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九一集)  2019/12/18  餘姚  檔名:WD20-037-0391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憲問篇〉第二十九章。

  【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子貢方人。』「這一章的筆墨官司很多,吾選擇吾所依從的說,吾不是自己注解,仍是選擇古人的注而已。」這章書這一段雪廬老人已經交代,這個《注解》他是選擇古人的《注解》,依他選擇的來說。

  「方人,方有兩種解釋,一是比較,張三與李四比較;二是批評、毀謗。漢代鄭玄注成毀謗,吾採這個注釋,與下文才能連成一氣。」這是解釋方人這兩個字。方有兩種解釋,一種是比較,兩個人互相比較,張三、李四兩個人互相比較;二,第二種是批評、毀謗。漢代的大儒鄭玄,也就是鄭康成,他的注解是毀謗,雪廬老人採取這個注釋,採取這個注解、解釋的,與下文才能連成一氣,跟下面這個文句才連得起來。「今日講究批評人,以為愈辯愈出真理,這是胡說。」今天講究批評人,以為愈辯真理就愈明顯,這是胡說。剛好適得其反,愈辯讓人家愈糊塗了。

  「子貢指出某人好,某人壞。」

  『子曰:賜也,賢乎哉』,「賜也,要一頓。」就是賜也,做一個頓號,賢乎哉。雪廬老人給我們講,這個不能連起來念,不能念,賜也賢乎哉,要先念,賜也,頓一下,再賢乎哉。「賢乎哉!乎,未定的詞氣,如同語體的嗎。」就是是這樣嗎?這個乎跟這個嗎意思一樣。「賜啊!你賢乎哉,你賢,你很好了嗎?」就是這樣的一個詞氣。

  『夫我則不暇。』「我啊!我可沒這個功夫,我不行,為什麼緣故?《大學》說:有諸己而後求諸人,無諸己而後非諸人,與賜也賢乎哉對照對照,這是孔子教人的方法。」這是孔子回答子貢的,我沒有這個功夫去批評人,我自己都不行,你自己做得很好,你才能去講人;自己做不好,怎麼去講別人?我沒有這個功夫,自己修自己都來不及了,這是孔子教人的方法。所以沒有時間去批評人、誹謗人,修自己都不行,這是孔子教人的方法,這個非常非常值得我們來學習。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