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一九集)  2020/4/24  台灣  檔名:WD20-037-051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要》,〈子張篇〉第十七章。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這章經文,「聞諸夫子的諸字」,諸這個字它不是數目字,不是說聽聞很多個夫子講的,這個諸是文言的造句法。這裡雪廬老人給我們解釋,「是之於這二字」,之就是之乎者也的之,於,於是的於,之於。應該念吾聞之於夫子,講快一點,就是聞諸夫子。這是之於這個意思,就是我從孔夫子那裡聽聞來的。「夫子,是孔夫子」,不是說聽過很多個夫子講的,這是指孔夫子。所以諸這個字不是數字,是文言一個造句法,講快一點就聞諸夫子。這個諸它的意思是聞之於夫子,我從孔夫子那裡聽聞來的。「未有自致的致字」, 導致這個致,「馬注作盡字講,皇疏作極字講。竹氏會箋說:自致,謂性能及之,即自然而盡其情也」,就是盡情。

  這章書,「曾子說,他聽夫子說過,人的常情,未有自致其極者」,就是我們一般人平常這個情感,自己發露出來沒有達到極致,都是有所保留,有所含蓄,這是一般人之常情。「必遭父母之喪,這才自然的盡情流露」,遭到父母過世這個時候,那種情感才自然盡情的流露到極致。在父母的喪禮,這個禮各地也有很多風俗習慣,這個禮俗不一樣,那是外在的。主要喪禮是要盡其哀,就是父母過世了,這種哀戚傷感,自然盡情流露到極致,盡情流露到極致這才是禮它的本質、它的精神。不是外在那些禮俗,那是外面的,主要是心情哀戚,心情盡情流露到極致這才是禮它的一個根本。

  這一章書主要是說人,平常我們的情感就是有含蓄,有所保留。必定遭到父母過世,父母之喪,這個時候才自然盡情流露到極致,完全毫無保留的把這個情感流露出來。所以《詩經》也是講這個真情的流露,這當中沒有虛假,沒有虛情假意,是真情的流露。「詩三百,一言以避之,思無邪」。它那個思跟邪都是虛字,不是邪正的邪,就是沒有虛假的意思,是真情流露的意思,那是《詩經》它詩的本意。所以《詩經》思無邪,邪不當邪正來講,不是邪跟正的意思,思、邪那是虛字,就是沒有虛假。就跟這裡聞諸夫子的諸字那個解釋是一樣。

  《論語講要》是雪廬老人選擇歷代各種注解,把那個最精要的、正確的節錄出來。這個當中做了很多的比對、對照,把合理的注解給我們舉出來,我們看了就不會很茫然。因各家注解非常的多,有不同。所以雪廬老人在這麼多注解當中,把這些比較合理的注解給我們舉出來,這個對我們幫助很大。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