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19-014-0087 主講人 : 淨空法師
jump  

佛说十善业道经  (第八十七集)  2000/10/7  新加坡净宗学会  档名:19-014-0087

  诸位同学,大家好!请掀开《十善业道经》第十四面,最后一行:

  忍辱庄严故,得佛圆音,具众相好。】

  这是说行十善业道,落实在忍辱波罗蜜上。这一段经文,前面这两句全部贯穿下面所有的经文,那就是「举要言之,行十善道」,这个地方就是以『忍辱庄严故,得佛圆音,具众相好』,这样念法这个意思就很完整。这是集结经藏的人在文字上的省略,这个省略是美化文章。中国人无论是在文字、是在言语,都讲求简要详明,简单、扼要,还是详细、明白,符合这个标准就是好文章、好的言语,所以翻译佛经也是遵守这个原则。我们读诵、研究、讲解,一定要懂得文里面所含圆满具足的义趣,都是举要言之。

  「忍辱」是很难做的一桩事情,特别是侮辱。在大乘佛法里面,六波罗蜜佛只讲了一个「忍」,而并不是专门指忍辱。佛法传到中国来之后,翻经的法师把这一条特别加个「辱」,什么原因?中国古代读书人,我们所称的士大夫阶级,用现代话来说就是知识分子。中国人是非常尊敬知识分子,可以说中国立国五千年来,知识分子占非常重要的地位,无论是怎样的改朝换代,没有不尊重知识分子,所以说选贤与能。过去士大夫阶级有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中国读书人把侮辱看得非常严重,这是不能忍受的;杀头都没有关系,都可以忍受,侮辱不能忍受。翻经的法师看到士大夫阶级有这么严重的执著,所以把「忍」下面加个「辱」,如果辱都可以忍,那当然没有什么不能忍的,所有都能忍了,所以特别用「忍辱」。这个名词我们要晓得,在大乘经原文里,梵文经典,或者今天巴利文经典、藏文经典,都不是「忍辱」这个意思,我们要懂得。

  不能忍,这是我们能够想像得到的。我们也看到许多人,甚至於包括自己,你看看你不能忍的时候,那一副德相是什么样子?照照镜子就知道,现在能录像是更清楚,你看看那是什么样子?决定不能教人看到生欢喜心,让别人看到生恐惧、厌烦,远离你、不敢接近。这个情形,无论在世法、佛法,都是破坏而不是成就。

  我们要想在世出世间法得到圆满的成就,忍是功夫,忍是关键。中国谚语里面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佛在《金刚般若》,这是大家念得很熟的,说了一句名言:「一切法得成於忍。」世出世间无论大事、小事,你要想成就,都得力於忍。「忍」这个意义深广无尽。最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当中,人决定不能够脱离社会独立生存,人决定要依靠大众,依靠大众、跟大众在一起生活,不能忍怎么行?尤其在末法现在这个时代,这个时代麻烦多。《无量寿经》,世尊非常感叹的为我们说:「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我们从小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养成许许多多不善的习气,很不容易跟大众相处,这个难!

  我们看看世出世法,凡是有成就的人,事业做得愈大、地位愈高,愈谦虚、愈和敬,他才得到别人尊敬,得到别人仰慕,一桩事情能教你一生感恩不尽。我过去年轻的时候,做个小公务人员,上班。上班有时候工作不多,我们在办公室里面看看报纸、看看书,这是常有的事情。习气毛病有,坐在座位上不好好的坐,背靠在椅背上,椅子腿前面两个翘起来,躺的是很舒服。我的长官从我背后来,拍拍我的肩膀,我一看赶快站起来,他没有责备我,反而说的真是柔言爱语,他说:「你这种坐法容易跌倒、容易受伤。」他不说别的话,一次教训终身不忘,这个毛病永远改过来了。如果是他把你喝斥一顿、骂你一顿、教训一顿,他走了我还照样翘起来,不是从内心悦服,这个道理我们要懂得。他教导我们等於说也给我们上了一堂课,我懂得了,如果我要作长官,我如何对待我的部属,能够得到部属衷心的拥戴,认真负责替我做事,都在一个谦敬。谦虚能够恭敬别人,时时刻刻只要我们留意细心,都是我们的学处。

  过去太虚大师提倡的「菩萨学处」,首先要学著跟大众相处;跟大众相处最重要的,要跟大众打成一片。今天我们佛教比不上基督教、天主教,原因是我们不能跟最贫苦的人打成一片,不能过贫苦的日子。

  世法、佛法,古圣先贤教导我们,我们自己在哪一个工作岗位上,一定要把自己的本分工作做好,每一个人都能把自己本分工作做好,这个世界是祥和的。大家必须要互助合作,没有忍辱的功夫就不能成就。忍辱一定是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事事要忍,佛教给我们随缘,不能忍就不能随缘;一定要随著自己的意思、随著自己的好恶就难了。殊不知自己的好恶是烦恼,心不清净;能够放下自己的好恶,恒顺众生,随喜功德,那个功德就是忍辱波罗蜜。

  「庄严」,就是做到尽善尽美,你修忍辱度修到尽善尽美,你得的果报。这两句是总说。「得佛圆音」,佛以一音而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这个音才是圆音。「具众相好」,相好的因素固然很多,许许多多因素里第一个因素是忍辱。菩萨成佛还要特别用一百劫的时间,这不是短时间,修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这一百劫修什么法门?跟诸位说,还是六波罗蜜,不过六波罗蜜里是以忍辱波罗蜜为第一。我们要问:他为什么要修相好?众生喜欢相好,众生爱相好,佛以相好摄受众生。

  确实佛的相好度了许许多多众生,我们在经典里面看到的,阿难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阿难为什么出家?为什么跟释迦牟尼佛学?就是看到释迦牟尼佛的相好。《楞严经》上说的,佛问他:「你为什么发心出家?」「羡慕佛的相好。」他说:「这个相好不是父母所生的。」这是他修得的。所以,阿难发心学佛不是学别的,是想学相好。你才晓得相好摄受众生,这个力量多强!说老实话,释迦牟尼佛早已经证得究竟圆满的果地,还要修相好吗?做给我们六道凡夫看的。六道凡夫哪一个不想自己相好?个个都想相好。不管你是哪一个族类,也不管你信哪一个宗教,哪一个人不想自己身体健康、容貌相好?都有这个欲望。佛这种示现就是告诉你,你这个欲望可以满足,只要你修忍辱波罗蜜,你的愿就达到了。

  事事能忍,时时能忍,处处能忍,忍辱波罗蜜的圆满就是相好光明的圆满。所以诸位同修要知道,忍辱是禅定的前方便,一个不能忍的人,定就没有法子修。定是佛法,这是不论大乘、小乘,显教、密教,宗门、教下,它是枢纽,统统修禅定。八万四千法门只是八万四千种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手段,修的什么?全是修禅定。忍辱都做不到,禅定没法子修。所以佛对菩萨讲的这六条修行的原则,它是有次第的,决定不能颠倒。

  第一个布施,是教你放下;你要不能放下,你就不会守规矩,守规矩是持戒;你不能守规矩,你决定不能忍辱;你不能忍辱,你决定不会有进步,精进是进步;没有进步,怎么可以得禅定?所以这六条就跟上六层大楼一样,没有下面一层,决定没有上头这一层。我们要怎样修法?要从布施修。真正放得下,真正守规矩、守法,绝对不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特殊的人物,那就错了。为什么?离开群众。离开群众得不到群众的帮助;换句话说,你变成孤立了。孤立,无论世出世法一事无成。

  所以我们细细去观察古今中外,成功的人决定是得到大众拥护、大众爱戴。尤其现在是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竞选凭选票当选,选票就看到群众对你的爱戴、对你的拥护。你平常不能照顾别人,谁肯帮助你?所以跟大众相处是最大的一门学问,跟大众相处,布施、持戒、忍辱这三条做到了,在佛门里面讲,你法缘殊胜,无量功德。好,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