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02-039-0229 主講人 : 淨空法師
jump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二二九集)  2010/12/22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02-039-0229

  诸位法师,诸位同学,请坐。请看《大乘无量寿经解》第二百八十四面第三行:

  「第三十,永离热恼,心得清凉。所受快乐,犹如漏尽比丘。是为乐如漏尽愿。」这一愿为我们解答一个问题,弥陀称为极乐世界,什么叫极乐?这一愿给我们解答出来,真的是名符其实。为什么?他方世界找不到的,特别是凡圣同居土跟方便有余土。实报土是平等的,诸佛如来都差不多,没有多大的差别,唯独同居土差别太大了。下面黄念老为我们解释,永离热恼。什么叫热恼?「热恼,为剧苦所逼,身热心恼,故名热恼」。热恼就是烦恼,剧苦是极大的痛苦逼迫你。特别是在现前的社会,热恼两个字形容现代人非常恰当。我们常常听说,不但成年人有,未成年的,十几岁的中学生有,大学生更不必说,甚至於连现在小学生都有。从哪里看?你看小学生自杀,他为什么自杀?一定是遭遇到很大的痛苦,这个痛苦叫小孩都感觉到生不如死,他才采取这种手段。这是一桩大事,不是小事。

  我们要是读古书,从古圣先贤里面看到,中国古代称皇上称圣王,皇上的命令称为圣旨。圣是什么意思?人的智慧、品德、学问达到最高峰,称圣人,次一等的称贤人,再次一等的称君子。圣贤君子,他们存的是什么心?念念心里怀著帮一切众生化解热恼,这是圣人,为人民解除痛苦,不会给人民添麻烦。在整个世界上来看,中国圣贤君子特别多。我们从历史上可以看到,一个朝代,朝代政权建立的时候,前面一半的时间,一般大概都是有二、三百年,前面一半。我们以三百年做标准,前面一半就是一百五十年,前面一百五十年政治清明,可以都能称得上盛世太平,中国人讲太平盛世,人民幸福,政治清明,都是好官,好皇帝,好官,后半就慢慢衰了。后半什么?这些领导人的子弟,从小养尊处优,没有忧患意识,逐渐养成贪图享受,於是那种热爱人民、伦理道德的观念逐渐就衰了。到末代皇帝,那就衰得不像话,可以说是只顾自己享受,不顾人民死活,这是逼著人民要造反,要起革命,把前面一个朝代推翻,新的皇帝出来了。新皇帝出来时,一定是遵循古圣先贤治国平天下的理念,所以又一个盛世出现。这在中国历史上诸位都能看到。

  你看最近的满清,满清二百七十多年,大概盛世一百五十年;顺治,这是刚刚入主中国建立政权,康熙六十一年,雍正十三年,乾隆六十年,嘉庆还算不错,都算是盛世,嘉庆之后不行了。嘉庆以后,你看道光、咸丰、同治,那就一代不如一代。咸丰的晚年,慈禧太后就干政。咸丰死了之后,儿子同治很小,慈禧太后摄政,她就掌权了。同治死了之后,同治没有儿子,也不要过继,选择什么?选择他兄弟一辈的,就是光绪。这是什么?慈禧太后便利她执政,选这种小皇帝,大权操在一个人手上。所以慈禧执政的时候国运就衰了。非常明显,盛世的时候,清朝前面几个帝王都是礼请儒释道的专家学者在宫廷里面上课、讲学,皇帝带著嫔妃、文武大臣天天接受儒释道的教诲。

  满清是少数入主中国,少数民族,入关也不过是二十万军队,统治中国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族群,他靠什么?靠中国传统文化。他告诉人民,孔子说的、佛说的、圣人说的,中国人就听。他没有说他自己说的,他如果说自己说的,谁听他的?这是帝王聪明,帝王真学。真正认真学习的,雍正,雍正对於儒释道真可谓是精通,真下功夫。在佛法上,高僧大德,他跟高僧大德相比绝不逊色,宗门教下,显密圆融,实在是了不起!这个制度太好了,慈禧废除的,不再邀请这些学者到宫廷里面上课,就废止。慈禧太后遇到问题问谁?问鬼神。慈禧搞迷信,宫廷里面开始用扶乩扶鸾,搞这个,重大的事情请乩,由鬼神来决定,亡国了。这一桩事情,早年我的老师章嘉大师告诉我的。我也是因为看到这个扶乩,心里有怀疑,那真的是佛菩萨吗?我向老师请教,老师就把慈禧太后这桩事情告诉我。他说扶乩,乩灵不灵?小事情灵,决定不是佛菩萨,鬼神冒充佛菩萨传递信息,小事说得很准,大事他也糊涂,他也不知道。所以佛法用教学,不用神通。用神通做佛事,妖魔鬼怪都有神通,他可以骗人,我是什么菩萨再来的、什么佛降世的,那是假的。

  所以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一生教学,三十岁开悟,七十九岁圆寂,讲经三百余会,说法四十九年。有没有神通?有神通,不用神通做佛事,就是说绝不用神通来教人。为什么?妖魔鬼怪他离了神通,他没有别的办法,他的智慧德行甚至於比一个君子还不如,有善心,藉这个做一点好事,免不了有后遗症。所以真正学佛弟子不能不知道,佛法是教育,不是宗教。你看释迦牟尼佛一生,像中国孔子一样,教学。孔子只教了五年,释迦牟尼佛教四十九年,有教无类,不分国籍,不分族群,不分宗教信仰,只要你肯来学,释迦佛都教,平等的教你,不收学费,完全是义务,是这个世间古往今来最好的老师,老师当中的模范、典型,这我们得把他认识清楚。

  称他为佛,这是印度人对老师一种尊敬的称呼。印度人称佛陀,就像中国人称圣人一样,我们中国习惯上对孔夫子,只称他夫子,没有称他为孔圣人,孔圣人是后人对他的尊称。印度人称佛陀,跟中国人称圣人,意思非常相接近。圣是对於宇宙人生事理通达明了,这称为圣;佛陀这个意思,也是对於宇宙人生万事万物觉了,觉悟了,不再迷惑,称为佛陀,所以意思很接近。从这些称呼上,我们就完全明白,没有称释迦是神,没有称他作神,也没有称他是上帝,也没有说他是天使,这些名号是宗教的,在佛教里头没有。佛教,佛陀是中国人的圣人;菩萨,中国人称贤人,觉悟,但是他不圆满;阿罗汉,中国人称为君子,有德行、有学问,真正能够爱人,能够主动去帮助别人。

  所以苦难,这种热恼,剧苦所逼,几乎每一个时代都有。但是我们现前处这个时代,人民所遭遇的痛苦,在历代都没有见过,史书上没有记载过,真正是佛经上讲「剧苦所逼」,形容现代人是非常恰当。身热心恼,心里生烦恼,这叫热恼。「《法华经信解品》曰:以三苦故,於生死中,受诸热恼」,这《法华经》上说的。三苦,苦太多了,无量无边,释迦佛在教学方便起见,把无量的苦恼归纳为三大类,三苦就是三大类的苦。第一类叫「苦苦」,下面这个苦是名词,上面是个动词。哪些是属於苦苦?佛又把它归为八类,经中常讲「八苦交煎」,八苦就是三苦里面的苦苦。所以三苦比八苦多,这要知道。苦苦里头分出八苦,生老病死,这就四种,这是任何人不能避免的。生苦,怎么知道生苦?只要你冷静细心去观察小孩出生是什么样子,小孩出生痛哭流涕,人只有苦才会哭,他不苦他就哈哈大笑,哪个小孩出世笑咪咪出来的?这没有。你从这里去体会,那个出生是多苦!其余三种,我们能看到的老苦,年老了,没有人照顾,晚年多悲惨。中国人现在也可怜,古时候还不错,古时候讲孝道,儿孙纵然不孝,对於老人生活还是照顾得相当好,怕社会批评,怕造罪业,他还有顾忌。现在人不讲孝道,现代人跟外国人学。

  诸位要知道,外国人小孩十六岁就算成年,他就独立了,他要是离家出走,你别去找他,要尊重,他有人权。人权是外国人发明的,中国人没有这种说法。我们住在外国的时候,中国人他的小孩离家出走,报警,警察问他,你小孩多大了?他说十八岁。十八岁,你还去找他?十六岁就不要找了。外国的法律。外国人没有伦理道德的观念,不懂得什么叫孝道。父母对子女有养育他的责任,到成年,十六岁了,他自己能够谋生,家里可以不必照顾。有些小孩真的十六岁离家出走,一生永远不再见面,很多,这在中国叫大不孝,在外国没有这个名词。你想想一个人连父母都不爱,他能爱别人吗?完全是自私自利,起心动念都是损人利己,这社会能好吗?社会法律条文订得再严密,一样犯罪。所以聪明人钻法律的漏洞,逃避法律责任。这就是伦理道德因果教育没有了,社会上出现这些现象。这个现象在今天的世界,全世界的社会,普遍的存在,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

  佛在经典上告诉我们,这灾难从哪来的?是这个地区,今天讲这个地球,地球上的居民心行不正所感召的果报。我们心行不正与山河大地有什么关系?关系很密切,大乘经教上常讲「境随心转」。前几天还有个同修问我,相不相信风水?我就告诉他,风水有,但是跟著人心转。这个地方是个好风水,如果人心不善,他在这里住上三年,这个风水就坏了,就变坏了;这个地方是个很坏的风水,很不好的,这个人太好了,心地善良,有高尚的品德,他在这上住三年,那个不好的风水也都转好了。境随心转,不是人跟著风水转,错了,哪有这种道理!你明白这个道理,要不要去看风水?不要了。好好的修自己的心、修自己的行为,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是好风水,你也就不会被那些风水先生欺骗。风水先生,要真的风水那么好,他为什么不找个好风水,不去享受大富大贵,把好风水介绍给你,这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人?你细心想一想,这里头漏洞百出。所以佛跟我们说的话好,「一切法从心想生」,谁的心想?自己的心想,心善,没有一样不善。极乐世界,就是那个地方的居民个个都是上善之人,不是普通的善,大善、上善,都是这样的人,所以它的依报环境好,它那里山河大地丝毫灾难都没有。人心,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八苦里面,除了生老病死之外,还有四种,我们讲五六七八。第五种,「求不得苦」。世间人都有欲望,都有所求,求不得,不是你想求就有。你所能够求得到的都是你命里有的,你命里没有,决定求不得。就是做强盗抢人家的东西,做小偷偷到的东西,都是命里有的。命里没有的,你还没有到手就被警察抓去,去坐牢了,为什么?你命里没有。你就想想,你何苦去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那是错误。人要是统统相信这些因果,不会做坏事。所以因果教育太重要。古人说得好,伦理道德能教人羞於作恶,我做不好的事情,感觉得羞辱、羞耻,不愿意做坏事。可是因果教人不敢做坏事。中国几千年的社会,就是伦理、道德、因果这三种教育,做为普世的教育。在那个时候,虽然学校很少,读书的人不多,可是民间普遍受到这种教育。

  古书里头有,这些圣王,古圣先王,神道设教,化民成俗,那是一种高尚的手段。你看看中国人,在香港普遍能看到的,祠堂,春秋祭祀。宗亲会很多,在外国很多,每年都有几次同一个姓的,这是一家人,一年都有几次聚会。这是伦理教育。孔庙是道德的教育。神庙,代表神庙的是城隍庙,这是因果教育。我们在香港地区,你去看看,你到郊外,偏僻地方,每一个村都有土地庙、都有山神庙,这些教什么?教因果。你看到那么多人到这里烧香,从那里经过就提醒自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不敢做坏事,就把人教好了。再看中国,这些现在讲的文艺表演,说唱艺术,你听听他所唱、所表演的内容,都能遵守孔子的一句话,「思无邪」,细细观察,忠孝节义、善恶报应,他表演这些。每一年年节表演,这个地方上有庆典举行表演,祭祀一定有表演,这是什么?这就是全民教育,寓教於乐。所以中国这些艺术表演不是完全娱乐,它重要的精神在教化众生,用这种方式让全民不认识字的,他懂得伦理、懂得道德、懂得因果。那心地善良,知道爱人、知道帮助别人,特别是有苦难的人,遇到的时候一定会伸出援手去帮助他,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现在我们把自己优秀的东西丢掉,去学外国人的糟粕,错了!外国现在走投无路,现在向中国学、向印度学,学什么?学古老的传统,他们真干。确实有些外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超过一般中国人,我们看到他们真在学习。所以这是求不得。

  再接著「爱别离」、「怨憎会」。你亲爱的人不能常常聚在一起,你所喜欢的物也不能够天天在手中把玩,常常别离;冤家对头,不喜欢在一起的天天碰头,这两大类。怨憎会是不愿意做的事情偏偏遇到,不喜欢的人天天碰面,所以不是冤家不聚头。末后一个,「五阴炽盛苦」,这一条比较难懂,这一条是讲因果。五阴是讲我们身体,精神跟物质,肉身是色身,用一个色做代表,代表物质,受想行识是精神,今天所谓是身体有压力、精神有压力,这就是属於五阴炽盛苦。这八大类都属於苦苦。

  第二种叫「坏苦」。苦苦欲界全有,欲界还有六层天,欲界天人他所受的还是有苦,有八苦,统统都有。愈往上面去,受的苦比我们轻,这六层天。六层天再上去是色界天,色界天财色名食睡他放下了,所以苦苦没有了,他没有苦苦,但是他有坏苦、他有行苦,那两种苦他有。经典上告诉我们,欲界天人是化生的,他不是胎生的,所以他没有生苦,确实他不老、他不生病,你看生老病苦他没有,可是他有死苦。他寿命到了,死前七天他感觉到痛苦,身体不舒服,只有七天他命就终了。命终,他不能往上面去,他往下面堕落。如果他的功夫不断提升,向上升,他就没有这个苦,他就没有死,他往上升!初禅升到二禅,二禅升到三禅,那就没有死苦。凡是有五衰相现前的话,这种苦的话,都是往下堕落。四空天连坏苦也没有,但是他有行苦。行是什么?不能永恒住在那里,他还是有寿命。寿命到的时候必定往下堕落,因为他已经到天顶,往上再上不去了。这个时候,定功失掉之后,业障就现前,无始劫来所做的不善业全现前,不善业的果报牵引你到三途六道,就搞这个去了。所以这叫三苦,苦苦、坏苦、行苦这三种苦。於生死中,这个生死就是六道轮回,在轮回里面受诸热恼。这个热恼通常专门形容地狱,地狱里头有八热地狱、八寒地狱,多数是用在这上面。佛在此地告诉我们六道都苦,所以真正聪明人应当要知道永远离开六道,这就对了。

  下面说,「今极乐国中,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永离热恼」。这是极乐世界凡圣同居土,佛在经上给我们讲,但受诸乐,只有乐没有苦。极乐世界连苦的名词都听不到,哪里会有真的苦!为什么没有?苦乐是果报,烦恼习气一切不善的心行是因,极乐世界没有人有恶念,没有人造恶业,所以那个世界,所有一切苦报你都看不到,从来也没有人说过,所以永离热恼。底下给我们解释「清凉」,「清净凉爽,正与热恼相反」。这是极乐世界天人他们所受的,永远是清净凉爽,非常适合人们的生活环境,最美好的生活环境,修学的环境。在经典里面,我们看到释迦如来的教诲,那个世界不在我们地球上,是另外一个星球,确确实实有这种地方。我们读《华严经》「华藏世界品」、「世界成就品」,这两品经文是佛教的太空物理学,跟我们讲宇宙,宇宙的源起,宇宙的活动,宇宙的状况,过去、现在、未来,讲得很清楚,不输给现在的天文学家、太空物理学家,不输给他们。知道许许多多星球上都有高等生物,有比我们人更聪明的,连欲界天都比我们聪明,我们都比不上他,何况所说的高等,高等是阿罗汉以上,最高的是佛菩萨,这些人也都是修成的。经上说得很好,「一切众生本来是佛」,在高等里面,佛是到巅峰。释迦佛告诉我们,每个众生本来是佛,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迷失了自性。《华严经》上透的信息说得好,「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那我们就知道,如果我们能够把妄想分别执著放下,你就证得。放下执著就证阿罗汉,放下分别你就证菩萨,放下起心动念你就成佛。我们今天这三样都没有放下,起心动念、分别执著非常严重,这放下就是了。这三样放不下,你就是六道凡夫,你出不了六道轮回。

  所以佛教导我们修行,修行是修正行为,起心动念是心的行为,言语是口的行为,造作是身的行为,行为再多,不出身口意这三大类。错误的行为把它修正过来叫修行。修行这个意思很深、很广,修行的标准就是自性,自性就是清净心,就是我们这本书里经题后半所讲的「清净平等觉」,这是修行的标准,如何能在日常生活当中保持自己的清净心,清净就没有染污。热恼是染污,自私自利是染污,名闻利养是染污,五欲六尘是染污,贪瞋痴慢是染污,这个东西统统放下,你清净心现前。热恼生热恼,清净心生智慧,不生热恼。平等心,菩萨所证得的,比清净心高一等,菩萨所证的;大彻大悟,明心见性,那是佛所证得的,这是我们的自性,这是真正的性德。回归性德,这就圆满,这是真修行。修行不在乎你念多少经,念多少声佛号,每天磕多少大头,不在乎这些,那些是形式,真正重要的,清净平等觉,真修行。我们的心一年比一年清净,一年比一年平等,这个重要。

  佛法重实质不重形式,形式是表演给人看的,为什么?接引大众。佛法是师道,哪一个老师敢说我的学问好、道德好,你们要跟我学,在中国自古以来没有人敢讲这个话,那就太狂妄、太夸张了。愈是学问道德高的人愈谦虚,你们读古书,你看孔子多谦虚;你看佛经,释迦牟尼佛多谦虚,见到乞丐都那么恭恭敬敬的,见到妇女、见到小孩都非常恭敬,尊重别人。这么好的老师,人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介绍?我们就用这些形式介绍,对老师的赞叹,让大家听了之后感动,有这么好的老师,我们去亲近他,这是一种招生的手段。形式是这个意思,形式不是自利,是利他的。可是你自己要没有修好,你表演,表演得不像。现在这个表演的很多,你看一般民众对这个,迷信。这什么?他表演得不像。真表演像了,感动人;表演要让别人起反感就是自己实质没有做到,光装这个样子装不像。所以这些道理我们都应该要懂得。

  「《大智度论二十二》」,二十二卷,里面有这么一段话,「曰:人大热闷,得入清凉池中,冷然清了,无复热恼」。这是从比喻上说,一个人遇到炎热,像夏天,温度太高,四十多度以上,人受不了,能有个清凉池,到池子里面去泡泡,这就很舒服,能够解除热恼,佛用这个做比喻。「清凉池,喻涅盘也」,涅盘就好比是清凉池。「今往生之人,入於彼土大清凉池中,故皆心得清凉。」用这个做比喻,极乐世界,极乐世界的人心清净,人心平等,人心觉而不迷,所以热恼的现象在极乐世界完全没有。人要是往生极乐世界就好比入清凉池,用这个做比喻,这是我们很容易体会得的。

  「漏尽比丘」,漏是烦恼的代名词。古时候,现在也不例外,古时候就有比喻,譬如我们这个茶碗,这个茶碗盛茶的、饮料的,如果下面有破损,你盛的东西都漏掉,都漏失了。佛说我们的心就像一个盛水的杯子一样,现在有烦恼,烦恼就是漏洞,你所修的这些功德全漏掉,这真烦恼,功德积不住。从哪里漏掉?从贪瞋痴慢疑漏掉,这五个洞,这五个是大洞,还有小的,怨恨恼怒烦是小的。你看有大洞、有小洞,盛一点点东西都漏光。佛这个比喻是真好。那怎么办?我们必须把这个洞堵塞住,我们修的功德就能保存得住。所以漏是烦恼的代名词。根本烦恼是贪瞋痴慢疑,随烦恼怨恨恼怒烦,这东西平常不能有。可是这烦恼已经在自己心里面生了根,随时它会发作,当它发作的时候,你要有高度的警觉心,你才能防止。古大德常常劝导我们,「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念是什么?就这些烦恼,它起来不怕,你要觉悟得快。觉悟什么?把它转过来。修净土法门的人就用这一句佛号,贪心起来,立刻就发觉,阿弥陀佛把它取而代之,让这个贪念不能再继续增长,这个念头马上就消掉。不顺心的事情,瞋恚心生起来,这念头才一动,第二个念头,南无阿弥陀佛,把瞋恚心伏住,这叫真修行。这种念佛人是真会念,你看念念把烦恼伏下去,伏久了烦恼自然就没有了。不会念佛的人,口里面念佛,心里面还生烦恼,那不会念,他伏不住,让烦恼把你念佛的功夫全破坏了。所以念佛功夫不得力,道理就在此地。由此可知,修行真的是要先断烦恼,然后修行功夫就得力。用什么方法来伏烦恼?还是要用佛教给我们的办法。佛教的办法很多,八万四千细行,那都是方法。无量方法里面,实在讲,最殊胜的方法,最简单的方法,最实用的方法,无过於这一句佛号。不管什么烦恼起现行,起心动念、分别执著,不论什么事情,只要念头才动,第二个念头就是阿弥陀佛。这个好,一方面可以把烦恼伏住,另外一方面跟阿弥陀佛路线接上了,一向专念,求生净土,这个线接上了,这是无比殊胜的修学方法。

  漏尽比丘这个漏,下面讲的是,「泄漏,即烦恼之异名」,这是佛经上常常用这个字来做代表。「烦恼现行」,这个现行,现是现在,行是行动,我们现在一般讲发作了,你现在烦恼发作了,贪瞋痴慢发作了,怨恨恼怒烦发作了,「使心连注,流散不绝,故名为漏」。这个烦恼发作的时候,它一个一个接著,这叫连注。此地讲的这个心就是念头。弥勒菩萨告诉我们,「一弹指有三十二亿百千念,念念成形,形皆有识」,这个话是真的,现代量子物理学家证实了,科学,最高的科学,证实这个事情是真的不是假的。第一个念头烦恼起来了,第二个念头又是烦恼,第三个还是,烦恼连著发生,这个麻烦!你要晓得一弹指,譬如贪念,多少个贪念?三十二亿百千念。单位是百千,百千是十万,换算我们中国人的讲法,三百二十兆,你看一弹指,你这个烦恼是三百二十兆。一秒钟,一秒钟我们弹得快能弹几次?我相信有人可以弹五次,一秒钟。如果一秒钟弹五次,那多少个念头?一千六百兆。一秒钟里头一千六百兆个妄念,这个妄念全是贪,这个东西多厉害!贪、瞋恚、愚痴、傲慢、怀疑,五大烦恼。这个怀疑是专门对於圣教,对於圣贤人怀疑,对於佛菩萨怀疑,那你就没有法子。存著怀疑的心来学习,你得不到东西。世出世间法,要用什么样的心态你才能真正求得?真诚恭敬。为什么?古圣先贤传的是心法,是从自性里头流露出来的。你要不是真心,你怎么能跟他相应?你接收不到。他是真心,我是妄心,我们这两个心不一样,妄心怎么能够知道真心里头的东西?真心知道妄心,妄心不知道真心。

  我初学佛的时候,老师勉励我们年轻这一代,要发大心弘法利生、续佛慧命。这跟中国古人所说的,「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是一个意思,续佛慧命、弘法利生,同样意思。说很简单,做可不是那么容易事情。老师勉励之后再分析,讲给我们听,他说我们不谈佛法,谈世间法,你对世间法不通达你不能救世。世间法,不说别的,单单讲中国一部书,乾隆年间编的《四库全书》,这是中国一部丛书,你一生能学得了吗?我们听了就呆了。你要学不通,你能做到继绝学吗?你能做到续佛慧命吗?这事实摆在面前,在佛法里的《大藏经》,学佛要通佛法、要通世法,通佛法契理,通世法契机,世出世间法都要通这才行。我们想想真的做不到。老师说,真的,确实是做不到。做不到还得要做,用什么方法做?老师传我一个方法,四个字,「至诚感通」。通,世出世间法都要通,用什么方法通?感应,求感应。用什么来求?诚,真诚,真诚到极处就感通了。这是头一个你要具备这样的心态,真诚到极处。方法,我们老祖宗讲的「教之道,贵以专」;佛法,祖师大德所说的「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这是方法,用真诚心,你用这个方法,我就学一部经,一门深入。这一部经学多久?学到感通就行了,要真正学到感通。所以这一门的东西,你天天去读它,锲而不舍,一心一意,心里除了这个经之外,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干涉,心里就是这一部《无量寿经》。中等人,那不说上上根人,中等根性的人,大概三年、五年他就得定,得定是什么?就是清净心现前。你看三、五年集中在一样东西,他什么都不想,清净心,清净心生智慧。六、七年他开悟了,不能大彻大悟,他也是大悟。大悟是什么情形?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他一看就明了,一听就明了,一接触就明了,通了。所以一经通一切经通。

  中国自古以来用这个办法,现在不用了,现在学外国人的。外国人很差劲,这个要知道,不是说外国人什么都好,那你就大错特错。我看过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去年看的,我看到他讲的一句话,讲得真好,我从来没有听人讲过,这么重要的话。什么话?孙先生在民族主义第四讲,民族主义他讲了六讲,第四讲里头说这么一句话,说外国人比我们中国强的就两样东西,一个是机器,一个是科学技术,其他的都不如中国人,特别是政治哲学,他要好好向中国人学。这个话多重要!讲得一点都不错。我们学他就学这两样东西就可以,学他的机器,学他的科学技术。不能说是外国什么都好,中国什么都不行,那就完了,那中国人要遭灾难了。现在就是真的,这个副作用太大了。孙先生这两句话,真的要把它到处宣说,告诉大家。他在外国住得久,年轻的时候在外国留学,他懂得,他不是胡说八道的。

  我们这个民族,这一百年来遭这么大的苦难,什么原因?以前胡秋原先生讲得好,第一个因素,丧失民族自信心,对於自己老祖宗东西完全不相信,这个完了,这个那你得受苦难。现在外国人科学技术走到末路,他没有办法,他到中国来找,到中国古籍里找、到印度去找。所以现在他们认真学习,效果我觉得比中国人好,我很佩服他们,他们真干。所以汉学,我们现在看到在国外渐渐兴旺了。这我们应该要感谢汤恩比博士,英国人,他在七十年代说过这么一句话,「要解决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这是全世界的社会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孔孟学说、大乘佛法都在中国。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但是佛教在印度灭亡已经一千年了,现在印度的佛教是从中国传过去的。佛教经典,保存最完整是中文翻译的《大藏经》,国宝,这个多重要!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恢复对民族的自信心。

  我对於经典翻译,早年有怀疑。老师那时候把佛教介绍给我,因为我们年轻,在学校读书,受老师的教导,认为宗教都是迷信。特别是佛教,把佛教看作多神教,多神教在宗教里属於低级宗教,所以从来没有意愿去接触它。我跟老师学哲学,他给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末后一个单元是「佛经哲学」。我就很讶异,佛是宗教,是迷信,怎么会有哲学?老师告诉我:你年轻,你不知道,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的最高峰,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这才把我对以前那种误会、错误纠正过来。在学习过程当中,有一次我提到翻译的问题,我举了一个例子,古文翻译成白话文,能不能把原味翻出来?翻不出来,十个人翻十个样子,没有一个人能把原味翻出来。我说那佛经肯定也是这个例子,中文翻译这个能保持原始原味吗?同时我又觉得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当年梵文经典传到中国那么多,那么大的分量,为什么翻译成中文之外,梵文原文东西就没有了,在中国失传了,一部也找不到,这什么原因?

  老师告诉我,第一个问题告诉我,中国人有福报,祖宗有德,这是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家的。我们相信,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从历史记载里头,这中国老祖宗那个德行跟佛菩萨没有两样。你看他讲的五伦五常、四维八德,还得了!万古常新,永恒不变。所以第一个问题是祖宗有德,翻经的人不是普通人,都是开悟的人,都是证果的人,他们的知见跟佛菩萨的知见几乎非常相应、非常接近。现在人翻,你翻人家一篇古文,你跟他的心情不一样,跟他的境界不一样,所以你翻不出来,你只是翻些文字,你翻不出他的精神。这说得有道理。甚至於说,翻经的这些法师里头,有很多是佛菩萨再来的,这是中国人特别有福报。第二个问题答覆就更妙了,老师对著我笑,他说从前的中国人跟现在不一样,以前的中国人,那是全世界最自豪的。自豪到什么程度?梵文翻成华文,不但原来的意思一点没错,而且我们的文章比梵文还要华美;换句话说,用华文就可以了,不必再用梵文。这种气概!哪里像现在的中国人,一点信心都没有了。我想想老师的话有道理。

  所以我们要有怀疑,怀疑,你读佛经的时候得不到利益,你看不到它的味道,你在这一句经文里头,你看一个意思,你看不到无量义。实在讲,你用清净心、真诚心,你看它每个字、每一句无量义。这个道理很简单,不是不容易懂,道理是什么?心心相印,那还是讲的放下,你要把妄想分别执著放下。刚才讲了,你放下执著就是阿罗汉,你是阿罗汉的境界;你放下分别,你是菩萨境界;你放下起心动念,你就是佛的境界。佛的境界看佛的东西,哪有不懂的道理!我们现在妄想分别执著烦恼习气一点都没有放下,你怎么会看得懂?佛菩萨来跟你讲你也听不懂。在实际教学的讲堂里面,我们能体会到,一个老师跟我们上课,三十几个同学在一起听课,每一个同学所理解的,大家不一样,谁能把老师的意思完全理解?最真诚心的那个人,一心专注的那个人,他领悟得最多,他领悟得最正确。心不在焉的人他领悟不到,甚至於听而不闻,听课还想别的事情,心不在焉,你问他听了什么?他不知道,真的听而不闻,不一样。所以学东西就在诚敬两个字。诚敬要平常养成,对一切人真诚恭敬,对一切事真诚恭敬。不是说我对於古圣先贤恭敬,我对於眼前父母、老师就不恭敬,这不行,那你是假的,你没有学到。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我对佛恭敬,我对於所有众生都恭敬,跟对佛一样的恭敬,你学会了,你才会听得懂,你才会看得明白。这里头没有秘密,没有诀窍,连念佛也不例外,你看经上教我们怎么念佛?一心专念。这经文上讲的,一向专念,那个一是一心,向是方向,一心,一个方向。你修净土,一个方向就是西方极乐世界,一个目标就是阿弥陀佛,我到极乐世界干什么?亲近阿弥陀佛,依阿弥陀佛做老师,我跟他学习,真正发心做弥陀弟子,那阿弥陀佛所讲的你怎么会不懂得!

  这一段经文,就是这一篇「发大誓愿第六」,这一篇完全是阿弥陀佛自己说的,释迦牟尼佛为我们转述的。这一部经是五种原译本的会集,会集不简单。宋朝王龙舒居士第一次会集,历代的这些大德们说有瑕疵,虽然说有瑕疵,没有人能做一部比他更好的,所以他那一部经流通量很大,《龙藏》里面都收集他的。第二次就是清朝咸丰年间,魏默深第二次会集,是比上一次进步,但是还是美中不足。这是民国初年,大概民国二十年前后,夏莲居居士第三次会集,会集的时间跟过去不一样,他用了十年时间,会集完成就用了三年,闭关。真诚,一心一意从事这个工作,三年初稿完成,七年十次修订,成了这个定本。确实民初这些大德赞叹是尽善尽美。末法九千年,净土成就,应该就是这一部经了。黄念祖老居士是他的学生,奉老师之命,做成这个注解,也是全心全力,真诚到极处。怎么知道?在中国大陆那种环境,他能够得到一百九十三种这些参考资料,它从哪来的?我到北京去看,看书架上堆的资料,我都吓一跳,这么多的东西你从哪来的?感应不可思议。一心想求,就有佛菩萨把它送来,让他完成这个注解。

  人只要一心去想,真能想得到,像我最近想两部书真想到了,不可能得到的。一个《群书治要》,唐太宗时候编的,唐以后失传了,二十五史《唐书》里头没有,名字都没有;《宋史》、元明清都没有,《四库》里头也没有收,日本人拿去了。唐朝没有印刷术,唐朝书都是手写的,当然数量很少,日本人带回去了。听说嘉庆年间,乾隆以后,日本向中国皇上送的贡品,就是送的礼物,里头有这一本书,中国人才知道。民国初年,大概是从日本传到中国来,这个书不超过十部,所以量太少了,知道的人不多。商务印书馆印过两次,一次是日本的原本,一次是排印的,排版印的,在我想它的数量大概都不超过一千本。八十多年前,我们心里想,八十多年前的事情,尤其中国经过文化大革命,这是旧书,破四旧,不就全烧掉了,这不可能有。居然想的两套全来了,一个就是《群书治要》,一个是《国学治要》。

  《国学治要》是什么?《四库全书》的精华。你看《四库全书》那么大,怎么念?从哪里下手?民国初年这些学者,真的,他们有德行、有学问,大慈悲心,爱护后人,把《四库全书》的经史子集重要的东西节录出来成一部书。你看原本,现在印的精装本一千五百册,它这个编出来之后八册,这是《四库》精华。你读了这个,你对《四库》有认识,有感情,才产生兴趣,然后你专攻哪一部分,你在《四库》里头去找。真能专攻,一门深入,十年之后都是专家,那是成为世界上第一流的汉学家。这个功德无量无边,没有这套书,从哪里下手?真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在早年想到,也就是想做这桩事情。找几位退休的老教授,教文史的,请他们在《四库》里头看有关於现代社会能用得上的,对於修身、齐家、治国这些东西,把这些文字抄出来。做出,我也花了一些钱,大概花了有五、六万人民币,东西送来的时候不适用,所以这些稿子我都放在澳洲。没有想到民国初年的人,我这个想法他们已经做出来了,我看到是非常非常欢喜,这套书居然找到了。这个本子民国十九年出版,但是在出版之前,他们编这套书用了十年工夫。编写的时候,我还没有出世,编成功了,我看他写的序文,那序文是丁卯年,我是那一年出生的,那年出生,它才完成,又四年才出版。这个东西能够帮助中国传统文化复兴,没有这个东西不行。

  这套东西,这些人功德太大了,要照佛法讲,那都是佛菩萨再来。知道中国有这次劫难,如何将这些传统文化,全人类的文化,能够延续下去,他们给了我们一把钥匙。汤恩比先生所说的,解决二十一世纪整个世界社会的问题,要靠中国孔孟学说。唐太宗编的这部书就是的,这一套书应该送给全世界每个国家去学习。所以有人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就是中国人文化的世纪。中国人拯救全世界的世纪,不是政治,不是军事,不是科技,也不是经济贸易,不是的,中国的文化。所以汉学要在全世界把它兴起来。

  这两套书我拿到了,我把它送到台湾世界书局,我请他每一种印一万套,这一万套赠送给每一个国家他们的大学图书馆。现在许多大学里头开的有汉学系,让汉学系做为必修的课程。这就是中国文化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文化没有国家界限,没有民族界限。这是中国人五千年祖宗的智慧、方法、经验,还包括五千年的长治久安成果,这不是假的。像我们不让烦恼发作,我们要让智慧发作,大乘佛法是智慧、中国传统文化是智慧,可以说是究竟圆满的智慧,因为他的智慧里头有方法、有经验、有成效。唐太宗依这部书成就他的贞观之治,后面有唐明皇前一半开元之治,都靠这部书,唐朝在历史上有那么好的政绩,这部书的贡献非常大。

  我们再往下面看,「又眼等六门,日夜流注烦恼,故名漏」,这是把漏这个字给我们讲得很清楚、很明白。眼看外面境界,受外面色相的影响,耳听外面音声,鼻嗅香、舌尝味,乃至於意知法,心里面会想,他有思想。这就是被现前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日夜流注烦恼,想的是什么?与性德完全相违背,叫漏。社会风气不好,所以现在大家很多人向往民主。说实在的话,我不相信民主,我相信皇上。你们不要看到我好像落伍、守旧了,我觉得皇上比总统好,你念中国古书你就晓得了,为什么?那个皇上真的是想人民福祉,他要替人民造福,他不造福是什么?别人会革命把他推翻,他就国破家亡。所以他培养他的接班人也用尽心思。你看立太子,你一想到这一点你就知道。太子三个老师,这三个老师,太师、太傅、太保,这是太子的三个老师。太保是教他怎样保养身体,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卫生健康教育,管这个,养生之道,太傅是教伦理道德,太师是教治国平天下的一套学问。这三个老师都是国家最优秀的,有德行、有学问、有专长的,请这三个人,你说他这种机缘多好!从小受这个教育。除这三个老师之外,还有三个教练,教练是帮助三个老师的,来跟太子生活在一起,天天督促他,他不能偷懒。那叫少师、少傅、少保,我们现在讲教练,是陪著太子,要督促他,跟他一起学,把他养成。让太子在未成年之前,他所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都是正的,没有任何邪的。那陪读的这些大臣们他们的子弟,选出来最优秀的,陪太子一起读书。这就是什么?栽培底下接班人,皇上他下面就有接班人。这样用心培养,如果这些接班人都能够接受老师的教诲,好皇帝,真是尽忠职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是教出来的,现在在选举出来的总统,他没有受过这个教育。

  所以你要懂得古时候这些制度,你就晓得真好,不能不佩服。没有私心,皇上一有私心,国家就亡了,肯定被人推翻。人民都是老实人,都是想平平安安过日子,谁都不愿意造反。你领导人搞得太不像话才造反,能够忍受的都尽量忍受。所以不要做得叫人不能忍受,那你的国家就要亡了,那是亡国之君。每个朝代能够绵延二百五十年到三百年,它有它的道理在。你看中国商朝,夏商周,商汤距离我们三千八百年,三千八百年前商朝,三千二百年前是周朝,就是周文王。那一种皇帝跟佛菩萨没两样,起心动念全是人民的福祉。人民做错事情,皇上怎么说,这是尧舜禹汤,「罪在朕躬」,老百姓没有罪,罪在我。为什么罪在我?我没教得好,我没有给他立好榜样。多么负责任,多么尽职。所以你念了中国古书之后,你才晓得古圣先贤你不能不佩服,不是普通人,这是我们不能不知道的。我们今天要批评他,错了。制度,那个法律,那是活的,那个东西,我们中国古人讲得很好,那个东西不能独立,就是法不能独立。「得其人则存」,那就是什么?有好人来制法,圣贤君子,这法好,它就能通行无阻。不得其人,社会就动乱了,就废了,法是假的。制法的人他不遵守那个法,有什么用处?所以宪法订得再好,贪污犯罪一样风行。所以中国自古以来,他重视人,他不重视法。法虽然是治国之端也,这个国家的宪法是大法,治国之端;人是法之原也,那个法能不能起作用根源在人。

  所以中国自古以来是把教育摆在第一,这是在尧的时候,应该在四千五百多年前。尧舜那个时候,正式国家设官员,叫司徒,管教育的。教什么?教伦理、教道德、教因果,就是说要教你做好人。好人才能办好事,法律简单一点都没有关系,他能做出好事;如果不是好人,法律订得再严密,一样干坏事。所以中国自古以来是以人为本,这个人是圣贤君子,以这个为标准。所以中国的政治是什么政治?贤人政治,圣贤政治。中国的领导是圣贤领导,中国的社会是圣贤社会,这就对了!你不读古书不知道,读古书才晓得。中国传统文化有救,全世界就有救;中国传统文化灭亡,这个世界就末日了,这是真的,一点都不错。为什么?好人没有了,这世界就毁灭了。所以我们今天读经,看到这些经文,无限的感慨。怎样尽心尽力帮助?想了半年想这两本书,居然有了。我说大概中国还有救,这世界还不会走向末日,为什么?它就出现了。那出现,我们就要全心全力把它发扬光大,要把它送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政府,我们都要送去。我们还要想办法来讲解,找一批老师,这一批老师都是菩萨,让他们来学习讲解。讲解之后,我们在网路、在电视上向全世界来传播,让全世界的人都能读到这个书,让全世界的人认真去学华文。这就是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我相信每个人都欢迎。好,今天时间到了,就学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