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九五集)  2020/3/31  台灣  檔名:WD20-037-0495

  諸位同學,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要》,〈微子篇〉第四章。

  【齊人歸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魯君接受齊國所饋贈的女樂,孔子即知已無法在魯國行道,便辭官去魯。」就把官辭掉離開魯國。「歸女樂的歸字作饋字講。」這個饋贈的意思,贈送。「孔安國注:桓子,季孫斯也,使定公受齊之女樂,君臣相與觀之,廢朝禮三日。」這在孔安國這個注子裡面,注解這一段。

  「據《史記.孔子世家》說,魯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孔子五十六歲那一年,就是魯國定公十四年,「由大司寇行攝相事」,孔子在魯國曾經做大司寇,代理行攝相事,代理宰相。「與聞國政三月,商品不二價,路人不拾遺,魯國大治。」魯國在孔子當大司寇行攝相事,就是大司寇管刑罰、代理宰相,辦政治國政三個月,魯國就大治了,治理得非常好。商品不二價,商人買賣不會亂開價錢,不會惡性競爭;路人不拾遺,在路上撿到財物,路人都會交給政府,還給失主。所以孔子治了三個月,魯國大治,治理得非常好。

  「與魯為鄰的齊國,深恐魯用孔子行霸,不利於齊,因此採用犁鉏所說之計,以女樂迷惑魯君,破壞孔子為政,於是選了八十名美女,能歌善舞,以及文馬三十駟,致贈魯君,陳列在魯國城南高門外。」魯國跟齊國是隔壁,齊國深怕魯國用了孔子,魯國的國力必定強盛,強盛他就怕會去侵佔齊國。這個時候齊國他感到威脅,對齊國不利。因此齊國國君採用他的大夫,齊國大夫犁鉏所說之計,犁鉏給齊國國君獻計,說以女樂來迷惑魯君,來破壞孔子在魯國為政。魯君如果接受了,那孔子必定會去勸諫,勸諫他不聽,孔子他就會離開。於是他選了八十名美女,能歌善舞,以及送了好馬三十駟,贈送給魯君,陳列在魯國城南高門外。魯君當時也不好意思接受,但是,「季桓子引魯君往觀」,賞女樂,到最後魯君「終於接受」。「定公果然為女樂所迷」,被齊國送來的女樂所迷惑了,「以致連續三日不理朝政」。三天都不上朝,真的被迷了。「不久,魯國郊祭」,過了沒多久,魯國郊祭,古代的祭祀。祭祀有祭肉,煮熟的肉來祭祀,這個祭得福。「又不依禮將祭畢的膰肉分送大夫。」祭過的肉,國君要把郊祭祭祀過那個肉(膰肉),煮熟的肉分享給大夫,送給大夫大家來分享。也沒有依照這個禮將祭祀完畢的膰肉分送給這些大夫,這就已經沒有依照禮在辦事。「因此」,『孔子行』。「孔子便辭官離開魯國,前往衛國。」

  這一章孔子行,行就是他離開。跟前面一章孔子在齊國,孔子也行,這兩章書都有孔子行,一個是在齊國,一個是在魯國。魯國是孔子的父母之邦,他的出生地、他生長的地方。在齊國,齊國國君說他老了,不能用了,孔子聽到,他馬上就離開,沒有再停留。在魯國孔子行,跟在齊國孔子行不同的地方,就是齊國送女樂,魯君接受了,被迷惑了,三日不理朝政。這個時候,孔子他還是繼續留在魯國,還沒有離開。不像在齊國一樣,聽到齊國國君說老了,他不能用了,孔子一聽就馬上走。這個孔子沒有馬上就走,還是留在魯國觀察。一直到魯國郊祭,魯君不依照禮,將祭畢的膰肉分送給大夫,這個時候孔子知道他的道在魯國行不下去了。如果不是不得已,他不會離開。

  所以孔子他是志在行道,志於道,他不會貪圖官位,如果他不能行道,他就離開。所以他並不是為了要求當官,不會戀眷那個官位。因此他在這種情況,不得已他才離開魯國前往衛國,開始周遊列國,希望看看哪個國家,他能夠去那裡行道。孔子主要在行道,這是我們要學習的地方。我們也不必說等到我們成就了聖人再行道,我們在開始學習聖賢之道,就可以一面學一面行,學就是自己做到了,就可以跟大家分享。

  在「江永《鄉黨圖考》說,孔子去魯適衛,當在魯定公十三年」,這是考據,考據孔子離開魯國到衛國,那個時候應當是在定魯定公十三年,「因為《史記.十二諸侯年表》以及「衛世家」,都在衛靈公三十八年書孔子來。而靈公三十八年當魯定公十三年。」衛靈公他在位第三十八年,應當是魯定公他那個時候是十三年。所以考據上有差別,跟前面講十四年,魯定公十四年有差了一年,這是一個考據,這我們可以參考。最重要我們要知道這一章它的主旨,就是孔子是為了行道,這是我們要學的。他不是為了要當官,當官也是為了行道,如果當官這個道不能行,他也就辭職不當了,這是我們學習的地方。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