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七四集)  2020/3/10  台灣  檔名:WD20-037-0474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陽貨篇〉第八章。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有人說這一章與何莫學乎詩同章,不必如此無事生非。古人有個笑話,《三國演義》中周瑜說:既生瑜,何生亮?有人笑說周瑜的母親姓既,諸葛亮的母親姓何。而張飛的母親姓無,因為無事生非」。這段雪廬老人也幽默的講注解,有的注解是無事生非,不必要無事生非,這是雪廬老人在這章開頭講一個幽默的笑話。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小子是老師稱學生。為什麼必須學詩?不學詩,無以言,不會說話,拿起筆來就不會作文。吾開的功課中,詩必須學。孔子說: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悉以為?所以要誦詩三百。因為誦詩聞國政,在國際說話與在家不同,在家還可隨便,到國際上就不行。詩很重要。」

  『詩可以興』,「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詩是作者說出話來,能轉移風俗,而不得罪人。所謂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聽者可以改過,這是重要的主旨。」

  「詩沒有之後,孔子作《春秋》,這是由詩中脫胎而來。《春秋》寓褒貶、別善惡,但是意義還是藏在其中,沒有明說出來,看得出來的人也不多,因為《春秋》是把義寓在裡面。」義是義理的義,寓是公寓那個寓,《春秋》它這個筆法就是這樣,寓意義在裡面。「《春秋》第一篇鄭伯克段於鄢,有人便懷疑為什麼都罵鄭莊公?在京戲中就有孝感天,專說公叔段的好。」

  「學詩是意在此而言在彼,指桑樹罵槐樹。」

  『可以觀』,「觀,觀光。懂詩法,看人的動作就可看出來,如吳季札觀樂,國家的興衰便可以看明白,他有興衰的現象露出來,你有這現象就必須改。所謂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大陸失去時,吾在南京聽到《漁光曲》,驚訝為什麼才收復國土之後便出現亡國之音,今日果然。觀,觀其他而省察自己。」雪廬老人講在民國,還在大陸,他在南京聽到一首曲子叫《漁光曲》,曲的內容是講捕魚人的困苦,這在網路上有。雪廬老人當時聽到這首曲子,就知道這是不祥之兆。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現在看起來果然是這樣的。所以雪廬老人當時他在南京聽這一首曲,就知道國家要亡了,今天果然是如此。觀,觀其他而省察自己。主要看到錯誤的要改過來,如果一直錯下去,那就亡國了。

  『可以群』,「群,社會是人群社會,一個國家、一個家庭合不合群。今日家庭六親不和,一室不和而國家和,沒這個道理。家不和而能為社會辦事,更沒有這個道理。夫婦是倫始福原,懂詩,彼此才知心情,就能和睦。」

  『可以怨。』「可以怨,人在社會,不怨天不尤人的少,小怨而成大怨,大怨則成仇恨,成了眾人的怨恨。在社會如何存在?學詩可以怨,對在上、對朋友,可用其他方法把怨發出來。詩與樂有關係,詩中有大雅、小雅,雅是正的意思,還有變雅,變了正。怨是變雅,例如吾《題猴戲圖》:麟台雲閣意如何,犬背猴冠弄劍戈;不是村翁能造物,時機只在數聲鑼。這就是變雅。吾要你們學詩,可以省察自己,又字字不會錯過。」這是雪廬老人鼓勵我們要學詩,學了詩才會講話,不學詩無以言,不會講話。

  『邇之事父』,「邇之事父,在近處的家中懂得事奉父母,如閔子騫說: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勸他父親。」

  『遠之事君。』「遠之事君,到社會才能事君。若君隨意殺人,不諫不行,諫也倒霉,像箕子、微子離開殷紂王,而保有社會。吾在學校教詩,不只是講風花雪月而已。」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多識鳥獸草木之名,詩裡有動物學、植物學,這是科學。農業、商業都可以專,唯有文學不可以專。今日是下才才來學文學,這是衰象。任何學問都必須學文,如《滕王閣序》,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國家的事情入情入理。」這章書就是孔子也是教人要學詩,雪廬老人也是常常勸人要學詩,這個地方我們都必須發心來學習。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