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三一集)  2020/1/27  台灣  檔名:WD20-037-0431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衛靈公篇〉第二十五章。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這一章有人主張是合為一章,有人主張分二章,主張是二章的人較少,但比較有理。主張一章者多,但是難講。只有《論語正義》主張作一章講,比別人有理,能連上來,不過如此而已。朱子講了多少次,仍覺得不太合法度,不過這一節書他注得還好。曾經有人說他注這節書一夜沒睡,他的親戚看著他一直到了天明,反覆注完了,自己還拿不定主意,你們看容易嗎?你們拿起筆,一下就寫完了,這是你們的學問。反對朱子的人很多,他們反對可以,他們讀的書有一大架子,我們讀的書不過幾張紙而已,我們比不了。這得明白,這章我也講不到好處,只可以講兩章,合成一章麻煩,比較難講。」這是雪廬老人在這一章書開頭先給我們說明,這一章書有人主張分兩章來講,有人主張合成一章講。雪廬老人他採取講兩章比較好講,合成一章就比較不好講。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孔子說,我對於一般人,哪一個人我也不毀謗他,哪一個人我也不說他好,不能輕易批評人。子貢不同,好方人,喜歡批評人。但是《論語》一書有稱讚晏平仲善與人交、管仲仁哉等。」這就是孔子不輕易批評人,也不輕易稱讚人,但是《論語》裡面也有稱讚人的地方,舉出晏平仲與管仲這兩位,孔子是有讚歎的,有稱讚。「為什麼呢?孔子說:如有所譽者。沒說如有所毀者,也沒說南子淫婦、衛靈公昏君等。」這孔子沒有這麼說。「假若我對某人讚揚他,其有所試矣,我都是有一番試驗,他有事實擺出來。」這是孔子讚歎人,他都是有經過一番的試驗,這個人他有事實擺出來,他才會去稱讚。如果沒有透過一番試驗,他也不隨便稱讚人。

  「掌故是一國的事情。自古以來,到清代及民國十年前,還沒亂時仍有試用的制度。初上來給委任狀、薦任等。六年俸滿,做滿官了,做得好的就升官,不好的降級。但不是一上來就做六年,開頭試用,少者三月,多者一年,試試看幹得了與否。從前有錢賈、刑名的師爺,浙江出這種人才,稱為老夫子、先生。做官的一進去,不能自己做主,老夫子說該怎麼辦、怎麼不辦,不能不聽,錯一字都不行,這叫試用,做過一年兩年才可以做主。」做官的,剛做官自己不能做主,要先聽聽這些老夫子、這些老先生(也就是師爺),先聽他們的。老夫子寫文章、寫字,錯一個字都不行,做官的去了,做過一、二年,對這些都很熟悉了,才可以做主。「若辦事的老夫子辦出錯,這個地方便不能存身,而其他地方也有人傳播,再也不能辦事,失去職業了,你看這嚴重吧!」老夫子在辦事不能出差錯,辦了出差錯,在這個地方人家不用了,又傳到其他地方,其他地方的人也不敢用,他再也不能在公家裡面辦事,那就沒有職業了,你看就很嚴重了。「試用後」,這就像我們現在公司甄選人才有一個試用期,先試用看看。古時候做官,還有這些辦事的人,也都是有這種試用的一個制度。試用以後,「可以補實缺」。實際上有哪個職位有缺了,可以補上去,必須透過試用,可以了再補這個缺。「哪一行都有外行官、外行長官,就是沒外行職員,所以古人說:有外行官,無外行師爺。」這是古人講,當官的有外行的,可能新官上任還不熟悉,外行,但是當師爺的,沒有外行的師爺。外行的師爺當不了師爺,師爺他是來輔助當官的;一個公司也是一樣,有外行的長官,沒有外行的職員。

  『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斯民也,對於治理百姓,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者有一定的方法。自夏商周三代辦政治,要辦通了,用直道,別講手法、權謀,該如何辦就如何辦,該賞則賞,該罰則罰。若有疑惑,則賞應該從重,罰應該從輕,這也是直道。罰錯而加重,那會錯上加錯。」這個就是對於事情若有疑惑,這個人該賞,但是有疑惑,賞應該從重去賞;如果對這個處罰也有疑惑,不知道是不是要罰這麼做,如果有疑惑,處罰應該從輕、減輕,這也是直道。因為處罰如果錯了,你再加重,那是錯上加錯;如果從輕,因為錯了也不會那麼嚴重。「堯舜垂拱而治是用直道」,直道就是沒有彎彎曲曲,沒有耍權謀、耍手段,用直道。「桀紂走曲路」,桀紂他就不用直道,耍權力、耍謀劃,權謀、手法就是現在講的手段,這個是曲路,「一玩手段,沒有一個能長久的。」我們現在看到這些政治都是走曲路,沒有走直道,都是玩手段,玩手段沒有一個能夠長久的。「堯舜率天下以仁而民從之,桀紂率天下以暴而民亦從之,反其令而行,百姓不從。」堯舜他是率天下以仁,人民就向他學習仁了。民從之,就順從這個仁。桀紂他率天下以暴,用暴力,而民亦從之,那民也向他學習了。所以反其令而行,百姓不從。「學佛知道直心是道場,佛不接受手段。」學佛的人也是學一個直心,直心是道場。

  「這一章,若分二章比較好講,今再合為一章勉強說說。」雪廬老人分兩章講,講到這裡兩章講完了,再把它合為一章,勉強說說。根據「《漢書.藝文志》說,唐虞殷周時的治理百姓,那時的百姓與孔子時一樣,但唐虞時百姓都上軌道,到了幽王、厲王時人民不上軌道。唐虞到孔子時的人性都一樣,而是領導者的關係,全在教化上。領導人其身正,直率而行,唐虞率天下以仁,而民從之,若桀紂率天下以暴,百姓也從之。三代人民本性如此,孔子時人民本性也是如此,因為教化不同的緣故。」這是根據《漢書.藝文志》說的,是把這個合為一章來做這樣的說明。

  「所說雖然有理,但是文字難講。」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