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七O集)  2020/3/6  台灣  檔名:WD20-037-0470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陽貨篇〉第四章。

  【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悅。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豈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

  『公山弗擾以費畔』,「公山弗擾以費畔。公山弗擾在季氏家當家臣,擔任山東費地的宰官,背叛季氏,為什麼要叛?吾不知道,注說紛紜,都沒見過,弄不明白,如何講書?例如不知一對夫婦為了吃飯相吵的原因,就為他們調解,勸他們別看電影,這是胡說。依本文講就可以了,雖然不講但是必須念,為什麼必須念?預備後來其他處有發現,現在可以闕疑待考。」

  「後來陽貨在季氏家當家宰,季氏是大夫,大夫以下是家臣。既然是家臣,三家大夫背叛魯侯,家臣公山弗擾便背叛季氏。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夫叛諸侯,家臣叛大夫。」

  『召,子欲往』,「費地是季氏所有的采邑。召,子欲往。公山弗擾覺得勢力淺,想召孔子幫忙。因為孔子想把三家的城牆拆掉一些,公山弗擾守季氏的費,以為孔子會允許幫他的忙。」

  「孔子欲往,欲並不是就要去,而是言語之中表示要去了。孔子為著不能行道,子欲居九夷,從我者由也,孔子也沒上九夷,言語之中含有去的意思,不是真去,這是欲往,不是真去」,不是真的要去,而是有這個意思要去。

  『子路不悅。』「子路不悅,子路是剛直的人,所以有不悅的表現」,就是有心裡不高興的表現,子路聽到他就不高興,表現不悅。「子貢就不如此,例如在衛國時,父子爭天下,大家不知道孔子要幫誰,子貢說我去試探,進去見孔子,問說:伯夷、叔齊何人也。衛國的事一句不提,伯夷、叔齊讓國,衛國父子卻爭國,孔子說:(伯夷、叔齊)古之賢人也。子貢出來為大家說,孔子絕不幫他們。吾要你們讀書開悟便如此,子路沒有這種口才,看不對就不高興,像子見南子」,孔子去見南子(衛靈公的夫人),「子路也不高興」。

  『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

  「已,止也,算了吧。夫子無處可去,就罷了,何必往公山氏那裡。」子路就這麼講了,就算了吧,何必要去公山氏那個地方?

  「孔子欲墮三都,墮不了,現在公山氏先背叛季氏,對於魯君有好處。但是子路認為這也不對,因為季氏以臣叛君不對,公山也是以臣叛君。例如有祖孫三代上山採薪,父親罵祖父走得慢,兒子也罵父親怎可罵祖父?若孔子贊成公山弗擾背叛季氏,那怎麼不允許季氏叛魯侯呢?」這是子路他不同意孔子到公山弗擾那個地方去的一個理由。

  『子曰:夫召我者,而豈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

  「這一段文字似乎與上文同是一章,只是多出子曰而已。夫召我者,公山召我,召我的人」,找我的人,「難道空空來找我去嗎?他有他的用意。如有用我者,召我當然要我幫忙,也可以。欲往,有用我者我就幹。我其為東周乎!我出來還是為周天子,只要對周天子有利益,我就出來,公山氏對周天子有什麼利益?」

  「孔子知道子路的心思。子路是對公山弗擾背叛季家不以為然,對任何人都是如此,誰這麼幹我都不贊成,何止是公山氏,孔子這句話幽默極了。」

  「這一章有疑問,可以闕疑,但必須記住有這一件事。」對這章書自古以來一些注解也注得很亂,這是雪廬老人認為有疑問,我們闕疑(就是存疑),以後有相關的例子、資料就能夠解答了。現在不要亂猜測,亂猜測可能跟事實落差非常之大。所以遇到有疑問,闕疑,就不講它的什麼原因,我們念過去,以後如果有見到相關的史料來作證,那個時候就知道是什麼原因了。這也是我們學習、做學問的一個正確態度。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