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晨間開示—學中庸之道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三五集)  2020/6/5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32-007-0135

  諸位同修,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請放掌。我們在《感應篇》裡面,讀到「逸樂過節」這一句,我們要深入的去了解什麼是「逸樂過節」,這個「逸」就是放逸,我們一般講懈怠、懶惰、放逸;「樂」就是我們現在講,吃喝玩樂;「過節」就是超過,超過那個節度,超過。所以這個逸、樂都有一個節制,不超過。不是說完全不能有一些比較安逸,也不是完全禁止去享樂,所以這個過節,我們就要知道它就是你不要超過,應該有個節制。這個道理我們要懂。

  這一句特別對我們現代人來講,特別重要。「逸樂過節」,如果放縱慣了,現在忽然不能放縱了,他就非常難過,非常非常不習慣。就像這次新冠狀病毒疫情,很多人,你看連出門都不能出門,不能出去旅遊,生意也不能做,各行各業都停擺了,全世界都是這樣。這個疫情給我們全球人類一個警惕,就是逸樂不能過節。現在地球的人類,逸樂可以說超過了,而且超過太多太多了。「逸樂過節」,大家方向目標都是在追求放逸、享樂,實在講,追求這個,你也要付出代價的,不是說沒有代價,你要拼命賺錢,為名為利,奔波勞碌。為名利,也不是完全不行,就是什麼事情都不能超過,不能過節,過了,就出問題了。所以任何事情都一樣,好像我們吃飯,你吃太多,你就難受;吃得剛好,就很舒服。吃不夠,也不行;太超過,也不行。所以這個禮,叫禮節,就是不要過之,或者不及。不要超過,也不要不及,就要適中,適中是最標準的。因此我們看到六月七日,要解封了,今天看到報紙,很多人趕快安排旅遊,被關太久了。的確很多人悶得太久,需要出來透透氣,這個也是需要的,但是也不要超過,還是要適可而止,不要超過。

  這一句引申出來,我們在生活當中方方面面都不能超過,太安逸了,不行;吃喝玩樂,玩得太過頭,不行。所以我們現在還是需要有工作,該我們放鬆的時候要放鬆,該提起要提起,生活總是要去調節。四大天王,拿琵琶這位天王,他就是告訴我們要調。在《四十二章經》佛給我們講調琴喻,調這個琴,這個琴弦調太緊,它斷掉;調太鬆,它彈不響;調到適中,彈出來聲音是最好的。所以佛弟子修行太用功了,用功到自己用不下去了,要退轉。所以請問佛,給佛說他要還俗,他修不下去了。佛就問他,你在家的時候做什麼行業?他說他是琴師,調琴的,彈琴的。佛就跟他講,你那個琴弦如果調太緊,會怎麼樣?會斷掉。調太鬆?彈不響。如果調到剛好,不鬆不緊,怎麼樣?彈出來聲音是最好的。所以佛就跟他講,我們修行也是這樣,你不要自己弄得太緊,不要太緊張,也不能太放鬆,跟你調琴一樣,調到適中。後來他聽明白了,就知道自己該怎麼修,就打消還俗的念頭。這個在調琴喻。我們看到四大天王,拿琵琶這位天王,他就表這個法。所以佛有一個通號,就是十個通號當中,有一個通號叫「調御丈夫」。我們從凡夫地到成佛,時時刻刻都在調整,御是駕御,調到適中。

  《感應篇》講的「逸樂過節」,逸樂過節司過之神要記過,你太放逸、太安逸了,司過之神要記過。現在年輕人的確都是逸樂過節,從出生下來,就只有享樂,實在講,只有消福,沒有修福。跟我這個年紀,那個時代,實在講完全不同。像我母親,我們讀小學的時候,讀一年級,回來要幫忙掃地、洗碗筷;要幫忙學習燒灶火、要去井裡打水,學煮飯、學洗衣服、學縫衣服。所以我母親,我們放學回家是沒得玩的,我們跑出去玩,回來就被修理了。小孩哪有不貪玩的,我小時候跟我弟弟也是很喜歡玩,看到外面孩子都在玩,自己也去玩。但是我們跑出去玩,回來沒有幫忙做家事,等一下就被修理了。那個時候覺得滿委曲的,看到人家都能玩,我們怎麼不能玩?後來學了佛才知道,在我們傳統這個教育,這才是正確的。所以我們出家之後,我們淨老和尚也講,出家人什麼都要做。所以我在佛陀教育基金會出家,實在講,什麼都包了,顧櫃台,師父講經錄音,學做維那,跟日常法師上課,還要做香燈,煮飯、買菜,打掃。不但我們佛堂的廁所,我們要打掃,就是三樓,華藏講堂的廁所,不是只有打掃男生的廁所,女廁所那些衛生紙,我統統要去倒。所以在家有我母親這樣的訓練,出家我感覺很習慣。如果在家從小是驕生慣養,出家當然就很不習慣。很不習慣,能夠勉為其難來學,也是可以的,知道應該要多修福,不要享福享得太過;享太多了,算盡則死。

  好,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