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02-039-0109 主講人 : 淨空法師
jump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一0九集)  2010/8/11  马来西亚华严讲堂  档名:02-039-0109

  诸位法师,诸位同学,请坐。请看《大乘无量寿经解》第一百二十九面第七行,最后一句看起,「又《俱舍论》有四福田」,从这看起:

  「一、趣田,畜生也」。「贮功德,示福田」这句经文是指示我们要修福,大乘教里面常讲福田心种,我们一定要存善心,要有善意对待一切有情众生。如果我们对待畜生都能够爱护,当然就不会害人。所以《俱舍论》这个四福田,它把畜生摆在第一是很有道理的。譬如,如果我们对於蚊虫蚂蚁都爱护,都不会伤害它,那大的动物当然更不会伤害,这是一定的道理。小动物你都爱护,你就不会伤害大的,更不可能伤害人类。这个用意在此地,我们不能不知道。第二个是「苦田」。看到贫穷困苦的人,我们一定要尽心尽力去帮助他。能力达不到,他贫穷困苦,我也贫穷困苦,我在财力上不能帮他,也应当诵经、念佛回向给他,为他祈福,帮助他。如果有缘分跟他们能接触到,要把这些道理给他讲清楚、讲明白。我们这一生为什么会遇到贫穷困苦,这是果报,果一定有因,我们真正能把因找出来,从因上消除,果报就改善了。这些事情,因果经典里面说得很详细、说得很明白,最普通,我们都能够看得到的,道家的《太上感应篇》,里面为我们举出善因善果、恶因恶报总共有一百九十五条。这一百九十五条我们要把它统搞清楚、搞明白了,都能够把它做到,真的我们这一生离苦得乐。里面所说的苦因,我们对照一下我们的苦报,把因找到,把它改过来。果上没有法子改,已经成熟了,因上可以改,我再不造这个因,这个果逐渐就不会再现前。我们希望有好的果报,那一定要造好的因。

  古时候教育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我说这个话也有语病,为什么?古时候真的有教育,现在学校虽然很多,它不是教育,跟中国古时候的教育不一样。中国古时候的学校是教育,一点都不错,教你怎样做人,怎样做个好人,这是教育。中国传统的教育,教学的目的,《大学》上三纲就讲得很明确、很清楚,教育的目的在哪里?在「明明德,亲民,止於至善」,这是从前教育的目的。说得更简单一点,用一个字来说明,那就是《三字经》上讲的「人之初,性本善」,教育的目的是让我们回归到本善,这是中国从前教育的目的。现在,现在这种教育找不到了,没有了。现在教育教的是技术、技能,帮助你在社会上找一份工作可以谋生,是以这个为目的;换句话说,是以营利为目的,自私、营利为目的,跟古时候完全相违背。古人读书志在圣贤,我为什么读书?我想做圣人,我想做贤人,圣贤就是回归本善。念书的目的不相同。

  在社会上谋生那不重要,老天爷既然是把我生下来,当然就有我一份口粮,不会饿死的,做人重要。你看现在,现在的社会,年轻人会做事不会做人,古时候的教育,会做人又会做事。为什么?它是先教你做人,然后教你做事,人都没有做好,就不要谈做事了。我们在《论语》里面,你看孔老夫子教学生,他教什么?第一个是德行,第二个是言语,第三个才是政事,政事就是你办事情的能力,你将来愿意从事哪一个行业,你学会之后可以谋生;德行跟言语在先。最后才是文学,文学就是艺术,提升自己生活品质,这是最后的事情。这是现在人所谓的价值观,古时候没有这个名词,古时候的教学是什么价值观?圣贤的价值观、君子的价值观。现在颠倒了,现在人只需要学会有能力赚钱就行了,做人不要学,社会就乱了;社会一乱,地球就病了。你看,我们的正报出了问题,依报就跟著出问题。依报是我们生活环境,生活环境离不开地球,地球在这一、二年种种灾变是过去历史上没有看到过的。有些人问,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佛经上有一句话答案,「依报随著正报转」。佛这个答案太好了,把你的疑虑统统说出来。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随著你的正报转,正报是什么?念头。我们的意念不善,我们不知道修福,起心动念、言语造作无不是罪,像《地藏经》上所说的。我们所造的是什么,那我们所受的就是什么,这个不能不知道。不但在中国儒释道讲这个道理,我们细心去观察,几乎这世界上各大宗教经典里面都讲这个,善心善行有善报,不善的心行有恶报。在个人,小的是我们身体得病,病苦,这是小的,大的那就变成灾难。如果这个社会大多数人都造作不善,问题就严重了;造作不善的人很多,真正行善的人几乎找不到,这个问题严重。

  今天科学家提给我们一个信息,告诉我们现在宇宙上发现的一些真相,我们在想办法证实,如果是真的,那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希望。量子力学家发现,我们所谓物质这个东西,最新的发现,物质不是真的。物质的本质是什么?他们发现物质的本质是人的念头,意念累积连续所产生的幻相。这个消息好,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我们就能够把地球上这些灾难统统化解了。为什么?它是念头变的。那我们就知道,这跟佛经上讲的是一样的,依报为什么出了事情?我们的念头不好、不善。善跟恶在佛法里面有很清楚的标准,十恶是不善,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婪、瞋恨、愚痴,这十条是不善。如果我们起心动念、言语造作跟这十条要相应了,对自己来讲,那是中医上所说的,你要跟这个十条相应,中医说你害你的身体、损你的德行,伤身败德。如果反过来,能跟十善相应,不杀生、不偷盗,不杀生是决定没有伤害一切众生的念头,不但是动物不伤害,要爱护它,植物,花草树木也要爱护它,山河大地也要爱护它。佛门里面教导我们,我们慈悲的对象是十方刹土,这是今天讲宏观世界,遍法界虚空界我们都要爱护。后面一句说微尘法界,这就是量子力学家讲的微观世界,要从高倍的显微镜之下来观察物质现象跟精神现象。你看,从宏观宇宙到微观世界,没有一样不爱护的,十善遍法界虚空界,真正慈悲、真正是善意,对待一切众生。

  不偷盗,这个不偷盗要做到决定没有占别人便宜的念头,想占一点便宜,那是盗心,你虽然没有盗的行为,你还有盗心在,这就不好了。不邪淫、不妄语,能不能做到?以真诚心待人接物。不两舌,两舌是挑拨是非,那个罪很重。绮语是花言巧语,有欺骗别人的意念,这是错误的。恶口是出言粗鲁,让别人听了不舒服,这都不应该有。不贪、不瞋、不痴,要做到这一点,真的要懂因果。人真正了解因果的道理,自然会约束自己,那个力量比伦理道德、比法律力量都大。如果不相信因果,古人所说的,在高名重利的情况之下他会明知故犯,他还会犯错误、造罪业。这是真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在现前这个世界上那看到就更多了。我们在新加坡,住在旅馆,旅馆的老板告诉我们,他们的服务人员不稳定。什么原因?新加坡开了赌场,赌场需要服务的人,找这些旅馆的,给他的工资多给他一、二百块,人就跑过去了。这不是很大的利益,给你多一点小的利益你就跑掉,人与人之间没有道义、没有感情,唯利是图,这还得了吗?诸位仔细想想,像这样的人,他有爱国心吗?他眼睛看到是利,敌人多给他一点钱,他就会做汉奸,就会损害自己的国家,他要钱嘛!这是我们最近所看到的,太普遍了,这个社会,人没有道义。真正有道义的人,员工跟老板是一条心,有义气,老板的企业快要倒闭了,员工都不会走,不忍心看老板遭难,他不要工资也在那边做。这种人古时候社会常见,人家对这个员工佩服,员工对老板知恩报恩。

  古时候,富贵人家家里用的佣人,家败了他都不走,为什么?有感情、有义气,照顾到底。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人,见利忘义这还是好听的,他根本就没有义,他忘什么义?他只有利,他不知道有义。所以伦理没有了,根本不知道,对父母不孝,没有敬爱父母的心。责怪父母,父母没有多赚一点钱给他,甚至於杀害父母,今天是这样的社会。不敬尊长,现在社会普遍的现象。这是社会动乱的原因,也就是教错了,教下一代先从伦理道德上下手,这个重要。可是今天你就是想用伦理道德教你的下一代,就有一定的困难。为什么?整个社会没有了,你一家讲伦理道德,你的小孩走出家门,这个东西是古老的东西,没用,他能相信吗?他能接受吗?你给七、八十岁老头去讲可以,他会点头,是有道理;你跟年轻人讲他摇头,他不相信。所以现实的社会,没有伦理、没有道德、没有因果,也没有法律。法律管好人,坏人走法律的漏洞,变成保护坏人。现前这个社会,从前毛主席讲无法无天,真是这样的。无法无天到这种状况,那就是天还是要来管事,还是要管,不管不行。这个天是大自然,大自然给你带来疾病、给你带来灾难,这些疾病、灾难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它不是别人给你的。

  我们杀害这些众生,佛法里面告诉我们,这个源头还不是佛法讲的,古老的印度婆罗门说的,六道轮回,佛经上同意这个说法,「人死为羊,羊死为人」。你把这只羊杀掉,你吃了它,羊死了,羊死了投胎,它又到人间来,它做人了,它做畜生的那个罪业受完,它又回到人道来;人杀害这一切众生,死了以后就变畜生,人死了就变成羊;这一生你吃它,来生它来吃你,冤冤相报,生生世世没完没了,这事多麻烦。所以佛在经上告诉我们,对於这些小动物,看到了要生怜悯心。它为什么会投这种胎?过去在做人的时候,造的罪业太重了。如果杀害生命太多,会得什么样的果报?这都是经上说的,像水上的蜉蝣,在水上走来走去的小虫。那个小虫寿命很短,只有几个小时,死了又投胎,一天都要生死好几次,不知道到哪一辈子你才还得完。你杀害多少众生,那你要做多少番的生死,你才能还得了债。这还不算还债,这是消你的罪业,罪业消了之后得还债,经上讲的,你吃它半斤你还它八两,还债;欠命的要还命,欠债的要还钱,你说多痛苦!迷惑颠倒、没有智慧,干这种傻事,这不能做。

  不幸遇到这些灾难来的时候,我们在灾难当中死去没有罪。一个灾难来了,好人、恶人同归於尽,有人看到不服,那个人很好,他为什么受这个难?那个人是个坏人,应该的,都是这个想法。其实这是感情用事,这是不知道真相。真相是什么?一起遭难是共业,可是死了之后去的地方不一样。念佛的人在灾难当中过世,他到极乐世界去了,好事,不是坏事。不是学佛的人,一生行善积德的人,他在灾难当中死了,他生天。修的善福少一点,他又到人间来,他又去投胎,到人间生到富贵之家,比这一生一定好,不是好事吗?造作恶业的人,他到三恶道去了。公平得很!真看清楚、看明白了,你才真正相信业因果报丝毫不爽。

  所以,我们从趣田上来说,那就是对待一切众生,一切畜生、树木花草、山河大地都要用慈悲心来对待。苦田,遇到贫穷的人,我们全心全力帮助他,尤其重要的要教他。贫苦,物质生活的贫苦不算真贫苦,真贫苦是什么?没有智慧、没有文化,这叫真贫苦;没有受过圣贤教诲,他无知,这叫真正贫苦。物质生活困苦的人,他要是接受圣贤教育,他不苦,他会很快乐。他要学了佛他更快乐。他希不希望把物质生活改善?不希望。为什么?我活得很快乐,我何必找麻烦。真正学佛的人,一定听释迦牟尼佛的教诲,以戒为师,以苦为师。他会非常遵守佛陀的教诲,落实《弟子规》、落实《感应篇》、落实十善道,他统统做到,纵然是要饭他都很快乐,他不希望改善他的生活。这是真的不是假的,为什么?他没有欲望了。愈学佛愈深入,欲望就往下降,降到没有欲望,可以跟释迦牟尼佛一样,日中一食,树下一宿,这是乞丐的生活。

  我在早年出家受戒的时候,我们的戒和尚道源老法师,受戒的时候他给我们讲了个故事,真的,不是假的。他们家乡,他好像是扬州那一带的人,在他们那个时候,小时候,有个要饭的,长年在外乞讨,晚上在一个破庙,哪个地方打个盹就可以了,白天到处游山玩水,走到哪里讨一碗饭吃一点,他很快乐。他的儿子经商发了财,所以很多人就骂他:你不孝,你看看你这么有钱、这么富有,你怎么能让你的爸爸去要饭?这个儿子也很没有面子,就派了很多人到处去找,把他父亲找回来,好好的安在家里供养。他父亲过那个日子过不习惯,大概在家里住了一个多月,看看人家防范松了一点,他又跑了,又跑出去讨饭。人家问他为什么?快乐!这不是普通人。真的,讨饭是真的好,一身什么都没有,也不怕强盗抢他,也不怕小偷偷他,他什么都没有。每天游山玩水,你看有吃的、有休息的地方,真自在!老和尚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真正幸福美满的生活是快乐的生活,不一定是有钱,也不一定是有地位。他说这个要饭的真正懂得人生,真正懂得幸福美满。他有机会,儿子发大财,他可以享一点福,不要,他说那不是福,那是苦,那不是乐。人身体还健康,你看每天游山玩水真快乐,找几个叫花子同伴,他怎么不快乐?

  所以传道比什么都重要,帮助人家一点物质,送一点给他,教导他比什么都重要,那更重要。佛法真正利益众生,帮助众生破迷开悟,这就对了。一定要教他,把贫穷的根拔掉,那就是再清贫都要懂得布施。实在没有钱布施,像我们这些道场,做义工那是布施,是财布施,叫内财布施。我来做义工,我不要钱,我在道场服务,我用我的身体来布施,叫内财。内财布施得的果报比外财要多,外财你拿出钱,拿出物资、资源来供养,你身没有来。所以释迦牟尼佛的一生,我们就晓得,他有没有财布施?有,他用他的身体、用他的时间、用他的智慧天天在教化众生,这是财布施。多少人得利益!学生学成之后,学生发扬老师利益众生的事业,辗转教化。人到觉悟了,愿意走这个路。我们对不认识的,对於佛教毫无认识的,年轻时候你叫我去出家,叫我干这个事情,死也不肯干,怎么会去干这种事情?我这一生当中没想到我会干这种事情。

  跟方东美先生学哲学,《哲学概论》最后一个单元是「佛经哲学」,我才真正重新认识了佛教,才真正了解佛教不是宗教。但是它现在变成宗教了,它确实不是宗教,它是教育。老师告诉我,佛家的经典是高等哲学,我从这儿入门,学了五十九年,明年一甲子了,愈学愈欢喜。遇到章嘉大师,那个时候我一个人在台湾,没有任何牵挂,他劝我出家,教我学释迦牟尼佛。老师对我们非常爱护,我们对老师非常尊敬,老师的意思接受了,听话,走这条路。这条路续佛慧命,献身帮助正法久住,好事情,是大事业,是好事情。这条路走了五十九年,也不是一帆风顺,挫折也很多,但是快乐无比,纵然遇到挫折也很快乐。为什么?业因果报清清楚楚,每一次为什么会有挫折非常清楚、明了。每天讲经、每天读诵,五十九年没有中断过,你说这个多快乐、这个多幸福!我们用网路大概有十五年了,网路用得早,我们用卫星也有八年了,二00三年元旦开始用卫星。这些工具发挥很大的作用,因为我们在此地讲经、在此地学习同步播出去,全球能看到,都能收到。大乘教常讲,佛度有缘人,哪些是有缘?他打开电视机、打开这个频道就是有缘人,他用电脑查到我们的网址,这就是有缘人。收看的人很多!所以帮助一切众生,贫富贵贱都要帮助他。

  「恩田」,这是父母,在佛法里面还有护法,护法对我们有恩,如果没有这么多人护持、没有这么多人帮助,我们的长成就非常困难。佛法能不能传下去,正法能不能久住,关键不在我,我没有办法,在谁?在护法。所以,护法的功德比弘法的人大,弘法好比是学校里教员,护法是校长,他在这里建成一个道场,他要不请你,你就没有机会到这来教学。所以,他愿意请你来,你在这个地方可以教一段时期,教一门功课、教两门功课,这是他们的恩德。这个地方大家闻法,得到佛法的利益,得谁的?得护法的利益,这个要知道。出家人就是寺庙的住持,在家人就是一般在家居士道场的主持人,像马来西亚许多净宗学会的会长,这个地区佛法能不能兴旺,是他们的责任。他们有见识,了解佛法的兴衰,培养讲经的法师,礼请讲经法师到这边来教学、讲经,这个功德是他们的。像办学校,学校办得很好,政府奖励,奖励谁?奖励校长,不是奖励教员;学校办得不好受惩罚,校长受惩罚,也不是教员。所以这些讲经的,无论出家在家,统统是教员的身分,这个要搞清楚、要搞明白。没有人邀请,那该怎么办?就释迦牟尼佛讲的入般涅盘,就走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不住在这个世界上。没人邀请就走了,有人邀请,那有缘,就多住几年,不妨碍,没有缘马上就可以走,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这是当教员的人,他就有这么自在,有地方教去教,帮助苦难众生,大慈大悲;没地方教就走了、就往生了,到极乐世界去亲近阿弥陀佛去,深造去了。所以是知道报恩,这些护法都是属於恩德,跟父母一样的,要尊重。

  第四个是「德田」,德田是三宝,「三乘贤圣」。无论是阿罗汉、是辟支佛,还是菩萨,无论是在家或者是出家,他们大多数是来主持道场的。所以,佛法能够兴旺,社会能够安定,国家能够长治久安,世界能够和平,三乘圣贤有大贡献,就是这些道场的负责人。第一个,他一定会礼请有修有学的这些大德,无论是在家出家,请他到这个地方来讲经教学,这是他本分的事情。同时,他要再进一步,不但要教学,还要培养后继的人才,那他的功德就真大了,他真的就救了佛教。那是不是办个学校?不一定。真正发现肯学的年轻人,一定先把三个根扎好,也就是跟孔老夫子一样,先教德行。你真正能够把《弟子规》、《感应篇》,《弟子规》里面一百一十三桩事,《感应篇》是一百九十五桩事,你都能够做到,然后《十善业道》很容易就落实了。如果是出家,要把《沙弥律仪》十戒、二十四门威仪也得要落实,但是那不困难,你前面的根太好了,这是你的德行有根了。德行有根之后,你可以选择一部经,一门深入,真正有护持的人让你身心安稳,你没有忧虑。供养你的衣食住就可以了,你有安定的地方居住,衣食照顾很周到,就可以,自己天天用功;一个人行,一个小房间就可以。

  过去韩馆长对我的照顾,在她家里,一个小房间,我在她家里住了十七年,不容易。每天我的事情就是读经、讲经,讲经的场所、听众她替我张罗,因为年轻,刚刚出来讲经,谁认识你?谁来听你的?所以就是韩馆长到处去张罗,邀请她的这些朋友、她的一些道友们,有时候十几个,有时候二十几个。到以后,我讲经的时候正常差不多有五、六十个人听,没中断。天天晚上有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通常是一个半小时的多,晚上讲一个半小时,白天的时间,我自己读经、念佛。你看看这都是好样子,一个居士,家里比较富有,有房间多出来的,你就照顾一个人,你能照顾十年他就成功了。我在韩馆长家里住了十七年。以后听众多了,大家都拿一点钱,买了一个讲堂,那个讲堂差不多是有我们这个摄影棚这么大,买了这么一个讲堂,就不再借讲堂。自己有这么个讲堂,我们讲经的时间就多了,上午讲、下午讲、晚上讲,乐此不疲。讲不一样的经,所以一天三次,三次听众不一样,就等於开课一样,你能抽出时间你就来听。我曾经最多的时候,一个星期讲五、六种。我讲经是在台中跟李老师学的。现在培养讲经方便很多,我这么多年,讲经所留下来的这些录像、录音,大概是一万五千个小时以上,不少过一万五千小时。种类也很多,只要选其中的一种,一门深入,长时薰修,一种东西真正能苦学十年,你成功了。那个时候,他出家就是大法师,他在家也是大居士。真正有心人培养一个、两个,无量无边的功德,那真实的。不过这样的人也很难找,谁肯万缘放下,用十年寒窗,然后一举成名?所以方法有,也并不困难,人难找。真正找到,牺牲奉献,为正法久住,为继承如来家业,这是广义的福田,真正修福。

  前面「调众生,宣妙理」是帮助人觉悟,觉悟之后就教他积功德、修福田。有智慧、有福报,那后面,后面要救苦救难,不是你享福,得救苦救难。「以诸法药,救疗三苦」,这是度众生,诸佛菩萨永远没有说是享福、享乐的,没有。你看看佛门里头,自古以来这些高僧大德有没有享福的?他教学就是享福。再高的地位,从前做到国师,皇帝以他做老师,国师,他的生活还是很简单,没有改变,那些修行人多半还是日中一食。太多了!生活非常简单,为什么?给别人做榜样,一丝毫傲慢都没有,不是说地位很高,就高高在上,不是的,跟贫苦的人接触依旧是很多,这是德行。与大官,这是社会上,现在讲的是高层次的人接触,那是用智慧帮助他治理国家,跟贫穷人往来是帮助他离苦得乐,平等的教化。三教九流在三乘贤圣面前完全平等,他们没有分别、没有执著。

  所以底下注解讲,「诸佛度生,应病与药」,就像大夫治病一样,他害的是什么病,需要用什么药来治他,应病与药。「药喻如来妙法,病喻众生疾苦」,众生的病苦。如来的妙法,给诸位说,现在能够治社会的,所有一切人纵然是不同的病,一味药能解决,这叫普世的教育。普是普遍,世是世界,世人普遍应该要受这个教育,就是伦理的教育、道德的教育、因果的教育。为什么?今天全世界出了这些麻烦,就是因为这个教育没有了。在古时候有,我们中国有,在外国有宗教教育也行,都能够生效。现在是在中国这个教育不讲求了、疏忽了,在外国现在逐渐科学抬头,信仰宗教的人愈来愈少,社会崇尚利欲,许多宗教人士也被利欲吞噬,这是我们目前看到的现象,也去争名逐利,把宗教教育放在一边,不再学习。这是现前社会动乱的因素,也是地球上变异的原因。我们今天救社会,救这个地球,就要把这些东西找回来,劝导大家要好好的做人,都是做人出了问题,连带我们的依报地球出了问题。

  中国儒释道的教育,外国宗教教育,真的能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无论是中国、在外国,真正之大德太少,我们应当知道怎样去尊重、去培养。是一桩难事,应该把这桩事情放在心上,遇到有这种缘分,有这样的人,我们要关心他、要照顾他、要帮助他、要成就他。所以现在,如果没有老师指导,真有这样的人,扎三个根、四个根,这是基础,一定要求他做到。一年要做到,一年做不到就不护持你,就请你走路;一年真正做到了,我们加倍的礼敬。督促他,督促他的方法很简单,每天给我们讲一个半小时,讲给谁听?就讲给你听,不要有其他的人,或者你家人、几个朋友在一起,就讲给你听。天天让他学、天天让他讲,学十年、讲十年不就成就了吗?十年之后,再把他介绍出去,找讲堂对外公开讲演,十年之内不对外。这是训练什么?训练他忍辱波罗蜜。他会了也得忍十年,他要不能忍,他一出去讲,讲得还不错,恭敬他的人多了、供养人多了,他就跑掉,他就变质,又落到名利里面去,那我们就错了。所以要观察他,真能吃苦、真有使命感,这才能成就。

  如《涅盘经》上所说的,「度众生故,为说无上微妙法药」。度,用现在的话来说,帮助众生、协助众生,众生有苦有难我们要帮助他,那就是把无上甚深的妙法介绍给他。无上微妙的法药是什么?这部经就是的,这部经是无上微妙法药里面的标准。像《法华》、《华严》、《楞严》、《般若》这都是无上微妙的大经大论,有人指导没有问题,可以学习,没有人指导那非常困难。没有人指导我们怎么办?我们就选这部经。这部经夏莲居老居士会集得好,黄念祖老居士注解得好,给我们带来方便,这都是近代人。所以我们发心把老居士的注解讲一遍,算是我报他的恩。老人家在世,我们是老朋友,我每年会到北京去二、三次,就是去看他;他不在了,北京老朋友没有了,所以我就不去了。早年去得那么勤快,为什么?这个老友,志同道合。弘扬这部会集本,夏莲居老居士会集本,在海外是我一个人,在国内是他一个人,国内也没有第二个人讲这部经,我们碰到了真是难得。在美国我们才联系上,他在美国住了一个月,我们才晓得。以后,他出国不方便,我们回中国访问比较方便,所以就常常去访问他。写这部注解不简单,希望这部经、这部注解能够流传往后末法九千年,末法九千年的净宗同学依这个法门得度,我们能信得过,有这个信心。这次遇到这么多的一些灾难,我把《华严经》停下来,这部经讲圆满,我再接著讲《华严》,希望这个演义能够早一天流通。演义是注解的注解。早年我给这部会集本做了一个科判,在这个本子里,《大乘无量寿经》科会眉注,眉注是李炳南老居士注解的。那个时候赵朴初老居士还在,那是我的同乡,也是我的长辈,他对我非常好,所以每次到北京我们一定都要碰面。这些老人都不在了,我也变得特别孤单。这个科判做出来之后,我送了一本给赵朴老,他看到了非常欢喜,他说这个本子好,这么好的会集本,有这么完整的科判,又有念老的注解,以后人学习方便太多了。这是无上微妙法药,我们就指这部经,就指这个注解。

  下面再给我们说三苦,「三苦者,一、苦苦,由苦事之成,而生苦恼者」。苦事,佛在经上讲的八苦,八苦,前面是生老病死这四种。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不能避免的,可是生之苦咱们都忘掉了,你出生的时候多苦,母亲把你生下来。如果我们都忘掉了,也没有法子体会,可是你可以仔细观察小孩出生,那什么样子?出生痛苦。小孩为什么会哭?苦,太苦了他才会哭,你看到哪个小孩生下来哈哈大笑的?他不苦他就乐了。你就晓得出生的时候,佛经上讲「如风刀解体」,他离开母体的时候,他身上的嫩肉见到风就像刀割一样,所以他苦,他痛苦,慢慢他才适应,那生苦。老苦,你还没有老,你看看老人,眼也花了、耳也背了,行动什么都不方便了,如果没有人照顾,你就知道他晚年多可怜。这桩事情我非常关心,我走遍许许多多国家地区,每到一个地方,我第一个想看的就是当地的老人福利事业,参观他们的老人福利事业,老人院。有些国家还不错,国家养老,这是美国带头干的,以前它有钱,它是全世界首富,这个例子开了,也有不少国家向它学。现在美国穷了,老人福利事业是它很重的负担,它也不能够废掉,废掉,人民不投他的票了,没有人敢废,这个东西一直都拖下去。

  澳洲算是我在全世界看到的,老人福利事业做得最好的。澳洲主要是地太大了,土地不值钱,所以澳洲养老确实就像住在公园里面一样,物质的环境那是世界其他国家不能比的。为什么?它土地不值钱,得土地太容易,设备非常好。澳洲的税是很重,但是政府对人民照顾很周到,它真的做了事。可是缺乏精神生活,老人没有精神生活很可怜,细细看看老人,跟他们聊聊天他非常欢喜,没有人跟他聊天。尤其住在那个地方,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国籍,言语、文化、饮食习惯都不同,这很苦恼。我们看了之后心里想到,这个老人院,从院长到底下所有的员工,要都能接受到中国孝道的文化、孝道的教育,把这些老人都当作自己父母来看待,有孝敬心,这批人所积的功德,他们将来个个都是到天堂去的,积大功德!一般人修福不容易,在老人院服务,修福就太容易,把老人当作自己的父母,用孝敬心去对待。这里面员工都是受过训练的,都是通过考试及格的,就是照顾老人面面周到,没有孝顺心,他把它当作公事来办,就是没有人情味,缺少这一点。

  澳洲,去年陆克文选上总理,我给他建议,他跟我私交不错,老人院这些员工一定要把孝道做出来。他鼓励我办一个老人院,做个样子、做个模范,办好之后向全国来推动,是好办法。在今天做什么事情,在中国人讲,样板很重要,我们一般讲模范很重要,你让人家真正看到,他就了解这个东西好,应该要这样做法。尤其把因果教育告诉他们,他们真的懂得了,这是修大福报。学佛的人来照顾老人,将来他会成佛,决定往生。信仰宗教的人肯定进天堂,不信仰宗教,你照顾老人这是无畏布施,你自己得的是什么果报?健康长寿。在那里面修三种布施都是轻而易举,你服务他是内财布施,你跟老人常常去聊天、常常去陪陪他们,这属於无畏布施、属於法布施。你让他心里生欢喜,不感觉得这是孤单,是个老人院,就像自己家庭一样,这么多年轻的员工、服务的人员都是自己的儿女、儿孙,他多快乐!这个福报多大!所以办老人院是什么事业?佛菩萨的事业,办老人院是无上福田的事业。只要这一个老人院做好了,你就能影响到很多,甚至於将来推广到全世界。办这种事业的人是神圣,佛菩萨。你不能说老人,我照顾你吃饭、照顾你穿衣,照顾你日常生活,这不够,你知道他内心多痛苦!因为这是老人院,换句话说,每个星期总有一、二个老人过世,就抬走了,他看了什么味道?在这里等,总有一天轮到他。坐吃等死,你看那个味道多难过!我们看到很寒心,真想帮助他。陆克文当总理的时候,他催著我赶快做,现在他下来了,我也不要做了。政府要有心,要有这个心,真正做的时候政府要奖励,一个做好了,能带动全国、能带动全世界,把全世界的老人都照顾得好好的,你说这个功德多大。所以首先最重要的,是老人院里从院长到员工,所有的人都要接受伦理教育、道德教育,特别是因果教育。他懂得因果,他就会全心全力的付出,他知道这是好因,将来结的好果,那好果不可思议,你到哪个地方去找这么个机会去种福田?老人院就是福田,真正的福田。我们去参观,这么好的福田,可惜他们不知道种福,天天在那里,不晓得种福,孝敬老人就是种福,他不懂这个,真可惜!

  这就讲到生老病死苦,没有人能够避免的。除这个之外,有「怨憎会苦」。人事环境里面,你所遇到的冤家对头,都看不顺眼的,不想见他,天天要见面,你说麻不麻烦?学校念书,很不喜欢的同学,老师偏偏排他坐在一起,坐在一张桌子,怨憎会。喜欢的人跟事常常别离,叫「爱别离」,喜欢的不能在一起。第三种叫「求不得」,我们心里想求的,欲望想的,做不到,求不得苦。这三大类,这是现前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办法避免。最后一个叫「五阴炽盛苦」,这不是外面的,这是内心,五阴是我们自己色受想行识,用现在的话说,我们的肉体跟我们的精神,受什么苦?烦恼、忧虑、牵挂,这个东西,炽盛是像火烧得很猛烈一样,你的乐从哪里来?所以这叫苦苦,佛法里面讲八苦交煎,就是讲的苦苦。

  第二种叫「坏苦」。佛法把这三种苦配做三界,欲界这三种苦统统都有,苦苦、坏苦、行苦统统有。如果你得到禅定,得到禅定你会生色界天,色界天里面没有苦苦,前面讲的这八种苦他没有。有欲,这八种苦就都有,没有欲,这八种苦就没有,欲界比我们高。生到欲界天,他不是投胎,他是化生,所以没有亲情这个苦恼,没有亲情,化生,他变化的。色界有四禅十八层天,他没有财色名食睡,没有这个东西,所以色界天人没有睡眠,他的精神永远是饱满的,他不会疲倦。这个天好,欲界天不行,欲界天还是有欲望,但是它有六层天,愈往上去欲望愈淡薄。四王天跟我们人间几乎没有什么差别,比我们淡一点,淡不多。忉利天跟我们差距就有很大,在我们看起来,他的欲望就很少,心也慢慢清净,愈往上面去愈淡薄。但是他有坏苦,什么叫坏苦?他有寿命,寿命到了他还是要死。寿命很长,很长也有到的一天,寿命到了他还要死,到死的时候他的苦才现前,他苦恼现前。一个人到死的时候感到有苦恼不是好事情,为什么?他会向下堕落。临终的时候心地清净,没有苦乐的感受,他会往上提升,他向上升,他不会堕落,这就是修持的功夫。如果色界天人禅定功深,他不断向上升,色界十八层天,逐渐向上提升,那是好事情。如果他寿命到了的时候,他对於他所居住的环境、生活的环境还是有留恋的话,麻烦就大了,他就堕落,他到下面去受生了,他就不能往上去,这是他有坏苦。第三种「行苦」,迁流的意思。所以色界有这两种苦。迁流是什么?他不能够停住,行就是停不住。

  到无色界天,坏苦就没有了,无色界他没有身体。色界是有色、没有欲。无色界连身体都没有,他不要身体,六道都是凡夫,我们可以称他们叫高级凡夫,高级凡夫不要身体。这个观念在中国古时候,二千五百多年,老子讲过,你看《道德经》上,老子说过这句话,「吾有大患,为吾有身」。他说我有很大的忧患,这忧患是什么?我有个身体,没有身体多好。老子这个观念是无色界的观念,没有身体多好,有身体多麻烦。色界天还有身体,所以他还要有居住的房子,无色界天身体都没有,房子也没用了,他不要了。无色界,用我们世俗人讲的话,灵界,灵魂居住的地方,他没有任何物质这种现象;换句话说,它只有精神现象,没有物质现象。物质会变坏,精神永远不变。他还有什么苦?他也有寿命,他的寿命是他的定功。最高的境界叫非想非非想处天,无色界有四层,最高的这一层,非想非非想处天,他的定功八万大劫。一个大劫是我们这个星系,这个太阳系成住坏空一次;换句话说,这个太阳系坏掉之后,慢慢的又会还原,又有成住坏空。八万次,你说这个寿命多长!可是还有到了的一天,到那个时候他的定功失掉,失掉他就生烦恼了。为什么?他本来以为自己成佛了,以为自己这是永恒的不生不灭,不生不灭叫大涅盘,以为自己证得大涅盘,其实是误会,没有真正证得。定功失掉就是他寿命到了,在这个时候他会很烦恼,我证得大涅盘,怎么会还有生死?於是对於这些圣贤教诲他开始怀疑、开始毁谤:这些大圣大贤骗了我,我到这个境界,怎么跟他讲的不一样?这样一怀疑、一毁谤,这个罪就很重,他不知道他自己错,他还要毁谤圣贤。中国人说爬得高、摔得重,他从最顶上会掉到最下面,阿鼻地狱,毁谤圣贤的罪是堕阿鼻地狱。换句话说,非想非非想处的天人,八万大劫到了,没有不堕地狱的。

  这给我们深沉的省思,我们学道要搞清楚,能不能发心去生天道?不能,生天道是错误的选择。为什么?它不究竟。虽然天人的福报比我们大,寿命比我们长,如果我们去看水里面的蜉蝣,它从生到死只有几个小时,我们人能够活几十年,那不也等於我们是天人看它一样吗?它寿命那么短。确实如此,不要说是无色界天,我们讲欲界天都不得了,欲界天的忉利天,这不算高,第二层,忉利天的一天是我们人间一百年。假如我们人能活一百岁,忉利天人看到,你看早晨生的,晚上就死了,忉利天人看人间。夜摩天一天是人间两百年。兜率天,现在弥勒菩萨住的那个地方,他的一天是我们人间四百年。如果我们用二十四小时来看,兜率天人看到我们人间活一百岁,几个钟点?六个钟点。你要知道这个事实真相,对於生天的兴趣就没有了,不干这个事情。有生天的这种功德、这种修为,把它用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没有问题,为什么不到极乐世界去?到极乐世界才真的解决问题了。那个地方是真的永生,无量寿!真的,不是假的无量寿,真的无量寿。回归自性,真的永远没有生灭。

  这部经它里面讲的理论方法,都是引导我们往生净土,亲近阿弥陀佛,证得真正的大般涅盘。而不是像非想天人,把他那个境界误认为是涅盘,他错了,错了不认错,怪佛菩萨,这罪就重了;错了真正认错,他还不至於堕地狱,堕是肯定往下堕,因为他上面没有了,他的福享尽了,就是他修的定时间到了,定功失掉,肯定往下堕,不至於堕阿鼻地狱,一般堕是可以堕落到人间,慢慢再修。从这个地方我们要想到,人谦虚之德重要,知过要忏悔,不能执著,这个很重要。诸佛菩萨是修行证果的过来人,他们不会欺骗我们,他们没有理由欺骗我们。为什么?证得这个境界知道,遍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跟自己什么关系?一体。自己怎么会骗自己?哪有这种道理?这个讲到一体,也就是说佛教里面讲的伦理观,伦理是讲关系,真正讲到究竟圆满。我们中国老祖宗讲伦理只讲到人,讲到「凡是人,皆须爱」,都没有讲动物,所以这个伦理是好,但是不圆满。佛法伦理讲得圆满,讲到最后告诉我们,遍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连山河大地、树木花草,跟自己是一体,一个法身。这个伦理是讲到了家,讲到究竟圆满,道德讲到究竟圆满、因果讲到究竟圆满,这才知道佛法的殊胜、知道佛法的微妙,稀有难逢!所以,「行者,迁流之义。由一切之迁流无常,而生苦恼者」,这是无色界天天人的苦恼。今天时间到了,我们就学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