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六九集)  2020/3/5  台灣  檔名:WD20-037-046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陽貨篇〉第三章。

  【子之武城。聞絃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子之武城』,「武城,在今日的山東,那時名叫武城,今日也是這個名稱。那時武城歸屬魯家,是一個小縣。三家分魯國的土地,自己有封邑,封邑有宰臣。言偃(字子游)為宰臣,子游、子夏為文學家。今日雖然仍是武城地,但是真正武城的方圓已經變了,大概還是如此而已。」

  「言偃為宰臣。之,是上那裡去。」

  『聞絃歌之聲』,「孔子一到武城,聞絃歌之聲,所謂絃歌者,六經當中有很多是押韻的,《詩經》更是有韻。但是今日的韻變了,宋代的《平水韻》,與《唐韻》差不多,所以會唐詩就能合一百零六韻,詩、書、易就都可以配起來念,用絲絃配起來。佛家有梵唄,所以念誦很重要。念誦與變化氣質有大關係,這不是強迫教育,而是自然的事情。子游為武城宰,那時他全用教育治理國家。」

  『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孔子一到武城,聽見家絃戶誦」,家家戶戶都是絃歌讀誦。「夫子莞爾而笑曰,當然是見到了子游。莞爾,微微有笑容,不是大笑。孔子說割雞焉用牛刀,割雞,雞小用掛著鸞鈴的鸞刀。」就是小刀,不必用大刀,牛刀是大刀。「走路一步一步都必須有規矩,如同今日的軍隊有走正步,平時也有一定的規矩,切菜都有板眼,聽鸞鈴的聲音,便知道馬車行進有沒有規矩。切雞肉用小刀,小的食材放在案上切菜。宰牛用小刀就不行,必須用大刀。小刀是在案上切,這是小題大作。若詩的言語注不明白,如何能將六經注明白?」

  「詩句都很少,一般的注解都注亂了,講不通。詩的文理含義還注不明白,《論語》是聖人的言語,含有道,那如何懂呢?所以注解中有百分之九十為廢話。不學《詩》無以言,要開悟性,由詩來。」

  『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殺雞何必拿著割牛的刀殺雞,小題大作?子游懂,悟了,子游對曰,子游答覆孔子。昔者,我聽著夫子以前說過,說什麼呢?」

  『君子學道則愛人』,「君子學道則愛人,這一句與割雞句似乎無關,而且孔子聞絃歌之聲,並未說什麼,卻說割雞一句」,說割雞這一句話,「這與聞絃歌怎麼連起來?」「孔子所說,子游所答都幽默,孔子沒有問,子游便答。若是現今的人會以為這與學道無關。言偃在武城,所教的不是文學,而是教人民讀詩書,學聖賢之道,以禮樂治民,所謂博之以文,約之以禮,禮是節度,無禮那道德也走不通。物有本末,子游知道孔子說的根本,本是道。在位的人,學道有好處,學道以愛人。」

  「你們學佛、學孔子,學了還禍害社會、鄰居,對家庭亂七八糟。這愛人的愛,與普通的愛不同,出世法不許有愛,學佛學道有愛都不成功。學儒家的愛可以,愛是加惠,但是也必須有一定的節度,發而皆中節,今日雜誌所說都是亂愛。」

  『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君子學道是加惠給老百姓,小人學道則易使,此處的君子、小人,不是好壞的人,而是指在位、在野的人,在位稱君子」。在當官這個位子上稱君子,就是在位;在野是沒有當官的。「普通人為小人,其中沒有善惡二字」,沒有善惡這兩個字。「普通人也必須學道,《大學》自天子以至庶人,都是以修身為本。從前不強迫,學道的人必須控制自己,若發展欲望有什麼道?不患寡而患不均,貧到喝粥也要稀濃一律平等」,粥稀的濃的一律要平等。「百姓聽國家領導,懂禮樂之道,到時候被領導也高興,否則他走欲望的路,你走道德的路,如何能被領導呢?志同道合才能合起來辦事,今日的佛教團體志同道合了嗎?」

  『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這是文字般若,孔子沒有說別的,孔子不與子游談。看戲要看名角眼上的動態,便能明白。孔子跟帶去的學生說,是與第三者說話,言偃他說得對啊,對什麼?不對在哪裡?割雞句不對,君子學道句對。」

  『前言戲之耳。』「前言戲之耳,前面所說是戲言,孔子高興偶爾說笑有何不可?」這個就是有時候孔子也會幽默,說一點笑話、說笑,有什麼不可以?「冬烘先生卻引經辨析,以為聖人無戲言,那是書呆子。」這是冬烘先生他注解這章書,注到這一句,引用經論來辨別分析,以為聖人他沒有戲言。雪廬老人講,這樣讀書是書呆子。所以聖人有時候也是會有一點幽默、說笑,這個不失大雅。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