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19-012-0159 主講人 : 淨空法師
jump  

太上感应篇  (第一五九集)  2000/2/13  澳洲净宗学会  档名:19-012-0159

  诸位同学,大家好。请掀开《感应篇》第九十一节,九十一节末后这一句,后面这一句:

  妄逐朋党。】

  这一桩事情,古今中外都在所不免。而『朋党』之害,在历史上常常见到。而在我们现前社会,所谓的帮派,结党营私,一般人所说的黑社会,都是属於这一类。这一类它之所以能够诱惑人,是以名利、是以权势。古时候的人从小受过圣贤教育,明了是非邪正,明了善恶真妄,所以处事待人接物都能够以理性而不至於滥用感情。现代社会的青少年,问题严重,家庭里面没有人教他,学校也没有人教他,而社会上那就更不必说了。所以这个问题就非常非常严重,为什么少年犯罪这么多,比例年年增长,这是一桩非常可怕恐怖的一桩事情。从这个事实我们才能够理解到,古圣先贤为什么那样重视儿童教育,为什么那么样重视防微杜渐,才知道社会安定、国家长治久安,基础奠定在儿童教育,父母、老师、社会大众也都能给儿童做一个好榜样。由此可知,这个教育是整体的,不是局部的。中国谚语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学不了」,这个意思就是说明做人永远在接受教育,不是说青少年学校毕业了这个教育就结束了,不是的,永远在接受。

  现代的社会,教育说起来很普及,比中国过去旧社会,教育那是要发达得太多太多了。我们在每个地区看到学校林立,小学、中学、大学,照理说起来,我们现在社会要比古代突飞猛进,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我们生活的环境,细细思惟远不如古人?我们在古书里面读到,古时候人的生活,我们可以说生活在诗情画意之中,真善美慧确实有,过的是人的生活。现在我们过的是什么生活?我们现在讲,现在过的是机械的生活,每天几点钟起床、几点钟吃饭、几点钟工作,机械式的。人与人之间的情爱非常薄,甚至於已经看不见了。今天社会人与人的结合是利害,有利,暂时结合;没有利了,立刻就分解,情义没有了。不要说道义,情义都没有了。这里面最明显的是夫妻,古时候没有听说离婚的,你们读古书什么时候听说有离婚的,离婚那是奇耻大辱,哪有这种事情!可是今天的社会,你们看离婚率多高,这是显示什么?人与人之间情跟爱没有了。他为什么结合?利害,当大家利益共同的时候结合了,到利益分歧的时候马上就分手。所以帮派在现在就非常普遍。

  我们现在学佛,跟社会接触很少,我们的生活圈子很小,外面一些事情我们知道得不多,偶尔听说。尤其我们很少看报纸,也不看电视,这是不错,对於修学来讲心地比较清净,每天过的日子,天下太平,问我什么事都没有,这个世界很太平、很安静。可是如果看看报纸、看看电视,世界大乱了,不是太平之世。帮派,非常不幸,连佛门里面都有帮派,哪些跟哪些是一党的。一个道场,如果这个道场大了,人多了,里面就分很多小派系。曾经有人告诉我,他说某一个寺庙道场里面,我们从表面上看挺兴旺的,住众有几百人,香火鼎盛,别人告诉我,这个里面至少有十个党派。我听了,叹一口气,我相信,因为这种道场我曾经见过。党派林立,现在暂时能够维持,是因为大家有共同利益;如果利益分配不均,党派就决裂,就产生斗争,就变成祸害。在佛法里面这叫破和合僧,他们真有胆量!破和合僧,释迦牟尼佛说果报在阿鼻地狱。

  所以这个营私结党之事,在现在学校里学生有,社会几乎各个行业里头都有,乃至於政治里面也在所不免。现在在宗教里头,不只佛教,几乎每一个宗教都有,社会如何能够安定?世界怎么能够和平?从这个现象我们细心去观察,世间有些人说世界末日,我们想想可不可能?很有可能。这个社会上也不乏志士仁人,我们常常参加多元文化活动,许多宗教领袖在一起聚会的时候,也都很坦白的承认,「我这个宗教里,我这个道场里面,人事有不少矛盾存在」。去年我在雪梨开会,有一位天主教的神父就很坦白的告诉我。所以他怀疑我们宗教与宗教之间如何能够团结?我告诉他这是个教育问题。但是教育是长时间的,不是短时间的。教育必须有一批人真正觉悟了。我们要想想,古时候这些大德,释迦牟尼佛当年在鹿野苑与五比丘讲经说法起家,孔老夫子周游列国之后,回到家乡办学,这些都是大圣大贤,经过多少时间,对社会才产生影响,我们要能体会。

  今天我们这个社会现象,跟佛陀的时代比,跟孔老夫子当年比,差距太大太大。那个时候人们虽然没有接受过圣贤教诲,一般心地善良,容易教化。现前社会,我们看今天社会教的是什么?所以过去方东美先生在世,谈到电视他就摇头,他说:「这个东西会灭亡一个国家,会毁掉一个社会。」电视是什么?电视是教育。教人什么?这我们现在都很清楚。方先生讲美国将来亡国第一个因素就是电视。你看小孩,小孩一出生,眼睛就盯著电视,天天跟电视学习。而电视里面所演的是杀盗淫妄。所以今天美国的青少年,我们常常看到死在枪下。他们统计的数字,每天有几十个人,青少年每天有几十人死在枪下。什么原因?学电视里头武打片子。美国政府到今天还没有这个警觉。方先生说得好,这个东西是工具,工具没有罪,完全看用工具的人。当年他警告台湾政府官员要注意到这个问题,如果走向美国这个路子,台湾的前途不堪设想。他虽然说话说了几次,谁听他的?谁重视他这个谈话?所以今天社会的乱象,我们要晓得它从哪里来的。

  为什么社会上会有这些营私结党?都是图眼前的利益,不知道后果的利害。所以今天人,佛法里面常讲「可怜悯者」,愚痴,真的是愚痴。我们听了还不服气,不相信。不但没有能力辨别真妄,没有能力辨别邪正,没有能力辨别善恶,连利害都没有能力辨别,这不是愚痴到极处吗?我们很幸运,得人身,闻佛法,遇到善知识。真妄是非,难,纵然我们不能够辨别,但是善恶利害我们懂得一点,这才知道趋吉避凶。我们生在乱世,乱世,有机缘我们就帮助别人,古人所讲兼善天下;没有机缘,要懂得独善其身。所以古人里面有很多好榜样,隐居在山林里面,一生过著苦行修持的生活,他也能得到圆满成就,我们要懂得这个道理。

  凡是『妄逐朋党』这一类的,都是被眼前名闻利养所蒙蔽。所以修道的人,不仅是修道,古时候读书的人,都甘心过贫困的生活,这是我们要细心去体会的,人家为什么?他不是没有能力,不是没有智慧,为什么他甘心过清贫的生活?这里头有大道理在。你看看孔夫子赞叹颜回,颜回是夫子学生当中最优秀的,也是最贫困的,物质生活虽然贫困,精神生活充沛。我们今天只知道在物质生活里面去求乐趣,而完全疏忽了精神生活,这是我们的大病。你们看到我们带来这个录像带,许哲老修女,一百零一岁,她的物质生活清贫,精神生活充沛。今天早晨我看林居士带来的报纸,里面有一页标题很大,一百零九岁的一个艄公,划渡船的,一百零九岁现在还在划渡船,那个身体绝不比许哲差,还在划渡船,一生过著清贫生活,这些人他懂得安贫乐道。

  每一个宗教讲修持,都要舍弃名闻利养,舍弃五欲六尘的享受。基督教、天主教里面赞叹「神贫」,神仙决定是一无所有,他才是神仙;佛菩萨也是一无所有,三衣一钵,神贫!你真正能够放下万缘,你才能够过高尚的精神生活。就像孔老夫子赞叹颜回,「一箪食,一瓢饮」,这种生活在别人是不堪其忧,可是「回也不改其乐」。颜回的生活非常愉快,非常快乐,乐在明理,宇宙人生的真相他明了,因果报应的这个事实他透彻,他的前途一片光明,他怎么不乐!凡夫耽著眼前的名闻利养,前途一片黑暗,他不知道。所以朋党之害我们要懂得,决定不做这些事情,不受这些诱惑。好,今天时间到了,我们就讲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