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O五集)  2020/4/10  台灣  檔名:WD20-037-0505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要》,〈子張篇〉第三章。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子夏的門人」,就是子夏的學生,「問子張,怎樣交友」,怎樣來交朋友。子夏的門人問子張,怎樣交朋友。

  「子張反問」,子張反過來問,「你的老師子夏說的是如何」。就是說你的老師子夏,他對交朋友這樁事情,他是怎麼說的。

  「子夏的門人對曰,家師子夏說,可以交者,就和他結交,不可以交者,就拒絕他。」就是朋友可以交,這個朋友覺得可以跟他做朋友,就跟他結交;認為這個朋友不可以跟他結交,那就拒絕他。

  「子張聽了」子夏的門人說的之後,「便說,這和我所聞的不同」,就是這個跟我聽到的不一樣。「我曾聞:君子尊敬賢人而又容納眾人,嘉美能力善者而又同情不能者。」子張就給子夏的門人說,你說的跟我所聽的不一樣。我曾經聽聞君子尊敬賢人,做為一個君子能夠尊敬賢人,又能夠容納眾人,就是賢人以下的一般人,能夠去容納;能夠尊敬賢人又能容納眾人,這是一個君子。嘉美能力善者,對能力很好的人嘉獎、讚美他,而又同情不能者,對能力差的人,對他又有同情心。這是子張聽了子夏門人說他的老師怎麼交友,他說出了不一樣的一個交友的態度。

  「子張舉出他所聞的兩句話以後,便說出他的看法」,他為什麼這麼講。「我若是大賢歟」,就是如果我自己是一個大賢人,「對於人又有何者不能容納呢?我若是不賢歟,人家將拒絕我,如之何由我拒人呢?」我怎麼能去拒絕人?是人家要拒絕我,因為我是不賢的人。如果我是大賢的人,又有什麼人我不能去容納?如果我是不賢,是人家拒絕我,我怎麼能去拒絕人?

  「子夏教門人,交友要謹慎選擇,子張則以寬容論交。二人都是學自孔子。古注大都兼取二說,並略加辨別而已。」古代的注解大多兩方面的說法都有兼取,只是大概加以給它辨別不同。「如《集解》包注」,《集解》包咸的注解,他是解釋:「交友當如子夏,汎交當如子張」。交友在醒公的《論語》原圖,他有提出,這可能是打字打反了,應該是友交,這裡應該是友交,「友交當如子夏,汎交當如子張」。「皇疏除解釋包注之外,又引鄭玄曰」,皇侃的注疏除了解釋包咸的注解之外,又引用鄭玄(鄭康成)的注解。「子夏所云,倫黨之交也。子張所云,尊卑之交也。」鄭康成的注解,子夏所講的是倫黨之交。古代如果稱為朋友就不得了,朋友有難你要去幫助他,比如說他財務上有困難,週轉不靈,你是他的朋友,你要想辦法幫他解除困難;朋友被陷害,要去幫助他,解除危難,甚至連犧牲生命都不惜。如果父母在,不為友死,不能為了朋友犧牲自己的生命;父母都不在,可以;父母在,就不可以。子夏講,倫黨之交。子張所云,尊卑之交也。所以這兩種古代注解都有採取,只是大概做一個區別。

  這一章是論交友,交友的態度。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