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二九集)  2019/3/31  香港  檔名:WD20-037-012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公冶長篇」第二十五章。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宋儒有功,過失也不小。漢儒雖不懂性理,過失卻很小。」這章書一開頭雪廬老人就給我們舉出宋儒跟漢儒他們的功過。宋儒有功,有他的功勞,有他對的地方,但是過失也不小,過失也很多。漢儒雖然不懂性理,漢儒他沒有發揮《論語》的性理(宋儒有),過失卻很小。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巧言、令色,一見人就笑。足恭,足是兩腳,恭是恭敬。這是唐以前的說法」。

  「足恭,宋儒解釋作過為恭敬,其實三句是三件事,一口一色一足。巧言、令色、足恭,巧言是口,令色是身,足恭是腳,這是三種事,不是兩件事,宋儒不懂,不明白文法。」

  「足如何恭?韓愈《進學解》說:口將言而嚅,足將近而後退。」嚅就是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講話吞吞吐吐。「從前給人當差的人,主人只要呼叫來」,呼叫這個當差的人來,「便一呼百諾,鞠躬如也」,當差的人就很恭敬,鞠躬如也。「口、言表情都是如此,隨說隨答是,隨往後退,那種恭敬真令人肉麻。」就是以前當差的人,他主人一叫,他就一呼百諾了,就鞠躬,口、言語、表情都是如此。隨說隨答,就都答是,講完之後就隨著往後退,那種恭敬真令人肉麻。「但是心中十之八九,都是想害主人」,他不是真心。「《閱微草堂筆記》中,當差害主人的十有七八,都不是真心。」表面很恭敬,這個態度,雪廬老人講這樣的態度很肉麻的。所以這一段就是講這個意思。

  『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恥之,這是看了覺得很不妥。左丘明、孔子都看到這樣的人不是真心的,那個態度又很肉麻。「這等事,不能欺騙讀書人。左丘明是孔子的弟子,作《左傳》,孔子作《春秋》時,左丘明在一旁,受到孔子的指點很多。孔子作《春秋》寓褒貶,別善惡。丘讀作某,從前子不道父母之名,生不道師之名,子不道父之名,吾如今看平劇,以平劇為師,京戲的《龍虎鬥》,就有說:子不道父名。」

  『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巧言令色足恭,這種人不直」,就是前面講的,這樣的人,像當差的人這樣,這樣的人不直,不是正直的人。「孔子是以直報怨,若外表裝作直,往往是大奸慝的人。」

  「匿怨,與人有怨仇,臉上裝出好似真心要好。而友其人,尚且與他交朋友,這不是真心,必定是存著希望你對他有好處的心,這是錯的。」與這個人有怨仇,這個人臉上裝出好像真心的要好。而友其人,尚且與他交朋友,這個不是真心,必定他有他的目的的,這是不對的。「怨仇小還可解,怨仇大,如何可解?」小冤仇可以容易化解,大的不容易化解。「朋友要信之,若是匿怨而友其人,那是面友。」表面,不是真正的朋友,他心裡面必定有目的的。

  「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都是要學直道。」左丘明、孔子對這個事情都不認同的,不贊成的。

  「佛家看眾生作惡,知道他是在顛倒,佛家存大慈大悲的心,今天的仇家在昔日是父母兄弟,都與你有恩,也都是未來佛。《法句譬喻經》有說,夫妻殺雞餵兒,羅漢食後度化他。」這個是在《法句譬喻經》叫小乘經,《譬喻經》裡面講的,夫妻殺雞要餵他的兒子,這個都是有三世因果的。後來遇到羅漢去他家吃飯之後再度化他們。「這一點世間法辦不到」,就是世間人辦不到,只有出世間的聖人他們才辦得到。「但是有人道的辦法」,我們凡夫就要用人道的辦法,「要以直報怨」,我們做不到以德報怨,要以直報怨。「他有好處不嫉妒」,就是冤家對頭,他有好處不嫉妒他;「他遭災殃願意幫助他」,他有困難幫助他。「不願幫助也不可以幸災樂禍。」那覺得說他得到災禍了,我們很高興。「若幸災樂禍,下井投石,都是不直」,這個是不正直的。「要報怨」,如果他是冤家對頭,你要報怨,「應當在他好的時候,可以去報怨」,不能在他受災難的時候去報怨。「為什麼要下井投石?」他已經掉到井裡面,再把他丟個石頭,這個就不對的,這個就不直了。所以以直報怨他還是應該這樣的,這一點我們大家都要記在心裡,了解清楚。

  「唐代的趙匡、陸德明考據,以為是孔子以前的人。」「朱竹垞」,朱竹垞先生,「《孔子弟子考》云:」他有一個考據的書,考據孔子的弟子這些資料,這個書有講,「自唐以前,諸儒之論,皆以丘明受業孔門」。唐朝以前,儒家的大儒他們的論述都是以左丘明,他是跟孔子學的,他受業是孔門。「故貞觀、永徽中祀周公為先聖,孔子為先師,是時孔庭配食止顏淵、左丘明二人,褒崇之禮若此。」這個是唐以前。「迨宋群儒,盡舍三傳說《春秋》久,而論世者惑於趙匡、陸德明之說,疑在孔子之前。惑於王安石之說,則疑左氏生孔子之後。」有人說左丘明是生在孔子之前,像王安石說是生在孔子之後,很多人被這些說法所疑惑了。趙匡、陸德明這個說法是在孔子之前,給大家都很疑惑,有人說在前,有人說在後。「眾口紛論」,大家講很多,有人這麼說,有人那麼說,「迄無定論;遂使唐代特祀之先賢,並不得與七十子之列」。在唐代那個時候,祭祀先賢就不能把他列在七十個弟子行列當中了,因為如果說生在前面,就不是孔子的弟子了。這有不同的說法。

  「知道這點之後,左丘明就是孔子的弟子,有很多證據,別疑惑。」這個是雪廬老人給我們點出來,你看到這種注解、這種說法,有人說左丘明不是孔子的弟子,雪廬老人很肯定的給我們講,有很多證據證明左丘明就是孔子的弟子,我們不要疑惑了。「《左傳》也是左丘明作的。王安石是大膽的人,他以為聖言也不足信。」這個是講王安石他是很大膽的人,他連聖人講的話,他覺得也不足相信。

  好,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