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九四集)  2020/3/30  台灣  檔名:WD20-037-0494

  諸位同學,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要》,〈微子篇〉第三章。

  【齊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則吾不能。以季孟之間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此章事實」,這章書的事實,「在《史記.孔子世家》裡記載得很詳細。大意是說,孔子年三十五」,他三十五歲,「魯昭公奔到齊國不久」,魯昭公逃奔到齊國沒有多久,「孔子也到了齊國」。就是魯昭公他先跑到齊國去,孔子也到了齊國,「住了一段時期」。「就在這期間,景公兩度問政於孔子」,齊景公兩次問孔子怎麼辦政治,「孔子答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及政在節財。景公喜悅,將欲以尼谿田封給孔子,但被晏嬰阻止」。「後來景公說出待孔子之道」,就是後來齊景公說出怎麼來對待孔子這個辦法,「就是《論語》此章所記的言辭」。

  『齊景公待孔子曰。』「待孔子」,就是對待孔子,「《史記.孔子世家》作止孔子」,在《史記.孔子世家》這一本書,待孔子它是寫止孔子,停止的止。「劉氏《正義》說,此意是景公商量安止孔子。」這個是齊景公跟孔子商量,怎麼來安頓孔子,給孔子一個官位,封他田地。

  『若季氏,則吾不能,以季孟之間待之。』「魯國的三卿,季孫氏為上卿,權位最高,相同於齊國的田氏。邢昺疏說,景公言我待孔子以上卿之位,如魯季氏」,如同魯國季孫氏,「則不能」,要如同魯國的季孫氏那個地位,就沒辦法。「以其有田氏專政之故」,在齊國有田氏他在專政,所以要把孔子安在像魯國的季孫氏那個官位,就沒有辦法。「但又不可使其位卑若魯之孟氏」,又不可以使孔子他的地位好像孟氏一樣,那就比較低,比較卑就是比較低。「所以欲待之以季孟二者之間」,所以在季孫氏之下,孟氏之上,就是在這個當中安這樣的一個官位,這是齊景公提出來的。「周炳中」,周炳中先生,「《四書典故辨正》說」,他在這個書裡面說,「季孟之間者,季氏下,孟之上,即謂以待叔氏之禮待之,亦無不可」。這個是周炳中在《四書典故辨正》他一個說法,就是在季孟之間,在季孫氏下面,在孟氏的上面。

  孔子回答:『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邢疏說」,邢昺的注疏說,「當時景公為臣下所制,雖然喜悅孔子之道,而終於不能用,故託辭聖道難成,自己年老,不能用了」。邢昺疏這個說法,解說當時齊景公也是被臣下所限制了,雖然他很喜歡孔子之道,而終於不能用孔子。所以這個緣故,孔子託辭(推脫的言辭),託辭就是推脫,就說聖道難成,自己年老不能用了。「此時孔子便離開齊國,而回魯國」,這個時候孔子他就離開齊國回到魯國去了。

  「孔子志在行道,不是謀求官位,道不能行,故即離去。」孔子一生就是志於道,他的志向在道,在行道,道不能去推行,那就不是他的志向。他不是為了謀得一官半職,不是謀取官位,求到官位主要是要行道。如果能夠行道,那他就可以接受了;如果得到這個官位而道不能行,這個不是他的志向。他就離開了,故即離去。

  下面雪廬老人引用「劉氏寶楠《正義》」這個注解:「景公雖欲待孔子,而終不果行。後又託於吾老,而不能用,孔子所以去齊而反魯也。待孔子與吾老之言,非在一時,故《論語》用兩曰字別之。」劉氏寶楠在《正義》這個書裡面解釋,齊景公雖然要對待孔子,封他官位,而終不果行,最終還是沒有,齊景公要封田給孔子,被他臣下制止,所以終不果行;後來孔子又託於吾老,我已經老了不能用了,所以離開齊國而返回魯國了,這是講對待孔子與吾老之言,非在一時。就是他要封田給孔子,被晏嬰阻止,這是一個時候;後來齊景公跟他商量,在季孟之間的一個官位,孔子說我已經老了,不能用了,所以他講這個話不是在同一個時間,非在一時,不是在同一個時間。故《論語》用兩曰字別之,所以用兩個曰來區別,不是同一個時間講的話。「劉氏據《史記》所載,以為其事在孔子三十五歲之後,四十二歲之前。」劉氏根據《史記》所記載的,他以為這個事情是在孔子三十五歲之後,四十二歲之前,這個當中的事情。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