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七八集)  2020/3/14  台灣  檔名:WD20-037-0478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陽貨篇〉第十二章。

  【子曰。鄉愿。德之賊也。】

  「《群經平議》說,愿,要加一單立人,傆,黠也,當狡滑講。按《孟子》趙岐的注解,字可以不改動,愿當善講,鄭康成也當善講,就作愿,原與愿相通。」這一章書雪廬老人給我們提示,《群經平議》這個書裡面說,愿,現在我們看到愿這個字,上面一個原來的原、原諒的原,下面一個心字,在《群經平議》裡面說要加一單立人,就是左邊一個人字旁,右邊是原來的原,這個也念傆。傆,黠也,黠就是當狡滑講,圓滑、隨和。按照《孟子》,四書當中的《孟子》趙岐先生的注解,這個字可以不必改動,就是照原來上面一個原來的原,下面一個心字。原與愿,原來這個原與愿這個字相通,互相通用。愿當善來講,鄭康成的注解也當善講。

  『子曰:鄉愿,德之賊也。』「孔子說,有一種人叫鄉愿。」「鄉是本鄉本土」,鄉村這個鄉,本鄉本土,「這一鄉人,都說某人是好人」,我們現在講好好先生。「堯、舜也是人人說好,那是後人稱讚。但是這一章人人說好的人,是賊害道德的人」,鄉愿也是人人都說他是好人,但是他是賊害道德的人,那跟堯、舜的人人說好不相同。「這一句像詩一般。」

  「今古有所不同」,今是現在,古是古時候,有不同的。「例如宋朝時,有人說岳飛好,這位鄉愿說不錯,岳飛聽了高興」,他鄉愿就會附合別人說的,別人說好,他也跟著說好。「另一個人說秦檜好,鄉愿也說不錯,秦檜也高興」,他也隨著別人說都好。「或者說吳鳳好,他也讚歎說﹕也很好」,吳鳳在台灣嘉義,歷史上記載,他也是一個算是民族英雄的人物,說好,鄉愿也隨著讚歎說也很好。「這個人如何?」就是像這樣的鄉愿是如何,是什麼樣的人?雪廬老人講,「這是同流合污,清水、濁水都好,老奸巨滑」。好的他也說好,壞的也說好,就老奸巨滑,就是德之賊,孔子說的是德之賊,賊害道德的人。「今日這種人很多,佛教界也很多,絕不能成就,到處跑廟,禪密律淨的廟,都有他,如何成就?那是廟棍子、佛棍,誰能獨立不移不易?」雪廬老人舉出,現代佛教界這樣的人也很多,他什麼都好,到處跑廟,什麼地方都有他出現。這個我們的確也看到過,他也來這個道場,也跑那個道場,的確到處都跑,那這是不能成就的。雪廬老人講的就不太好聽,那是廟棍子、佛棍。

  「佛家講親近善知識,遠離惡知識。儒家說親賢臣、遠佞人,觀友而知其人。」這是佛家跟儒家講的都是同樣一個道理。佛家講親近善知識,我們要親近善知識,要遠離惡知識。儒家說親賢臣、遠佞人,觀友而知其人。觀察這個朋友他交的都是什麼樣的人,他交往的是什麼樣的人,是親近善知識,遠離惡知識,還是親近惡知識,遠離善知識;就如同儒家講的,他是親近佞人、遠離賢臣,還是親近賢臣、遠離佞人,看他結交的朋友就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這章書主要就是我們不能學習鄉愿這種態度,這個當中是非善惡也不能打迷糊,隨著人家,人家對的也說好,不對也說好,那這就變成鄉愿了。應該好我們要讚歎,不好我們不能讚歎,也不能隨和、隨喜。這是佛、聖賢教我們的一個正確態度,這不能不知。因為現在的確如同雪廬老人講的,這樣的人很多。好,我們這章書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