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02-039-0340 主講人 : 淨空法師
jump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三四0集)  2011/3/23  澳洲净宗学院  档名:02-039-0340

  诸位法师,诸位同学,请坐。请看《大乘无量寿经解》,第三百九十一面。十乘观法我们学到第六,第六讲到三十七道品,我们简单的介绍过了。接著看这个文,「若修四念处」,四念处是看破,「能生正勤」,正勤就是断恶修善。所以真正看破之后,这个断恶修善的心才能生得起来,断恶修善的心生不起来,你对於事实真相不了解,不知道现前实际状况是什么。这个观念都错了,总以为身是清净的,我们享受都是快乐的,没有想到事实真相,身确实是不净,又何况烦恼、杂念、忧虑、牵挂,对身心都产生严重的伤害而不能觉知。真正了解之后,对身体内外,内是心,外面是境界,知道都不是真的,都是假东西,都是属於无常的,断恶修善的念头就能生起来,知道大乘教里讲的是正确的。我们的念头善,纯净纯善,那是法性身、法性土,那个身真的叫清净身,世界是清净的世界。心行不善,身体决定多灾多难,居住的环境肯定有许多自然灾害,全是不善心行所感召的,所以修四念处才能生正勤。「正勤发如意足」,也就是四正勤能发四如意足,也就是知道什么是应该放下的,不应该执著、不应该分别,明白了。「四如意足生五根,五根生五力,五力生七觉支,七觉支入八正道」,在小乘就是证阿罗汉果,大乘圆教那就是入初住位,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就能达到这个境界,「是为调停适当」。

  「若随人根性,於诸道品,何者相应,可以入理,是为调试适宜也」。人根性不相同,上根利智能在道品一种、二种相应,他就契入境界,所谓是一闻千悟,这种人当然很少。我初学佛的时候,我这三个老师,三个老师都没见过面,方老师跟章嘉大师、跟李老师没见过面,李老师跟他们,知道,闻名,没见过面,可是他们都同一桩事情警告我,我初学,教我对於性宗的东西、禅宗的东西不能碰。我还特别喜欢,喜欢《金刚经》,喜欢《六祖坛经》。三个老师都摇头,他说这些经论它所对的根机是上上根人,上上根人真是一接触就大彻大悟。我们不是上上根人,不是上上根人学这个东西很欢喜,但是入不了它的境界,你能够欢喜一辈子,你连个须陀洹果都证不得。什么原因?方老师分析得很好,方老师说这个东西,经典就好比学校的课程,有属於小学的课程、有中学课程、有大学课程、有研究所的课程,他说你现在初学,应该从小学、中学、大学、研究所,这样去读就对了。像《金刚经》、《六祖坛经》是研究所的课程,纵然你看到、听到很喜欢,你入不了境界。一点都不错。

  所以老师教我从法相宗,《百法明门》、《三十颂》、《二十颂》,从这个地方下手进去,他告诉我,这确确实实是道道地地的佛教哲学,因为我跟他是学哲学。章嘉大师那是真的给我做扎根教育,他教我从持戒修定,从这个路子走,学释迦牟尼佛。第一部叫我读的书是《释迦谱》、《释迦方志》。好像我看到许许多多出家、在家学佛,都不是从这起步的,章嘉大师要我从这里开始。他说你要学佛首先要认识释迦牟尼佛、了解释迦牟尼佛,你就不至於走错路。这个我们以后了解,这是真实教诲。特别重视戒律,把自己一些浮躁的习气都要把它放下,依照古人这些规矩按部就班的来学习。学讲经,先学小乘,后学大乘,这以后我们在经典里面看到了,确实世尊教的。世尊教弟子,「佛子不先学小乘,后学大乘,非佛弟子」,躐等,等於说不先读小学他就去念大学,这个佛不承认,佛希望你按部就班来。上上根人特殊,那是很少数,所谓是天才儿童,十一、二岁就进大学,就进研究所,有,很少很少。我们不是那种才能,一定得按部就班。所以初学的时候也学四念处、学四正勤、学四如意足,这三个是根,基础。我以后学了,这四念处就是章嘉大师讲的看破,四如意足是放下,四正勤是断恶修善,我就能理解。证明章嘉大师讲的话是正确的,指我这个路是一条正路,锲而不舍,这走出来了。由此可知,五根,前面三科十二道品如果不具足,你没有根,哪来的根?没有根你有什么能力,你今天讲诵经拜忏能够超度,你凭什么?你有根、你有力才能超度得了,没有根、没有力超度没效果。

  倓虚法师的自传《影尘回忆录》里面所记载的,他们未出家的时候,都是学佛的,同参道友,有一个刘居士,八载寒窗读《楞严》,一门深入,长时薰修,八年专攻一部经,有一点功夫了,心地清净,一门深入,长时薰修。他们三个人,那个时候没出家,三个人开一个中药店,中午没有客人来,在这个铺子里面打瞌睡。刘居士就见到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冤亲债主,为了一点小小的利打官司,刘居士这个官司打胜,这两个人败诉就上吊自杀了。所以刘居士也非常后悔,不应该争这一点小利,害了两个人丧命。现在看这两个人来了,就晓得这麻烦了,鬼来了,是不是来报复的?看两个人走到面前就向他跪下,他就慌了,问了,你们两位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他说求超度。刘居士就放心了,求超度,不是来找麻烦的。他说那你要我怎么替你做,做这个超度佛事?他说只要你答应就行了。好,行,我答应你。看著这个鬼魂踩著他的膝盖、踩著他的肩膀升天了。这什么?有功夫,有根、有力。

  修行有根、有力,你看什么样形式都不要,只要你答应,凭你修学的功德就能帮助他们超生。这两个超生走了,又来了两个,一看,他太太,还带个小孩,也都过世了,也求超生,也就是这个办法,只要答应就可以了,踩著膝盖、踩著肩膀升天了。没有根、没有力就是你没有真正的功夫,凭什么?经文大家都会念,忏仪各个都能够学,像我们这些年提倡的三时系念佛事,有效果。因为什么?做的人多,无论在家出家,有二、三个有根有力的人就有效,就能生到效果,所以人多有好处。真正有根有力的,一个人就行,不需要很多人。很多人,主法的人、敲法器的人没有根没有力,可是随喜大众的有真修行人,借他的力量,借他修行的功德,一样超度,一个法会真的一、二个就行了。我们懂得这个道理,真修、真干重要,什么都得要靠自己,这是最可靠的。刘居士以后出家了,在北方弘法利生,这都是老一代的,他们跟谛闲法师同一代。大概从我算,应该是我曾祖父那一代的,比我祖父还要早一代。

  有五力,从五力才能生七觉支,有能力选择法门,这个很重要。在中国古时候佛教有十大宗派,每一个宗里面法门很多,哪一个法门适合我,这个关系太重要,适合自己根性的法门就特别容易修,你能够理解,理解才生正信,你会学得很欢喜。特别是像现在所谓知识分子,我们就算是知识分子这一类的,对於佛的经教产生浓厚的兴趣。为什么?里面确实有道理,你愈学会愈欢喜。可是怎么样?得不到三昧,不能开悟,也就是我常讲的,我们所学的佛法全是知识,不是智慧。我年轻还有能力博闻强记,没学佛之前喜欢读书,读的东西很多,所以常识很丰富。也有点用处,以后讲经的时候,凭著过去这些见闻,我在讲台上讲东西就很活泼,现前这些众生根性听得喜欢。如果我寿命真的是到四十五岁过世了,我在佛法上所契入的很浅,虽然念佛,能不能往生没有把握。为什么?对净宗认识不够透彻。这寿命一延长,我也没有想到延到这么长,几乎要延到一倍了,这个利益对我就太大太大了,延长了四十年。这四十年对於大乘经论的契入我们自己都意想不到,明了之后回过头来再看净宗,净宗不可思议。所以今天叫我选择经论,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经,要我选择一部经,我告诉诸位,我就选择《无量寿经》。《华严》、《法华》、《楞严二十五圆通》统统都归《无量寿经》。

  一句阿弥陀佛的名号真正不可思议,这在前面我们用了很长的时间跟诸位介绍,真难得!我们自己学习体会,又得到古大德的证明,还得到现代科学家的认证,这怎么会错得了?不是盲目跟著古人走的;盲目跟著古人走也能走得通,你只要真跟他,你一定能走得通。自己不认识路,经教明朗之后,自己认识路了,自己认识路,古人也是这么走的,信心就更深刻了。若不是这些大经大论,我们自己知道,我自己就晓得,我的善根不是真正的深厚,有善根,善根并不深厚。深厚的善根是这四十年培养来的,等於说补习,补上来的,四十年前,我四十五、六岁的时候没有这么深厚的善根。得力於一个好处,就是对经教锲而不舍,一天也没有空过,天天读、天天学、天天在讲,讲是跟大家在一起分享修学的心得。这有很多好处,许许多多的问题,在讲经、在答问悟出来的。经上常讲豁然开悟,并没有想,人家一问,立刻就能够回答。所以七觉支才能够抉择法门入正道。圆教的八正道就是初住菩萨的境界,《法华》是圆教,《华严》也是圆教,古大德判《楞严》也是圆顿大教,《无量寿经》不例外。我们前面读过念老引用《法华经》上的经文,《华严》全部到最后都归依净土,这净宗法门不可思议。

  「当知道品即四谛之道谛也」。四谛是苦集灭道。总的来说就是戒定慧三学,戒定慧三学总一切法,四谛也是总一切法,比三学讲得更细一点。天台家智者大师也把四谛配在藏通别圆,四四一十六谛。《法华》是圆教,圆教的四谛叫无作四谛,苦集灭道我们知道,「今依圆教,无作四谛」。「苦,阴入皆如」,阴是五阴,就是色受想行识五蕴,入是六入,眼耳鼻舌身意,皆如,如是什么?全是自性、全是性德,「无苦可离」,苦没有了。苦集是讲世间因果,灭道是讲出世间的因果,统统归自性。「集,尘劳本清净,无集可断」。换句话说,烦恼即菩提,那就没有烦恼可断;烦恼断了,菩提也断了,也没有了。这里头什么?只有迷悟,悟了阴入皆如,烦恼即菩提,没事;迷了?迷了就真有,迷了就是生灭四谛,那什么?藏教的,是我们现在众生所受的,谛就是真相,四种真相,果上的真相,得离苦才能得乐。首先叫你知道三界统苦,前面我们学过的三苦、八苦,像四念处里面所讲的。

  出世间法呢?灭,灭就是涅盘。灭什么?灭烦恼,无明、尘沙、见思统统断尽,这个灭。「边邪皆中正」,边邪两个字都是讲的烦恼,烦恼的自性全是法性,迷了法性就叫烦恼,悟了之后才晓得都是法性。禅宗开悟了,大彻大悟,老师考考学生,见性了,性是什么样子?真正开悟的学生,随便拈一物,老师明白,点头给他印证,真开悟了,随手拈来,无有一法不是。边是讲边缘,不是核心。哪是边缘?在佛法里面,藏通别圆,圆教是核心,藏、通、别都是边,佛教全是中正。邪呢?不是佛教,其他的宗教,也不离开自性,心外无法,法外无心,佛教是正法,哪个教不是正法,皆是。你要是悟了的话,全是!你不悟的话,你有分别、有执著。悟了之后,分别执著没有了,起心动念也没有了,一切法皆是法性,法性所现的法相,「无道可修」。

  「生死即涅盘,无灭可证」。生死跟涅盘是一不是二,佛跟众生是一不是二。我们现在借科学家的印证,对这个事情更清楚、更明白。你想想看,弥勒菩萨所说的一念,这一念是什么样子?一秒钟的一千六百兆分之一。这是什么?这是诸法实相,在这里面所有一切法都平等了,都摆平等了。宇宙之间这一切现象,物质现象、精神现象、自然现象,怎么回事?都是这一念生的,这一念才生,立刻就灭了。楞严会上释迦牟尼佛说,「当处出生,随处灭尽」,它速度太快了。所以跟你讲,这是《大般若经》上的总结,「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这是一切法的真相,了解真相,一切法应不应该放下?所以在此地讲,今依圆教无作四谛,「三十七品成於一心三观」,即空即假即中。你怎么说都是对的,没说错,你真的契入境界。没有契入境界,怎么样说都是错的。能不能入,全在放下。迷,怎么迷的?没放下就迷了,你怎么还留一点,彻底放下就悟了,这个道理要懂。

  为什么要放下?《坛经》上说得好,「本来无一物」,这句话说绝了,真如本性里头本来无一物,净土常寂光里头本来无一物。所以没有染净,何处惹尘埃,没有染净、没有真妄、没有是非、没有邪正,真的回归自性。回归自性是一念不生,有念即妄,一念不生,阿弥陀佛这一念有没有?没有了。契入之后,那个作用就大了,什么作用?能生万法。怎么生的万法?众生有感,自然有应,确实没起心、没动念,自然的应,这个很难懂。佛在经上举比喻,譬如敲鼓,我们敲鼓是有意去敲它,你敲它就响,大叩则大鸣,小叩则小鸣,不叩就不鸣。我们敲它,鼓有没有想一想,他敲我了,我要应他?没有。见性之后,这个法性对於十法界众生之感它是自然的应,所以这个现象叫自然现象。现象把它分成三大类,物质现象、自然现象、精神现象,三大类。法性在哪里?法性遍一切处,一切时、一切处,法性没有不在,都在,不在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出现?

  我们把法性比作银幕,把能生万法这个现象比喻银幕里面的色相,色相没有离银幕,离了银幕它就没有了,这叫法外无心,心外无法,它两个是合在一起的,没有这一切现象它也存在,这叫真的。所以色相,像电视屏幕上的色相,是无常的,千变万化,屏幕是真常,永远不变。我们明心见性,性是真常,永远不变,能生万法。怎么生的?我们也明白了,感应生的,众生有感,他自然有应。为什么?他并没有起心动念。不起心、不动念,能明了,那是自性般若智慧;能应,那是自性里面本具的德相。所以自性什么都没有,常寂光什么都没有,不能说它无,我们佛经里头称它作空,空寂,空寂不能说它是无,外面有感它就有应,所以能生万法。能生万法这一句,惠能大师开悟的时候说的五句话,这一句就把自性的德用说出来了。自性的相状、体性,他老人家的形容,第一个是「清净」,从来没有染污过,第二个「不生不灭」,第三个「本自具足」,第四个「本无动摇」,真的,我们用电视屏幕来做比喻有一点像;「能生万法」,它能现相,众生有感,它就现相。感,千差万别,所以现的相也千差万别,遍法界虚空界一切万事万物,包括一切众生,每一个众生感不相同,所以法性起的应的作用也不一样,《还源观》上讲的「出生无尽」,就这个意思。

  你看,也有人给我们透露的信息,说地狱,地狱不是固定的,千变万化,天天都有新地狱出现。你说可不可能?可能,它符合这个道理。地狱从哪来的?念头变出来的,念头千差万别,它随著你念头在变。所以造作地狱罪,堕落地狱了,地狱里境界全是自己自心变的,自己业力变的。阿赖耶里面如果善的种子还有,在地狱也起作用,受苦难的时候良心发现了,自己受这个苦难,想到过去我害人,我不应该,有这么一念生的时候,他可能就从地狱出来了。良心不能发现,地藏菩萨在地狱里也度不了他。他什么时候良心发现,发现的时候忏悔的意思出来了,只要忏悔,业障就消掉,地狱相就不见了。没有造地狱罪,地狱在你面前你看不见。朱镜宙老居士告诉我的,我跟他老人家在一起的时候,那一年我二十六岁,他好像是六十九岁,是我祖父辈的,他看我们都是小孩。老人退休了,常常讲故事给我们听,那个故事都是他自己亲身经历,所以讲得很生动、很感人。

  他的岳丈,他太太的父亲,章太炎先生,这是民国初年鼎鼎大名的文学家。他告诉我,他的老丈人在世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月的东岳判官,东岳大帝的判官大概有事情不能上班,要找个人代替,就找到他,找到他就代替。每天晚上就有两个小鬼抬一顶轿子来接他去上班,他睡到床上就像死了一样,第二天早晨把他送回来,他就醒过来,日夜都不能休息,很辛苦。有一天他就试试看,写个请假条,告一天假,黄昏的时候就在家门口把这个请假条烧掉,那天晚上小鬼就没有来,东岳大帝准他一天假。判官的地位很高,就像现在的秘书长一样,地位很高,直接听东岳大帝指挥,东岳大帝好像管六个省,大鬼王。他跟东岳大帝建议,他是个佛弟子,佛门弟子,建议地狱里炮烙地狱,这个铜柱烧红的时候叫人去抱,他说这个很残酷,请求东岳大帝能不能把这个刑罚废除。东岳大帝听了这个话,就告诉他,你去看一看,回来时候再说。派了两个小鬼带他去看,这个小鬼带他走了一程,告诉他到了,就在面前,他看不到。豁然他就明白了,是造作罪业的人他的业报,没有这个业见不到。就像梦境一样,他在作梦堕地狱,我们看不到,才晓得这个状况,以后再不提了,晓得地狱是各个人的业报现出来的。那地狱就无量无边,每个人现的是自己的地狱,你现的不是给他受的,他现的不是给我受的,全是自作自受。这是章太炎第二天回过来的时候传这么一个信息,全是自作自受。新型的地狱那就很多很多,你的罪受完你的地狱就消灭,就消失,你有这个罪就有,没有这个罪就没有,让我们对地狱有更深层次的认识。所以在圆教四谛里面,地狱也不是真的,天堂也不是真的,地狱跟天堂都了不可得。所以放下起心动念、妄想、执著,事实真相你就明白了。

  四谛,藏通别圆,后头有一句话说,「迷中轻故,从理得名」,这是迷得轻,一接触大乘经教他就明白了。迷得重的人,「有苦可离,有集可断,有道可修,有灭可证」,迷得深的人。对於诸法实相能完全了解,不迷惑的,法法皆如,法法皆是,无有一法可得;世间法不可得,佛法也不可得。佛法是因为世间法而生起的,没有世间法哪来佛法!世间法好比生病,佛法好比是药,有病才有药;病要没有了,药就没有了,是这么个道理。

  「於上破法遍及识通塞,若不以道品调适,何能疾与真法相应」。这就是根性不同,上面讲的破法遍及识通塞,没有三十七道品、没有四谛法来调整它,怎么能够快速的与真法相应,这个真法就是法性,就是明心见性,他不相应。我们学了这些东西才知道修行真难,不是简单事情。后面说,「故大论云:三十七品是行道法」,就是修行的方法,「修道之人,若欲破惑入理」,就是断烦恼、证菩提,「必须此道品调适也」,你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你不依照这个你没有办法调整,就是修行的心态你无法调整。我们今天晓得,只有一样,只有一个法门可以不懂这些法也没有关系,也能成就,那就是念佛求生净土,不要找这些麻烦。

  我在四十多年前,佛光山刚开山大概三、四年,星云法师办了一个东方佛教学院,请我去教学,请我做教务主任,我做了十个月,离开了,也就是我们的意见不相同,我的建议他不能够接受,我离开了。在佛光山有一天晚上月光非常好,有十几二十个学生围著我在月光底下讨论经教,来了一个工人,是佛光山的长工,佛光山的工程一年到头是不间断的,所以有很多工人就专门在做工。他是台南将军乡的,走到我们那个圈子里头,他劝我们念佛,告诉念佛往生是真的不是假的,他亲眼看到的。这个往生的老太太是他的邻居,很熟,老太太。老太太心地善良,不甚懂佛法,佛、神什么都拜。他告诉我,三年前老太太儿子娶了个媳妇,儿子结婚了,这个媳妇懂佛法,就劝她这个婆婆一心只拜阿弥陀佛,其他的都不要拜。婆婆有善根,婆婆接受,听媳妇的话,把家里那些神像都送到神庙去了,专拜阿弥陀佛,也不往外跑了,每天在家里念经拜佛,念《阿弥陀经》、拜阿弥陀佛,三年,没有人知道她。往生的这一天她也没说,也没说她往生,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告诉她儿子、媳妇,不要等她吃饭,她去洗个澡,大家不要等。可是儿子、媳妇很孝顺,还是等她,等了很久,怎么还没出来?洗澡间去看看,真的她洗过澡了,换了衣服,房间没人,她家有一个佛堂,到佛堂一看,她穿得整整齐齐,穿著海青,手上拿著念珠,面对著佛像,喊她不答应,仔细一看,她已经往生了,站著往生的。他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真的一点都不假,要好好的念佛,他给我们上了一堂课,非常的生动,将军乡这个老太太。

  好几年前,大概有五、六年前,我到台湾去,好像是中山大学的校长,在高雄,请我在学校讲演,校长夫妻两个是虔诚的佛教徒,我提到这桩事情,台下有个人举手,他是将军乡的人,他知道。这个老太太有功夫,预知时至,不说,说了什么?怕儿子、媳妇有感情,这一哭一闹,她去不了,不说。这在将军乡,他给我讲话是前一年,就是一年前。以后我在美国,住在旧金山,旧金山的甘老太太,她的儿子、女儿在美国念书,以后在美国就业,把她也接过去。这是我一个老护法,我在台中十年,经济就是她帮助我的,每个月寄一百五十块钱给我,李老师规定的,一个月你要是超过一百五十块钱,你就不像出家人。一百五十块钱里面,有九十块钱是伙食费,吃饭的。这个一百五十块钱是十五个人,她找的十五个人,每个人一个月十块钱,我在台中十年,她就供养十年。所以到美国,我们又见面了,请我在美国,她那个时候住老人公寓,在老人公寓里头讲经,讲一个星期,我这个弥陀村的念头就从那里生的。

  旧金山老人公寓,这个老人公寓是犹太人办的,这犹太人很聪明,他这个房子是楼房,二十多层,每一个单位合台湾大概是十五坪的样子,有客厅、房间、贮藏室,还有一个小阳台。每一户,有老人夫妻两个住在一起的,也有单独一个人住的,一共有四百多个单位,住的人不少,管理得非常之好。老人一天到晚没事情,讲经、听经都欢喜。所以我就想到,在现代佛教道场就要办这种方式,我就想到弥陀村,退休的人大家在一起,天天在一起念佛,在一起听经,在一起学佛,我从那个地方得到这么一种想法。这个老人院,这个犹太人很聪明,他楼下的两层他附设一个幼稚园,就是老人的第三代,他的孙子,孙子、孙女都上这个幼儿园,所以他跟他的家人天天可以见面。小朋友他的父母就是他的儿女,小孩送来托儿所、幼儿园,每一天都见面,小朋友下课就去敲门,玩个十分钟,那里上课了,赶快去,这很聪明,让这些老人不孤寂,天天跟儿孙见面。我看了很感动、很佩服。

  甘老太太告诉我,她有一个朋友,儿子、媳妇买的有别墅的房子,生了小孩,她在台湾,把她接过来。接过来什么?照顾他小孩,就是照顾她孙子,做家事,帮助她儿子。好像有好几年了,小孩也上幼稚园了,晚上儿子、媳妇、小孩就回来,早晨上班的时候小孩也带去,送到托儿所,老人一个人在家里看家,念佛修行,真难得。她往生的时候也没告诉家人,往生的那一天跟家人都没说,家人第二天早晨起来,怎么老太太今天没有起来,没烧早饭,本来早饭都是她准备的,没人烧早饭。起来推门去看她,她坐在床上,穿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坐在床上打坐,仔细一看,走了,往生了。留了遗嘱摆在床头,儿子的孝服、媳妇的孝服、小孩的孝服她都做好了,后事她都准备好了,这就是预知时至。一句话不说,真走了,走得多潇洒。好朋友,一心专念。她也没听什么经,顶多念佛人常常念的就是一部《阿弥陀经》,一句佛号。她在美国住了大概有五、六年的样子,成功了。白天上班,儿子、媳妇都上班,小孩都上学,她那个就是清净道场,没人打扰她,一个人在家念佛,真成就了,这些都是我们最好的榜样。

  我们看下面第七段。所以说念佛不需要学这些教,这些教很复杂,很不容易修。今天,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大灾难降临之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学这些人,一部经、一句佛号。经,《无量寿经》很好,《弥陀经》也很好,只要选一种,不要搞太多,效果完全相同,真正得力的就这一句佛号,功德不可思议。我们在这几十年当中看到的例子太多了,学多了、学杂了反而没有成就。走的时候,真往生了吗?靠不住!不是说人走了,身体柔软,顶上发热,那就是往生极乐世界,不一定。一定是预知时至,或者是走的时候他看到阿弥陀佛来接引他,告诉大家,跟大家告别,那是真的,那不是假的。往生的时候昏迷,人事不省,这种状态是不可能往生的,那个往生全凭助念。助念身体柔软,头顶发热,是不是真往生?不可靠。为什么?生天道是这个样子,再生到人道是大富大贵也是这个样的。只可以说身体柔软、头顶发热的时候,决定不生三恶道,这是肯定的,人天福报有这种瑞相。真正往生一定要他自己说出来。

  已经走的人往生不往生,你知道不知道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自己要真干。他没有往生,我自己真干,往生了,他在哪一道我都知道。他临命终时你可以接引他,帮助他往生。这是对於家亲眷属真实的照顾,这个不是迷信。愈是最上乘的法就愈简单,决定不复杂,这个道理一定要懂。中国学术的根本称之为《易经》,易是容易、简易,一点不麻烦。佛法也是如此,佛法你要是真明白了、真相信了,佛告诉你,放下妄想分别执著你就成佛,就这么简单,只要你真肯放下。你看大乘教里讲得多清楚,放下执著,对世出世间一切法执著,不再执著了,你就证阿罗汉;放下分别,你就证菩萨;放下起心动念,你就成佛,就这么简单。求往生没有别的,「发菩提心,一向专念」,经上只八个字。大势至菩萨教我们念佛,「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也是八个字。你只要能真正做到,哪有不往生的道理!古今中外学佛成就的人,实在讲就得力於六个字,老实、听话、真干,他就成功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我们看底下这一段,第七,「对治助开。对即对待」,就是对待,「治即攻治」。实在讲对治我们都懂,不解释我们也都懂。「谓行人正修观时」,这个意思是说,修行人他每天在修观的时候,忽然或者,「忽或」是两个意思,忽然「邪倒心起」,邪倒也是两个意思,邪念起来了,或者是心颠倒了,这种情形有,很多。我们在念佛,不知不觉的杂念进来,或者是另外一个善念进来,或者是个恶念进来,把我们念佛的功夫打断,清净心失掉,这就是「障於正行」,它障碍了,「不能前进」,就是不能再相续。「随所著心,须以相应之法而对破之」。就是你执著的这个心,譬如从事商业的这些佛友们,每天都跟金钱打交道,念佛的时候忽然想到哪里还有一笔钱,或是欠人的,或是别人欠我的,他起这种念头。不同行业的人,不同境界的人,起这些贪瞋痴慢的念头,财色名食睡的这些念头,这个念头起来,怎么办?一定用相应的方法来对付它。念佛的人好,不要去想方法,就一句阿弥陀佛,不管什么念头起来,马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把它念掉,这个方法妙绝了!无论是世法、是佛法,起心动念就一句佛号,就对治了。念佛这个法门,正念是阿弥陀佛,助念还是阿弥陀佛,莲池大师说的,正助双修,八万四千法门都有正助双修,念佛法门,正修是念阿弥陀佛,助修还是念阿弥陀佛,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不要想其他的方法来对治,不找麻烦,这个法子好。「著心既息,则正行可进」。妄念没有了,那你就恢复正常。「都摄六根,净念相继」,相继很重要,不要让佛号中断。慢慢念,念时间久了,口里面的佛号中断了,心里面的佛号不断,成功了。口中断不中断不要紧,你心里真有佛,最重要就是这一点。

  我在讲席当中也讲过几次,有一年,很早了,我住在台湾,过年的时候,有一个老太太到我们图书馆来拜年,老太太跟我说:这一年来念佛的功夫念得很不错,我什么都放下了,就是孙子没放下。孙子放不下,来问我。我就告诉她,你把孙子换成阿弥陀佛,你就成功了。可见得亲情很重,虽然没有天天念孙子、孙子、孙子,没念,她心里真有。天天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可是一想到孙子,阿弥陀佛就放下了,她心里孙子是第一,阿弥陀佛是第二,她的障碍就在此地。所以,我告诉她:换个位子你就成功了,阿弥陀佛放在第一,孙子放在第二,你就成功了。心里头真有,念念不舍阿弥陀佛,我们念阿弥陀佛应该像什么?像那个孝子念念不忘记母亲一样,母子连心。可是现在没孝子,这个比喻用不上,从前可以用这个比喻,很贴切,现在用这个比喻不行了,什么比喻都比不上。夫妻,假的,有早晨结婚,下午就离婚,这开玩笑!人与人全是虚情假意,没有诚信可言,世出世法都没办法,所以这个世间会有灾难,灾难的原因也就在此地,诚信没有了。我们念佛最重要的是心里真有佛,心里除阿弥陀佛之外什么都没有,这才决定得生,这才叫念佛功夫成片,成就了。恭喜你,你永远离开六道轮回,你再也不会到六道里头来受苦,你超越十法界了。所以这桩事情我们要平常多想一想,不要想别的,其他的都是杂念。一个就是六道之苦,经教太复杂、太难学,念佛这个法门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只要真干,这一句阿弥陀佛,全通了,畅通无阻,通极乐世界,通华藏世界,通一切诸佛刹土,通世出世间,我们要不要?

  心里面真有佛,就没有障碍了;口里有佛,心里面这个世间名闻利养、五欲六尘还没放下,不行。甚至於我要来住持正法,我要来弘法利生,如果心著在这里,还是障碍。弘法利生重不重要?重要。要不要做?要做,别放在心上,随缘去做,随喜功德。放在心上错了,放在心上你不能往生,那你所做的这个功德将来都是人天福报。你想一想愿不愿意享人天福报?李世民做了皇帝还堕地狱。四禅天人寿命终的时候还堕三途,这佛在经上讲的。他罪业没有能够化解,死了之后投胎,业力是强者先牵,哪个力量强,他先受报,其他的都没有消失,都在阿赖耶里面藏住的,你这个寿命报完之后,阿赖耶的业习种子又起现行,自己做不了主,这真可怜,真没办法!

  今天遇到净土,你要是把它放弃,那就是愚痴,那就真可惜。这是一个机会,让你能够永远脱离六道、十法界的机会,你要不要把握它?自己修,修成功之后,有缘,帮助众生,多带一些人到极乐世界,这是真实功德,没有缘,自己先去了,到了极乐世界,过去、现前生生世世跟你有缘的人,都会跟你感应道交,他们有感,你就有应,十方应化,普度众生,你可以做得到。这一生当中如果说贪著其事,就不通了。这个对治里头,这里面就讲得很清楚,修行人最怕的就是这个,一生的功夫付之东流,真可惜,还是搞六道轮回。

  这下面说,「如世医治病之术」,世间医生给人治病,「药必对病而用」,这对症下药。「其患冷病者,必以热药治之;患热病者,必以冷药治之;患不冷不热者,必以温和之药治之。药力若效,其病即愈。病既愈已,身即安康」。这一段好懂,用大夫治病来做个比喻,药要对症。这比喻什么?比佛为众生说法,法要契机,也就是要对症。众生的根性不相同,你要是用这个说法不对症,不但治不了病,反而害人,这个道理要懂!世间这个医药不对症是害人身命,说法不契机是害人慧命,害人慧命比害人身命罪要重大得多。身没有关系,死了之后,如果这一生没有做什么坏事,来生又到人道来了,很多。我们看到很多催眠的,在中国、在外国,现在很盛行,一入催眠状况的时候,过去生中是人,再过去还是人,没有什么大善大恶,他生生世世在人道,在人道可以转很多世;造恶业那就到恶道去了;做好事他就到天道去了。一生没有大善大恶的人很多,这在催眠里面我们能看到。所以人得人身还是比较容易,可是得人身、闻佛法的机会很难。现在世界人口六十五亿,多少人能闻佛法?你这一想就太难了,也就非常珍惜我们的机缘,不容易!

  得人身不容易,闻佛法更不容易,尤其闻佛法能闻到净土,那就是难上之难!因为闻净土,你这一生可能就超越轮回,就有这个可能。你不闻到净土,闻到其他的法门,修很好,都变成天福,来生生天的多,证果不太可能。这是我们能想像得到的,以我们自己为例子,我们能证果吗?小乘初果须陀洹,最起码的,要断三界八十八品见惑,你能断得了吗?见惑里面头一个就是身见,我们都以为这个身是我,有几个人知道身不是我,真不是我,能做得到吗?做不到,起心动念还是为这个身想。所以学佛,怎么学,佛教小学一年级都进不去。佛教小学一年级要破身见,《金刚经》上讲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你做到才是佛教小学一年级。《金刚经》上经文说得很清楚,须陀洹,须陀洹如果以为我证得须陀洹了,佛就不承认他是须陀洹。为什么?他四相没破,四相破了,佛承认他真的是须陀洹。破四相功夫浅深不一样,须陀洹是初破,身见没有了,边见没有了。边见是什么?对立。

  所以佛弟子,初入佛门的,证初果的,大乘十信位初信位的菩萨,边见没有了,边见就是永远没有对立。别人跟他对立,他不跟人对立,不跟人对立、不跟事对立、不跟一切法对立,他真正理解一切法跟自己是一体。这容易做得到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难!第三个是主观观念放下了,就是我的想法、我的看法没有了。为什么?他我没有了,所以也没有我的看法,也没有我的想法,无我了。成见有两种,在佛经里头,见取见跟戒取见,戒取见是因上的成见,见取见是果上的成见,两种成见都没有了。最后一类,邪见,所有一切错误的看法都没有了,换句话说,他已经是正知正见,他对於一切人事物的看法决定跟经教相应,虽然没有学,他也相应。这是小乘初果,大乘初信位的菩萨,你想想我们自己能做到吗?这只是把执著放了局部而已,没有完全放下,一般讲大概放下三分之一,不容易!

  所以今天不用念佛法门,靠阿弥陀佛四十八愿的接引,四十八愿的加持,凭我们个人修行要想证果,太难太难了。古人行,古人为什么行?古人从小家教好,根扎得稳。中国古人小孩扎根,从什么时候扎根?从怀孕,怀孕叫胎教。小孩一出生,他睁开眼睛会看,竖起耳朵会听,从出生到三岁这一千天最重要,这一千天叫扎根教育,他天天看、天天听,他已经在学习,已经在模仿。所以这个教育不是言教,最重要是父母做好样子给他看。所以《弟子规》不是教小朋友念的,是父母做出来给儿女看的,就是给婴儿看的,每一字每一句你要做出来,你让他在一岁到三岁的时候根深蒂固。中国古谚语有所谓「三岁看八十」,这个根扎稳的时候,八十岁都不会变,「七岁看终身」,一生都不会改变,他懂得伦理、懂得道德、懂得因果,现在全没有了。在胎教,民国初年还有,大概民国十年以后就没有了,就看不到了,民国二十年的时候大概讲都没有人讲了,叫一代不如一代。要知道人人本来都是佛,佛说的「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中国古人讲的,一切众生本性本善,换句话说,都是圣人,都是贤人,你没有把他教出来。在全世界只有中国这个族群懂得教育,会教,所以中国人有教育的智慧、有教育的方法、有教育的经验、有教育的成果,世世代代出大圣大贤,全是教出来的,疏忽了,你家就没有后代了。后代不是说家里儿女多、儿孙多,不是这个意思,儿孙里头有圣人出来。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不能失掉,要灭亡掉的话众生就可怜了。文化没有国家界限、没有族群界限,所以中国文化可以说是全世界的希望,希望年轻人发大心把它继承下来。

  我们在联合国向大家报告,很多人不相信,认为这是理想,做不到。所以我们在安徽庐江汤池做了三年的试验,效果卓著。在试验里面我们看到,人是教得好的,而且很容易教,只要老师自己做到,自己做不到你就教不好。所以《弟子规》、《感应篇》、《十善业道》,老师自己要做到,然后你去教,就能产生效果,自己没有学好,你就没办法教人。所以「今论对治之法」,就像治病一样,我们怎样帮助社会恢复正常?怎样帮助人心恢复本善?怎样帮助众生恢复成佛?这全是教育。「而言助开者,盖由邪倒之心,障蔽正行,而使解脱之门不开」,解脱就是觉悟之门,不开。这一句得留在下一个小时来讲。现在时间到了,我们就学习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