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唐山灤南全國企業家及各界人士分享交流論壇(落實弟子規 做好中國人)—傳統文化救了我全家  李承臻總裁主講  (共一集)  2009/7/21  中國河北唐山灤南渤海國際會議中心  檔名:56-016-0001

  我在下面看到了一部分熟悉的面孔,我這次非常感謝主辦方,又給了我這麼一次懺悔的機會。我是來自於北京,我叫李承臻。像馬濤主持人說的那樣,我確實窮奢極欲,賺了很多錢,過了人不如鬼的日子。這個賺錢,每天一百萬,一天一百萬這樣的數字進來,這對一個中小企業主來說,也是應該一個數字。我買三層樓的別墅,將近一千平米,我把它裡邊裝上電梯,三菱電梯。為什麼要裝電梯?就是為了窮奢極欲,為了顯唄。你們能買五百平米的,我買一千;你們不能裝電梯,我裝三菱的,怎麼樣?同時,我又買豪華車,像路虎、保時捷,我給我夫人買寶馬。包括我們家睡的床,三十萬義大利進口的。我們家就是沒有國產貨,一個小鏡框都幾千塊錢。北京中國大飯店裡面的LV包,芬迪、阿瑪尼,我們兩夫妻進去一次出來幾十萬。一天掙一百萬,花五十萬也無所謂。為什麼這麼做?就是告訴我的朋友、告訴我所有熟悉的人,我成功了。用這種窮奢極欲的奢侈品來包裝自己。不懂什麼孝道,聽靳雅佳老師講孝道,聽上午分享的那些嘉賓。我沒有什麼感恩的心,我的心是扭曲的。聽侯玉軒這個十七歲的小嘉賓,真的,我的感觸特別深。

  我的父母是離異的,我是單親家庭。九歲,我父母離婚。離婚以後,就是跟侯玉軒是一樣的,恨家庭、恨我的父母。我睡火車站、睡醫院、睡在市場的草垛裡邊。我繼母,侯玉軒還能得個好母親,我沒有母親。我親母親嫁給一家,嫁給一家以後,我那繼父也非常凶,打我弟弟,在廁所裡面關著門打,我根本就不能去。我繼母又非常凶悍,我父親趁她不在家給我們包一頓餃子,她回來知道以後,她把白麵、大米、豆油統統放在我們家門口,用腳去踩,就是這樣的家庭。所以說我心酸的淚,我心靈的扭曲是這樣的。

  我上學,從小學到輟學我一直都是班長,吃百家飯,今天這家吃、明天那家吃。那個時候,我的心靈就是,我的父母為什麼離婚?班長組織開班會,所有家長都來,我沒有。這裡邊就是給孩子的心靈造成了那種無法彌補的、用言語也不能解釋的那種心靈創傷。那種扭曲的心靈,就導致於,像上午王雙利說的,一旦變成暴發戶以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沒有傳統道德的教育,更沒有蔡禮旭老師這樣的教育,那就是花錢。所以說從九歲到十四歲,我十四歲就離家出走了,十二歲在老師家住,十四歲就輟學了。

  輟學以後就進飯店,在飯店上班,跟廚師學手藝,在廚房做幫廚,剁排骨,剁雞爪子,剁這些。剁這些,剁不了一段時間,我的災難就來了,在飯店來了幾次大災難。第一次災難,我剁著剁著,莫名其妙的,就把我自己扭曲的心靈,那種心裡恨,晚間沒事幹,幹什麼去?去錄相廳看「射雕英雄傳」,看「加里森敢死隊」,可能在座四十歲以上的人都知道,我是看這個。回去以後,因為從小對父母的這種恨,對父母的不理解,回到飯店廚房,就是把自己的手指頭一刀剁下,一刀把手指頭剁下。其實這等於什麼?實際上是惡報,我這是惡報的第一個開始。你不是剁雞爪子嗎?你不是剁排骨嗎?今天這手就是雞爪子一樣,我自己把它剁掉,莫名其妙。剁掉以後那個血躥一牆。然後我拿著這半截手指頭,我把它扔在爐子裡邊燒,而且我看著燒。這就是扭曲的心靈。所以說我在這裡勸大家,勸父母,真的,一定像那對重新領結婚證的夫妻,絕對不能離婚。離婚以後,不管你官多大,錢多少,給子女終身造成的傷害是無法彌補的。我由對父母的恨,扭曲的心靈,剁雞爪子,剁排骨,第一個惡報,我把自己手指頭剁掉。醫生說你拿來我給你接上。我說我燒了。

  第二個惡報,就是我炸刀魚、炸帶魚,炸所有的,炸雞翅膀,這些所有的都是我來炸。有一天,廚房二十多斤油著火了,著火以後,我這就往下端,這個把燒壞了,我這一不小心,端下來以後,那個把燒折了,我就把它倒在腳上了。夏天,倒在腳上,我這個右腳正好露在鞋外面的那一塊沒皮了,而且當時著著火,我都變成火人了,好在我穿的都是布料。就是我在炸雞翅膀、炸魚的時候,油也經常是著的。所以說我第二個惡報變成什麼?你不是用火油炸雞翅膀,你用火油不是炸帶魚嗎?今天火油炸你。火油炸我,這第二個惡報。

  第三個,我給魚開膛、給雞開膛,凡是進飯店所有活物我都開膛。有一天,我給黑狗開膛,殺黑狗。我從事的飯店是朝鮮族飯店,老板愛吃這個,也是賣狗肉。我一點憐憫心沒有,一點同情心沒有,拿這個刀一刀殺進去,那大概有一尺多長,那個狗哭,眼淚流,我這一刀殺進去。殺完了以後,馬上把狗抬到屋裡面。抬到屋裡以後,我們趁著狗的心臟還沒有跳動停止,我們就開始吃活狗肝,我們這殘忍。結果,殺完黑狗沒兩天,我這一出門跟人家打架,兩個人拿刀殺我,我前胸被攮了三刀,就被人家攮了三刀。到醫院,這回我被開膛,縫了很多針。我不是吃活狗肝嗎?我開膛的時候我在醫院輸血,那是我十七歲那時候,那時候是二十多年以前,國家對丙肝病毒沒有篩查,我被傳染上丙肝。就是你給雞開膛、給鴨開膛、給魚開膛、給狗開膛,這回是我被攮到醫院我被開膛。你不是吃活狗肝嗎?你一定要染上丙肝。說染乙肝行嗎,乙肝還能救命?不行,乙肝能救,得讓你得丙肝。丙肝是全世界無藥可救,到現在沒有疫苗。美國最新報導,說得丙肝最長的壽命不會超過二十五年。我掐指一算,我這生命已經到了盡頭,從得上丙肝病毒到現在,丙肝攜帶者。那麼吃飯不傳染,我吃飯不傳染,唾液,我就剛才跟老師們在一起吃飯,解釋一下,別害怕。李承臻這丙肝他剛才有沒有什麼?沒有。我結婚以後,我夫人包括我兒子都沒有丙肝。它是血液傳染,唾液不傳染。這是剁手指頭、炸腳、被開膛、得丙肝,這是四個惡報。

  這個不幹了,我又開始跟我表哥到湖邊開魚館,又開始殺魚,又開始屠夫生涯。我最愛吃桂魚的肚,就是東北叫鼇花,這邊叫桂魚,桂魚肚脆。我這兩年多殺魚無數,我胃又得個病。得個什麼病?冷的、熱的、辣的一律不能吃,萎縮性胃炎加球部胃炎。怎麼也治不好,你怎麼治都不行,就是胃炎就這樣了。所以你吃完魚肚,你不是愛吃魚肚嗎?你一定要得一個不可救的胃病,而且我吃多就開始打嗝,吃也不消化。這個魚館是我這表哥的,我這個表哥他殺了一個將近二十多斤的甲魚。從他殺完這個甲魚以後,沒過多長時間,我也不幹了,這個飯店也黃了。他是號稱「鐵掌水上飄」,在水裡面可以走,不用游,直接走,一個猛的下去將近一百米才出來,不可能淹死,沒幾個月他就淹死了。他的果報是開魚館,殺魚,殺二十多斤的大甲魚,那是甲魚精!你不是殺嗎?湖水就淹死你!我表哥最後他的果報就是命喪湖底。他又好色,孩子十六歲到現在沒有戶口本,到今天沒有戶口本,沒有身分證。我開魚館有沒有果報?有,都攢一塊了,往後排。

  我緊接著又做什麼?又養野鴨子。養野鴨,飯店不能幹了,養會飛的,養了四百隻。養完野鴨以後,餵的時候,那小鴨子毛茸茸的,非常可愛!我走到哪,我就像鴨爸爸鴨媽媽一樣,我走到哪裡,牠們就跟著我到哪裡,看著我就看著「食」了,就等於看到我就像看到爸爸媽媽了。把牠養大了以後,我這是為了賺錢,我就開始一隻一隻的殺。殺的第一隻,我都記得非常清楚,我還在那跟我媽學的那套詞,小的時候,我看我媽殺雞的時候我還在那學,「鴨!鴨!你本來是盤中一盤菜,我不是有意殺你,我要賺錢」,就給牠拔毛。那個野鴨很驚恐的眼睛看著我,我這一刀剁下。結果,脖子剁斷了連著皮,這個鴨子拎著腦袋,牠當時成這個形的,拎著這個沒剁折的腦袋連著皮滿院子跑,那種慘!那個我也不管,我就一隻一隻,就跟喪心病狂似的,全部把牠殺掉了。你想,那個小鴨子到被我殺,牠這個成長過程,牠也是熱愛生命!我這四百隻陸續都把牠殺完了,殺完以後這個生意也破產了,也沒有做成功。

  沒有做成功以後,我又轉行了,改什麼?一九九六年,我又開始賣壯陽酒。壯陽酒是什麼?酒是麻痺腦神經的,現在交通警察都不讓喝酒,酒後不讓駕駛。我這個酒,不但是酒還是壯陽的,教邪惡的男人行邪淫。殺魚沒有果報、殺鴨子沒有果報,賣壯陽酒,最後都攢一塊,我蹲了三回監獄。我就因為賣這個壯陽酒,當時賣這個壯陽酒我這第一桶金進來了,賺了二千多萬。九幾年二千多萬也是錢,但是我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開魚館、殺野鴨、賣壯陽酒,換的是三次監獄。

  這個結束了以後,我在監獄裡頭出來了,出來以後我又開始了,又重新奮鬥。當然,在監獄裡頭那段時間,我的心情用語言也無法形容,就是沒有自由了,一天到晚想的就是自殺。我賣壯陽酒,最後換取的監獄,這個生活我是永生難忘的。當時在裡邊是一點自由沒有,睡的是兩個大板鋪,大小便都在屋裡邊,就是你吃飯的時候,大小便要在屋裡,沒有單獨的洗手間。那個時候可能監獄比較簡陋。再說那個時候所有的犯人,他們有很多都想自殺,就是抑鬱、壓抑,沒有自由。每個人都盼望有親人來看,那個時候每天來看我的,唯一的是我的妻子。我母親也不知道,我們家裡人都不知道。我妻子一趟一趟頂風冒雪來看我,真的,我是找了好媳婦,就是她。最後我出獄了,出獄以後,這是讓我終身難忘的。

  我自己養的野鴨,你說我一點愛心都沒有,最後,我把牠們一隻一隻都把牠殺掉了,我真的,這屬於什麼?這就是屬於違背自然道理。今天看靳雅佳老師唱「感恩」,我在那流眼淚,我在那不但是想我的母親,我母親過世了,我不但想我母親,我還想被我殺的那些。牠們也是孩子,小鴨是鴨媽媽鴨爸爸的孩子。最後我換取的這個監獄。我出獄以後又開始重新奮鬥,二00四年,我就開始,剛才講的那樣的,我就開始每天一百萬、一百萬、一百萬,就這樣進賬了。在這裡頭,我就開始窮奢極欲的生活。

  我這個好殺又給我兒子帶來災難。我給我兒子,這剛生兒子,無論是他過百天,還是剛出生,我都是什麼大龍蝦、活的基圍蝦,全是吃那些海鮮。然後有一次我給他殺鴿子,給他補鴿子血。這個鴿子在看我,我說你看我也沒有用,我兒子要喝你血。馬上殺完以後,立即就十分鐘拿到家,拿到家把它蒸熟了,蒸熟了馬上給我兒子吃。吃完以後,我兒子第二天就把手,保姆把那個門給他夾,才一歲多一點,不到二歲,我記得一歲三個月,把手夾成鴿子嘴一樣,把這個手指頭夾成跟鴿子嘴一模一樣,縫了好幾針。

  然後,我這個沒有記憶力,沒過兩天,我又給我兒子補甲魚。一個不到兩歲的孩子,我原來以為兩歲多,我回去問我夫人,她說那時候咱兒子連兩歲都不到,還不會說話,我給這個不會說話的孩子,小男孩,補甲魚。這個甲魚我放在菜板上,牠把頭伸出來看著我,我說你看我也沒有用,就要喝你血、就要吃你肉,拿你補我兒子身體。我這一邊說,一邊一刀剁下去,沒有愛心。這個還是什麼?還是從小父母離婚以後,那個扭曲的心靈,一點憐愛心沒有。這剁完以後,煮完了,五點鐘吃的,五點鐘吃完以後,半夜十二點他就開始高燒,高燒不退,連著燒了七天,怎麼打退燒針都不行。到醫院打針,人家給我兒子頭上找不到針眼,我還罵人護士。為什麼罵人?脾氣大。有錢,到哪都裝,在醫院還罵一圈,在北京兒童醫院。這是給我兒子帶來兩次災難。帶來這兩次災難以後,這回再也不敢給我兒子殺了,有點記憶力了。怎麼殺一回鴿子,他就夾手一回;殺一回甲魚,他就發高燒一次,我就有點不太敢了,這暫時就是。

  這又輪到什麼?我個人生活問題。我剛才為什麼講,就是我夫人非常好,我從監獄回來以後,又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開始賺到錢了。賺到錢以後,每天我們就是幾樣事,吃喝玩樂。衣食住行,買最好的衣服,開最好的車,吃喝玩樂。而且還什麼?大家在一起去夜總會,去夜總會不行,有的老總,我一看他們都領情人,我說你們能領情人,我就不能領?我比你們差什麼?錢也不比你們少,是吧?我也包,我包三個情人,包養三個情人。禮拜一,一號;禮拜二,二號;禮拜三,三號,四五六日還得去夜總會。白天很紳士,裝模作樣的,一到晚上就不是;白天是人,晚上是鬼,就這麼個人。最後,我夫人提出跟我離婚。提出離婚,我兒子說,如果你們兩個要是離婚,我就沒有家,沒有爸爸了。那時候是去年。提完離婚,我就馬上想到我的小時候,我就不想離。

  我為什麼說從小到大這個人這麼殺生,沒有愛心的人,而他怎麼老賺錢?第一次兩千多萬,現在又是每天賺這麼多錢,窮奢極欲。人都說「上天有好生之德」、「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我過年看到我父親,我父親跟我講,我才了解,就是我這麼一個,就像王雙利老師講的,李承臻十惡不赦,這麼個沒有愛心的,好殺動物的人,他怎麼老賺錢?我父親原來是中醫,中醫每天救人,就是給人看病五、六十人,三年看了兩萬多人。我祖上,就是我的長輩們是軍人,做到司令員,解放戰爭時期,原來是國民黨的將軍,領著六萬五千人投誠,把最精銳的炮兵完全都移交給人民解放軍,這也等於為建國初期做了很多貢獻。我太爺,就是我父親的爺爺,他是大慈善家,開銀號的,他就是開銀行的,做了很多慈善的事。所以說我有五次以上的大難不死。

  六歲,我小的時候在東北長大的,掉到東北的菜窖裡邊,六米深,菜窖口堆著一堆石頭,我斜著下去。九歲,我踩在東北的冰上,這個冰塊飄了,飄了以後,我跟我弟弟站在上邊,有人就會救我們,如果沒人救的話,冰塊會翻的。十二歲,我上學,同學打鬧,我在火車上,人家一腳就把我踹到火車轂轆裡頭去了,火車還在走,我跑轂轆裡邊去了,那就得壓成肉醬,火車過去了,我還什麼事沒有,又起來了。我去西藏兩次,兩次都是翻車。一次,這個車都是這麼翻,大頭朝下的翻,翻下去二百多米,不死;還有一次,這旄牛上機器蓋上了,就這麼翻又翻五百多米,就斜著翻,也沒死。這就是什麼?迎合了我剛才說的那句話,《易經》裡邊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我掙的那些錢,還沒能攢夠數,我就開始又來一次新的了。就是我父親、我的爺爺、我的太爺他們這三代人攢的這種德行,使我五次以上免遭大難不死。而且,我沒有任何德行,居然總賺到錢。這就是,我聽陳老師講「德為財土」,確實這樣。祖上積德,這今天在座的父母,我們今天學傳統文化,我們今天積德,不但是給自己免難,而且是給自己的子子孫孫積福。你看我祖上積的德,人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是五次難。

  我這個錢累到一定時候,我又有一個新的項目,又開始賣什麼?賣壯陽的螞蟻膠囊。你們大家都知道「蟻力神」,是吧?我賣「蟻皇神粉」,壯陽的。一個膠囊裡面有十隻螞蟻。我大概賣了多少?賣了一百多萬顆膠囊。兩粒,讓你三到七天有效,中藥膠囊,壯陽的。壯陽的,我現在從事這個生物醫藥,包括醫藥保健,結識了北大的,包括中國中醫科學院的、中國醫學科學院的很多的專家教授。中藥壯陽,在今天吃完,明天就有效,不可能,除非是西藥。我賣的這個膠囊裡邊也一樣往裡邊加的是西藥。加的是什麼?是犀利士、萬艾可和偉哥的混合成分。然後他把峰值調完以後,國家藥監局檢測也檢測不出來,它的峰值沒有。這是傷腎,明天彭鑫醫生就會跟大家講,這是怎麼傷腎?你吃完這個壯陽藥,最後都變成尿毒症。我是賣這個。這讓有惡習的男人行邪淫,助淫,破壞家庭。而且一個螞蟻膠囊十隻螞蟻,一百多萬粒膠囊,一千多萬隻螞蟻。螞蟻有螞蟻王國,我完全不在乎,不懂,完全不在乎。

  但是自從我接了這個產品以後,我的所有項目,我很多項目全部都停止。包括我二00五年我們中國最暢銷的、最時尚的電視劇李英愛,「大長今」。我跟李英愛,李英愛佔百分之二十股份,我吃百分之六十,還有一個就是韓國的特別好的公司。那個項目,我轉手,別人給我兩千萬,說你把這個合同給我,我就給你兩千萬。不給。我轉手給別人以後能獲取兩千萬。結果是別人賣其他的,就是韓尚宮的產品,人家賺了三個多億。就是我拿到這個,我也是二00五年拿到螞蟻膠囊和大長今產品,我舉一個例子,結果這個項目我不但沒賺錢,還賠了一千多萬,就是韓國這個化妝品。其他的幾個項目全部倒閉。別墅,二00七年炒股,莫名其妙我也把它賣了;一千多米的寫字樓,我也把它賣了;股票那我輸得就太多了,到現在輸得幾乎是傾家蕩產。這就是沒有德行。

  我這殺螞蟻,我們從螞蟻,包括我原來殺的雞,殺的鴨子,這些牠們都是有生命的。天地有好生之德。我在這裡邊舉個例子,我們在煮鱔魚,我們把一整條的鱔魚扔在鍋裡,這個鱔魚什麼樣?牠扔在鍋裡後,我們打開鍋蓋以後,很奇怪,鱔魚牠把牠肚子撅起來,牠的肚子超過水面。就是你怎麼煮,牠肚子不倒。我們把肚子打開一看,裡邊都是牠的孩子。這個時候我們就想到什麼?就是二00八年「五一二大地震」,那個母親用兩個手撐著,保護她的孩子,給她兒子發短信,給她那個小孩子發短信「當你要是能活著,記住,媽媽是永遠是愛你的。」由這個我們想到鱔魚,鱔魚也是母親,你煮牠,牠寧可把自己的頭跟尾煮爛了,牠不讓自己的孩子煮死。我看到這五一二大地震,我又馬上想起這個鱔魚,包括我從小到大我殺的這些動物、殺的這些生命,我真是十惡不赦。所以說我在這裡邊,我前兩次都是非常懺悔,我給所有被我殺害的這些動物、這些眾生,我給牠們磕頭!我是因為從小對家裡的恨,然後這個殺,違背自然規律。《易經》講,清華大學那有個牌子,叫什麼?「厚德載物」。天地有好生之德。所以我說我給動物的生命,給牠們的賠禮,所以說磕頭,是這樣。

  我這又回到我夫人提出離婚。提出離婚,我就不行了,我這兒子也要自殺,夫人也說什麼不跟我過了。因為什麼?她也知道我包養情人,我還撒謊,嘴非常硬。我這實在沒辦法了,是家庭危機。我馬上做第一件事,我就把還剩的將近五百萬人民幣的貨,我都把它找個坑埋上了。然後陳老師就跟我講,我都講我發誓做好,怎麼都不行?他就跟我講,你對你夫人太傷害了,跟我講了很多。最後他建議,你看看,你能不能給你夫人磕個頭?我說這個,開玩笑,給夫人磕頭,我不能幹!這能幹嗎?開玩笑!這能幹嗎?後來想了兩天,我要保證這個家庭不讓我孩子失去父愛和母愛,我還是要給我夫人磕頭。這連著磕了三個月,每天都磕二十多個頭,早晨一開始是二十多,早晨三十,晚間二十;早晨二十,晚間三十,就這麼磕。到青島,我在青島賓館也磕,衝著牆磕,就是懺悔。為什麼?就是發心懺悔,她也不相信。大過年初一,我上我父親家,我跟我父親,他們講有一年不見父母,我是多少年跟我父親不來往,我這見我繼母,給我繼母也磕頭,給我父親也磕頭。我跪下來給我父親洗腳,這我父親看在眼裡,然後我馬上又給我父親跪下來洗腳。我開始跟我那些情人全都斷絕,全都斷掉,二十四小時不離開我夫人。除了到處做報告以外,我不離開我夫人,我二十四小時在妳的視線範圍內。這個改造也得有個過程,我讓妳看著我這行嗎?經過三個多月,真是,她說你真改了。我是真改了,我真的以這個家為重,我真的要當好男人。

  我知道我不孝順父母是不對的,而且我這個兒子讓我慣得也不像樣。我還潔癖,到五星級酒店,到喜來登酒店,我都帶著被單,帶著自己的所有被單、被罩、枕巾,我全帶全了,嫌人髒。跟別人吃飯,一口菜夾完,別人再去夾,我永遠不去夾了,為什麼?我嫌別人髒。自己大餅乾不知道,還嫌別人髒。實際上是什麼?嫌別人髒是最大的自私,有的時候還說人家不懂,我是潔癖。什麼是潔癖?告訴你,潔癖的人最後臨終的時候,第一不得善終,第二,臨命終的時候一定得最髒的病。所以說我發這個光盤,我現在發到就是有六萬多套。從我第一天到現在,就我自己發了有將近六萬套。其中,我們家的小區,我幾百套,領著樓長一塊發。這好多老人家自己組成團,他們到廬江去學習去了。所以說我們要做善事。

  我這個兒子不聽話,要什麼給什麼,到哪兒都五星級賓館。他拿一杯水潑到我身上,這不聽話。在北京最有名的小學上學。我現在讓他學傳統文化,學《弟子規》。我現在給我父親又換了一台四十二吋的液晶,給他買最好的。他喜歡畫畫,我又給他買最好的畫冊,全國最好的風景。我又給他買手風琴。我在臨來的前一天,我繼母又得風濕性關節炎,我繼母對我不好。我說我學完《弟子規》了,我給我繼母跪下磕頭。《弟子規》上有說,「親愛我,孝何難;親憎我,孝方賢」,我繼母那麼對待我,我學完《弟子規》的人,妳對我不好,我對妳好!我繼母她得風濕性靜脈關節炎,就這個病要截肢的,她現在兩個腳都黑了。我在來之前的那一天,我給她立個孔子像,孔老夫子像。我說:媽,我跟著妳一塊給孔老夫子磕頭,妳早晨多磕頭,妳全身運動。這個磕頭確實又能鍛鍊身體,您還做個懺悔。我繼母她看我這個,我又給她買衣服,又給她錢,又對她好,媽長媽短的叫著,她也學《弟子規》了!而現在也開始給孔老夫子磕頭了。她說真的磕頭。

  因為什麼?我是學醫的,學生物醫藥的,老教授,包括彭醫生,彭醫生跟我說的,人磕一百,每天早上我們不是有運動嗎?打太極拳,包括跑步,每天早晨能磕一百個以上的頭,我說什麼?我跟我繼母說,你不但衝孔老夫子磕頭,我說您的父母不是過世了嗎?她說對!我說您衝著父母的相片,衝著爺爺奶奶相片磕頭,在家裡邊就天天祭祖,天天孝順!彭醫生說磕頭,人要是磕半小時以上,這就會出汗。這一出汗以後,你的關節炎,包括你的風濕性關節炎,都從汗裡邊排出來了,那叫什麼?尿毒排出去了。這還是彭醫生跟我講的。所以我就趕緊跟我繼母講。她現在就是開始磕頭。真的能好使嗎?我說真的有效。您從現在開始,心裡邊天天是純淨純善,心裡邊天天是什麼?原來我不孝順,我天天懺悔,我說妳磕頭,真的,一年,妳保證沒有病。所以說我這個繼母現在開始學《弟子規》,也開始做早晨懺悔的運動了。

  我現在肝也不疼了。我原來是肝天天疼。我從二月十五號接觸《弟子規》,到現在,今天二十一號,學五個多月了。我現在家庭非常幸福。陳老師說,你把你這些事兒跟別人說一說。我說這怎麼說,多難聽!包養情人也說?你說我殺,請我說行;王雙利說,我夫人在下邊我不好意思說。這怎麼說?你說了以後,懺悔,你是真的懺悔,你把你做的惡事公布,大白天下,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做錯事、做的惡,別人是一個警醒,是一個警戒,起到這個作用,你是功德無量。

  我也特別感謝青島大洲集團的劉總,特別感恩妳,我這給妳鞠個躬。我也特別感謝陳老師,包括鍾茂森博士,包括蔡禮旭老師,這些老師們講課真是把我特別震撼。我把我的事也做一個專題報告跟大家講。現在我兒子通過短短的一個月學習傳統文化,完全過去的那個,就是特別頑皮的孩子,現在特別好。然後我們夫妻也非常恩愛,現在我們家庭特別幸福。我最難以溝通的我二弟、三弟,他們都開始學習《弟子規》了,全家現在非常和睦。所以說我們特別感謝古聖先賢,感謝孔老夫子,感謝《弟子規》。我今天分享就分享到這裡,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