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十善業道經  (第一O七集)  2000/12/27  新加坡淨宗學會  檔名:19-014-0107

  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十善業道經》第十六面,經文第三行:

  【神足莊嚴故,恆令身心輕安快樂。】

  這一句是說我們將十善業落實在「四如意足」,四如意足也叫做「四神足」。我們從這兩個名稱仔細去觀察,「神」、「如意」,它還有個名字,就是「放下」。中國古時候達官貴人,手上拿的是個「如意」,跟佛講的這一科意思完全相同。怎樣才能如意?「如意」的頭是回過來的,「回首如意」,我們佛家講「回頭是岸」,回頭就如意了。無論你在社會上有多麼高的地位,有多麼大的權勢,有多麼多的財富,你要知道回頭,回頭就如意了。

  佛法裡面講「看破、放下」,「四念處」是看破,「四神足」是放下;足是滿足,真正達到究竟圓滿了。這裡面有四條,佛教我們學習的。第一個是「欲」,欲是欲望。我們人種種希求、種種仰慕,這是一切眾生都有的,如果不能把這些放下,就沒有辦法脫離六道輪迴;放下之後,你就得大自在。這個道理很深、很廣。放下我們的欲望。今天現在這個世界一般人的觀念認為,這個世界不斷在進步,是什麼力量推動?欲望;欲望在推動這個世界,使這個世界天天在進步。進步到最後怎麼樣?世界毀滅,同歸於盡。所以你想想,佛教給我們放下,教我們回頭,有沒有道理?人一生在拼命追求欲望,這個人可憐,一生得不到休息。他能得到的那些享受,那個享受實實在在冷靜去思惟,得不償失。你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你身心有多大的壓力!這是錯誤的。

  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用美國人跟中國人比較。美國人物質生活確實比中國人好得太多,他們有自己很舒適的居住環境,出門都有汽車代步,每一個家庭都有庭院、都有花園,家裡面的生活全都是電氣化的設備。我們中國人看到很羨慕:「人家的生活是好,我們是不如他。」我好像是在八幾年第一次陪韓館長回到祖國,到大連。他們的鄉親父老問起美國的生活,那個時候我們住在美國,個個都投以羨慕的眼光。可是我告訴他們,我是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我說:「美國人的生活不如你們!」

  他們都非常驚訝,他們問:「為什麼?我們出門騎腳踏車,住的房子破破爛爛,無論在哪一方面都不能跟美國人比。」我說:「請問諸位」,那個時候在座大概有二、三十個人,「你們哪一個人是負債過日子的?」大家彼此看一看,一個都沒有。「了不起!美國人的生活統統是賒帳賒來的。你們沒有負債,他們負債。從生下來就負債,到死都還不清。」我們學佛的人知道,來生還還債。他的精神壓力多大!每天拼命工作,為什麼工作?還債。買房子、買車、家庭用具,都是向銀行貸款;銀行借給你錢,保險公司貸款,全是借來的錢,月月要還。

  所以你不要看美國人的待遇還不錯,普通待遇大概一個月可以有三千塊錢收入,我們聽到:「這是很了不起」;普通收入,納稅三分之一,還債三分之一還要多一點,三千塊錢實際上自己可以用的,大概只有七、八百塊錢。如果工作沒有了,你什麼都完了。為什麼?銀行來逼債,保險公司來逼債,拍賣你的房子,拍賣你的車子,拍賣你家裡電器、家具,還債!所以工作沒有了,就一無所有,他們過這個日子。中國人雖然辛苦一點,不負債!每天放工之後,我都看到幾個人在自己家門口,他沒有院子,在門口擺一個小桌子,在那裡吃花生米、喝老酒,優游自在,這種心情外國人沒有,他們哪有這種享受!你要曉得,真正的快樂是放下欲望。

  釋迦牟尼佛是怎樣教導我們的?佛跟我們說的,他自己真做到,他不是只說不做。他可以過富裕的生活,他是王子出身,他可以繼承王位,何必要出家?又何必要每天日中一食,三衣一缽,樹下一宿,為什麼過這個日子?告訴我們:這個日子是最幸福、最美滿、最快樂的生活。心裡面一絲毫負擔沒有,身也一絲毫負擔沒有,心地清淨,全身放鬆,一絲毫緊張都沒有,這叫「神足」,這叫「如意」。如意就能生神通,所以叫「如意通」。

  什麼叫「神通」?實在講,神通是我們的本能。我們的本能為什麼不能現前?因為心太緊張了,身太緊張了,這一緊張,我們本有的智慧德能統統透不出來。如果心裡頭沒有事,身心放鬆,你的智慧德能就現前了。所以神通不是從外頭得來的,是自性裡頭本具的。大乘經上常講,我們的心性跟諸佛如來的心性無二無別;心性本具無量智慧、無量德能,不是從外面來的。

  人何必要貪求這些欲望?天天增長貪瞋痴,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你享受什麼?每天天一亮就出去工作,到晚上才回來,你享受什麼?試問問:享受什麼?住這麼大的房子,這麼大的庭院,要整理,整理沒有時間。美國他們的工作,工作是五天,兩天休假。星期六、星期天休假,休假幹什麼?休假那一天整理家裡環境,沒得休息,住的房子愈大愈辛苦。請不起工人。美國請工人是論小時的,一個鐘點多少錢。比較好的工人,一個小時十塊錢;差一點的工人,沒有什麼技術的,一個小時至少是五塊錢。他給你工作八個小時,那就要四十塊到八十塊。他不是給你做一個月、給你做幾個月,不是的,他給你做幾個小時的。

  所以多半我們中國人在美國不會請工人的,都是自己親自去做,休假那一天比什麼都累,何苦來?我看了一看搖頭,我絕不幹這個傻事!一個人有一個房間就夠了,清潔打掃很容易,十幾分鐘就搞乾淨了。所以我說那不是人住房子,是房子住人,人是房子的奴隸。這都是想不通、看不破,才幹這種傻事;看不破、放不下。一生過了,不知道為什麼來的,日子不知道怎麼過,你說這個多可憐!多麼可悲!

  佛教我們,我們要求什麼?我們要求覺悟,這是真的。諸佛菩薩念念當中求覺悟,求明瞭宇宙人生的真相,他們決定不求名聞利養,決定不求五欲六塵的享受,生活往往過最低水平的生活。最低水平的生活,殊不知是人生最幸福、最美滿、最究竟的生活,這個道理沒有人懂!今天說起來,也沒有人相信。可是要深深去思惟,冷靜去觀察,你才能看到,世間所有一切都是累贅。到最後你想到,連這個身體都是個累贅。身外之物愈多,你的負擔愈重,你的日子過得愈辛苦。想想佛菩薩、祖師他們所示現的,仔細去想想,冷靜去觀察,我們就覺悟了,就明瞭了。

  什麼都要放下,一心只求正覺,一生為別人不為自己,這是最快樂的人。中國先賢常講「助人為快樂之本」,我們念小學的時候,老師常常這樣告訴我們,現在我們自己體會到了,助人是真快樂,幫助別人是真快樂。自己貪圖一切的名利、五欲六塵的享受,那是真正痛苦。苦樂沒有一定標準,什麼是真正的苦?什麼是真正的樂?懂得的人不多。真正懂得,通達明瞭,才曉得佛在經上常常說的「離苦得樂」,這個精義我們才能體會到。

  我們現前在修學佛法,有許多必須要的東西,我們還是要蒐集,拿來做參考。在物質生活上,我們一定要滿足。為了教化眾生,有許多權巧方便,不能不懂,佛教我們的「四攝法」,我們在前面講過,四攝法是接引眾生的原理原則,所以佛法是活活潑潑的。雖然今天我們擁有一些或是物質、或是精神上的受用,形相上有,心理上不能有。形相上有是做什麼用的?是接引眾生的。如果我們今天學佛的人,個個都像釋迦牟尼佛一樣,天天到外面乞食,一無所有,世間沒有一個人敢學佛。一看到,「學佛還得了!你看,可憐到這個樣子,天天上街討飯。算了!不要學它了。」所以為了接引眾生,我們也要把自己包裝好,讓世間眾生看到生歡喜心。但是這個包裝,你自己可不能被包裝迷了,那就完了!自己要覺悟,這個外表包裝是給別人看的,絕對不是自受用。自己心地清淨,一無所有,身心世界一切放下,你才會如意,這才叫「神足」。

  《華嚴經》裡面善財童子,那就是教化眾生的好榜樣,特別是接引末法時代的眾生。末法跟正法時期社會狀況不一樣。從前的社會是保守的,世間人對於勤苦的生活,沒有不讚歎的、沒有不歡喜的;現在這個世間人的價值觀、觀念完全相反,你生活過得很貧賤,沒有人瞧得起你。佛法是恆順眾生,隨喜功德,一定要觀機。那個時代應該用什麼方法來教化眾生,現在這個時代應該用什麼方法教化眾生,我們要明瞭。從前人喜歡讀書,提供書本,那真的是歡喜心,如獲至寶。現在送他書,他不要了。為什麼?他不想看。現在送電視他要,他很歡喜,我們如何把佛法變成電視送給他。要懂得契機、契理,佛常說!契機不契理是魔說,契理不契機是閒言語,閒話,白說了。

  所以必須要理機雙契,我們怎樣學習這一條,就應該要懂得。我們今天的希求,眼前的,是希求世界和平,是希求社會安定,這是第一個條件。如果這個世界不和平,社會不安定,什麼都不能談,誰有心思來學道?這個目標決定要教學才能夠達到,聖賢的教育。而聖賢教育現在大家都把它忘光了,不但忘光,提起來都反對,認為這是古老的東西,我們是現代人,那個東西應當拋棄。這樣的錯覺,在一切大眾心目當中生了根,你就想這個事情多難!

  今天我們要想幫助眾生,先要從自己做起。我們天天說,說了不做沒用處,誰相信?說到要做到。佛跟我們講布施,我們真的施捨;佛教我們持戒,我們真守法;佛教我們忍辱,我們什麼都要忍。教我們怎麼做,我們很認真努力去做,學一條就做一條,做到了再跟人說,別人才能相信。我們自己的力量非常薄弱,眾生的業力這麼大,我們怎麼能轉得過來?轉不過來也要轉,能轉幾分算幾分,決定不氣餒,決定不能放棄。

  我們不能影響別人,是我們的心不誠,我們的行做得不夠好;果然是真心誠意,如理如法去修學,盡量去做好。為什麼要這樣做?絕不為自己,為眾生,這是接引眾生的前方便。所以一定要「離欲」,然後才成就性德裡頭的欲望;那個欲望是自在美滿,這是一般凡夫很難理解的。所以「四神足」擺在第三條,擺在斷惡修善之後,你才會真正發現到,價值觀凡夫跟聖人不同。聖人的價值觀是真實的,凡夫的價值觀是虛妄的。如果自己沒有辦法做到斷惡修善,佛雖然跟你講,你也沒有辦法體會。必須通過斷惡修善,你才能體會得到佛菩薩如何自在,他們是怎樣的美滿,才能體會得到。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