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集—草堂集(七)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七集)  2018/7/25  台灣台北市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  檔名:60-010-0007

  《草堂集》。尊敬的周老師,諸位法師,諸位同學,大家下午好,阿彌陀佛!請放掌。請大家翻開經本二O三頁倒數第三行,從十七段看起:

  【十七。事皆前定。豈不信然。】

  我們接著看第十八段:

  【十八。紀公一侍姬。平生未嘗出詈語。自云。親見其祖母善詈。後了無疾病。忽舌爛至喉。飲食言語皆不能。宛轉數日而死。】

  這個兩段,根據原文前後順序是顛倒的,可能當時排版這個順序排顛倒,我們把它調整一下,我先從十八段講,再講十七段,按照它原來順序來講。原文跟我們淨老和尚節錄這段是完整的,原來這段就是完整的一段。『紀公』就是紀文達公,就是紀曉嵐。他有一個『侍姬』,在照顧他的,「侍」就是服侍,照顧他的。他這個侍姬就是『平生未嘗出詈語』,「詈」就是罵詈,就是惡言辱罵。在佛經裡面講口業,口的惡業屬於惡口業,惡口。口惡業有四種,第一就是妄語,兩舌、惡口、綺語,四種口的惡業。詈語屬於惡口,惡口就是講話很凶惡,對人講話都是侮辱、罵詈,就是沒有一句好話,很會罵人。『善詈』就是很會罵人,這個惡口業造得很重。紀公的侍姬,服侍他、照顧他的姬妾,她生平從來沒有出一句惡口,從來不罵人。她為什麼平生都沒有講過一句惡口去罵人?『自云』,她自己講,她自己親見她的祖母「善詈」,她祖母很會罵人。很會罵人,我們也看過、也聽過,的確有人很會罵人。特別是女眾這方面那就更會罵,什麼話她都可以罵得出來,我們講不出口的,她能罵得出口,這個在現前我們也看過。

  她的侍姬後來看到自己的祖母也沒有什麼病,『了無疾病,忽舌爛至喉』,忽然舌頭腐爛到喉嚨,『飲食言語皆不能』,吃也不能吃,喝也不能喝,也不能講話,舌頭都爛掉。也沒有病怎麼舌頭會爛掉,一直爛到喉嚨?吃飯喝水都沒辦法,講話也沒辦法講,「飲食言語皆不能」;『宛轉數日而死』,這樣宛轉幾天就死了。紀文達公記錄這一段,他也是聽侍姬講的,他聽照顧他服侍他的姬妾講的,所以他把它記錄下來。記錄下來,當然紀文達公他覺得這個事情也是有必要記錄,記錄這個也是一種讓人警惕的。雖然他沒有信佛,但是他也感覺到,她臨終得這樣的病,可能跟她平生很會罵人,這個因果有關係。但是現在很多人他就是不相信因果,一講到因果他就排斥,他就覺得這個毫無科學根據。但佛經上講,的的確確我們眾生在六道裡面輪迴,任何一樁事情都離不開因果。因為講到因果,現代人就是倫理道德、因果教育那是封建,是專制時代用這個來治理人民,這樣比較好管、好控制;跟他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大家就不敢造惡業,這就比較好管,總是認為這樣。

  但是,你看紀文達公他一生看到、聽到的這些事情,他也不是學佛的人,他只是根據自己見到或者聽聞的事情來做個記錄。就像現在的新聞報導,新聞報導不就是這樣嗎?去採訪,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根據實際情況來做個報導。實際上這個跟因果都有關係,實際上就是因果。我們如果年紀比較大,你在這個世間上看的事情比較多,聽到的也比較多,你慢慢就會體會到,佛在經上講的,的的確確都是事實真相。因果,那不是說什麼封建、專制,然後用這個來騙人。你說佛他怎麼會去騙人,佛勸人家不要打妄語,他自己打妄語,怎麼會有這個事情?因果不但佛經講,儒家聖賢也講,道家這些神聖也講,像《太上感應篇》講得是最詳細的。在古代印度,佛講六道生死輪迴,其實六道生死輪迴不是佛教最先講的,在古印度婆羅門教、其他的外道他們講的,是他們講的。他們為什麼知道有六道?因為古印度很多外道,就是我們現在講其他宗教的,他們都修定。最高的,你看古印度,像婆羅門教、拜火教,這些教他們有的修禪定,修到最高的非想非非想處天,無色界天最高的;色界天的也很多;欲界天,欲界未到定的,那就更多。

  所以生到梵天去,色界天、無色界天,在古印度大有人在。在我們中國也有,像老子他們這個境界,最少都可以達到色界天,梵天。不要到色界,你只要在欲界第三層天以上,到第六天都有一點定功,欲界未到定,就是他這個定還沒有達到色界的標準,但是有一點定,還在欲界,這些都有神通的。在天道的,他看下面都看得到、看得清楚,看到天道、人道、阿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這些外道有禪定功夫的人,他都看到。所以六道輪迴最早是印度這些外道講的。他們知道有六道輪迴,他們也看到六道輪迴,也想解脫六道輪迴,但是他的理論方法不對,所以最高只能修到非想非非想天,不能超越。定功,八萬四千大劫,時間非常長。但是時間長,它還是有到的時候,時間一到,他那個定力就退失掉,定力退了,他又往下墮落。所以這個定功會退失的,有些你入定,出定就退了;或者有個時間,定功深的時間長,定功淺的時間短,但是它會退。如果你得到陀羅尼,那就不會退了。陀羅尼是總持法門,他沒有出入的,永遠不退,定功會退。所以六道輪迴並不是佛教最先講的,是印度婆羅門教,那些古老的宗教,修定功的人他看到了。佛出現在世,講得就更詳細、更清楚,而且有具體的理論方法,教我們了生死、出三界。這個我們也要明瞭。

  所以,佛當年在世的時候講經,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六道輪迴,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六道輪迴,很多人他不相信,謂無有是。在《無量壽經》講「謂無有是」,就是沒有那個事情。所以在古印度它也有兩種外道,就是他們的看法一個斷見、一個常見。斷見它就是說人死如燈滅,什麼都沒有了,哪有什麼六道輪迴?人死了什麼都沒有,都完了,持這一類的就叫斷滅見。另外一種外道叫常見,常,他就是認為我們人死了以後還會再來投胎,投胎還是再來作人。人永遠是作人,也不會去作畜生,也不會生天;那一條狗,狗死了牠還是作狗,狗永遠是狗。古印度也有這種外道,認為那都是固定的,不會有改變的。他也認為有來生、有輪迴,但是輪迴是固定的,跟佛講的六道輪迴不一樣。事實上六道輪迴是不一定的,如果你這一生壞事幹多了,來生是墮三惡道;這一生好事做多了,來生會得到人天善道,甚至比這一生更好,所以就不一定。所以佛在《十善業道經》講,不要落在斷、常二見,你落在斷見跟常見都是不對的,都是錯誤的,都不是事實真相,是他們看錯了、他們想錯了,事實就是六道輪迴。

  講輪迴,講墮三惡道、墮地獄,人家為什麼不相信?他沒看到。所以《無量壽經》講,佛當年講經說六道輪迴,有很多人都不相信。為什麼不相信?沒看到,誰看到了。佛講經說法他有個善巧,就是你沒看到的你不相信,那先給你講你現在看得到的,你現在看得到應該要相信了!現在看得到是什麼?「或父哭子,或子哭父,兄弟夫婦,更相哭泣。一死一生,迭相顧戀。憂愛結縛,無有解時。思想恩好,不離情欲。不能深思熟計,專精行道。年壽旋盡,無可奈何。」現在你看到的是什麼?有沒有白頭髮送黑頭髮的?父母他的兒女比他早死,父母哭兒女有沒有?古時候有,我們現在也有。父母過世了,兒女哭父母,這個當然大家都知道。兄弟夫婦,更相哭泣,這個有沒有?這個有。有,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有的兒女比父母早死,有的兒女就是送父母?這些難道都沒有原因的嗎?這些現象是一個結果,有果必定有它的因,有它的原因,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這樣的結果,這個就叫因果。實在講因果是很科學的,一點迷信都沒有,很科學的,只是說現在人他就沒有用心去了解。實在講,說人死了什麼都沒有,也是聽人家講的,他自己有去實驗過嗎?也沒有,聽人家說的。一開口就是科學、科學,有幾個是科學家?科學家也不過少數幾個人,人人都是科學家嗎?也沒有。我們聽這些還不都是聽科學家講的嗎?一開口就是科學、科學,我們是科學家嗎?我們也不是,科學家還是少數人。只是說你現在是相信科學家講的,不相信佛講的,就這樣而已。佛講得對,還是科學家講得對?現代人都認為科學家講得對,佛講的沒根據,沒有科學根據。其實佛講的都有科學根據,只是你的科學水平還沒到,是你沒到,不是沒根據。所以這個我們要很客觀的大家去探討,就不要聽人家講。譬如《無量壽經》講的,早上跟大家講了,那個高中生問我有沒有看到?我不知道各位同學是不是有信佛,如果沒信佛,這次來看到我這個樣子也跟佛結個緣,看到剃光頭的跟佛結個緣。也是跟佛有緣,不知道有沒有信,縱然沒信也是跟佛有緣,所以你才會來。

  所以《無量壽經》我們讀了,當時根據這個經典記載,我們這個地球上,當時在聽釋迦牟尼佛講經,有在家、有出家,人數一共兩萬人。這個大比丘一萬二千人,比丘尼(出家女眾)五百人,還有清信士七千人,清信女五百人,這樣加起來一共兩萬人。佛在講到「禮佛現光」,兩萬人同時看到極樂世界。我們講這個,現在人又會有疑問,是他們看到,我也沒看到,所以我不相信。如果這樣講可以成立的話,我們現在沒看到的事情,你相信的事情也很多。我請問大家,你們有跟秦始皇見過面嗎?有沒有跟他吃個飯?有沒有?有的舉手。如果你有跟秦始皇吃飯,你現在幾歲了?二千多歲了。你相不相信有秦始皇?相不相信有這個人?一提起來都相信。你不是沒看到嗎?沒看到你就不相信,怎麼沒看到你也相信?好,你現在憑什麼相信?憑歷史的記錄,當時有人見到,把它記下來。這樣就對了!佛經也是歷史記錄,當時很多人看到。所以這個事情我們要冷靜去想想,就不要人家怎麼講就怎麼聽,自己也不要去盲目的聽人家怎麼講,還是自己要有一點理智,要有一點智慧去判斷。佛經如果不是真的,不可能傳這麼久。為什麼?歷朝歷代中國、外國的祖師大德,都有根據這個經典的理論方法去修行、去證實,這樣才一直一直傳下來。如果是假的,早就不會有人去傳了。

  所以這個因果,如果墮了地獄是拔舌地獄。過去我聽我們淨老和尚講經,講到現代一個公案。胡適,大家聽說過這個人嗎?胡適。我們老和尚講,那時候胡適在一個地方演講(老和尚的家鄉有一個徐醒民老居士,現在還在台中,今年九十一歲,是他們廬江人,都住在廬江的),演講徐醒民老居士他有去聽,好像在台灣什麼地方演講,講到一半突然不能講話,然後看到醫生來拿鉗子把舌頭拉出來。所以徐醒民老居士(當時我們老和尚介紹他到台中蓮社去跟李老師學講經),他就趕快打電話給我們師父講,他說我親自看到拔舌地獄。現場看到醫生去急救、去搶救,舌頭怎麼講不出話,演講講了一半,怎麼突然這樣?跟這個地方講的一樣,沒有病,突然就這樣。醫生就把他嘴巴弄開,然後用那個鉗子把它拉,好像拔舌地獄。我們現在看到這是花報,在人間看到花報。先開花,後結果,後面還有果報,果報在哪裡?在拔舌地獄。這是什麼原因?造口業,妄語、兩舌、惡口、綺語造口業。這個是比較早期。

  最近大家有沒有看過海賢老和尚這個光碟?有同學看過。難得,你們這麼年輕就會看海賢老和尚的光碟,不容易,要嘉獎嘉獎。海賢老和尚這個光碟,最早出來這個光碟有,後面再做的光碟就沒有這一段。最早的光碟,就他的八媽很會罵人,三十幾歲她自己就把自己的舌頭咬斷,嚼舌根,後來也是像這樣,宛轉數日而死。古代有這個事情,現代還有,現代如果你到醫院去看應該是更多,舌頭爛掉爛到喉嚨去了,不能吃飯,不能說話(不能講話),這個跟口業有關。所以我們,在《無量壽經》講,「善護口業,不譏他過」。《無量壽經》把這個口業擺在第一條,一般都是身口意,《無量壽經》特別把口擺在第一個,也就是提醒我們,口業最容易犯的。所以我們講話要謹慎,特別不能出惡語去罵人,其實罵人自己造惡業。

  如果別人罵我,我們也不要跟他罵。他罵我,我為什麼不罵他,給他還過去?他造惡口,我們也跟著他造惡口,那就錯了!在《四十二章經》佛也講,有人去罵佛,你想想看,釋迦牟尼佛都有人去他面前,指著他鼻子罵;我們是凡夫,有人罵我們,那也就沒算什麼。佛陀人家都罵,指著鼻子罵,罵久了,他累了,佛也不還嘴。等他罵完了就問他,如果你送禮物給人,人家不收你怎麼辦?送禮物給人,人家不收我就帶回去了。佛就給他講,你剛才罵我的那些我都沒有接受,那就只好你自己帶回去了。這罵到誰?就是罵自己,自己造那個惡業。所以別人罵我們,你也不要跟他還嘴,跟他一起罵。跟他一起罵,他造口業,你也跟著他造,那就錯了。所以,別人他要造這個惡口的業,我們要提醒自己,他也是我們善知識,人家造那個業,我不能跟他一樣,跟他一樣將來會有果報的。像這個都是我們善知識,就是提醒我們不要造那個業。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公案,『事皆前定,豈不信然?』紀文達公講,「戊子春,余為人題《蕃騎射獵圖》,曰」,就是他給人家題詩在一幅畫。蕃,以前邊疆地區都稱為蕃邦,現在講蕃邦,大家聽了會不高興。以前我們在台灣講原住民,是講蕃,現在不可以講蕃,好像侮辱人,要講原住民、少數民族,不可以講蕃邦。「蕃騎射獵圖」,就是打獵的一個圖。這個詩,「白草黏天野獸肥,彎弧愛爾馬如飛。何當快飲黃羊血,一上天山雪打圍。是年八月,竟從軍於西域。」這一段就是說,「事皆前定,豈不信然?」就是很多事情都有個定數、有個命運,你什麼時候該到什麼地方、會去哪裡,這有個定數。這首詩是乾隆三十三年,公元一七六八年,紀文達公人家請他題字,是一首詩,這首詩所講的都是西域,就現在新疆的景色。他題的詩跟這個畫面相符合,就看到這個畫然後寫那首詩。但是他自己都沒想到,就是他春天給人家寫這首詩,他八月就跟著軍隊到新疆去了。大概被乾隆爺處罰了,發配邊疆,八月他就到那邊去了。這個事情說起來好像有一點徵兆,他大概寫完這首詩,剛好在描繪新疆那邊的景色,他那一年春天寫的,八月就秋天,就被乾隆爺把他派到那邊去了。正因為如此,等到他於乾隆三十六年又被召集回到京城,又被叫回家了。

  基於感觸,他又寫一首絕句,這首絕句就是講,「霜葉微黃石骨青,孤吟自怪太零丁。誰知早作西行讖,老木寒雲秀野亭。」這個詩中的秀野亭,就是指烏魯木齊城西有一個亭子。紀曉嵐他講我到烏魯木齊以後,看到城西有茂密的森林,古老的樹木高聳入雲,綿延幾十里。以前一個伍將軍,伍公彌泰在這個地方修造一個涼亭,這個涼亭稱為秀野。他在那邊散步觀其景色,那就很像他給人家題詩的那幅畫。所以他以這個題畫詩作為西行讖,讖就是預言,好像事先給自己預言,預知會到這個地方來,這是個預言。所以辛卯還京,他又題了這個絕句,辛卯就是過了三年,一七七一年又回到北京,他的一個感觸。

  這裡面還有一個公案,我們老和尚沒有節錄的。有一個人名字叫烏魯木齊。烏魯木齊在哪裡大家知道嗎?大陸的同學應該知道,台灣的同學就不一定知道。台灣有一句話叫做烏魯木齊,就是烏魯木齊。烏魯木齊就是新疆省的省會,現在新疆省的省會烏魯木齊,這個我去過。這個人他要出生,他的祖父就夢到有人跟他講烏魯木齊,他生的孫子就給他取名字叫烏魯木齊。後來這個人果然一生都在烏魯木齊,一直到他往生。紀文達公看到這些,好像都有個定數,所以「事皆前定,豈不信然」,都有個定數。所以我們這一生要去哪裡,也有個定數,如果算命先生很會算的,可以幫我們算出來。大家今天會來台灣,也有個定數的,你什麼時候會來這裡。這個主要是說有定數,豈不信然就是說你不得不相信,就這個意思。好像什麼事情都有前定,都有個定數,你也不得不相信。人有命運你也不能不相信,為什麼?因為事實是這樣。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公案,請翻到二O四頁第二行,第十九段。

  【十九。驅厲鬼。毀淫祠。正狄梁公范文正公輩事。德苟不足以勝之。鮮不致敗。】

  這個鬼有善的,也有惡的,那個惡鬼就叫『厲鬼』,很厲害的鬼。所以鬼神跟人一樣,「厲鬼」當然就會害人,也會擾亂人。就像我們人間一樣,人也有那些地痞流氓、黑社會的,都幹壞事的,會傷害人的。『毀淫祠』,「淫祠」就是供那個不是善神的廟,供奉那些不善的鬼神,不善的鬼神也是會興風作浪的,會擾亂這些居民的。驅厲鬼,驅就是驅趕;毀就是把它拆掉。驅厲鬼,毀淫祠,這個也不是一般人他能去做的,這個事情要有德行的人才行,要有德行。德行這裡舉出兩個代表,一個唐朝的『狄梁公』,就是狄仁傑。大家有沒有看過大陸拍的連續劇狄仁傑?狄仁傑他有德行。宋朝的范仲淹『范文正公』,他有德行。狄仁傑夜拒奔女,三更半夜很美麗的女子來找他,他如如不動,不被所動,心地保持正大光明,不受污染。狄仁傑,講到這個公案也是很長的,朋友好像託他送一個妾,帶到哪個地方給一個當官的,在半路上沒地方睡,跟他住在一個房間,他也不起邪念,那真有德行。范文正公挖到黃金,不為所動,又把它埋回去。不貪財也不貪色,其實他兩個人都是財色都不貪的,都是有這麼高的德行,這輩的人他才有資格去驅厲鬼,毀淫祠。如果你德行沒那麼高,那些鬼不怕你的,你要去給它毀了,恐怕你就要有麻煩。所以『德苟不足以勝之』,你的德行,如果不足以讓這些鬼神尊敬你,你要去破壞他,恐怕他就找你麻煩;『鮮不致敗』,就是很少沒有失敗的。所以這個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去做的。

  這個公案就是「清苑張公鉞」,公是個尊稱,姓弓長張,他單名一個字鉞,清苑是河北保定市有一個清苑鎮。就是這個張公鉞,張鉞他是清苑人,就是河北人,河北清苑這個地方的人。「官河南鄭州時」,現在鄭州是河南省的省會,鄭州,官就是他在那邊當官,在鄭州當官。「署有老桑樹」,就是他的官署,署就是辦公務的地方叫署。像我們台灣有警政署,辦警務的一個官署,辦公務的地方。這就是他的官署,他辦公的地方有老桑樹,有一棵樹很老的桑樹,老桑樹。「合抱不交」,形容這棵樹很粗很大,兩個人這樣手伸開一抱沒辦法交叉起來,這是形容這棵樹很大,也很老了。所以那個老樹都很粗很大,有一棵老桑樹,合抱不交。「云棲神物,惡而伐之」。這棵樹有神,有神住在這棵樹,樹神,云棲神物。但是這個張鉞,他聽到這個事情,有這個神物在,他就惡而伐之,就把它砍掉了,伐就是砍伐。他覺得有鬼神在,他要把它除掉,這樹把它挖掉,鬼神就不能在這個地方了,把它砍掉。

  「是夕其女燈下睹一人,面目手足及衣冠,色皆濃綠,厲聲曰:爾父太橫,姑示警於爾!驚呼,媼婢至,神已痴矣。」張公把這棵老桑樹挖掉,那天晚上他的女兒在燈下看到一個人,怎麼在自己房子裡面,在燈下看到一個人?這個人面目、手腳以及衣冠,他這個顏色就是很濃厚的綠色,就像我們看到樹木屬於綠色的,樹屬於綠的,很濃的綠色,濃綠。厲聲曰,厲聲就是很大聲、很嚴厲的,這種聲音給他女兒講,爾父太橫,他說妳父親太蠻橫了,不講理,意思就是把整棵樹給它挖掉;姑示警於爾,因為這個緣故,所以來給妳警示。她女兒看到這個,又聽到這個聲音,非常驚訝,驚呼,就大叫,叫她的傭人來。媼就是老婦人,他們的奴婢,當官以前都有奴婢,叫她的奴婢趕快來,她看到這麼一個人,厲聲跟她講這個話。她的奴婢到了之後,看到他這個女兒的精神已經痴痴呆呆,已痴了,好像不對了。「後歸戈太僕仙舟,不久下世」。張公後來他歸到戈源,戈源他的字叫仙舟,就歸到他那個單位去。不久下世,下世就是去世,不久他就死了,不久就死了。他女兒被嚇呆了,變成痴痴呆呆的,他自己不久也就死了。所以紀文達公在這裡寫這幾句評語,「驅厲鬼,毀淫祠,正狄梁公、范文正公輩事,德苟不足以勝之,鮮不致敗。」如果你的道德,德行沒有狄梁公(狄仁傑)、范仲淹那樣的德行,你要驅厲鬼、毀淫祠,很少沒有不失敗的。

  這是發生在清朝時代的。現代有沒有?現代有,這個事情也發生在台灣,就在我們台北。我是在山東做百七就看到這個新聞,這個新聞也有在網路上。這個新聞,我是看到報紙有報導這個新聞,那個新聞怎麼報?它一個標題「巧合」,巧合兩個字,「移老樹先斷樹根,市長右腳筋同時斷」,它新聞標題是這樣的。把那老樹移開,移開要怎麼樣?把它樹根斷掉,斷那個樹根的同時,市長的右腳筋同時也斷了,報紙說這是巧合。這個新聞然後再對紀文達公這個,那就跟這是一樣的。這個新聞是怎麼報導的?這個事情發生在二OO九年六月四號,這個時候我在山東,我記得我是在山東看到這個新聞。這個在哪裡?台北縣中和市公所主祕吳榮凱表示,市長在移植茄冬樹當天,準備站在樹旁時,右腳筋竟然意外的斷裂了。這棵樹是茄冬樹,剛才我們看到紀文達公寫的那是老桑樹,這棵是茄冬樹。現在台北縣改成新北市,原來就是台北縣,我們這裡是台北市。台北縣中和市從台東移植一棵有五百年樹齡的茄冬樹,由於樹齡久遠,必須先斷樹根才有辦法移植。但就在五月一日移植當天,市長邱垂益準備站到樹旁時,才發現自己的右腳筋竟然意外的斷裂了。

  中和市公所配合政府全力扶植的「新能源產業旗艦計畫」,經向縣府爭取四千八百萬的預算,在錦和社區運動公園設置「風光中和」綠能休閒咖啡觀光園區,為了進行綠美化,除了廣栽櫻花之外,還遠到台東找到老樹。由於這株老茄冬樹必須斬斷樹根才有辦法移植,不過卻因此發生了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台北縣中和市公所主祕吳榮凱表示,從台東池上鄉運來的老樹,在五月一日重新栽種當天,市長才剛站上去,就覺得右腳痛。後來去署立雙和醫院就診,才赫然發現右腳筋竟然斷裂。原本剛開始邱垂益還以為只是扭到腳,有些不以為意。但市長在當天晚上還夢到樹神,表示弄斷它的樹筋,現在也要讓邱垂益嘗嘗痛苦的滋味。邱垂益的這番話簡直嚇壞了所有的人,隔天到醫院檢查,才發現自己竟然斷了一條右腳筋,必須開刀縫合。雖然巧合的程度有些超乎意料,但工作人員寧可信其有,趕緊準備祭品大動作祭拜樹神。不過更神奇的是,大夥竟在照片上發現老茄冬樹的某一根樹枝,形狀竟然酷似人形(好像人的形狀),不但有眼睛、鼻子跟嘴巴,而且外形很像一位老爺爺,簡直就像是樹木的守護神,緊緊黏在樹的身上。這一連串巧合傳開之後,立刻在公所引起討論,也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新話題。

  現在也有,就在我們附近,離我們這裡不遠。所以你看,紀文達公當時他記錄的,就像這個新聞報導,這些都真的。大陸的事情比我們台灣應該是多很多的,因為大陸不能報這些;台灣比較開放,可以報這些。我看到這個公案就想到,我記得以前有看過這個新聞,現在在網路把它找出來,這個大家可以參考。講到樹神多講一點故事,我也相信有樹神,這是以前聽我父親講的。以前我父親年輕的時候他是當礦工的,採礦的,大家知道嗎?他採礦,他是採金礦。就在我們台灣基隆有一個九份,諸位同學不知道有沒有去看過?實在講要帶你們去看看,你們就要這麼快回去;應該要帶你們去那邊吃一點小吃,逛逛老街,那邊有黃金的。我父親年輕的時候,日據時代就在那邊採礦。他有很多朋友是做礦工,是採煤礦的,他是採金礦的。採礦都要深入地下,一般以前採那個煤礦的都是帶便當,大陸叫盒飯,可能講便當你們聽不懂,台灣叫便當。帶這個盒飯,以前都用一條布巾包起來,然後綁在腰帶上就去工作。工作要下去坑洞裡面去採礦,以前也沒有像現在的設備那麼好,有房子,大部分在那個礦坑口都有一些樹,這些採礦的人這個便當盒,要下去工作就把它掛在樹上,有很多樹,就掛在樹上。他們工作大概都是半天,一大早去,中午就上來了,大概只有做半天,盒飯吃一吃就回家,就下班了。

  有很多礦工,這是聽我父親講的,他有很多朋友當礦工,就是盒飯放在那個樹上,中午要吃的時候打開就有一點酸味,好像這個食物就不太新鮮,說不上來,很多人就是這樣。其中只有一個人他的沒有,他那個盒飯很新鮮的;其他的人都怪怪的,好像有一點變味道。他們就覺得很奇怪,怎麼我們盒飯都會變味,你怎麼不會?同樣放在這個地方的樹上,大家都掛在那個地方。盒飯沒有變味道這個礦工,這個人他就說,你們都不懂,我要放這個盒飯吊在這個樹上之前,我會先跟樹神講,我說這個給你借放的,不是給你吃的,借我放一下,中午起來我要吃。給他拜託一下,拜託樹神我這個盒飯寄放你這裡,不是供養你的,寄放的,所以樹神就不會來吃我的。你們沒有講他以為你們要供養他,你們的都被他吃了,所以你那個東西才會變味道。我聽過這麼一個公案,聽我父親講的,我們也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因為的確也是有樹神。

  讀了佛經我們也知道,的確樹有樹神。那個經典裡面講樹神、草木神、河神、苗稼神,《華嚴經》、《地藏經》講得可多了,任何地方都有神。以前北京陳曉旭在世的時候,她就夢到她家的草木神給她託夢。有一天晚上她要睡覺,看到房間怪怪的,她很敏感,跟她先生要睡覺,覺得房間今天好像不太尋常。她就對著天花板講,就說你們是什麼人,我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講,就等我睡覺給我託夢,不然我也不知道你是誰,也沒辦法溝通。講完她就睡覺了,睡覺果然夢到好像有一些小孩子的聲音,就是跟她講,我是你們家門口的小草,我們都快枯死了,請妳趕快幫我們澆水!後來第二天她醒過來,看到她家門口草坪,那些小草果然快枯死了,都黃了,趕快拿個水籠頭一直噴水。她的父親看到她在澆水,就跟她講,那些草不要澆,澆花就好。她也不管,她就一直澆。所以的確都有這些神在,這個事情她也是到新加坡,特別為這個事情去給老和尚講。我們學佛的人當然這都相信,因為經典上佛講的我們不相信,那你還要相信誰的?佛講的話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異語者、不誑語者」,講的話都是真實話,都是講的事實真相,所以我們應該要相信佛的話。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公案,下面第二十:

  【二十。卜地見書。卜日見禮。苟無吉凶。聖人何卜。但恐非今術士所知耳。】

  這講到看日子,『卜日』就是看日子,『卜地』就是看風水。現代有很多人他也不相信,看什麼日子,每一天都是好日,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也不需要看什麼風水,每個地方都好。這個卜日、卜地,『苟無吉凶,聖人何卜』?這個『禮』就是《禮記》。禮有三種:《禮記》、《周禮》、《儀禮》。這個在禮裡面講的,看日子在裡面講的。這個日子,我建議我們諸位同學要看看傳統的民曆,大家學習傳統民曆。現在大家學的都是西洋的的曆法,傳統的民曆都有記載今天適合做哪些事情,大家可以參考研究。地就是地理風水,有沒有地理?其實看日子、看風水,現代人都認為不科學。其實我覺得很科學,怎麼會說它不科學?如果說你不用看地理,你家去弄在垃圾堆旁邊,你看好不好?每天都聞到那個臭味,你就住在那裡。你家如果搬在屠宰場旁邊,你看好不好?你家如果住在殯儀館旁邊,你會不會很舒服?如果不用看,那就選那個地方也可以,反正都一樣。好像事實不是這樣,我看板橋上品蓮那個老闆駱居士講,那邊鄰居都一直在抗議,為什麼?殯儀館就在他家旁邊。

  你去買房子,你會不會選一個地方比較好的,風景比較好的,還是你在垃圾堆旁邊?你會選一個看起來比較舒服的地方,還是都無所謂,反正亂七八糟的也可以。我看大部分,十個有九個都會選擇一下,我就不相信,他都統統不用選擇的。你選擇就是風水,就看地理,雖然沒有請地理師看,自己也要看一下;不然隨便給你弄個地方,你也心裡會不舒服。過去我聽韓館長大兒子給我講,他說我們以前,大概二、三十年前的事情,在台北有建築商建了一批房子賣,它那個廣告怎麼寫?這個房子正對面就是一片美麗的公園,講得很好聽。結果大家一去看,那什麼是美麗的公園?都是墳墓,說那邊是很美麗的公園。你說那個門一打開就看到墳墓,你看了舒服不舒服?如果修行人大概是可以,不是修行的人看到他就覺得怪怪的。所以地理風水它也不是迷信,這個我們留在下一堂課再來學習。現在時間到了。這個公案,紀曉嵐他分析得也是持平之論,我們晚上再來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