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02-042-0009 主講人 : 淨空法師、學習班學生
jump  

无量寿经科注第四回学习班  弥陀村弟子  (第九集)  2014/3/21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02-042-0009

  诸位同学,大家好。前面我们学到十大愿王,前面七愿是普贤菩萨的本愿,后面三愿都是回向,把我们自己学习的功德回向给菩提。这回向就是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个功德要落实到哪里去,这个就是回向的本意。第一个,我们不求世间名闻利养、不求荣华富贵、不求殊胜的享受,都不求,求什么?求菩提。菩提是智慧,我们的学习唯一的一个目标是提升自己的智慧,这就是常随佛学,这是回向菩提。为什么?佛法的教学没有别的,佛跟众生有什么不一样?克实而论就是迷悟不一样。佛是彻底觉悟、究竟觉悟、圆满的觉悟,觉悟才能得大自在。为什么?所有一切烦恼都是从迷惑来的,智慧一开,不迷惑了,所有的烦恼都化解。实在烦恼不是真的,完全是虚幻的,是我们迷惑颠倒变现出来的现象,它不是真的。我们不迷惑、不颠倒,这个现象就没有了。就真的,古人这个比喻好,说「梦里明明有六趣」,就是烦恼,「觉后空空无大千」。觉是什么?醒过来了。菩提就是醒过来了,智慧开了,醒过来了,是一个意思。

  六道凡夫都在梦中,十法界也不例外,也在梦中,六道是梦中之梦中,两重梦,醒过来之后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人生在世不能不觉悟,觉悟才是第一桩大事。佛为一大事出现於世,这个大事就是觉悟,也就是帮助我们超越六道轮回、超越十法界。这个超越不是真有六道,也不是真有十法界,我们自己想想都有作梦的经验,梦醒过来这叫超越,是这么个意思。醒过来之后再去找梦境,找不到了,永远找不到。但是诸佛菩萨,这个菩萨是法身菩萨,众生还在作梦,佛菩萨醒过来了,能不能去帮助还在作梦的众生?行,能。末后这三个回向有「恒顺众生」,下面这一条,佛菩萨有能力帮助在梦的梦中,也就是说他有能力到他梦中去帮助他。众生在梦中是迷惑的,把梦境当真的,佛菩萨在梦中他是清楚的,他是明了的,他一丝毫不迷,他知道他在梦中干什么,是为了帮助有缘众生。什么叫有缘?他跟这尊佛有缘,跟这尊菩萨有缘,过去生中曾经在一起结的这个缘分。所以他能相信他的话,他能接受,他能够依教奉行,於是他也会开智慧、也会超越。这种缘分出现了,佛菩萨肯定去帮助他。这正是大乘教里所说的,「佛氏门中,不舍一人」。一个人,佛菩萨也来度他,这是真的,不是假的。

  虚空法界无量无边无数无尽,这里头一个众生这样的微小,他不会忘记吗?不会疏忽吗?一丝毫都不会疏忽,为什么?见性的人证得法身。什么叫法身?遍法界虚空界跟他是一体,这叫法身。所以,一切芸芸众生没有离开法界,无论他在什么地方,极其微细的念头,佛菩萨全知道。像现在电脑网路一样,他没有脱离这个网路。这个网路,大乘教称之为法界,或者称之为法身。法身跟法界一个意思,法身的意思更亲切,是我一身,是我一体,任何一个部位痛痒,我都能找得到,不会找错。哪个地方痛痒,我们手会去摸摸它,帮助它。这个是性德,自性本具的德能。来帮助他用什么方法?方法没有一定,佛无有定法可说,没有一定;现相,当处出生,随处灭尽。佛菩萨来了突然在你面前,或者是在外面不知道,推开门一看他就现前,他走出门外你再去找不见了,没有了,当处出生,随处灭尽。他来帮助你,让你明白、觉悟、回头,他就走了,这桩事情办了。

  古今中外,只要我们留意细心观察,真的他就在面前。虽然现身,虽然说法,虽然帮助众生,像释迦牟尼佛到这个世界上来示现八相成道,讲经说法四十九年,缘尽了他离开。虽然离开,影响力还存在这个世间,这叫法运,有正法、有像法、有末法。每一尊佛菩萨的法运不一样,但是都可以分为正法、像法、末法,时间长短不相同。释迦牟尼佛的法运一万二千年,这论其影响,时间一万二千年,空间影响这个地球。我们众生的感官当中如是。实际上呢?实际上不止,因为有我们看不见的空间维次也受影响,那就是经上讲的六道三界,三界六道众生统统受影响。佛陀在人道示现,六道统统受影响,有缘众生在这个期间当中,统统可以得度。我们对这些理与事不能说是透彻究竟明了,我们没做到,我们知道几分,知道一个大概。虽不究竟,已经非常可贵,问题端在我们自己的善根、福德、因缘。如果这三桩事情统统具足,我们脱离六道十法界的缘就成熟了,这真正是稀有难逢的缘分。能掌握住,能相信不怀疑,能真干,特别是这个法门,念佛往生净土的法门,没有一个不成就。这个法门叫做当生成就的法门,成就就是作佛,成佛了。「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你真的作佛,真成佛了。

  你想不想成佛?世间上的人不想。为什么不想?成佛有什么意思,坐在那个地方老不动,叫人家磕头作揖,他说这是迷信。以为成佛就是泥塑木雕那个佛,变成那样子,这是完全对佛法误会、不了解。要知道佛的意思是智慧,成佛就是成就圆满的智慧,成就究竟的智慧,这个东西不能不要。不成佛就是个迷惑颠倒的众生,成佛是大彻大悟的众生,不但自己的事情完全明了,我的过去现在未来,一切众生的过去现在未来,我也全部知道,这叫成佛。成佛,换句话说,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叫成佛。我们想想,这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们要不要?我们想不想?想,我们要。要就真干,《无量寿经》就是教我们干这个事情,教我们成佛的。

  海贤老和尚,把成佛这桩事情做出来给我们看,《无量寿经》上点点滴滴他全做到了。所以他那个光碟,我跟大家介绍,我说这个光碟是《大乘无量寿经》的总结,《大乘无量寿经》的作证转。经是如来的示转,注解是菩萨的劝转,你看示转、劝转、作证转,三转法轮,海贤是作证转。我们受益者,我们统统遇到了,贤老和尚这一证明,我们所有的疑惑都断了。断了之后怎么办?真干,跟他一样的真干,跟他一样的成就,这是个榜样。成就,最明显的成就,生死自在。住在这个世间是表法的,就是作证转,把经里面的道理参透了,经里面的教训完全落实在生活,落实在工作,落实在处事待人接物。阿弥陀佛活在这个世间,遇到他那些事情就像他那种处理。一生遇到再苦再难的事情,不怨天不尤人,一句阿弥陀佛顺利自在通过。别人看他苦,他自己快乐,他没有感触。为什么?别人有感触是有起心动念,有分别执著。老和尚为什么自在?他没有分别执著,他没有起心动念。这才叫做常随佛学,佛如是,释迦牟尼佛早年给我们做出榜样。

  海贤法师在现前这个时代,给我们做出好样子。我们要过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你细心去观察他,他的幸福快乐从哪来的。怎么知道他幸福快乐?我们从亲近他的人,跟他常常接触的人,老和尚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处所都是笑咪咪的,这个笑容就是显示幸福快乐。没有幸福,没有快乐,愁眉苦脸,他怎么笑得出来?无论有人没有人,他都是满面笑容。一生没有发过脾气,没有怨恨过任何一个人。收电费的打了他两个耳光,他没有生气,钱赶快付给他。旁边人看不惯,想找这个收电费的去理论。他说不必了,学佛度量要大,要能包容,趁著这个机会跟大家讲佛法,讲忍辱波罗蜜。所以他过得幸福,他过得快乐。关键就是念头要正,没有邪念,没有偏见,正知正见,正心正行,三皈五戒、十善、三学、六度、六和,这就是佛。我们统统做到了,这叫常随佛学。这些东西没有做到,没有跟佛学,跟佛学了一些皮毛常识,自己完全得不到受用,每天过的是凡夫迷茫痛苦的生活。

  净宗求往生需要多长的时间?我们在《往生传》、在《净土圣贤录》,甚至於在眼前学佛同学当中,你细心观察,真正自在往生那是真的,助念往生未必是真的。自在往生是真的,无需要人助念,说走就走了。细心观察这些往生的人,他们日常生活,他们言谈举止,取得往生大概都是三年。那老和尚有多少个三年?他二十岁出家,师父教他一句佛号一直念下去。他的成功秘诀没有别的,师父也不是凡人,看到他的根性。怎么看法?《弥陀经》上给我们标明了,看他的善根、福德、因缘,这三个条件具足了;再看他自己本身,他也具足三个条件,老实、听话、真干。这一合行了,就教他六个字,他决定成功,他没有葛藤。这种人真正是大善根、大福德,不需要麻烦,他信得真,他的愿切。所以他念佛,我相信他在二十几岁功夫就成熟了,往生极乐世界没问题,他想去佛就会来接引他。找这种条件的人难,真不容易!这种人一生决定成佛,在大乘教里这叫上上根人。老师要去找个学生,到哪里去找具足善根、福德、因缘,具足老实、听话、真干,到哪里去找?

  修行的方法就是一句佛号,不能中断。这句佛号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谛闲法师教他的徒弟锅漏匠,就这个方法。锅漏匠三年成就,不可思议,老和尚赞叹。大势至菩萨告诉我们,「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我们想想,老和尚在二十几岁的时候,他有没有见到佛?万缘放下,心里只有一句佛号,没有妄想,没有杂念,怎么会不见佛?他修行的方法就是忆佛念佛,忆是想,天天想阿弥陀佛,他不想极乐世界,极乐世界什么样他不知道,他没有听过经、没有念过经,所以他不会想极乐世界,他想阿弥陀佛,想阿弥陀佛可能就见到极乐世界。像慧远大师一样,慧远大师在世,三次见到极乐世界,第四次是往生。三次见到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见如不见,不把它放在心上,心上还是一句佛号。最后第四次见到了,看到刘遗民这些人,就是自己莲社先往生的人,都在阿弥陀佛的身边一起来接引他,他才告诉大家,佛来迎接我,我要往生了。这个时候才跟大家说,这个境界过去见过三次。

  我们想像一下,贤公老和尚念佛九十二年,决定不止三次,我的估计应该是十次以上,他不说。他往生的时候说出来了,因为有人问他,有没有见到佛?佛来接我,告诉大家,佛跟他说了,这几天来接我。他连日期都不告诉人,为什么?告诉人怕人障碍,怕人家来送往生,要来给你助念,要找麻烦。所以不说,只说这几天,没有说确定时间。这天机不可泄漏,走了之后你们再处理。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不但要学,要跟进。他这个样子,我们能不能做得到?能,肯定能。他没有障碍,我们只要把障碍放下,我们就能。一切放下,起心动念为别人想,不为自己想,自己没事。利益,帮助正法久住,帮助众生能听到正法。什么是正法?念阿弥陀佛是正法。阿弥陀佛是难信之法,千言万语天天劝导,我相信会有几个人听懂、听明白了。这些人都不在我眼前,所以我讲得很起劲。如果讲到没有人听、没有人学的时候,不干了,不讲了。我这个方法好,不在面前,我又没有看到。真有成就,不多。刘素云居士昨天离开了,那是一个。听我讲经,不认识,听了十年,搞清楚了,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我们这才遇到见了面。这个不能不靠网路,网路、卫星有这个效果。

  真正发心,完全向老和尚学习,我们希望有这种小道场,确实自己耕种,自己生活,有几亩田地,收成能够维持生活,足够了。在现代这个社会,这个方法是最殊胜的方法,於人无争,於世无求,只求往生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我们在澳洲建了一个道场,澳洲土地便宜。今年出家同学大家发心,很好,想学戒律,礼请果清律师到那边去讲戒一个月。我当然要去参加,我就这么一个道场,持戒念佛。我去大概也住一个月,我会劝这些出家人学习农耕。我们买了很大面积的土地,现在是请农民耕种,我们要向农民学习自己耕种,请他们协助,请他们来教我们,因为那边是机械化的耕种,合中国的面积大概有一万亩,都是农地,种粮食、种水果、种蔬菜。海贤老和尚完全靠自己的体力,我们在国外面积大,我们用机械化耕种。耕种不碍念佛,把念佛落实在工作上,落实在生活,落实在待人接物,这叫常随佛学。

  第九,「恒顺众生」。特别在这个时代,众生对很多问题看错了、想错了、做错了,怎么随顺?还是要随顺,不能不随顺。要学贤老和尚,你看他怎么随顺的,母亲八十多岁了,在家里他的兄弟姐妹没有办法照顾,老和尚把她接到来佛寺来供养。来佛寺修行就是一句佛号,他妈妈在来佛寺也不例外,也是一句佛号。往生的时候到了,他妈妈知道,别人不知道,连海贤老和尚也不知道,只是他妈妈提出个要求,要回老家,不住这庙了。贤公老和尚再三劝请她也不听,坚持要回老家。贤老是个孝子,送他妈妈回老家。回到老家之后,有一天她很高兴,亲自下厨房包水饺,包了很多,把女儿找回来,侄女找回来,这些家里的亲人,她请客,大家到家里来吃水饺。吃完之后,她在旁边椅子上一坐,双腿一盘,欢欢喜喜告诉大家,「我走了」,真走了。她回到老家就知道她哪一天走,这是什么?都跟阿弥陀佛见过面,跟阿弥陀佛约定好了时间地点表演给大家看。走得多自在、多潇洒,不要人助念。

  贤公的师弟海庆老和尚,留了肉身下来,也是自在走的。到他自己,还是自在走的。你看看,个个都这么大自在。贤公老和尚交代得最清楚,老佛爷(就是阿弥陀佛)告诉我这几天他会来接我,确切日期他不说,就说这几天要来接我。最后一次的表法就是手捧著这本书,这本书他也没听说过,人家把这本书送给他,他问这书是什么书?人家就说《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他一听非常欢喜,高兴!你看旁边那个居士形容:好像常常想著的宝贝,宝贝忽然到手了,那么欢喜。马上穿袍搭衣,那个袈裟是他最心爱的袈裟,他说「我穿上这个衣,你们大家来给我照相」,主动要求的。这表最后的一个法,三天之后他就走了。临走的前一天,从早到晚在菜地里头锄草、浇水、干活,一整天没休息。有人看到老和尚工作时间这么长,劝他休息,老和尚说:「快了,我做好了,我就休息了」。这叫话中有话,当时听没有觉得,到第二天他走了才想到,老和尚工作是最后一次的工作。他说:「我做,做完了我就不做了」。真的,做完他往生了。往生在晚上,念佛从来不敲引磬的,这一天晚上念佛敲引磬。半夜什么时候走的没有人知道,灯是点燃的,到第二天早晨人家去看他,走了,已经走了,自在,不需要人助念。老和尚念佛往生,这叫标准往生,我们一定要达到这个标准。达到标准唯一的秘诀就是放下,什么都放下,对这个世间毫无留恋,你才能走得这么自在。有一桩事情放不下就是麻烦。助念未必能往生,因为助念受到人干扰,我们今天讲每个人的波度不一样,受到这个电磁波的干扰。没有人来,自己走的,什么干扰都没有,佛来接引跟佛走了。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身体不要去操心,天天还要牵挂著身体,这也不能往生。身体怎么?不要了,佛力加持。

  老和尚虽然是一生,他是农田里面工作,非常勤快,劳作一生,没有休息,有足够的运动量,早晚还拜佛。我们一切放下,一心念佛,劳动是需要的,应该要做。不会,学习,小面积的种菜这个应该没有问题,除草、翻土、浇水,这个都不难。念佛,经行念佛最好,经行是散步,一步一声佛号。我在早年讲经,那个时候四十多岁,有个老居士也是很熟,他是个将军退休了,住在乡下,他早晨起来很早,四、五点钟就起来。他告诉我,他到外面,外面是农田,田地上,他就在田里面绕佛,每天大概好几个小时。他走三万步,一步念一声佛号,就是三万声佛号三万步,大概要三个小时。身体很健康,那个时候八十多岁,看不出衰老的样子,他每天就是三万步,三万声佛号。这些都是念佛的好榜样。

  我们在这个时代顺著众生,众生多半都是争名夺利,佛门弟子也不例外,我们让他,不跟他发生冲突,他所要的我们不要,我们要的他不要,就跟贤公老和尚一样。贤公老和尚要的,没有一个人想要,住在乡村里头,很小的一个小庙,那个庙没人要,没有香火,生活全靠自己的劳作。不但自己自给自足,而且还能帮助贫困的人家,他种了一百多亩地,小庙只有四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分送给这一个村庄,这一个小镇贫苦的人家,这行菩萨道。一生他没有做过经忏佛事,他连早晚两堂功课都是一句佛号,没有经咒。一生这么单纯,真正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九十二年累积无量真实功德,所以这个老人早证得念佛三昧,大彻大悟。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说,除一句佛号之外什么都不说。别人向他请教养生之道,一百一十二岁不要人照顾,生活自理,每天还有这么大的工作量,体力不输给年轻人,奇迹!有个张居士向他请教养生之道,他教给人家两句话,「严持戒律,老实念佛」。持戒是养身,念佛是养心,心清净,身规规矩矩,没有恶言,没有恶行,身体怎么会不健康?说得一点都不错。所以对众生要顺他,错的,错的也得随顺他,他错,我不错就好了,不用批评。现在这个时代,讲求的是民主自由开放,讲求人权,父母都不能管儿女,侵犯人权,老师不能管学生,讲人权,这有什么法子?恒顺众生,把自己做好,自己做出榜样给别人看,让别人自己看,自己去想。

  最后,「普皆回向」。功德回向哪里?回向给法界,回向给法身,我所修的、我所干的功德,法界一切众生同成佛道,不是为我自己一个,我成就,希望人人都成就。为什么?一切众生跟自己是一体,末后这一句最重要意思在此地,肯定遍法界虚空界跟我是同一个法身。「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一心一智慧,力无畏亦然」,完全是一体,这个心量多大。普贤十愿,遍法界虚空界每一个众生都在里头,一个都不漏,这是佛的本愿。这十愿我们细心去观察,海贤老和尚有没有做到?一条都不缺,每一条他都做到了。所以严持戒律,他的戒律很简单,就是三皈五戒、十善、三学、六度、普贤十愿,统统做到,统统落实。这个人是真正的菩萨,不必讲求那些形式,重实质不重形式,贤老和尚完全是实质。他的功课一句佛号,昼夜不停,念念相续,除这一句佛号之外什么都没有,真正是标准的弥陀弟子。

  下面我们看一一九,「易行道」。在六十九页最后一句,易行道。八万四千细行是难行道,这个法门是易行道。这里文字不多,从《三藏法数》里头节录下来的,「谓凭信佛语,修行念佛三昧,求生净土。复乘阿弥陀佛愿力摄持,决定往生,故名易行道。」括弧,「梵语阿弥陀,华言无量寿。」易行道里头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信心。大势至菩萨是修念佛法门成就的,他走的是易行道,他教给我们,经文在《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教给我们,「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忆是心里头有,念是出声音念,念佛、忆佛是一体。换句话说,开口念很好,默念也行,是一不是二。千万不要错会意思,开口念功德大,大声功德更大,小声功德就小,有这么一个说法,这个说法没有根据的。老和尚,我们看这一生的行谊,他每天有大声念,念几句,念大概十分钟,以后就小声念,而心里面默念的时间是最长,甚至於在工作,农田里面工作,佛号没有中断,无论干什么事情,心里头都在念佛。这真正易行道。

  最重要的,「凭信佛语」。佛教给我们念佛成佛,这个不是假的,我们要相信佛语。在本经里头,「大士神光品」里面末后一段,佛特别指我们现前这个时代,如果遇到急难恐怖,一心归命观世音菩萨,念观世音菩萨名号,菩萨加持你,就能把你的灾难恐怖化解。我们要相信,不相信不行。这一章经文,贤老和尚也给我们作证了。他没有出家之前,十八岁,他二十岁出家的,腿上长了个毒疮,非常严重。他的母亲给他求医都没有效,医药无效,他自己感悟,想到这是业障病、冤孽病,所谓良药难医冤孽病,所以不求医生,不用医药,一心专念观世音菩萨,求菩萨救苦救难。念了一个多月,这个疮就好了,自己就好了,所以他对於佛菩萨的话愈来愈相信,没有丝毫怀疑。这就是说为什么阿弥陀佛要他住世表法,他具足这些条件,他真信,他真愿,听话、老实、真干。佛找这种人行,叫他怎么做,他真做;一般人不肯,阳奉阴违,那个没用处。所以老和尚的寿命,我的体会是阿弥陀佛把他延长的,延长让他继续表法。在这个大时代里头,许许多多人已经不相信佛法,必须做出这个样子,让大家看到能感动,这种无法想像、不可思议的境界摆在你面前看你能不能相信。所以信、清净信比什么都重要,不能有丝毫怀疑。

  「修行念佛三昧」,目标是得三昧,念佛三昧就是一心不乱,以这个为目标。一心不乱得不到没有关系,功夫成片就能往生,这才叫真的易行道。功夫成片,老和尚给我们示现的就是功夫成片。一天到晚心里只有阿弥陀佛,没有把阿弥陀佛忘掉,这就叫成片。我们一般人念佛,念一念忘掉了,不成片,想起来,接著再念。这个在佛法叫失念,念失掉了,不知不觉的失掉,妄想起来了。老和尚没有这个现象,二六时中只有佛号,没有妄想夹杂在其中,这叫功夫成片。这个一般人可以做得到,所以首先要认识,老和尚常讲:「这世间什么都是假的」。这句话什么意思?看破。什么都是假的你才肯放下,你把它当作真的就不肯放下。肯放下,一切为众生不为自己,为自己,这三餐饭、身上穿的几件保暖的衣服,这是为自己。有个小地方可以遮蔽风雨,来佛寺几间破旧的房屋,农村里头的小庙,真正修行的人够了,无需要再增减,心安理得。老和尚一生没有外头化过缘,我把庙重新整修一下,没有。那个庙是需要整修,我们看到的样子。能遮蔽风雨就可以了,知足常乐,往生到极乐世界。

  「复乘」,前面是你真正发心真干,就得到阿弥陀佛四十八愿的加持,你会见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会接引你往生。如果见到佛的时候,佛说还有多少寿命、多少年,可以不要,不要,马上就去。海贤老和尚这个机会不止一次,见佛。佛为什么选他表法?为什么不选我们选他?他真干,真听话、真干;我们不听话,我们不肯真干,自己意见很多,妄想杂念很多,表不出。真干干什么?我们前面所说的,三福、六和、三学、六度、普贤行愿,就把这些做出来,就叫真干;你没有做出来,不是真干。往生到极乐世界是花报,在极乐世界跟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老师,证得无上菩提那是果报。真正是易行道!人人都能往生,人人都能成佛,为什么不干?这个机会,彭际清居士说得好,「无量劫来希有难逢的一天」,我们遇到了。稀有难逢,不是常常能遇到的,多么幸运!过去生中累积的善根、福德、因缘,今天才遇得到。遇到不认真学习多可惜,下一次再遇到又要经过无量劫,不是来生后世就遇到,不可能的事情。决定往生,决定成佛。

  同学们还有没有问题?

  主持人:请在网路上的法师和老师们,需要发言的请举手。

  主持人:弥陀村的老师。

  老法师:好。

  学生:尊敬的师父老人家,阿弥陀佛,向您老求教。刚才您老教导,就是出家人也好、在家人也好,最好能够自己耕种,自己来劳动。我们听到有的同修讲,现在国内有一些佛学院,在里面修学的四众弟子,尤其是出家众,他们的供养很丰盛,每顿饭要六、七个菜,而且每位出家师都有一个侍者,每个月还会收到很多信众的供养,有红包,手里的零花钱,每个月都要花大概有一千多块钱左右。我们想求教师父,像这样的教学方法,和您老所说的这种耕读的生活,听上去是矛盾的,哪一种能够教出来真正的高僧大德、善知识?感恩师父。

  老法师:历代的高僧大德怎么出来的?不错,是有好老师,老师教你只是指示方向,指示一个目标,路是要靠自己走的。所以一个好老师一生真正教出来的好学生不多。以我们台中李老师这个例子来看,这是最近的,真正是一个好老师,对学生真是苦口婆心,学生不肯学没法子,不能勉强,所以真正成就的人不多。由此可知,真正成就的人决定具足这六个字,就是老实、听话、真干。遇到有这样的人,这是大材,这是大根器,应该要好好的照顾他、帮助他。照顾他决定不是优裕的生活,为什么?我们想想世尊在入灭之前,为什么交代后世弟子要以戒为师,以苦为师?这两句话很简单,它太重要了!不能持戒,不能吃苦,怎么会能成就?我们今天在香港这个地方不是道场,我们没有道场。大家来过的都知道,只是十几个念佛的同学,每个人在此地买一栋房子,我们住在一起,十几个人住在一起,彼此互相照顾。我们学习经教,也就是在这里建一个摄影棚。我们的心定下来,每天读经、念佛跟同学们做分享,希望慢慢提升我们的境界。

  我们看了海贤老和尚这个光碟非常受感动,我们自叹不如。他有这么好的修学环境,还有个小庙,我们连个小庙都没有。流浪一辈子,不能再流浪了,为什么?再流浪不能成就了,往生没有把握。我也是感谢佛菩萨,佛菩萨给我安排,在香港有个老同修把他自己在农村里居住的小房子供养给我,让我有个地方好自修,你们都看见过的,我就准备在这个地方念佛求往生。我要学老和尚一切放下,今年五月份联合国的活动,我不参加了,往后这些大的活动,国内、国外我统统不参加。老和尚那个做法是正确的,心里没有杂念、没有妄想,真正做出榜样来,度很多众生。海贤老和尚的榜样感动我,我能往生是他度的,他这个表法让我看到,信心坚定,一丝毫怀疑都没有,真正能做到念佛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这三条里头不怀疑最难,让我们看到,真正体会到,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我们自己不能像他这样的往生,这就对不起他。

  真正发心,就要发心吃苦,要发心持戒。戒律不要多,不要去学戒,去找律藏,那个太麻烦,只要把净业三福、六和敬、戒定慧三学,那是佛门教学最高指导原则。学习经教那个戒是什么?就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这是戒,学习经教的戒;方法,就是「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这都是属於戒,戒就是这几句,你就能成就。一生专门搞一部经,十年之后你就是这一部经的专家。如果我们十年,就这一部《无量寿经》,这一部注解、一句佛号,十年之后我们还在这个世间,就是阿弥陀佛再来,活的《无量寿经》。一经通,一切经通,一切经虽然通我不讲,我就讲这一部,学《金刚经》的专讲《金刚经》,学《普门品》的专讲《普门品》,会变成一个时代的权威。学校里开课我可以去教,我教什么?教《无量寿经》,我不教别的。因为现在有几个汉学院,汉学院里面学的东西是儒释道,所以出家人可以在里面学。至少汉学院里有三个学系,有佛学系、儒学系、道学系,我们可以到那边去学一个科目。教学,我也是主张一门深入,不管是学儒、学道、学佛,十年学一部经,不要搞多。一部通了,部部都通,这是真的,不是假的。然后让大家去省思。

  教学的理念跟方法,现代跟古时候不同,不是小的不同,很大的差距。但是古人这个方法能叫学生开智慧,叫他得三昧,大彻大悟,明心见性,以这个为目标;现在教学是求知识不求开悟,学得愈多愈好,广学多闻。这东西方教学的理念跟方法不一样,我们来做实验,看看古时候这个方法在今天能不能起作用。如果不用实验的方法,现在人不能接受,对它总是怀疑。科学讲求的是证据,你拿证据来。我一门深入有证据,不相信你来问问,你提出问题,我都能给你解答。这是什么?这是智慧。东方古人的教学,无一不是讲求悟性,学生要有悟性,没有悟性的不教。佛法,你看,佛菩萨教的开示,学生要能悟入,他不能悟入不就白教了吗?绝不是记问之学。记问之学在原始儒家都不赞成,《论语》里头就有,「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也」。不记问要什么?开悟。儒也讲悟性,也讲开悟,道也讲开悟。这讲开悟是佛带头,佛法传到中国,把戒定慧三学这个方法带到中国来,儒接受了,道也接受了。所以古人常讲,「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这是中国传统共同的思想;「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自见就是开悟。所以老师教学生很有趣味,老师教学生,只要教他把这个书念得一个字没有念错,句子没有念错,句读没有念错,督促学生读多少遍,不讲意思的,不讲的,就是叫他读,看著他读,每天读足一百遍,甚至两百遍,教他读诵,教他读书千遍。读了几年,他的妄想、杂念没有了,他就会开悟,不定什么时候碰到,他就有悟处。悟处,他就会把这个意思讲得很清楚、很明白,连老师都佩服。是怎么开悟的?读书千遍,是用读书的方法修定,书会背那是副作用,它不是主目的,不是叫你背的,是用这个方法把杂念念掉、把妄想念掉,清净心念出来,平等心念出来,就会开悟。所以他主张其义自见,不是老师传给你的,是你自己悟到的。所以很多学生成就超过老师,这就是中国人讲,「青出於蓝而胜於蓝」。老师会教的,不是把东西灌输给你,不是的,是老师会教,教你开悟,你开悟了,很可能超过老师。

  中国古老这套方法现在失传了,我们要把它找回来。从谁做起?从我们自己做起。这些道理我早年就知道,也是缘不足,最大的麻烦就是居住没有定所。我佩服果清法师,果清法师出家他有个定所,师父真管他,师父往生之后,这个庙就交给他,他有地方办道。我不行,我搞流浪,一生流浪。流浪完全看缘分,这个地方同修脸色变了,我就得走了,他欢喜的时候我能住,他不高兴我就得走路,到处流浪过了一辈子,八十五岁才有个小茅蓬。所以有这个小茅蓬,我现在想来想去,我要长住在这里,我要一门深入,就一部《无量寿经》,一句阿弥陀佛,一切都放下。我没有一百亩耕地,大概有十亩菜园,我要学种菜,这也是运动,至少蔬菜、水果可以自给自足,粮食大家送我一点就够了。我们这个地方人,住众,我就想到释迦牟尼佛五比丘,鹿野苑五比丘,我也想五个人,五个男众我们出家在一起,我们劳动,我们工作,我们万缘放下,每天学习《无量寿经》,点点滴滴我们提出来研究讨论。

  十年之后如果有缘,专讲《无量寿经》。到哪里去讲?到学校去讲,到汉学院去讲。马来西亚有汉学院,香港也准备成立一个汉学院,印尼回教大学有汉学院,都可以到那边去教学。我们这个课程,这一门课程一年,顶多两年,不会超过两年,像我们现在每天两个小时讲经,两个小时研究讨论,大概就要两年,很好。印尼回教大学有学位,可以拿到汉学博士学位,有这个学位就能够在全世界大学里头教中文,汉学博士教中文没问题,许许多多大学都有中文学系。再有一般寺院道场请你讲经,咱们就去讲,讲完了回来,这个好。因为我们只讲一部经,不讲第二部。如果喜欢一部一部听下去,行,我在你这长住;要不然,我在那住一年讲一部,明年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住一年,再讲一部。中国这么大,两千多个县,一个县讲一部,那你得活两千岁。这个方法好,一门深入,把中国这种教学的智慧、教学的理念、教学的方法再挖掘出来,希望能够利益现前跟往后的众生,让大家能得到真实利益。

  现在他们做的都是知识。我们去参观欧洲英国的汉学院、法国的汉学院,全都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知识,把它当作古代文明这个科目来研究,对现在完全不相干。我告诉他们,中国传统的东西现在还管用,他们非常惊讶,几千年的东西现在还管用吗?我说管用,如果现在不管用,我学它干什么?现在管用,能帮助这个世界化解冲突,促进安定和谐,像汤恩比所说的。汤恩比的话欧洲人不相信。他说「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这个话是在他访问日本的时候,跟池田大作谈话当中谈到的。他讲的话没错,管用,我们做出来给他做证明。访问欧洲也是很有意义、有价值,如果不到那边去,我们对事实真相不了解,去了之后才晓得,欧洲汉学不是我们理想当中的汉学,是把它当作古代文明这个项目来研究,与今天社会不发生关系。这就不是我们想学的,我们想学的是要能够解决现实问题,帮助我们自己智慧增长,妄想、杂念减少,让我们这一生能过到幸福美满的生活。我们有美满的家庭、有良好的社会,真正像古人所说的太平盛世能够在地球上出现,我们想的是这个。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学它干什么?这种想法、看法,西方人很普遍,在中国也相当普遍,所以对中国传统有怀疑。这是我们早年在汤池办实验,就是回答他们的疑问。我们真做成功了,而且短时期做成功,不到四个月做成功,证明人性本善,证明人是很好教的。所以我们在马来西亚跟华校老师、校长举行座谈,我提出十个教学为先,来证明《学记》里所说的,「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你得到政权,管理这个国家,什么最重要?教育最重要,只要把人教好,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所以过去帝王能垂拱而治,就是一切都上轨道,这个国家人人是好人,好人干的都是好事,皇帝一点不操心,哪有像现在这么多麻烦。问题在哪里?教育方向目标错了。好,今天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