往生,老和尚去新加坡,以前過年都回到景美圖書館來過年。我們很多老同修,許阿純組了一百多人,說我們到新加坡去請老和尚來過年,這人之常情。結果我們到了新加坡,老和尚就召集大家,然後就開示,老和尚就罵我們自私自利。那些老菩薩就一直哭,一直哭。老和尚講完了,他老人家走了,我趕快收拾善後,安慰他們,說我們不完全自私自利,我們也是人之常情,老和尚以往每一年都在台灣過年,現在在新加坡過年,當然大家會發心來請。當然老和尚說我們自私自利也有他的道理,我們也不能說老和尚講的就一定都沒有道理。我們這一方面是一個人情世故,老和尚那邊,他是顧慮到整個弘法的大局,他是顧慮大局,我們只是顧慮一個地方而已。因為他那個時候在新加坡可以對國際弘法,發生很大的影響力,他不是喜歡在那裡過年,大家要搞清楚。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別人不能理解,就哭,哭成一片。我帶隊去的。

  二OOO年的時候,我剛接善果林,老和尚來台北,要南下。我說:師父,現在善果林很多同修很期待跟師父碰個面,師父從台北要下去南部,是不是可以來善果林?就是轉一下,轉個三分鐘也好,大家就心滿意足。怎麼講他老人家都不來。那個時候也是大概一、二十年前了,都二十年前的事情,我們前總務劉慧蓉居士,她就在這裡一直跟我講,一直跟我鬧:很多居士都反應,你就是沒有去請老和尚,所以老和尚才不來我們道場。我不曉得怎麼跟她說起。後來正在鬧,是不是佛菩薩感應我也不知道,剛好師父從澳洲打電話回來,就一直罵我,電話中一直罵,罵好久。說我自私自利,什麼都要請他來,說我不顧全整個弘法的大局,心量小,自私自利,怎麼這樣的,聽經那麼多年了,一直罵,還沒罵完,劉慧蓉就站在那邊,我趕快拿給她聽。我說妳聽看看,妳說妳要去澳洲,妳去問老和尚,結果被老和尚一口回絕,我就站在旁邊看。後來她明白了,她終於明白了。我說我不是沒有去請,你們知道我的苦衷嗎?好像大家認為我去請是理所當然;當然是理所當然,但是你要不要尊重老和尚他的意願?我們理所當然去請,也理所當然應該尊重老和尚他的意願、他的選擇,你總不能勉強他一定要來我這個道場,用搶的?搶的,有意義嗎?是難看而已。

  所以現在老和尚病了,又有同修在關心這個事情,還跑到台南去跟我講這個事情,我們要怎麼樣怎麼樣。我說想要怎麼樣怎麼樣,我們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做,那是我們的事情,你要問問老和尚,他願不願意?現在老和尚這個身體,已經跌倒,三個月才能癒合,稍微碰到會痛。現在縱然老和尚說,好,那我們去那裡,那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因為過去在圖書館我的經驗,老和尚說好,有三種情況他都說好,一般人他不會聽,因為我最了解。真正的好,他說好好好,態度不一樣,後續他還有支持的,還會給你勉勵的。一般的好,就好好好,可以了,就這樣。還有說,好好好好好,好,就這麼樣,就這麼樣。那不是真好,他是認為你不可理喻,你要怎麼做就去怎麼做,那就好了。所以他的好有三種情況都是好,你要會聽是哪一種好。別人能了解嗎?你沒有跟他相處過。

  所以跟我講,大家聽我的就沒錯了,我畢竟也是老人了,老人不是比大家有經驗?老和尚,現在他要來雙溪早就來了。老和尚二OO六年回老家講《華嚴》,他說哪裡都不去了,我跟廬江徐林長講,我第一個支持,因為老人都有落葉歸根的觀念,往生就回老家去往生吧,他第一個想回去的是廬江。再來就是香港。所以前一陣子也是在籌備,老和尚說他要回香港,去買機票。然後他們在考慮,現在疫情的問題,進出機場要檢查。他們還考慮說包一部飛機,就專門送老和尚的包機。包機這個沒問題,但是在機場檢查,現在這個要檢查,旁邊不能有人陪,這個也是大家不放心,一不小心他就跌倒。所以老和尚他一直吵著要回香港,香港他住在大埔也是山上,空氣好。第二個想回香港。我也全部尊重老和尚,我絕對不會說,師父,你就不要回去,來我們雙溪。現在我們不能再去折磨老和尚,你真正關心老和尚,你要為他身體著想,是不是?你不能說把他拉到這邊來,我們雙溪空氣好。雙溪連個套房也沒有,一個房間裡面也沒有衛浴設備。那天也請一個李居士他去跟我們說明他在賣的組合屋,他說那個太簡陋,不是很理想。我們不能只有一廂情願的想法,你要考慮老和尚他的身體。我們好好的人,我下午要南下,你跟我坐一趟到台南,叫舟車勞頓,我們好好的人都舟車勞頓,何況那個病人!高速公路你要開快,顛簸,他骨頭裂開還沒有癒合,會不會痛;那你要開慢,那要開很長的時間,恐怕你不能開高速公路。途中要上廁所,也不方便,有沒有去考慮到這些問題?你一趟把他送到,這樣不是折騰死他了嗎?你是在關心老和尚?關心就是讓他盡量減少折騰。台南說封閉式的,空氣不好,那台灣空氣好的地方也不是只有我們雙溪,台南、嘉義附近都有空氣好的地方,他在哪裡都可以找個地方,也不是難事。而且比較近,折騰的時間比較不要那麼長,不要那麼長時間去折騰。所以老和尚他在哪裡調養身體,只要對他身體有幫助,他在哪裡調養都好,只要對他有幫助、方便,這樣就好。他老人家願意的,就好了。

  老和尚年紀大了,總是會往生,但是現在很多人還是不忍心想老和尚往生。但是人總是會往生的,往生在哪裡往生也不重要,能往生極樂世界最重要。在哪裡往生,那個不重要的。所以不是說非來我們雙溪往生不可。第一個,你要問老和尚他願不願意,你要尊重他老人。不是說我應該是這麼做的,師父你就要聽我的,不是這樣的,我們要尊重老和尚的。所以說「敬老懷幼」,我現在是講出一個比較具體的,也實際的例子。不然我們念一念,我們也感受不到什麼是敬老它真正的意義,這一點務必請大家了解。因為大家不了解,也不能怪你們,我也沒有怪你們的意思,只是說因為你不了解,當然你會這麼做。你了解之後,像我是很了解,所以我知道怎麼做,應該怎麼拿捏,這個我自己很清楚。也感謝大家的關心。

  現在就是說,我們比較實質對老和尚幫助的,就是霖師跟莊行師,我們去支援,加上我兩個侄子輪流去照顧夜班,因為夜班他找不到人,這是實質的意義。如果大家關心,大家發心去照顧、去接觸、去了解,這是比較實質意義的。你看這個節骨眼,又疫情,人也不能來,女眾照顧晚班比較不方便。晚班,以前一班一個人,現在跌倒之後變兩個,所以就是要從晚上八點到早上六點,兩個人,就是十個小時都要看著。上廁所、起來,都要兩個人,晚班,男眾要兩個。白天現在悟性師跟悟勤師在照顧,悟性師用心,非常細心,也多虧她了。因為我也很慚愧,我也照顧不了,我自己也老了。實在講,我上次下去都跟師父講,我說師父,你身體比我好,你沒四高,我四高。我現在真的自己自身難保,所以也很慚愧,沒辦法去照顧師父。那個時候就請霖師,比較年輕,霖師也發心,他願意照顧。霖師照顧比較久,兩個多月。莊行師好像不到一個月他就回來。因為莊行師我不敢勉強他,我說你能照顧多久就多久,因為他大我兩歲,他也老了,他體力當然跟年輕的不能相比,所以我能夠體諒他,我也不敢叫他去,除非他自己覺得可以,他自己願意去。所以這些都是屬於敬老懷幼,這些事情我們要了解,敬老,主要還是要聽聽老人的話。

  現在就很多居士一直在質疑我,我沒有去請老和尚。昨天慈師還跟我講,阿桃會長在山上煮飯,等我今天下去,有沒有去請老和尚。能請嗎?你忍心嗎?讓他這麼辛苦上來山上,怎麼請?你有沒有替老和尚想?那都不是請,我的不是請是跟人家爭,不叫請,請是尊重,尊重老和尚他的意願。現在縱然老和尚他說要來山上,我們還要考慮說他身體撐得住撐不住?就好像要回香港一樣,大家不敢,對不對?你是不是要先為他的身體做第一考量。所以大家發這個心都是好心,但是《了凡四訓》講好心做錯事,心是好心,你不能說他心不好,就是希望老和尚要到好的環境,這個怎麼會不好。發這個心是好心,但是事情做得不對,所以這個就是《了凡四訓》講的,「以善心而行惡事」,這些道理我們統統要明白。我也很不願意去講這些,但是現在大家都不了解這個情況,你一直逼我沒有用,老和尚的身體,所以這個大家務必要了解。了解,如果你們對我尊重,就聽我講的就沒錯了,我自己自然會拿捏,該輪到我承擔的,我絕對不會逃避的。我們主觀條件,我們要怎麼做怎麼做,但是客觀條件它允許不允許我們這麼做,大家要了解。

  所以這個錄下來,也不用剪,這個是以後給你們很好保存的資料,這是歷史。這個叫歷史,讀經要讀史,讀經長學問,讀史長見識。過去古人的經歷、閱歷,我們統統可以吸收,不必走冤枉路,不必去碰那個不必要的釘子。

  好,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