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二六集)  2019/10/14  法國  檔名:WD20-037-0326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顏淵篇〉第二十章。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子張對曰。在邦必聞。在家必聞。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察顏而觀色。慮以下人。在邦必達。在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士,讀書人,做官曰仕。」這個士農工商的士加一個人字旁這個仕,古時候做官就叫仕。沒有人字旁這個士就是讀書人,我們現在講知識分子。「昔日不讀書不懂道理方法,不能做官。」這個是重點,讀書人古時候都是讀聖賢書,不是現代的讀書人沒有讀聖賢書,只有讀一些科技知識的書,聖賢書不讀就不能做官。「今日外國總統是選舉,昔日中國就是選賢與能,今日外國並非選賢與能,乃而是選錢。」選舉都是花錢,用錢來選舉,選舉要花很多錢。「顏子生於今日,也無人選他」,這是講顏回是儒家的聖賢,在今天出來選沒有人會選他。「卡特」,這是講美國總統,以前美國前總統卡特他是「花生大王」,「卻選上總統,可想而知」。這是講卡特他是賣花生的,他卻可以選上總統,我們從這裡去想就知道,這是選錢,不是選賢與能。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

  「子張問士。士,讀書人,做官叫仕。古時做官必得用讀書人,讀書人才懂道理,才能辦政治,今日就不是如此。」「古來中國就有選舉,叫選賢與能」,選有賢德的人、有能力的人。「美國等外國的選舉就不是如此」,那麼美國,包括美國以外其他的國家,選舉就不是選賢與能,「而是選銀元」,就是選錢。「顏子在今日,沒有人投他的票」,雪廬老人在這裡又重複一次,「卡特是花生大王,卻可選為總統,可想而知了!」這裡再給我們重複的去強調這個事情,現在的選舉選出來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就知道了,不是賢能而是錢,有錢的人他就可以選得上。

  「我們讀書為士,若是糊塗不能通達,能辦事能讀書嗎?所以子張問如何成士,如何為通達?諸位既然來求學,在外不要發狂以為了不起,吾自認不通。外頭的風氣,一味發狂,都可做聖人,當佛的老師,實在是無知妄作。佛所說的經,隨意指出一二字,現今的大師就無法講。真正學,要學然後知不足。吾不敢教幼稚園。吾人唯以聖言量為準,世間法誰高過孔子?出世法誰高過釋尊?以孔子、佛為準。能感覺自己不行,學問就能進步,德行也增高了。」

  『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孔子反問,你問達,什麼是達?子張答」,回答的答,子張答,「邦,邦國;家,大夫家,在國家、大夫家,一提某人大家都知道這個人辦事有能力」。「孔子說,是聞也,非達也,你說的是聞,不是達。子張所問,聞、達不分。佛法沒有傳入中國前,名相沒有分析,但精神上仍是如此。所以學佛必須學唯識,可以區別各種名相,分析得很仔細,容易知道各個名相。凡事有體有用,達者在內,聞者在外。」

  「以下是孔子解釋達、聞。」

  『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說到達上,求達的人,本質要直,正直無曲折,而且必須好義。某一件事都有範圍,範圍的重心點,好義是事的正理,是事的重心」。事情正當的道理就是義,義就是合理的、正確的,也是每一件事它的重心,就是在義。「質直是本身存心無曲折,若不直就不達,所以說直達。好義,只直達不行」,只有直達不行,「還必須常知事的重點在什麼地方」,還必須要平常知道事情的重點在什麼地方。「例如吾上課講書」,這是舉出一個例子,我們一般上課、讀書,「搖鈴就必須上下班,太早上、太早下都不行,否則不合乎義」。這是舉出一個例子,我們上課定幾點上,不能太早,下課也不能太早,一定按時間上課、按時間下課,如果太早上、太早下就不合乎義、就不合理。「若同學有問題,必須視繁簡而回答,恐影響下一班。」這是如果同學問問題,也必須看這個問題是比較繁瑣的還是簡單的,看時間而回答,不能超過,超過時間恐怕就影響下一班。下一班的時間也已經都定了,如果你回答的超過時間,那就影響下一班上課。「這點很難講,範圍太廣。」這是舉出一個例子,我們生活上方方面面很難講得很完全,因為範圍太廣了,這件是一個例子。「這一句是自己的條件」,這句是講自己,「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達就是質直而且要好義,是自己的條件。

  『察顏而觀色』,「還必須看對方的人」,自己這方面的條件達而好義,那麼還必須看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對方「他說話的口氣,例如一樣的字,聲音高下快慢都不一樣」。「觀,察也,觀察人的臉色、七情的表現。色有表色、無表色,必須察顏觀色,如此自他都明白。」

  『慮以下人,在邦必達,在家必達。』

  「慮以下人,慮,大柢。恐怕知道對方,心又不曲折,又知禮的重心,這是達了一半,全在下人上。」

  「人下生以來」,就是我們人下生以來,就是出生,「就有俱生的見思惑,若沒有見思惑,就不會投胎下生」。這講到佛法了,我們為什麼會來投胎,在六道裡面生死輪迴?就是因為我們都有見思惑,如果沒有見思惑就不會來投胎,沒有這些六道輪迴的事情。「見思惑中有貢高我慢」,貢高我慢我們常常聽到,這是在見思惑當中的。「第七識中有我慢」,第七識末那,末那識有我慢,我貪、我瞋、我痴、我慢。「乞丐也有慢」,乞丐很窮了,窮得什麼都沒有了,但是他還有我慢。「天然就有我慢,屬於根本煩惱之一。我們也都有,覺得自己比別人好,就是我在上,別人在下。」「《左傳》鄭莊公云:君子不欲多上人。上人是比人高。《書經》說: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己若者亡。與人一對待,必須看低自己。禮者尊人卑己,比如問人是貴姓,自己則稱敝姓;我們中國人送禮叫薄品,外國人則說我將最好的東西送你。《易經》六十四卦,唯謙卦六爻皆吉。若能如此,在邦必達,在家必達,都能辦得通。」這是講謙德之效,一個人如果有謙德,在邦(邦國)、在家都必定能通達,辦事都能辦得通,都會得到大家的支持。

  『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

  「名有藏名、逃名、沽名,自己揚名」,這講名,名聲的名,我們一般講名利,名擺在前面。雪廬老人講,名有藏名、有逃名,這個名他藏起來;有名他逃了他不要;沽名,沽名釣譽;還有自己去宣揚自己的名。「真正有道君子連名也不出,爭到手的名也不長久」,用競爭得來的名也不會長久。

  「下文說聞。色,表面。取仁,採取仁。外表假裝謙恭。今日假仁假義也沒有了,昔日是偽君子,今日都是真小人。」這是雪廬老人講,過去古時候講假仁假義偽君子,現在在今天,假仁假義也沒有了。昔日(以前)都是說偽君子,今天都是真小人。「假裝不了,所做的事與表現都不一樣,《大學》說:見君子而後厭然。其實君子清楚洞見。」

  『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居之不疑,久了成習慣,不以為自己是假裝的,以為這就是仁,自覺不錯」,自己覺得自己很不錯了。「今人就是如此,一點也不疑惑。此種人,在邦必聞,在家必聞,遇事就爭名」,遇到事就爭這個名。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