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書治要36O》第四冊—勸諫革除朝綱廢弛  悟道法師主講  (第八十三集)  2023/11/24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20-060-0083

  諸位同學,大家好!我們繼續來學習《群書治要36O》第四冊,第二單元「臣術」,三、「勸諫」。

  【八十三、頠深患時俗放蕩,不尊儒術。魏末以來,轉更增甚。何晏、阮籍素有高名於世,口談浮虛,不遵禮法,尸祿耽寵,仕,不事事。至王衍之徒,聲譽太盛,位高勢重,不以物務自嬰,遂相放效,風教陵遲。頠著崇有之論,以釋其蔽。世雖知其言之益治,而莫能革也。朝廷之士,皆以遺事為高。四海尚寧,而有識者知其將亂矣。而夷狄遂淪中州者,其禮久亡故也。倫、秀之興舋,頠、張華俱見害,朝綱傾弛,遠近悼之。】

  這一條出自於卷三十,《晉書(下).傳》。

  『何晏』:字叫平叔,是三國魏宛(現在河南省南陽縣)的人。喜好老莊之言,與夏侯玄、王弼等人競尚清談,這個就是談玄說妙(不切實際的這些玄妙言論),當時士大夫都效法就成為當時的一股風氣,後來他被司馬懿所殺。『阮籍』就是阮瑀的兒子,三國時代魏尉氏人,與山濤、嵇康、向秀、劉伶、阮咸、王戎等七人,崇尚老莊之學,輕視儒家的禮法,規避塵俗,常集合在竹林之下,肆意酣暢,喝酒縱情清談,談玄說妙,稱為「竹林七賢」。有雋才(有才能),官做到兵部校尉,人稱他為「阮步兵」。

  『浮虛』就是指魏晉那個時侯都流行清談虛無的玄理。『尸祿』就是食俸祿不盡其責,無所事事,不幹正事。尸,在古時候祭禮當中代表死者受祭的活人,這個地方引申是空佔職位但是不做事。『耽寵』就是貪戀榮寵。『事事』是治事,做事的意思。『王衍』是晉朝臨沂人,他是魏晉高門琅琊王氏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當時的名士,也曾經擔任尚書令這個重要的職務,官做到太尉。王衍外表清明俊秀,風姿安詳文雅,但是為官的時候不理政務終日在玄談,體現了當時政壇頹敗的風氣。

  『物務自嬰』:把公務放在心上。物務就是事務的意思。『放效』就是模仿,效法。『風教』就是風氣教化人民,指風俗教化的意思。『陵遲』就是漸趨衰敗。『崇有之論』是裴頠的著作,是一篇文章的名稱。在晉朝的時侯崇尚佛、老虛無清談風氣,裴頠著《崇有論》來說明弊端。『蔽』就是障礙、毛病的意思。『興舋』就是引起爭端的意思。『張華』,他的字叫茂先(西元二三二年到三OO年),這個時候的人,是西晉方城(現在河北省固安縣南)人。他的學業優博(很有學問)。『見害』就是被害。『朝綱傾弛』就是朝廷的制度、紀律傾倒廢弛。

  這一條講,「裴頠深深擔憂社會風氣的放蕩不拘、不遵從儒家的學說思想。從曹魏末年以來,這種風氣更是與日俱增。(當年)何晏、阮籍一向在社會上享有盛名,他們談論虛無玄理,行為不守禮教法令,空享俸祿卻不能盡職盡責,心中貪戀榮寵,為官卻無所事事。」做官但是不做事。「至王衍之流,他們的聲譽太盛」,名聲愈來愈大,「官位很高,勢力很大,不把公務放在心上。結果天下的人都競相仿效」,整個社會都效仿他們這個風氣,「風俗教化頹廢敗壞」。

  當時裴頠看到這種情況就撰寫了一篇《崇有論》的文章,來闡釋這種風氣的弊端。這種風氣再這樣下去,這個國家就亂了。「但是世人雖然知道裴頠的言論有利於國家治理,但卻沒人能夠真正革除這種頹廢的風氣。」沒有人能夠去改革這種風氣。「朝廷官員都把能夠不理會本職事務,作為清高的表現。」他們不做事,認為自己很清高。「當時天下還算平靜」,但是有識之士(有遠見的讀書人)「卻預料將來出現動亂。」這樣一直下去,將來必定會有動亂。「後來夷狄(五胡)攻陷中原,就是因為禮儀道德久已喪失的緣故。」沒有禮儀了。

  「到了趙王司馬倫和孫秀起而作亂的時候,裴頠和張華同時被害了,朝廷綱紀傾倒廢弛,遠近人士無不悼念他們。」悼念裴頠、張華他們這些忠臣當時的勸諫,大家不要一直在談玄說妙,不務正事,這樣國家會亂,但是沒有被採納,到後來就亂了。

  好,這一條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