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的智言慧語—修一切法,究竟從何修起,則先行布施。布施為四攝法之首  (第一七九集)  1995/5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節錄自金剛般若研習報告09-023-0012集)  檔名:29-513-0179

  【修一切法,究竟從何修起,則先行布施。布施為四攝法之首。】

  這是佛教導我們,修行從哪裡修起?從布施修起。布施是放下、是捨,真幹才行。不是真幹,這裡頭的功德利益你得不到。因此,我們學佛成敗的關鍵,的確是在與自己有緣的善知識,我們常講好老師,老師要跟自己有緣。實在講世出世間法,離不開緣字,緣太重要了,與自己有緣的善知識,你肯聽他的話;沒有緣的善知識,雖然講同樣的話,不聽、不接受!我自己學佛,緣就非常殊勝,所以我沒有走冤枉路。我接觸佛法不到一個月,就認識章嘉大師,跟他很投緣,我非常尊重他,他也很愛護我,很有緣!他說的話,那個時候對佛法根本不懂,剛剛接觸,什麼都不知道,他講的話我肯聽、我肯照做,這很不容易,沒搞清楚就做。頭一天跟他見面,我就向他老人家提出一個問題,我說:我知道佛法很好,非常難得,有沒有很快的方法,能叫我們一下子就入進去?這我們很著急!我這個問題提出來的時候,他不著急,他老人家入定了。不過他那個定,不是眼睛閉著的,不是眼觀鼻、鼻觀心,不是的,他眼睛看我,一句話不說,坐在那個地方,看了半個鐘點,入定了,他入定了,我也入定了。那個教學法高明,太高明了!所以以後我們曉得,必須整個心定下來之後,然後那個話才有用處,否則的話,講太多了沒有用,那個力量不夠,必須定到相當程度,我們也聚精會神,等著聽他老人家怎麼說的,那個時候還不懂什麼叫開示,對佛法一竅不通,老人很慈悲就是了。等到半個鐘點,他才好不容易說了一個字:「有」,一個字說出來之後又沒有了,又入定了,不過這一次定得沒有那麼長就是了,大概五分鐘。所以跟那個老人在一起非常有味道,雖然一句話不說,現在人講磁場不一樣,跟他在一起的時候,身心舒暢,真的是煩惱、雜念都沒有了,都被他收攝住了,那個力量很強很強。過了五、六分鐘,講了六個字:「看得破,放得下」,他講沒有我這麼快,他的字講得很慢,一個字一個字很重,好像字吐出來千斤之力。

  這兩句話我聽了明白意思,要看破、要放下,其實我們理解的意思也是似是而非,不夠精密,但是懂一點意思。我接著就向他老人家請教,從哪裡下手?這大概又等了十幾分鐘,等到兩個字:布施。所以第一次跟他老人家全部的談話就這麼多,差不多一個半小時。我向他告辭,他老人家非常慈悲,送我到大門口,送到門口,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我今天教你六個字,你好好的去做六年。我就很老實,我就真的去照做,做六年,做什麼?布施,捨,很難捨!那個時候我們的生活非常清苦,待遇很微薄,我自己的生活的確非常簡單。我喜歡讀書,所有的收入都買書,所以我一年的收入,那個書架上一看都在上面,很喜歡書,人家要向我借書看,我不會借的,為什麼?他把我的書搞髒了、搞壞了,我不肯借給人家看。好!章嘉大師教我布施了,這個心放寬一點了,書人家來借的時候,我肯借給人家了。再過幾時又大一點了,可以送給人家了,當然最初是我看過的,可以送給人,舊書可以送給人了,新的好的自己留到,不能割愛。過一個時候,知道自己用舊的,新的送給人家,慢慢進步!布施了六年,就布施得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了。我的書是不少,那時學佛也六年了。台中李老師辦了一個慈光圖書館,我知道了,我把我所有的書都捐送給圖書館。他在那個時候,剛剛創辦的時候,我捐去的書佔他全館五分之一,你去想我的藏書有多少?佔他圖書館的五分之一,全部捐光了。到捐完的時候,心很清淨,有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預先就知道,清淨心起作用。章嘉大師講,捨!要真幹,不幹不行,不幹到不了這個境界,許多事情都能夠有預知。捨要緊,不捨不行,不捨是煩惱!你心裡有了東西,有牽掛、有憂慮、有煩惱,統統把它捨得乾乾淨淨,那多自在,多痛快!不捨的人不知道!這個舒服痛快,你們想都想不到,一定要真正去做。從布施下手,章嘉大師教給我,我也就從這裡做起。

  布施為四攝法之首。四攝,攝是攝受眾生。佛攝受眾生四個方法:第一個是布施,第二個是愛語,第三個是利行,第四個是同事。用這四種方法接引眾生、攝受眾生。我們今天說法緣殊勝,法緣從哪裡來的?結緣!不結緣,你的法緣怎麼來?結緣用什麼東西結緣?布施。不布施還行嗎?先要付出去!有不少法師,我們見面常常問我:你的法緣為什麼那麼好,可不可以教教我們?我說可以。你是怎麼做的?布施,你肯布施就行了。我沒有到新加坡來,都送了幾萬冊的經書到這兒來跟大家結緣,人還沒來的時候,書都來了,錄音帶也來了,錄影帶也來了,這不結緣怎麼行?布施第一!我們為了成就自己,成就大家,必須要曉得,錢沒有用處,錢最害人,錢有毒,趕緊把它散出去,不要留在身上,散得乾乾淨淨,就得大自在,世間人不曉得。第二、愛語,愛語出自於真誠心,真正愛護一切眾生,所有一切語言,都是幫助眾生破迷開悟,都是幫助眾生離苦得樂,真實愛護一切眾生。佛在經典裡面所有的言語,都是愛語。第三個、利行,利是利益。一切所做,對於眾生、對於社會決定是有利益的,決定沒有害處的,眾生才願意接近你,才願意聽你的。第四個是同事。同事必得要法身大士,沒有證得法身,同事這一條不能學,法身大士行,他的定功夠了,智慧也夠了。譬如那些大菩薩,他看你有緣,他也來度你,你喜歡打麻將,菩薩天天陪你打麻將,而且每一場必贏,他比你高明多了,你就向他請教,他就說修定、修慧,這就高明了。他用這個方法,他先跟你同事,你喜歡什麼,他可以跟你一樣,這個就很歡喜了、很容易了。但是沒有這個定力不行,沒有定力的時候,這些人喜歡五欲六塵,你跟他去了,被他度跑了,麻煩就大了。所以定力不夠,智慧不夠,用前面三個:布施、愛語、利行;真正到功夫得力,才可以用最後這個同事。這是佛攝受一切眾生四種方法,布施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