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五一集)  2020/2/16  台灣  檔名:WD20-037-0451

  諸位同學,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季氏篇〉第一章第三段。

  【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內。】

  『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今由與求也,孔子開出路來,已明明白白暢快的說出辦法後,再說他們二人。原來只責怪冉求,說完這一段,再合起來責備。今天你二人來這,你相夫子,你二人是幫季氏做事的人。先不說內部,你不是說怕外來侵犯保不住費嗎?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你為季家做事,怕人來危害顓臾,就是危害費邑,那就是遠人,你們不與他聯絡,這是與鄰邦沒有邦交,所以外人不來。不來的原因,就是因為你內部亂。」

  『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孔子說這話很含蓄,魯君被三家把持,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邦,指魯君的邦國。分,離心離德。崩,崩潰。人民不一心,散開不合作,離析,有事要聚合時,不聽調度,從前服役也都是百姓。邦家到這個地步,現在不必遠人來,便保守不住你自己了。」

  『而謀動干戈於邦內。』「而謀動干戈於邦內,你想伐顓臾,可是它在你的邦裡當附庸,你既保存不了自己,又要動干戈伐自己。」

  「你們聽了一定茫然,但是吾知道」,雪廬老人講了這段話,也知道我們聽了是茫然。但是他老人家知道,「近代中國內亂五十年,自己打自己,才打出日本來打中國。現今的韓、德、越、中,都一分為二」,就是現在的韓國、德國,德國已經統一了,越南也統一了,現代是韓國、中國還一分為二。「自己家合不起來,如何抵抗外人?這都是侵略者的政策,我們不覺醒,他不使你統一,統一後他就不能控制了。」外國人都是希望你的國家不要統一,對他有利益,他好侵略來製造分裂。我們自己不覺醒,他不讓你統一,統一之後他就不能控制了。這是雪廬老人經驗之談。我們現在看到我們這些現狀的確也是這樣,自己內部不和。

  【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

  『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下文就說出有問題了。季氏伐顓臾,不在這小國家,他有私心。孔子原想墮三都,收三家的權,使權歸於魯君,三家都不高興。顓臾若治得好,而且聽魯侯的命令,費在中間,顓臾在東,魯君在西,如此便可滅季氏。所以季氏伐顓臾就是在抵抗魯君,滅去魯君的一臂之助,他便安穩,不為後世子孫憂了。」

  『而在蕭牆之內也。』「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先講蕭牆,《論語.八佾篇》說:邦君樹塞門,國君的屏風在外,諸侯的屏風在內,大夫為簾,士為幔,君屏於外者為牆。京戲中的屏風,表示人到這裡要端肅敬事。蕭,肅敬也,走到蕭牆這裡,想見國君一面,一切都必須收斂。季氏旅於泰山,以天子禮樂祭太廟,這當然也是僭越。」

  「但是這裡有二種說法,蕭牆一說是魯君,一說指季氏家,都有道理。蕭牆指季氏,如陽貨就是季氏的家臣,與季氏家也不合,陽貨找季氏的麻煩,所以別說要伐顓臾,自己家就保不住了,後來陽貨果真囚禁季桓子。另一說蕭牆指魯君,這時候孔子計畫墮三都。究竟指什麼,不得而知,但這二條說法都有道理。」

  「你自己的家邦不能保守,你再伐顓臾,同室操戈,我怕季孫憂患不在顓臾身上,怕季孫自己家裡就保存不住了。」

  「另有一說,我怕季孫的憂慮不在顓臾,而在魯君,季氏心在魯君身上。」

  「我們也是如此,家庭若保不住,便不能在社會上立足。」這一章就是講季氏要去伐顓臾,孔子分析給他的兩個學生明白,自己邦國都問題很大,還要去討伐自己邦國裡面的顓臾。孔子分析出來這個問題是在自己邦國裡面,邦國裡面的問題都保不住,還要去伐自己邦國裡面的地方,同室操戈。雪廬老人也講,就是在軍閥時期中國內亂、內戰,自己打自己,外國看到了,趁這個機會來侵略。所以自己不能和,外國人他就來操縱、來利用、來侵略,這一點我們一定要覺醒。

  這一章書,雪廬老人就講到這裡。

  下面,雪廬老人有一段:「《論語》研習班第二學年開學講話」,我們也一起把它講下去。

  「真正學問,一體萬用。」

  「一者,有二種真學問,一是世間法,一是出世法,出世法解決生死,吾講《論語》,幫助大家學佛,不學佛也必須先做人。」

  「再者,自古以來都有門戶之見,不同道便互相毀謗,同道即使不加毀謗,也會輕視,全在自己的眼力和選擇。」

  「三者,看了之後必須實行,否則是空話,佛的戒,孔子的道都要實行。孔子的道是朝聞道,夕死可矣,子貢說: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孔子的道重要在性與天道,但是自古以來幾人懂?誰守這個道?連夫子之文章也不懂。或許有人自以為學了夫子的文章,其實所學都不是夫子的文章,只是唐宋八大家的辭藻而已。對於修道只有萬分之一的幫助而已。會念書的人,經史子集都有用,不會用的人,學文章只會生增上慢而已。」

  「《論語》的注解太繁了,書只是讓你參考而己,多讀徒亂人心。經典的本文好,即使沒有注解也好。」

  這個是《論語》研習班第二學年開學,雪廬老人對大家的講話,附在〈季氏篇〉第一章後面,我們就講到這裡、學習到這個地方。明天我們就繼續學習〈季氏篇〉第二章。好,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