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六六集)  2020/3/2  台灣  檔名:WD20-037-0466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陽貨篇〉第二章。

  【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雪公講義:釋典言性」,釋典就是佛經,「分體相用」。「注云:體空,相有,用為作業。體相皆無善惡,業用方有善惡,簡要精詳。孔子云,近者,言其前。云遠者,言其後。夫前為體相,後指業用。故二聖之言同。」二位聖人所講的相同,佛陀與孔子都相同,佛講的都一樣。「非器小門戶之見能知也。」器量狹小、有門戶之見的人他就不能知道。「《周易.繫辭》云:故神無方,而易無體。又云: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又云:顯諸仁,藏諸用。又云:鼓萬物而不與聖人同憂,盛德大業至矣。又云: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至六十四卦之象曰彖曰:吉、凶、無咎,皆相也。」

  「這一章書的注解都不對,為什麼?孔子說性,講性,全球的學說,講性只有佛家專門講性。」佛講佛性、自性。「不懂佛學以及一知半解的人,講的性都沒用處。程朱是一知半解,就佛學來說他們不如吾」,雪公講程子、朱子他們對佛學都是一知半解,沒有真正通達。「他們連孔子所說的文理也不懂,講性就更不懂了。」這是舉出我們對文理都不懂,講到性就更不懂。「孔子講性,與佛家所說都一樣,但是後人講性就不一樣了。」這是後面的人他去講解這個性的意思,跟孔子、跟佛陀、跟釋迦牟尼佛講的就不一樣。孔子跟佛說的性都是一樣的,後人他不了解,講的不一樣。「性沒有兩樣,只是各人的學問不一樣」,這性都相同的。「例如天上的太陽,人、畜所見都不同,每個人所見也不一樣,夏日、冬日都不一樣。人看得不一樣,畜生看了也不一樣,台灣狗與四川狗所見也不一樣。」台灣的狗跟四川的狗所見太陽也不一樣。太陽實際上它是一個,是一樣的,但是每個人看的不同,一切眾生看的那就更不同了。

  「釋迦佛對調達,尚且要全體大眾對他默擯,不是佛不慈悲,何況是吾?吾對於西波怎能說不慈悲呢?」調達就是提婆達多,要害佛的,這是專門幹壞事的。佛叫大家對他默擯。「冬日、夏日,太陽的體是一個,就如同性無二。以為性不一樣的,那是凡夫的虛妄分別。」性其實都一樣,一切眾生都平等,沒有兩樣。認為不一樣的,那是虛妄的分別,那不是真的,那是虛妄,事實上是一樣的。

  「斷見惑,再入胎,就不入畜生道了。」這是講斷八十八品見惑,還沒有出三界,在人天兩道輪迴,但是不會到三惡道,是斷見惑的聖人。「若再伏住若干思惑,生到四禪等地都不一樣,因為禪天沒有飲食男女。」如果斷了見惑,再伏住若干,就是一些思惑,思惑有八十一品,再伏住一些思惑,生到四禪天等地都不一樣,因為禪天沒有飲食男女。「由此可見學問之道不容易,悟了才能舉一反三。見思惑不出八識,生到那一天,六根的功用就減少,所以沒有男女飲食的欲望,例如舌根斷後,便不想吃了。」

  「三家村的人見聞不廣,自以為是聖人,天下獨尊,到了六家村便不行了。六家村的人到九家村又不行,台中是幾家村?」這一段雪廬老人舉出來,用這個比喻,一個村子的人他的見聞不廣,這是過去這個時代,自以為是聖人,什麼都通達了,天下獨尊,但是走到六家村就會發現不行了,自己所見所聞有限;六家村的人他的見聞比三家村廣,六家村的人到了九家村又不行了。舉出台中,在台灣台中是幾家村,那就很多了。這個也是告訴我們不要自以為是,學無止境。

  「今日若沒有這一個表,或是不懂佛學,便聽不懂。吾今日所講是聖人所講的性,孔子三千弟子中的七十二賢,顏子、曾子全懂,以及子貢半懂,只有這三人懂性而已。孔子對顏子說:於吾言無所不悅,不違如愚。對曾子說:吾道一以貫之。古來各種注解,都不合孔子的本義。孔子說的,很簡單,但是從漢朝到現今,讀書人沒有一人懂得這一章經文。子貢自己說: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子貢有自知之明,懂一半。其餘的注解者都錯」,注解的人都注錯了。「孟子主張性本善就說錯了,也有人說性或善,或惡,或善惡混雜」,或者善,或者惡,或者是善惡混雜在一起,「孔子並沒有這樣說」。「韓昌黎說性分三品,這是大笑話。」性只有一個,沒有幾品的,分為三品,雪廬老人講這是大笑話。「若說喜怒哀樂為性,那性何其多也?」如果說喜怒哀樂是性,那就有四個性,喜一個,怒一個,哀一個,樂一個,性如果展開來就太多了。「其中皇侃疏還有道理,或許看過佛書。另外有一人說: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卻是囫圇吞棗不清楚,未生前是哪一生的未生前啊?」

  「因為你們學佛,所以吾用這種說法,其他處就不這樣說了。」以上這個說法我們就知道雪廬老人他講這一章書的對象,主要是對學佛的蓮友才用這種說法。如果在其它的場合、其它的對象他就不這樣說。因為學佛的人大家都有一些佛學的基礎,那才會這麼講。其它的地方對象不同,不是學佛的,雪廬老人他就不會有這種說法。

  「吾絕不會說性,哪能高過子貢,這是本著佛經而說性。」雪廬老人他說我也不會說性,我也不能高過子貢。這是本著,就是依著佛經經典而說性,不是他說的性,是經典上說的性。「祖師斷見思惑,才可以知道本性。」見思惑沒有斷不知道。「否則,只說而做不到。」說一說,聽說了,像我們聽說。「吾是錄音帶而已,本著祖師所說的說。沒有斷惑者說的,都是亂七八糟。」沒有斷惑的人說性都說得亂七八糟,那些注解注的很亂。所以雪廬老人他是根據祖師,已經有證果的祖師大德所說的,還有佛經上說的。「諸位,處處學恭敬,學謙虛,絕不可妄作聰明。」

  『子曰:性相近也』,「性,從心從生。先有性以後才生動物,動物本著性來,類似十二因緣」。

  「佛家說的話與儒家說的話方法不一樣,佛家說世間、出世間法,無始無終,過去、未來、現在,佛家一律都講。佛知過去,無始,找不出一個開始,後來無終,找不出結束來,無始無終就是說性,法爾如是,天然如是。」

  「孔子講世間法,不講過去、未來,只講中間一段,講現在。這樣講很對,因為有現在就有過去、現在、未來,例如剛才上課已過去了,我們身上的細胞已經死生若干個。自古以來都有現在,未死就還有未來。就說現在的肉體,到八點鐘還未死便是未來,由這個往下一發展,就是無始無終。孔子對過去、未來都知道,為什麼呢?孔子懂性又為什麼不說?因為說性沒人懂,所以孔子不說。子路問過:敢問死?死後怎麼樣的情形?孔子沒有說不知道,而是對子路說:未知生,焉知死?你怎麼來的知道嗎?不知生,怎麼知道死,這像參禪,暗示給他。子路又問鬼神,鬼神是現在嗎?孔子答,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對人你尚且事奉不了,鬼更事奉不了。孔子承認有過去、未來。」

  「先說性的過去、未來,否則不能講,注解者都不說過去、未來,所以注得不對。有人說,有氣血才有性,死後魂生於天,降於地。這個話極不徹底。佛家以修行體驗出來,有相當的證驗,不是講空話,佛講法四十九年,不過是講性而已。」佛以及菩薩、羅漢、祖師大德都是以修行體驗出來,有相當的證驗(證實體驗),那不是講空話。佛講四十九年,不過是講性。

  『習相遠也。』「習是習氣,若當性解,就大錯了。習是習染,《中庸》說:喜怒哀樂之未發,沒有表現出來,那是第八識藏的種子,未發的喜怒哀樂是情而不是性。發而皆中節,謂之和,表現出來,而合乎一定的節度,不可超過。樂是情,已經發出來了,要調和使情中正和平。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如佛家所說:萬法唯識。若是覺後空空無大千,既然無有情了,還有什麼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呢?」

  「下面講本文,先講性的環境,講個大概。這一段沒人問,因為程度夠不上。」

  這一段,這一章書雪廬老人講得比較長,我們分二、三次來學習,今天先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