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五五集)  2020/2/20  台灣  檔名:WD20-037-0455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季氏篇〉第五章。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樂佚遊。樂宴樂。損矣。】

  「一圈是一章,一章一件事,不必管其他,讀書必須先懂章句。《論語》不是一人一時所記載,所以麻煩,其中有講不通處,漢儒是規規矩矩,到了宋儒便妄改經文,佛家也受這種風氣的影響。而且漢宋兩派互相攻擊,能懂文理的人已經不錯了,懂道的人更渺茫,孔子注重道,所謂志於道、道不遠人,文理已經亂了,何況是道?吾採各注解的其中一條,他們注解的爭執,徒亂人意而已,這一點必須知道。」

  「如上一章所講的益者三友,和這章的益者三樂,像是和前文為一章,其實不是一章,而是編者歸類在一起。上章的損指人,人在社會,必須有朋友,有人就不得不被傳染,這有大有關係,這就有損有益了,所以交友必須選擇。你想做好人,但環境使你幹不下去,例如我們每週見面的朋友,雖是益友,但是大家在外頭的時間多,而且吾所說的你們有沒有聽進去呢?成人,只有自己能成人,別人治不了,若自己不成器,即使是聖人、佛的兒子,佛也治不了。」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

  「這一章是就事情上講。社會上雖然有各種習染,但是重要在自己,習染好便好,不好也在自己,自己以為得便宜,後來其實是倒霉。所以吾勸你們看歷史,開國帝王好,第二代就不行了,大皇帝都保不了,何況我們辦任何的好事?」

  「這是在社會上去做事,以此為樂,不好樂為什麼要幹?以賭博而論,俗話說十賭九輸,賭博贏錢置家業者少,贏不義之財,輸了便倒霉,來的不好,去的也不好,從何處來,從何處走。但是賭徒仍要幹,賭死也甘心高興。有的賭迷,死也要賭,其餘的事可以類推。」

  「益者三樂,對於人有利益、有好處的有三條事,損者三樂,對人有損害的也有三條樂事,可是自己也高興著去幹。」

  「先說三條願意幹,與自己有好處的事。」

  『樂節禮樂』,「樂節禮樂,講禮樂,有什麼喜歡處?你們都喜歡,在你本性中便有這個。例如人都喜歡咚咚鏘鏘的唱一、二句,禽獸也是如此,狗叫馬鳴就是唱歌。有心事,散悶氣,音樂便是七情發表的聲音,人人都有,只是不會選擇。音樂是情感,聖人作樂,為調整人的情感往好處走。樂自古都好,如孔子說的鄭聲淫也好,只是音調不好而已,歌詞也有規勸的意思,與今日不同。今日有純文學、純音樂,想做賊就唱賊歌,這是純壞的情感。離開蓮社到外頭,吾講這種事,人們不肯聽,懂得佛法講這個才不會侮辱聖人。」這是雪廬老人在蓮社對蓮友講的,外面的人他就不肯聽這樣的講解。懂得佛法的人他才不會去侮辱聖人,不懂的人就會去侮辱聖人。

  「禮,你們也懂什麼是禮,例如有人無故打你耳光,你會快樂、高興嗎?如果知道自己不高興,你便是懂禮的人,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不願接受的,他人也不願意受,這就是禮尚往來。同街的狗比較親近和善,會欺負外來的狗,群而攻之,自然有遠近厚薄。這個與學佛者說容易懂,與書呆子講他聽不進去。節是有一定的限度,禮樂都有一定的限度,恭而無禮則勞,禮樂不能讓雙方勞苦,必須有節度,節度到了,就必須節制停住。樂節禮樂,日久天長在禮樂,彼此恭敬,這是人生最快樂的事。這是一條有益的樂事。」

  『樂道人之善』,「其次樂道人之善,道有的版本作導,這裡不當道講」,道是說也,「而是當引導講。自己幹好事,也引導其他人往禮樂走」。「你們若能依《常禮舉要》實行,在外就少受些譏刺。若自己不會而引導人,自己不正,怎麼能導正人?能以禮樂引導人,又是一件樂事。如蘧伯玉恥獨為君子,環境都壞,你自己好,沒有這個理,你也不會好。若自己真好,你的朋友也受影響有變化,他不好就是你不好,所以說觀友而知人。參禪必須悟,讀《論語》也必須悟,如今外頭的飲食吃了中毒,勸人不用味精,人們不聽。若引導環境周遭的人都去做好人,這是第二樂處。」

  『樂多賢友』,「第三樂多賢友,在社會上不能離開朋友,朋友愈多愈好,但是必須賢友。這一句與上句不同,若上句解釋為道(說也)便與此句一樣。」

  『益矣』,「益矣,在社會走這一條路,對於你便有好處。佛說因果自找,孔子作的《易經.繫辭》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等,不就是因果嗎?」

  「後人因宋儒的緣故,不敢談因果,所以注解不可盡信。懂佛學再講就有另一種說法,但必須看在何處說,不可對牛彈琴。」

  「下頭再說不好的事,不能幹,損他其實也是損己,雙方倒霉,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方便兩方面,倒霉也兩方面。」

  『樂驕樂』,「樂驕樂,上一個樂指學者,下一個樂指驕。驕是樂事,以驕為高興。這驕人人有,佛家講的慢,以為自己比人高,富與貴,及有學問的人,或是有錢人見沒錢人便驕傲,因為他不如我。做大官看不起做小官,若做小官一心為百姓便是君子,大官害百姓就是小人。再者,若學問長道德退,像今日雜亂無章以此對人驕傲,那是大毛病,今人說值得驕傲便不行,這就是小人。聖人書說的:富而無驕,他沒有念過,而對人驕傲以此為樂。《左傳》說:君子不欲多上人,這是一條不好的樂事,對自己有損害。」

  『樂佚遊』,「其次樂佚遊,佚遊包括很廣,不論居家處事,沒有次序就不行,飲食起居,必皆須按鐘點,一個人生活也必須畫出功課表,使作息有次序。念佛求一心,身亂而心不亂那是沒有的事。都是先心亂了,然後身亂。佚,出入沒有固定時間,像是在位者打獵,若不按時間也不行。再者出必告,反必面,吾現在九十多歲了,要出門必須交待,人家才知道吾的去處。」

  『樂宴樂』,「再者樂宴樂,好宴樂,大家聚會。《左傳》記載,齊君要陳完陪著喝酒到深夜,陳完拒絕說:臣卜其晝,未卜其夜,不敢。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於淫,仁也。朱柏廬《家訓》也說:宴客切勿流連,朋友宴會,不可留戀,半夜喝酒是不對的。」

  『損矣』,「犯這三條,損矣,損自己的身心。這與自己的修身有關,平天下以修身為本,所以與齊家、治國、平天下都有關係。」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