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二六集)  2020/5/1  台灣  檔名:WD20-037-0526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要》,〈子張篇〉第二十四章。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

  『叔孫武叔毀仲尼』,「毀是毀謗」。「皇疏」,皇侃的注疏講,「猶是前之武叔,又訾毀孔子也」。皇侃注疏講,還是前面一章講的叔孫武叔。前面這一章叔孫武叔他說孔子的德學不如子貢,妄加批評,這一章更嚴重,又毀謗孔子。

  「子貢說:」『無以為也。』無以為也就是勸他「不要毀謗」。『仲尼不可毀也。』「仲尼」就是孔子,「無可毀謗」,你沒有辦法毀謗他。「以下說比喻。」

  『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賢指道德而言。他人的道德,高如丘陵,還可以任人踰越。」這也是用形容比喻。他人,一般人,一般人的道德他的高度大概就像那個小山丘、丘陵,丘陵、山丘還可以任憑人去超越、越過,這個踰就是超越的意思,超越過那個丘陵,你可以翻過那個丘陵。『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仲尼就是指孔子,「仲尼的道德」,他那個「高如日月,無人能以踰越」。就是孔子的道德像日月一樣,沒有人能夠去超越的,他那個高度像日月一樣,沒有人能夠去踰越、去超過。「以下是結語」,就是結論。

  『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在「《集解》」注解裡面講,「絕作棄字講,多作適字講」。這裡就是根據《集解》解釋這個絕字,絕作放棄這個棄字講,自己要拋棄自己;這個多是作適,適就是適當這個適字來講。「邢昺疏意」,邢昺注疏的意思,他注解這句,「有人雖想毀訾日月,其實是他自己絕棄於日月,其於日月有什麼傷害呢?」這是有人要去毀謗日月,日月你怎麼去毀謗?其實是他自己絕棄於日月,對於日月有什麼傷害?你也傷害不了日月,那你毀謗日月只是自己棄絕於日月。「所以有人想毀仲尼,亦不能傷仲尼,適足以自顯其不知分量。」用這個形容比喻,你怎麼能夠去傷害日月?用這個比喻來講,有人想毀謗仲尼,也不能傷害仲尼,仲尼就像日月一樣,你怎麼去傷害他?那你要去傷害日月,適足以自顯其不知分量,剛好自己顯露自己不知分量。就是自己的短處,就完全明顯的顯露出來了。所以孔子的道德是你沒有辦法去毀謗他的。民國以來,五四運動要打倒孔家店等等的,這就是毀謗孔子。但是到最後,我們看看那些毀謗的人就像這裡講的,自己絕棄於日月,自絕,自己拋棄於日月,那自己對於日月有什麼傷害?日月還是日月,沒有傷害,只是自己絕棄日月而已。所以到今天我們還在讀孔子的書,那些毀謗的人他就是自絕於日月。也從這個地方知道這些毀謗的人,就是自己顯露出不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不知分量。所以聖人不可以毀謗的,毀謗反過來傷害的是自己。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