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書治要36O》第四冊—胸懷度量寬廣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四三集)  2024/1/23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20-060-0143

  諸位同學,大家好!我們繼續來學習《群書治要36O》第四冊,第三單元「貴德」,六、「度量」。

  【一四三、楚莊王賜群臣酒,日暮,酒酣,華燭滅,乃有引美人衣者。美人援絕其冠纓,告王曰:今燭滅,有引妾衣者,援得其纓,待之矣。促上火,視絕纓者。王曰:賜人酒,使醉失禮,奈何欲顯婦人節,而辱士乎?乃命左右:今與寡人飲,不絕冠纓者不歡。群臣皆絕纓而上火,盡歡而罷。居二年,晉與楚戰,有一臣常在前,五合五獲首而卻敵,卒得勝之。莊王怪而問之,對曰:臣往者醉失禮,王隱忍不暴而誅,常願肝腦塗地,用頸血湔敵久矣。臣乃夜絕纓者也。】

  這一條出自於卷四十三,《說苑.復恩》。

  『楚莊王』約在西元前五九一年,又稱荊莊王。『酒酣』是酒喝得盡興、暢快的意思。『引』是牽引,拉的意思。『援絕』就是拉斷,扯斷。『冠纓』是帽帶,帽子的帶子。結於頷下,就是古人戴帽子,有一個帶子打結在頷下面,使帽子固定於頭上,這個就是「冠纓」。『上火』就是點亮燈火。『合』就是交鋒,交戰的意思。『誅』是懲罰、懲治。『肝腦塗地』是比喻竭力盡忠,不惜犧牲生命。『湔』這裡念「煎」,就是濺灑的意思。

  這一條講,「楚莊王賞賜群臣飲酒。天黑了,大家酒興正濃,燈燭突然滅了。此時有人拉扯莊王美人的衣服」,就是拉楚莊王他的妾(美人)的衣服,「美人順手扯斷了那人的帽帶」,拉斷那個帽子的帶子,告訴楚莊王說:「剛才燈燭熄滅後,有人拉臣妾的衣服,我扯斷了他的帽帶,拿在手上,趕快點亮燈火,看看誰是斷了帽帶的人。」那個人就是拉我衣服的人。楚莊王聽了就說:「我賞賜人家喝酒,使他醉後失禮」,這個也很平常,「怎能為了顯示婦人的貞節而羞辱士人呢?於是就命令左右眾人說:今天和我飲酒,不扯斷帽帶就不算盡興。」就是今天和我飲酒不扯斷帽帶就不算盡興,就是喝酒要喝到把帽子的帶子大家都扯斷才算盡興,「群臣都扯斷了自己的帽帶」,帽子的帶子大家都扯斷了之後,「然後才點上燈火,大家盡興而散」。

  「過了三年,晉國和楚國交戰,有一個臣子常衝殺在前,五次交鋒,五次斬獲敵人首級,擊退敵軍,最終取得勝利。」楚莊王覺得奇怪,就問他,他說每一次正當危急的時候你都是保護我,衝到最前面,這是為什麼?「那人回答說:我從前酒醉失禮,君王忍耐著不動聲色,沒有暴露我的醜行,也沒有責罰我,所以我常常希望肝腦塗地,以頸上的鮮血濺灑到敵人身上(來報答大王)」,我這個心、這個想法已經很久了,「我就是那天晚上被美人扯斷帽帶的人」。

  從這一條公案,我們就看出楚莊王他的度量,因為他的度量不跟扯美人衣服的臣子計較,而且還包容他,也沒有給他宣揚出來,度量非常的大。因此拉美人衣服的臣子也知恩報恩,就發願要為莊王盡忠,為國家不惜犧牲生命。這個度量也是我們要學習的地方。

  好,這一條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