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九九集)  2019/12/26  鹽城  檔名:WD20-037-039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憲問篇〉第三十七章。

  【子曰。賢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子曰。作者七人矣。】

  「孔子說,人在社會上,一是出仕,一是處世。出仕是出來做官,處世避世是不做官。不是人人都出仕為官,或人人都當隱士。這當中不論才與不才,裡面含有天命,而天命從義裡來。」

  『子曰:賢者辟世』,「子曰,有注解說是衍文。」

  「賢者辟世,辟,避開,最高等的賢者,次於聖人一等」,就是賢人,「辟世,連名字都藏起來,沒有人知道他的名,第一等的賢者逃名,什麼善事也幹,就是沒名氣。」

  『其次辟地』,「第二等辟地,國家不可為,只可離開它,換地處。例如箕子避於朝鮮,微子啟離開商紂遯於荒野,孔子到衛國傳道不成。」

  『其次辟色』,「其次辟色,國君對我態度變,如醴酒不設,就可以辭職不幹,知所進退很要緊。」

  『其次辟言』,「再次一等,辟言,人家對你說的話都不承認,自己不覺悟,還大開議論,這就是不開竅。能辟言就不錯,以下就不足論了。」

  『子曰:作者七人矣』。「能辟者有七人,但沒有說出是哪些人。後人的注解爭議很多,其實是多事。所舉的長沮、桀溺等七人,都是隱遁不出仕的人,說誰都可以。若說是堯舜,那是胡說。」

  「有一點必須知道,孔子對這等人都贊成,沒有闢駁,甚至,對原壤之流也不失為故舊。注解的人都不講這些。至於墨子、楊朱,在孔子之後,孟子說他們的壞話。孔子對於老子,也沒有說過他的壞話,而且還問禮於老聃。《禮記》中都有記載,有人說那是偽書,自己講不通就說是偽,那不可以。」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