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八七集)  2019/12/14  台灣  檔名:WD20-037-0387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憲問篇〉第二十五章。

  【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蘧伯玉是孔子的朋友,子產也是。從前人若不知他是某某人,就得觀察他交往的朋友便知這個人,酒有酒友,賭有賭友。《大學》說:小人閒居為不善,藏不住的,人如見其肺肝一般。諺語也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看孔子的朋友,就知孔子的為人。見蘧伯玉、晏平仲、子產等,就知孔子的為人,孔子就絕不與陽貨交往。」

  『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蘧伯玉使人見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蘧伯玉是孔子的朋友,「朋友派當差來,他就是你的客人,不是你的當差」。是朋友派來的,雖然他是當差,但是來了他就是客人,蘧伯玉派他的當差來拜見孔子。「與之坐」,就是請他一起坐,坐下來,「是為了安穩說話,站則不安,匆匆忙忙,坐著詳細問」。就像我們有客人來,請他坐,坐下來說話比較安穩,問一些事情比較詳細。如果站著,就感覺好像有事情講一講就要趕快走了。所以請他坐,與之坐是請他坐,坐下來孔子就問,「夫子何為,蘧夫子做什麼?」

  『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蘧伯玉派來的,「當差的對曰」,對就是回答,回答蘧伯玉「夫子在求改自己的過錯,還是辦不到。」蘧伯玉,同修有看過《了凡四訓》對蘧伯玉也都熟悉,蘧伯玉改過改了四十九年,發現昨天的過還沒改。所以當差的回答孔子,夫子在求他改自己的過錯還是辦不到,還是有過錯。

  『子曰:使乎!使乎!』「使者出」,當差的他出去了,「孔子說:使乎,使乎。這和彼哉、彼哉不同。使乎,真合你的使命,真合你的使命。蘧伯玉好,派的使者也好,欲寡過而不能,又謙虛、又有君子之風。現今的使者,必定說:我的長官值得驕傲,又有洋房,又有錢,而且在外國銀行存有大筆的錢。」

  「孔子為什麼讚歎?蘧伯玉好,使者也好,問蘧夫子平素居處如何,使者如此答覆,把蘧伯玉的身分表達出來,又謙虛、又是君子。」

  「《論語》能得一句而去學,就不錯了。」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