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O一六年英國倫敦祭祖大典致辭  理查德•海葛爵士、麥迪文.休斯校長主講  (共一集)  2016/6/26  英國倫敦展覽中心N2館  檔名:52-562-0001

  理查德•海葛爵士主講:

  作為地球上最古老的文明,中國在處理逆境上,有著獨特的能力。雖然朝代更迭,但中國永遠能重新聚合,永遠能帶著更新的力量重振旗鼓。過去的四十年,是這個能力的典型例證。儒家思想中關於家、文化、歷史和社會和諧的教義,正是這種能力的核心,正如一位中國朋友向我解釋,「人有善念,天必佑之」。也因此佛教能在中國繁榮興盛,使中國和平的時期遠遠超過其他國家。

  但中國在它的歷史上大部分時間是一個封閉的國家。一七九三年,英國國王的特使麥卡錫爵士,前往覲見清朝皇帝。麥卡錫爵士帶了兩千個挑夫,把英國製造的各式產品作為禮物,希望獲得貿易特許。皇帝回覆英王:「然從不貴奇巧,並無更需爾國製辦物件。爾國王惟當善體朕意,益勵款誠。永矢恭順,以保義爾有邦,共用太平之福。」

  但現今中國正在面臨新的挑戰,這意味著鎖國主義將不再可能,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中國的經濟成長正在趨緩,而中國在歐盟和美國的傳統市場則有他們各自的經濟問題,而且很可能是無法解決的棘手的問題。「一帶」發展戰略需依賴基礎建設,以及有主權的「走廊」關係,沿著舊絲路及非洲,發展新的經濟合作網路。為有效實現這個計畫,中國需要和許多有著牢固的且不同文化的國家發展互信的合作關係,而這些國家可能跟中國自己一樣採取孤立主義。我們看看絲路的歷史,大家就能明瞭我的意思。

  第一個絲路市場是西元四世紀時,由波斯人所組建的,實際上在那之前的數個世紀,早已有許多商人在這一帶經商。最近在中國西部被發掘出來的,四千年前的歐洲凱爾特商人木乃伊,一般稱為樓蘭美女,足以為證。因此這個美女可能是英國人。波斯帝國曾短暫地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但又很快恢復統治。回教徒則帶著阿拉伯文化及統制遠至中國。中國從漢朝開始沿著絲路擴張;俄羅斯也從北方沿絲路擴張。而後蒙古帝國橫掃歐亞大陸,但它的地方政府系統給絲路帶來諸多好處,為中國西部許多國家與地方政府奠定基礎,以「斯坦」為名的國家(像哈薩克斯坦),至今仍構成中亞地區。在承平時期,絲路上的商人非常富有,他們最主要的抱怨是,串錢幣的繩子經常因過重而拉斷。對於經濟學家來說,當時絲路貿易占世界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七十。

  西元一六OO年以後,歐洲各國開始挑戰絲路的繁榮,因為我們有較好的船艦與武器。首先,西班牙因在南美洲獲得大量黃金和白銀而致富,並賴以向世界各地購買最好的物品,(就像現代中國人喜歡購買BMW汽車,以及Gucci皮包一樣)。但土耳其的崛起,鄂圖曼帝國在西元一四OO年代,基本上封鎖了整個通往絲路地區的途徑。葡萄牙人則發現了一條繞過非洲最南端,到達東方的新的通路。荷蘭則在東南亞許多地區進行殖民統治,直到英國以其海軍的優勢創建了全球的最大的帝國,其王冠上的明珠是印度。這個財富的來源,隨著印度的獨立,以及海上、陸上絲路的消失而告枯竭。對經濟學家來說,絲路貿易降至世界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二十,其餘的則流向美國及歐洲。

  這個令人驚嘆的財富與工作機會的來源,能否由現在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而重現?許多人懷疑中國有這個能力實現這個行動,將世界財富的中心轉移回亞洲。但我跟他們不同。

  第一,絲路這一帶地區蘊含著極為豐富的礦產,能夠提供建設基礎設施、港口、鐵路、公路,以取代舊的駱駝道路所需的資金,據世界銀行估計約八兆美元。中國有二十一兆美元在它的銀行系統,這是美國的兩倍。

  第二,我們這個會議所談論的文化,中國、印度、蒙古族的斯坦國家、伊朗及土耳其等國,各有極為不同的文化與宗教信仰。稍早,我正與淨空老法師談論到,有關伊斯蘭教,與其他宗教對它的疑慮的問題。但這些國家人民之間因著兩千年來的共同工作、往來,有著不可思議的種族記憶。因此,不像歐洲共同市場,我們所探討的是一個可能實現的策略,人們知道這是可行的。

  第三,就是這些國家的年輕人,我再一次完全同意老法師的觀點,要將重心放在年輕人身上。這些國家的年輕一輩,開始使用一種共同的語言—英語。他們也開始分享交流的形式,例如,我們正在蒙古建造第一個中國足球城市。任何觀賞過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的人,都能瞭解足球對於年輕人的重要性。而年輕人對於企業開創精神,與未來的商業與學習,是極為重要的。再一次,我同意老法師這個觀點。

  最後,我相信最重要的是中國自己的決心,以及它的文化如何創造出克服差異性,建立新世界的能力。我認為這個世界需要一個新的經濟平臺,沒有如歐洲這般的歷史性問題,四個最大國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年輕人失業。你不可能有一個經濟體系,年輕人是不能工作的。但若能好好利用這一代年輕人的活力能量,如孔夫子所說,「為善之人,天必佑之」。

  麥迪文.休斯校長主講:

  尊敬的淨空老法師、理查爵士,諸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

  剛才我用我的母語跟大家分享,今天能夠與各位共聚一堂,來讚頌、緬懷我們古老的傳統,我感覺非常殊勝。我們向參與這項殊勝祭典的祖先們致敬。

  我本人,作為威爾士大學的副校長,應邀參加這個祭祖活動,我更是深感榮幸。要參與這個祭祖的過程,我深感責任重大。

  昨天,我們在此創造了歷史,因為這是第一次我們有機會在英國參與紀念祖先的儀式。這是第一次在英國舉行的祭祖儀式。

  我要感謝悟道法師,以及他的所有同仁,感謝他們對這次活動所做的準備工作,使我們能夠在這裡讚頌中國文化,以及中國文化中祖先的重要性。我們也思考信仰的含意,及全世界的信仰傳統,如我們現在讚頌祖先的重要性一樣。

  今天,在這個祭祖儀典中,我們要向全世界人民的祖先致敬,我們要向,如理查爵士講演中所提到的各個不同的傳統致敬。我們必須注意到一體的重要性,世界一體,以及確立與經濟、文化必要規則連結的共同紐帶。這些紐帶對於促進年輕人對於世界有更多了解尤為重要,而這當然需要有一個共同的語言和共同的文化規範。

  今天,我們記得,正如淨空老法師所說,「全人類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是這次祭祖慶典的主軸。

  十二個月前,我有幸第一次與淨空老法師見面。我很快就意識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具有謙虛、遠見,且思路清晰的世界級領袖人物。我了解到,他是一位慈悲的人,他看到了致力於教育的需求,這個教育是提供全世界年輕人一個學習文化、價值觀以及全球和諧的機會。

  我們一起勾勒出成立漢學院的願景,讓威爾士大學內,以及來自全世界的年輕人,一起來學習中國傳統文化,以及有關中國語言及文化指導原則的核心經典與歷史性典籍,作為主要學習的內容。我很高興我們大學的孔子學院,已經對威爾士境內的許多中小學,展開支持與促進對中國傳統與文化,以及對我們世界有更多了解的學習。

  今天重要的是,我們要記住,記住過去。我們表達感恩,並珍惜對祖先的紀念,以及尊重傳統。

  中國有太多的東西值得我們學習——中國的治國之道、中國人感恩的心,以及你們所分享的集體記憶。在如今這個分裂的世界,我們能夠體認出這些使我們成為一體的共同紐帶,是如此的重要。

  中國古人非常清楚地告訴我們,「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們都可以向古老的傳統、古老的文明學習。我們可以從這些價值觀、這些核心信念學習,並培養這些核心信念,以確保世界和諧與和平。

  我們要建立一個強大的經濟平台,不僅基於良好經濟理念,同時基於互相理解的共同紐帶,構建一個更好的世界,允許我們可以在經濟上、文化上獲得不斷地成長。

  我們需要學習如何獲得內心的寧靜與平和,使我們能夠與那些古老傳統重新連結。今天這個祭典,是在讚頌我們傳統的和諧,我們先輩們所教導我們的和諧與價值觀。無論是哪種傳統,無論是哪種教義,我們都能找到其中相同的紐帶,並依之發展一個更好的世界。

  世界的信仰需要一個一致的目的。幾個星期之前,淨空老法師和我本人,非常榮幸地與威爾士大學的名譽校長——威爾士王子進行了會談。我們討論了數個議題。大家都知道,威爾士王子非常致力於發展和諧的理念。請允許我從威爾士王子的《和諧》一書中,引用跟今天所研討議題相關的三段話。

  「西方世界已經失去對我們環境整體性的意識。而這個現象導致我們對於傳統及祖先智慧的感恩心,逐漸喪失」。

  「在我心目中,傳統不是我們生活中一些人為的元素。傳統反映的是無遠弗屆的宇宙秩序,是我們跟過去廣大奧祕保持和諧關係的支撐」。

  今天是來讚頌根,你的根,我的根,各個不同文化的根,他們來到這共同的平台,以促進更好的世界與和平。如威爾士王子所說:

  「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根,非常重要,我們生活環境的根源,我們族群的根源,我們文化、傳統的根源,以及哲理上、精神上傳統的根源。如果我們忘記我們的來處,將剝奪我們對於自身價值、內心的安穩、目標及和平的意識」。

  今天,我們對全世界傳統文化表達敬意。我們召喚集體記憶、古老的智慧,我們反思老法師經常提到的仁愛、忠誠、信、義、廉潔、及孝。

  我們打開心胸,以敬意與感恩的心,追思我們前人的貢獻、他們的成就,及他們的特殊貢獻。我們從中學習,來描繪一個新的世界,及新的機會。

  如佛陀教導我們的六和敬,我們反思佛陀的教誨,以及其他世界領袖的教誨。從中我們可以發現內在的共同性,使我們能一起建構一個更好的世界。

  各位女士、先生們,我非常榮幸有機會來參加這個盛會,我們在此一起追思、讚頌我們的祖先,為更好的世界和平、全球和諧做準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