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O一集)  2019/12/28  上海  檔名:WD20-037-0401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憲問篇〉第三十九章。

  【子擊磬於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諸位聽《論語》,若一章不能開悟,縱使全部《論語》聽完,也沒用。見聞在你們個人,百聞不如一見,見聞很重要,見了必須問,一篇不知道必須問究竟。篇篇都知得究竟不可能,一、二篇透徹,眼力就不同於常人。悟了就容易,即使不悟也與其他人不同。但是悟了還須實行,若不實行,大學博士也不如一位粗工。如學醫必須有醫院實驗,否則是念死書沒有用。孔子尚且說吾不如老農、老圃,劉備尚且會種菜,何況孔子,怎麼不會?注子只供參考而已。《二十四史》所說未必都對,我們比起他們,我們是什麼人,我們就對了嗎?」

  「如前章所說的,既辟世、辟地、辟色、辟言,後文說:作者七人矣。或許可以說指某人,但孔子沒說,就不必一定指某人。孔子並不反對隱者,孔子的時候有黃老,孔子不反對,到了孟子才反對,這就是孟子不及孔子的地方。孟子反對楊墨,那今日的馬克斯有什麼人反對?墨子兼愛,孟子譏為禽獸,今人有哪一個人說這個。」

  「五四運動,正因為起於爭青島的愛國運動,卻有人利用它,成為文化運動。他們用的方法很多,沒有人覺悟,例如這東西都是毒,卻沒有人說。」

  「一切學說只要說出能維持公安都可保存,無非為了要大家安穩,大家安穩就是好事。人道敏政,地道敏樹,人道對政治要緊。以下都說隱士。」

  「古人的注子,或許古人懂,今人未必懂。」

  『子擊磬於衛』,「子擊磬於衛,磬,懸著的磬,擊磬於衛,某一天孔子在衛國敲磬。鼓有擂、撾,磬可以嗎?不行,什麼緣故?你們自己想想。鼗鼓可以撥、擂、擊,不可說撾磬、擂磬。絲竹,你們或許知道聲音的變化,鼓、磬有宮商嗎?鼓無當於五聲,無鼓卻不能成樂。古人有彌衡擊鼓罵曹,唐明皇擊鼓,叫百花感動了盛開。」鼓不是在五音,但是沒有鼓不能成樂,所以也少不了鼓。

  『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荷古作何」,就是如何的何,現在上面加一個草字頭。「蕢」,上面草字頭,下面一個富貴的貴,是「草器」。「《史記》云,用草編的簍或筐,不一定做什麼用,裝食、裝衣、裝草等都行。」這個蕢就是裝東西的一個竹器。「蕢古作凷」,古時候就是當中一個土字,「筐中盛土」,裝土的,「孔子說譬如為山,未成一簣」,盛土的一個器具、裝土的。「這個人所荷是什麼東西不知道,知道是荷一筐東西而已。」

  『曰:有心哉,擊磬乎?』「有心哉,擊磬乎,擊磬不是平常人,是一位有心人,孔子不能亂擊,遇到知音了。」

  『既而曰:鄙哉,硜硜乎』,「既而曰,等等時間。鄙哉,硜硜乎,吾從《史記》,硜硜是石頭聲,聲音很堅硬,不空虛,敲擊中間、緣邊都不同」,石頭互相撞擊發出來的聲音是硜硜,敲中間、敲旁邊聲音就不一樣。「磬聲是很堅強不變的聲音。硜重複」,硜硜,「意思是堅強啊堅強」。

  『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斯已古作斯己」,斯已古時候作斯己,「宋人改作已。己,自己」,己是自己,「已,是止也,說法不同。莫己知也,沒有人知道我。斯已而已矣,該完了就完了。聽磬者說:打磬的人,他不知道他自己,他要知道他自己,他就不這樣打法了。意思是不認識環境,光主張自己的,人家不知道。」

  『深則厲,淺則揭。』「深則厲,淺則揭,這是《詩經》上的話。聽磬者說了擊磬者不認識環境,下面再念二句詩。」「厲是石頭磨礪以須」,厲害的厲,磨礪以須。「揭是提著衣服,遇水淺就把衣服一提就過去。深了只提衣服不行,還須安放石頭,踏石頭過去。古人曰﹕十月成梁。遇深水一個過法,遇淺水一個過法,不一定。」這是古時候沒有橋梁,過溪,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淺,淺的地方,衣服像我們現在穿海青、長衫一拉就跨過去了;遇到水深的只拉衣服不行,衣服還是會濕掉,要搬個石頭墊上去,再從石頭踏過去。這個就是深則厲,淺則揭。「你敲擊的磬聲一味硜硜然,擊由心出,不懂變化,你雖然有心,對現在時局不懂得。這位是一位隱者。」這一位是隱者(隱士),有學問的人,但是沒有出來做官。

  「硜,也有果決強勁,果敢勇氣很強硬的意思。」

  『子曰:果哉,末之難矣。』「子曰:果哉,末之難矣,若人人強硬、果敢,還有什麼難辦的呢?孔子知其不可,雖不可,我還是這麼辦,什麼緣故呢?義之所在,一天就辦一天。」

  「問答,都是活口氣。你這位荷蕢者說話很果敢,很有決斷。若人人如此,那就沒有困難辦的事了。但是孔子也不是不果敢,否則為什麼知其不可而為之?又為什麼不受陽貨的薦舉?為什麼齊人饋女樂,就離開魯國?為什麼衛靈公問陳,孔子說只知俎豆之事,明日遂行?必得悟而圓解。我們只看一、二面,所以不會大開圓解。」

  「我們夠不上求學,勉強夠上學。孔子提倡求學,學就不容易,可以共學,未可以適道;可以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權,唯有聖人懂。哪一件能這麼辦,哪一件不能辦,聖人能知。衛國亂了,孔子就知道由也死,柴也來,由,子路果敢,必殉難而死。孔子說,由也好勇過我。暴虎馮河的辦法,孔子不取,必也好謀以成。你們有一條悟了,就好辦。」

  好,今天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