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_move

02-039-0085 主講人 : 淨空法師
jump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八十五集)  2010/7/20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02-039-0085

  诸位法师,诸位同学,请坐。请看《大乘无量寿经解》第九十四面第四行,从第二句看起:

  「在本经中,此处佛字,即指大恩慈父,本师释迦牟尼佛」。诸位今天有些新来的同学,缘分无比的殊胜,因为这里要介绍本师释迦牟尼佛。佛这一个字它的含义,前面介绍过了,这个经上讲的这六种成就里,「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这个佛就是释迦牟尼佛,他是这一会里面说法主,用现在讲,在这一堂课他是主讲,所以这个人就非常重要。大恩慈父,是后人对老师这个恩德的赞叹,如果没有释迦佛的教诲,我们可以说是肯定长劫,这很长的时间,用劫做单位,在六道里轮回,六道轮回肯定是苦不堪言。六道要知道它是事实,我们介绍本师就会谈到。释迦牟尼佛,学佛首先你得认识他,你要不认识他你会走很多弯路,你要认识他,你就省掉许许多多的弯路,真正得到佛陀教育的利益。所以佛陀我们称释迦牟尼佛,佛陀是佛陀教育里面学位的名称,我们用现在话讲大家好懂,学位。就像现在一般学校学位有三种,最高的博士,其次的硕士,再其次的学士。在佛教育里面也有三个学位,最高的称佛陀,相当於博士;第二个菩萨,相当於硕士;第三个阿罗汉,相当於学士。所以诸位一定要知道,佛、菩萨、罗汉是人,不是神也不是仙,是很普通的称呼,这个一定要懂得。

  佛是老师,菩萨、阿罗汉都是学生,都是老师的学生,不过他们拿到学位了。我们现在学佛还没拿到学位,虽然没有拿到学位,我们跟他的关系是前后同学。所以菩萨是我们的学长,阿罗汉也是学长。这关系搞清楚、搞明白了,学长在一起就比较随便一点,跟佛在一起就严肃,老师,尊师重道,在佛面前咱们得毕恭毕敬,菩萨就可以随便一点。所以这个名称要清楚,不能够含糊。释迦牟尼佛这个名字也是表法的,所以佛陀实在跟中国人讲圣人,我们中国人讲圣人、贤人、君子。你看中国传统文化里也有三个学位,我们称孔夫子称圣人,孔子的学生我们称贤人,圣人就相当於印度人所说的佛陀,意思非常接近。你看佛,前面我们讲了,他是智慧的意思,他是觉悟的意思,有智慧,大彻大悟,这称之为佛。中国圣呢?圣是明本。圣人是什么?明白人。对我们一般凡夫来讲,我们是个糊涂人不明白;他对於宇宙人生的道理事相通达明了,这样的人就称为圣人。跟圣人学习,没有达到圣人的标准这称贤人,孔子的学生这称贤人,贤人相当於佛法里面的菩萨。现在虽然讲佛教很兴盛,你们大家讲的很兴盛,我讲我的眼睛当中佛法现在衰到极处,为什么?大家迷信,把佛菩萨、阿罗汉都当神仙去崇拜。他跟神仙风马牛不相关,神仙也是凡夫,跟我们差不多。很多神仙也学佛,学佛跟我们是同学,他没有证到阿罗汉,所以他也不是罗汉、也不是菩萨,这个总得清楚、总得明白。

  佛的名号,是他在这个世间教学的,我们讲的宗旨,他在这地方他教什么,名号就是他所教的。你说佛教教什么?释迦牟尼。释迦是什么意思?仁慈的意思,翻作能仁,他能够仁慈。实际上对待我们今天的社会,我们这个社会的这些众生缺乏的就仁慈,没有爱心,他不但不爱人,他连自己都不爱。所以爱人不容易,自爱才能爱人,他自己对自己都不爱,他怎么会去爱人?所以佛在这个世间教学教什么?就是教仁慈。释迦就是仁慈的意思,教导我们对别人,要有爱心、要有慈悲心,大慈大悲对待一切众生,他教这个,这是佛法教学的内容。对自己呢?对自己是牟尼。这都是印度话,古印度话,牟尼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个经题上「清净平等觉」,牟尼翻作寂静,我用经题上这五个字来讲,你们更好懂,牟尼是心地清净、心地平等、心地觉而不迷,这就是牟尼的意思,你看这名字多好。释迦牟尼佛教我们什么?教我们自己要清净平等觉,教我们要以大慈大悲对待一切众生,这就是佛陀教育,教什么?就教这个。所以教学的宗旨在名号上,这个不是他的本名,他的本名,俗家本名叫悉达多。

  所以佛的名号、菩萨的名号,都是他教学学科的宗旨,你一看名号就晓得他教什么课程,这个名号是总课程。就是佛法里面所教的,科目无量无边,不离开这个宗旨,肯定门门都与清净平等觉、都与大慈大悲相应,离开这个那就不是佛教,佛陀没有这样教你过。所以你看咱对佛要不认识,要是扭曲了,我们今天到佛庙求佛、求菩萨,求升官发财、求保佑,那叫迷信,那个叫颠倒,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没这个事情。他老人家当年在世,这照中国历史记载,佛灭度之后,就是佛过世之后到今年,我们中国历史上记载的三千零三十七年。我们中国历史上记载,佛出生在周昭王二十四年,他过世的时候是周穆王五十三年,在世我们中国人讲八十岁,外国人讲实足年龄七十九岁,真的是七十九岁,中国人说虚岁八十岁,八十岁走的。我们在经典里面读到、看到的,他是王子出身,他父亲是当时迦毗罗卫国的国王。迦毗罗卫国在现在的尼泊尔,就是喜马拉雅山的南面,这个国不大,是个小国。因为在那个时候,跟我们中国周朝时候一样,周朝没有统一,所以叫诸侯,它是个诸侯国。也要用一般人讲是个部落的酋长,这样称大家就更容易懂了,是个小国的国王,部落的首长。所以他是王子出身,这就是他属於贵族,年轻的时候好学,你看有这样的身分,年轻好学。从小他的心地就非常慈悲,看到一些苦难众生,他就生怜悯心,怎样帮助他能过幸福美满的生活;看到生老病死,他就生起出世的念头。因为印度在那个时候宗教很多,就很羡慕宗教修行人那些生活,他就很羡慕。所以十九岁离开家庭,我们佛门讲出去参学,也就是说寻师访道。

  他那个时代比孔子早一点,在印度,确实是印度文化黄金的时代。每一个宗教,印度也是宗教之国、哲学之国,这些宗教跟这些学派,他们有个很特殊的地方,在中国人没有,就是修禅定。佛经里面讲的四禅八定,诸位要知道这不是佛教的,四禅八定是婆罗门教的,也就是今天的兴都教,也有人称印度教。我们下面三楼就是印度教。他们的历史,我跟他们有往来,他们一些长老告诉我,他们的教,历史应该超过一万多年。这个我相信,印度教不重视历史,他们重视修行,为什么不重视历史?时间跟空间是假的,不是真的,既不是真的,何必要去执著它?这是他为什么不重视历史,他们重视禅定。人在禅定当中就能够把空间维次突破,这是科学家知道的。近代科学家,他们确实证实有不同维次空间在这个世间,从理论上讲,不同维次空间是没有限度的,不知道有多少。科学家确实证明,确实证明的大家承认的,至少有十一种不同维次空间。这些话黄念祖老居士告诉我的,他是学科学的,学无线电的,在大学就教这个科目,他告诉我一些科学方面的知识,跟佛法相应的。

  我们学佛学了这么多年,多少能体会到一些关於空间维次的问题,空间维次怎么来的?从分别执著来的。诸位想想看,我们一个人的分别执著有多少?起心动念都是分别执著,就造成不同维次空间。又何况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每个人都起心动念,所以空间维次就很复杂,真的是没有法子、没有头数,但在禅定当中能够突破。四禅八定总共就是说这个禅定有八个等级,这个禅定如果你要是修,真的古人所讲的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就不得。你要去修你得到了你看到六道,他修他也看到了,我修我也看到了,我们大家在一块谈谈,你看到什么,我看到什么,他看到什么,都一样的,这证明不是假的,是真的。你禅定的等级愈往上提升,你看的空间愈大。四禅十八层天,往上去还有四空天,四空天是没有身体;四禅有身体、有宫殿,有居住的地方。四空天没有,四空天就是我们一般人讲的灵界,他有灵魂,他没有肉体。为什么没有肉体?他不要肉体,肉体太麻烦,不要肉体多自在!实在讲中国早年佛法没到中国来,中国人有这个思想,老子。《老子》里面有一句话,他说的「吾有大患,为吾有身」,他说我最大的忧患是什么?我有身体,身体就有,没有身体多自在。没有身体就四空天,真有,所以我称四空天叫高级凡夫,我在讲经的时候用这个名词,高级凡夫。他们不要身体,不要身体就不要吃饭,也不必穿衣服,也不必住房子,你看省多少事!这高级凡夫。

  只要有定功有了初禅,初禅虽然看不到上面,他能看到下面,下面是什么?能看到地狱。地狱也非常复杂,最苦的叫无间地狱,他都能看到。所以这个六道不是什么宗教,不是胡思乱想,真有其事。我们在佛法理论上搞清楚了,为什么会有六道?为什么会有天堂?天堂也不是像宗教里面讲那么单纯,很多很多天堂,很复杂的天堂,而且天还有二十八个高低不同的层次。这些都是古婆罗门发现的,也就是说在释迦佛出世之前的一万年,人家就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些天堂、地狱,这些事情他们在定中看到,什么原因有这个没有人能解答。什么原因有六道?六道几时有的?没人晓得。六道还有终结的时候吗?也没有人晓得。六道之外还有没有世界?这些问题都没人解答。我们想想,释迦年轻好学的人,他在当时参学印度所有的宗教他接触了,所有的学派他也接触到,也都跟他们学了,学了十二年,从十九岁学到三十岁十二年,大概有能够接触到的全接触到,问题有没有解决?没解决。我们是将心比心,我们年轻时候也是这样的,什么事情总得打破砂锅追究到底,不到底不甘心。总有这些问题,像我刚才提出的这几个问题,不能解答。所以他没地方学了,就把十二年所参学的统统放下,在恒河边毕钵罗树下,这个大树下入定,入更深的禅定。你看通常的禅定是八个层次,入更深的,更深的禅定他觉悟了,出定之后大彻大悟,叫明心见性,见性成佛。这些问题完全解答了,六道怎么来的知道了,宇宙怎么来的知道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所讲的我们能相信吗?能。为什么?他入到这个层次,他看到整个宇宙,从宇宙的发生、源起,生命的源起,我从哪里来的,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学生当中也有入定到这个层次也看到,大家所看到是一样的,这不是假的。我们这些毛病是多疑,多怀疑,你看到,我还没看到,但是看到的人都说是一样的,这我们有理由相信。没想到三千年之后现在,现在的科学家,科学的研究向两个方向,一个宏观世界,专门研究大宇宙。一个从相反的反面微观世界,微观世界就是量子力学,研究物质的源起。你看通常讲,我们讲一个细胞,细胞再分析就变成分子,分子再分析出来,分子怎么来的?原子组成的。原子是电子、原子核组成的,再分析到基本粒子,再分析现在到夸克,夸克再分析现在叫量子,量子也叫小光子,不晓得将来能不能再分,现在是分到这里为止,不能再分了。发现了什么东西?发现物质现象原来是这些小光子累积连续发生的一个幻相。所以量子力学家在此地告诉我们,宇宙之间只有三样东西,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三样东西是能量、物质、信息。

  你看佛在三千年前他在定中发现的,他看见的,比科学家厉害,科学家先从数学里得到这个理论,然后再从仪器去观察看到的,看到什么?物质怎么来的,物质无中生有。而且它的速度太快,就是刹那之间它就没有了,从生起到消灭几乎是同时,速度太快了,快得我们没法子想像。佛在经典上,释迦牟尼佛问弥勒菩萨,弥勒菩萨也可以像现在我们学校里专攻心理学的教授,我们称他作佛门里面的心理学家。佛问他,这一问一答其实就告诉我们,佛问他,我们世间人平常讲一个念头,起了一个念头,「心有所念」,起一个念头,这一个念头很粗,把它分析出来有多少个细念?细念里面有多少个物质的现象?有多少精神的现象?佛问这么一个问题。弥勒菩萨回答说一弹指,你看一弹指时间很短,「一弹指有三十二亿百千念」。我大概一秒钟可以弹四次,我相信有比我弹得快的,那要弹五次的话,一秒钟有多少个念头,细念?照弥勒菩萨的讲法有一千六百兆,你看看一秒钟一千六百兆个念头,细念,单位是兆。也就是今天科学家所看到物质现象的生灭,它的时间是多少?是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就是一秒钟里面有一千六百兆次的生灭。你怎么能够把它捉住?所以他发现物质现象不是真的。

  物质怎么起来的?物质是意识,就是念头,念头是精神,精神累积连续的现象变成物质。所以说宇宙之间只有这三种现象存在,这三种现象正是大乘经里面讲的阿赖耶,阿赖耶才是造物主,十法界依正庄严都是它造的。阿赖耶的业相就是科学家讲的能量,阿赖耶的境界相就是科学家讲的物质,阿赖耶的转相,转相是转变,就是科学讲的信息,阿赖耶的三细相很了不起。不过这个消息,世尊在经上讲过这是第六意识,第六意识是分别,主分别的,这个分别的能力非常强大,对外能够缘到虚空法界,对内能够缘到阿赖耶,就是不能见性,为什么?因为它有分别、有执著。怎样才能见性?把妄想分别执著放下就见性,就成佛了。所以他虽然有这种能力,科学家有这个能力,他还是凡夫,他不能证阿罗汉果,他也不是菩萨。佛、菩萨、阿罗汉那要怎样才证得?那得放下。科学家没放下,放下执著就证阿罗汉果,放下分别就证菩萨,放下起心动念这就是佛陀。所以佛、菩萨、阿罗汉是谁?是你自己,你只要肯放下就是。大乘教里面常讲「一切众生本来是佛」,真的不是假的,一点都不错。所以我们对佛的认识,得搞清楚、搞明白。

  佛法它到底讲些什么?我们用名题上来讲,它讲的就是释迦跟牟尼,这个没错但是很笼统。现在人希望你讲得具体一点好不好?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他讲什么?我们用现代的话来说,他四十九年所讲的都在经典上。那经典讲什么?讲伦理。伦理是什么?讲人的关系,人跟人的关系,人跟动物的关系,人跟植物的关系,人跟矿物、跟山河大地的关系,人跟自然现象的关系,跟自然现象就是跟宇宙的关系,还有人跟不同维次空间的关系,这都是属於伦理,比我们中国传统学术里讲伦理范围大多!我们中国传统的伦理最多只讲到人跟人的关系、人跟动物的关系。「凡是人,皆须爱」,「爱屋及乌」,我爱我这房屋,我这房屋上有鸟在做窝,我也爱它,你看这爱动物,咱们中国伦理关系就讲到这里。佛的伦理关系讲得真圆满,讲整个宇宙不同维次空间都包括在其中。不同维次讲天地鬼神,天地鬼神是众生跟我们一样,他也是迷而不觉,福报不相同,他是凡夫,他不是圣人。他讲道德、他讲因果,再给诸位说,他讲哲学、他讲科学,这五个项目他都讲到究竟圆满,这了不起。所以佛经里面讲的科学,今天科学到现在跟佛经上比,还差一大截,哲学亦复如是。

  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很不幸,为什么?这个时代真正学佛的人没有了。在古代一百年前,一个世纪之前佛门那些大德,无论在家、出家,都能讲得出一番道理出来。现在没有了,在家人讲不出来,出家人也讲不出来。我们在学校里读书被误导了,学校老师告诉我们,宗教它是迷信的,佛教尤其迷信,这是我从小在学校里面学的概念。佛教为什么尤其迷信?高级宗教人家只拜一个神,宇宙之间只有一个真神,佛教什么都拜,什么都拜这叫多神教,叫泛神教,多神教、泛神教是宗教里的低级宗教。我们从小接受这样的教育、这种观念,所以长大的时候对宗教碰也不碰,迷信。看到别人烧香,迷信,在旁边笑话他,我们生活在这么个环境当中。我要不是遇到方东美先生,这一生当中跟宗教就绝缘了。我跟方老师学哲学,那边那个照片就是方老师,我跟他学哲学,他跟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我非常感激他。最后一个单元,讲的是佛经哲学,我当时非常讶异,我跟老师讲,我说「老师,佛教是宗教、是迷信,尤其是泛神教,低级宗教,它怎么会有哲学?」那一年我二十六岁,老师差不多是我父亲这一辈的人,他应该大我二十多岁。他告诉我,他说「你年轻你不懂,我们学哲学的,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这我从来没听说过,从来没有告诉我,释迦牟尼佛是哲学家,我很讶异。

  他说「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的最高峰,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接触佛教是从这个课堂里听到的,这样改变了我过去错误的看法,晓得这里头有好东西。老师又特别嘱咐我,古时候佛门里面这些高僧大德真的都是大学问家,都是有道心的人,有道德、有学问。他说现在没有了,现在你要学佛经哲学,在哪里学?在经典。你到寺庙去看已经看不到,寺庙有经典,你到经典里面你会找到,这一个方向非常重要。如果老师预先没有这个指点,我到寺庙一看这些出家人,我觉得他还搞迷信,会对老师所说的话产生怀疑。他就把这个路子给我安排好了,你去经典里面下功夫,我们的好处就是老实、听话、真干。从那个时候接触到今年五十九年,明年就一甲子六十年了,六十年的修学,证明老师的话一点都不错,而且还发现佛经里面不但有最高的哲学,还有最高的科学。

  再放眼看看现在的世界,哲学不能解决的问题,科学不能解决的问题,原来在佛经上全有,三千年前释迦牟尼佛就讲清楚了,真了不起。所以七0年代,就一九七0年代,英国汤恩比博士说了一句话,「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英国人讲的,这是世界上著名的历史哲学家。我访问伦敦的时候我去过两次,我的目标是伦敦三个学校,牛津、剑桥跟伦敦大学,这三个学校是欧洲研究汉学的中心,是世界上著名的汉学系的学校。我去看了我对他们的教授、学生,我很感动,都是西方人,说得一口标准的北京话,我都不如他。能看中国的典籍,看中国的文言文,而且里头有一个学生告诉我,他写博士论文用《无量寿经》。我问他,《无量寿经》现在有九种版本,你用的是哪一种?他用夏莲居的会集本,跟我们现在本子一样,就用这个本子写博士论文。另外有一个同学,都是外国人,用《孟子》写论文,还有一个用王维,唐朝的文学家,我看到很欢喜。

  我在那里也给他们上了一堂课,时间虽然不长,一个小时,对他们很有启发性。他们的教授、同学我们坐在一堂,我上台首先就问他们,我说是你们英国人汤恩比说的,你们都是汉学系,你们对於中国的儒释道都很清楚,都在这上下了功夫,我说汤恩比说的「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需要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你们现在都研究这些东西,你想想行吗?孔孟学说行吗?管用吗?大乘佛法行吗?我提出这个问题。他们对著我笑不说话,我等了几分钟之后没人说话,我反过来问,难道汤恩比博士说错了吗?他们也不回答,看著我笑不回答,这很厉害。最后我告诉他,汤恩比的话没说错,很多人解读错了,把他的意思会错了。我说我提出这个问题,我讲到儒释道,你们肯定立刻就想到,说儒你就会想到四书五经十三经对不对?他们点头。讲到佛,你一定就想到《华严》、《法华》、《般若》,这些大乘经典;讲到道,你就想到老庄。没错,我说那些是什么?那些是儒释道的花果,开花结果,很漂亮、很好看,这个东西对现前社会能不能解决问题?不能。汤恩比的话没说错,你要晓得,像植物一样,花果从哪来的?在树上长的。花果长在枝条上,枝条长在树干上,树干长在根本上,你一层一层去挖掘,到最后什么东西最重要?根。儒的根是什么?道的根是什么?佛的根是什么?你抓到根它会发芽、它会茁壮、它会成长、它会开花结果。

  现在怎么样?根没有了,你们天天研究儒释道,像花瓶里的瓶栽没根,死的,不是活的,所以变成了学术不管用。怎么能解决问题?汤恩比没说错,我们要把儒释道的根找出来,从根本下手,那他的话就是真的,绝对不是假的,真能拯救二十一世纪社会病态,也能拯救地球的危机。儒的根《弟子规》,道的根《太上感应篇》,佛的根《十善业道》,这个东西重要。从前学儒、学佛、学道都是从这扎根,你不从这扎根的话你学什么都没用处。最后我告诉他们,我说我对你们很佩服,这真的不是假的,由衷之言。你们所学的,儒学、道学、佛学,在外国人写字不是从这面写看到这边来,儒学、道学、佛学。你们可以拿到博士学位,可以做名教授,可以做为欧洲汉学家,你们一生肯定不能像我这么快乐,像我这么自在、潇洒,你肯定没有,你们一生肯定还是生活在烦恼的世界里。大家都笑了。我说为什么?我跟你们学的是相反的,你看反过头来,你从这边念过去,学佛、学儒、学道,不一样,味道就不一样。学儒要学得跟孔子一样,「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快乐无比;学佛要学得跟释迦牟尼佛一样,法喜充满,常生欢喜心;学道要学得跟老庄一样,这是什么?智慧。你们搞的儒学、道学,那是知识,知识跟智慧是两桩事情,知识解决问题能解决局部,而且带很多后遗症;智慧解决问题能解决圆满,没有后遗症。我说这两个字你们好好去学,你看从这边念儒学,从这边念学儒,儒学、学儒不一样。

  所以他们的麦大维教授,这是现前的一个汉学家,他们的教授,听到我一番讲演之后还特别到中国,到我们汤池中心去考察,在那里住了四天,回国的时候在香港到这来找我,跟我谈了六个小时。他邀请我到伦敦去办学,我也很感谢他,感谢他看得起我,到伦敦剑桥大学下面,设一个大乘佛学书院。英国的学制是书院制的,像牛津跟剑桥,大概都超过五十个书院。我很感激他,很难得,剑桥是全世界大学排名第三,我感谢他,我说:我不能去。他说:为什么?我说「你们学校的制度框架加在我身上,我对学生教不了。」他说:那你用什么方法教?我说「我没有方法,我们老祖宗有方法。」他听了很惊讶,他是汉学家,听说我们老祖宗还有秘密的方法,所以他非常惊讶。他说:老祖宗的方法在哪里?我说「实在讲你都学过,但是你疏忽了。」他看著我,我说「《三字经》念过没有?」念过,《三字经》他会背,《论语》他会背,不简单!我说「《三字经》前面八句话,是中国老祖宗千万年来,教化众生最高的指导原则。」他一听就呆住了。我说「《三字经》你会背,也念得很熟,我相信你也讲过,但是这层意思你没讲到。」他承认了。

  我说搞教育的人,首先的理念你要肯定「人之初,性本善」,你真正搞教育,你一定肯定人性本善。这善不是善恶的善,这善是个赞叹词,美好、圆满一丝毫欠缺都没有,这是善,不是善恶的善。也就是《华严经》上所说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那就是中国人讲的本善,这个要承认。然后你得要相信,「性相近,习相远」,每个人的本性是一样的,在佛法讲每个人本来都是佛,在我们中国传统里面人人本性都是本善,都是相同的。习相远,为什么会变成不善?习性。习性讲你受到环境的染污,中国古人讲「近朱则赤,近墨则黑」,你跟善人在一起的话,你就变成善人;你跟恶人在一起的话,你就学坏了,你变成恶,这叫习性,这不是本性。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教育目的是让你从习性回归到本性,这是教育。教育要把恶人变成善人,要把坏人变成好人,要把迷惑颠倒人变成聪明智慧人,这是教育。学生不能教,把他开除掉,这教育失败,哪有这种道理?学生没有过失,你没教得好,你不会教,你怎么把教不好怪罪学生?那你大错特错了。我给他这么一说,恍然大悟。你看看这东西,在伦敦几个学校里,汉学系没有人不读的,最高指导原则。所以「苟不教,性乃迁」,教育的思想从这发生的,你一定要教,你要不教他愈变愈坏。人是教得好的,人也是教得坏的,人变坏了你决定不能怪他,你把他教坏了。那今天谁教?今天小孩一出生,眼睛一睁开他就在学,在哪里学?在电视上学。

  稍微长大了,我不晓得中国,我在美国住很多年,美国小学一年级就用电脑,他就看网路。网路上是什么玩意?暴力、色情、杀盗淫妄全学会了。所以小学生上学口袋带手枪去杀同学,他没有恶意,好玩。他在网路上学的那些个东西,他真的去玩去,他杀老师、杀同学,杀著玩的。你怎么办?你对这小孩你怎么判罪?这是社会上大问题。我在早年,好像那个时候是在新加坡,一九九九年那个时候,美国同学寄了一份杂志给我看,里面有一篇报导美国青少年的犯罪状况,我看到之后吓呆了。很久没到美国去,我跟那边联系,我特别为这个事情去一趟。我到加州洛杉矶,我让同学给我联系,在美国加州电视台做两场访问。一场是教育,我们一共四个人,一个是大洛杉矶地区的检察长,这法官,司法的一个领导人;另外一个是帕萨迪那的市长;还有一个是加州大学的洛杉矶分校的校长。我们四个人就在这个电视台做一个小时的访问,我们在座谈,我就向检察长提出来,「我看到这份杂志上的报导,是不是真的?」他告诉我:是真的。我说「这个犯罪率不断的上升,你有没有办法控制它,能稳住?」他告诉我:没有办法。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多严重!所以我跟布什总统见面,我也是告诉他,美国的忧患绝不在外国,当时我就提出来。我说底下一代的青少年怎么办?这些问题有没有想到?我离开美国,听说布什在谈话当中提到这些问题,不能解决。第二场的访问是宗教人士,是基督教学院院长带著两位是老师,我们四个人,也是四个人,他学院来了三个。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宗教的方法怎么解决?怎么看法?问题非常严重。

  在往年,有一天教育部有三个官员,好像一个是秘书,两个是处长,访问方东美先生。那天正好我在方老师家里碰到,他们向方老师提出一个问题:现在政府发起复兴中国文化,应该怎样才能够落实?这个问题提出,我看到老师表情非常严肃,五分钟没说话,看著大家,那个小客厅空气非常严肃。五分钟之后老师说了「有!」大家很注意听,第一个,台湾那时候有三家电视台,这三家电视台关闭,还有许多无线电广播的电台也要关闭、报纸停刊、杂志停刊。这几个官员都听呆了,「老师,这做不到!」老师说「这些东西天天在破坏中国文化,有了这些东西还能复兴吗?」真的一点都没错。我们跟老师学习,接受老师的指导,所以我就从那个时候,我不看报纸、不看杂志、不听广播、不看电视,我差不多将近五十年,所以心地清净不受污染。那个东西它有权天天污染你,我有权利不接受,我不能劝别人不接受,我自己可以不接受。我每天读大乘经典,读古圣先贤的典籍,快乐无比,什么事我都不知道,别人问我怎么样?天下太平,没事,你看日子过得多舒服,不要去碰它们,没事。佛告诉我们,尤其大乘经,教我们修什么?修清净平等觉。每天保护著清净平等觉,决定不要染污,不要动摇,不要妄动,不要迷惑,那就好,所以这个要晓得。今天社会麻烦出在哪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么好的佛陀教育,我们老祖宗把它请到中国来,这个历史诸位要知道。佛教不是自己来的,汉明帝派特使到西域去请来的,中国帝王请来的,就是老祖宗请到中国来的。到中国来之后,跟中国人一接触,再一会谈双方都无比欢喜,为什么?同一个根。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是孝道,这个不能不知道,佛法的根也是孝道,这一拍就合了。佛法里面教学的指导原则净业三福,佛在《观无量寿佛经》上所说的三条,最高指导原则,第一条「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你看孝亲尊师摆在第一,跟中国人没两样,扎根在这个地方。佛法修学有次第的,由浅而深,就像学校念书一样,从小学、中学、大学、研究所。佛法也是这样循序渐进,佛法教学,一定先学小乘,小乘是佛法的小学。可是中国唐朝中叶以后,不学小乘了,用儒跟道来代替,比小乘还殊胜。这一千七百年唐朝中叶到现在,出了多少高人,无论在家、出家,绝不逊色於印度,我们超前,佛法跟中国传统文化融成一体了。

  这也是汤恩比说过的,他赞叹中国人心量很大,能够包容异族文化,佛教是印度的不是中国的,中国人能包容它,能把它融合成一体,而佛法丰富了中国本土文化,讲得真好。我们这个儒书,道的经典老庄,我们用大乘经来解释,就把它提升跟佛法一样高。我们讲人性本善,那个善很难讲,如果是认为善恶的善那个很低,那个层次很低。你是用佛法里面「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来解释这个本善,那就把它提升跟《华严经》一样,这就是丰富了中国本土文化,这个道理要懂。所以宗教是教育,我学了这么多年,我认为全世界这些大宗教,每个宗教都是教育,它里面的经典,都是讲的伦理、道德、因果、哲学、科学,只是讲的层次不一样,都是好东西。宗教团结有利於化解冲突,促进社会安定、世界和平。特别是我今年参加两次国际活动,在这个月底参加马来西亚的也是一个活动。我去干什么?没有别的只是宣传宗教教育,希望每个宗教都回归到教育,宗教就能复兴,也就是伦理、道德、因果的教育。这个里头有哲学、有科学,那是少数人。前面这三样东西是普世教育,普及全世界的大家都能够学,学伦理、学道德、学因果,整个世界可以回归到非常善良的秩序。这个地球上所有这些灾难都能够化解,这被现在量子力学家证实了,这不是迷信,它有道理在。中国传统教育重要,外国宗教教育重要,如何把外国这些宗教教育,跟中国传统教育,融合成一体,这是现代人应该干的事情。

  所以我在澳洲有个净宗学院,我们净宗学院的课程是儒释道。从这个月份起我们增加了《古兰经》,伊斯兰教;增加了《新旧约》,就是基督教跟天主教。我们已经预约犹太教一位长老,他答应我了,可能在明年春天,他在我们学院开犹太教六百一十六条戒律,这个戒律就是属於伦理道德的,里头也有因果。我们学各个不同宗教的精华,来丰富我们儒释道的传统,这是正确的,我们带头做。我这一带头,其他宗教会跟进,为什么?他不跟进,他就没法子跟我们往来,一定要跟进。所以宗教团结依据什么?依据经典的互相学习,我们才真正能够把宗教之间的矛盾化解、对立化解,自然就不会再有冲突。希望用宗教教育带动全世界的安定和平,这好事情!我们做这个几年,对这桩事情有了信心,我们不能搞局部,局部做好,大环境不好,影响太大,我们要做全世界的。所以每个宗教它教化的对象都是全世界,没有局部的,这些理念都完全相同。所以我们对於佛教,佛、佛教一定要有很清楚的认识。这是我当初刚刚学佛的时候,章嘉大师教导我的,你想学佛,你得认识释迦牟尼佛,你不认识他,你将来会走弯路,走入歧途的时候你自己不知道。所以现在宗教在这社会上,有六种不同的型式,我们不能不知道。

  当年我在美国迈阿密,讲《认识佛教》,现在出版了一本书,在迈阿密讲的。那个时候我曾经讲到,社会上有四种不同的佛教,现在有六种加了两种。那个时候的四种,第一种是释迦牟尼佛的佛教是教育,佛陀教育。一定要晓得,释迦牟尼佛一生从开悟那天开始,三十岁开悟,七十九岁圆寂,开悟就教学一生没有一天中断。经上常讲的「讲经三百余会,说法四十九年」,三百余会那就是办班,我们今天讲办班教学,一生当中办班三百多次,教学四十九年。一生教学没有建过寺庙,建寺庙这种情形是佛教传到中国来才建寺庙,建寺不叫庙。寺院庵堂是佛教教学的道场,它是学校,寺院庵堂是学校,不是宗教,这里面教学。现在寺院里面,执事称呼还是原先古时候的,像住持、方丈,这个名称相当於现代学校的校长;首座和尚相当於教务主任,大学的教务长;维那相当於训导长。现在维那干什么?拿著锤敲大磬的,不是。维那是主秩序的,管德行的,就是教戒律这些课程的,是训导长;监院是总务长,你看看名称不一样,分工性质完全相同。所以中国佛教的丛林制度,就是把教学正规化,在印度释迦牟尼佛当年没有,完全是私塾教学,跟孔老夫子一样。孔老夫子也是弟子三千,七十二贤,真正有成就的七十二个人。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我们也知道应该也有弟子三千,经典上记载的常随众,跟著佛不离开的一千二百五十五人,这经典常记载。临时来参加的我相信不会少於这个人数,所以释迦牟尼佛也应该是弟子三千。一生教学,与宗教风马牛不相干,这些宗教里的仪式,在世尊那个时候完全没有。

  上课在一起,修行在个人,佛没有教导哪个人怎么修,没有,只是上课,你有疑难问题你向他请教,他给你解答。因为日常生活都是托钵,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所谓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世尊那个时候真的是如此,人人都能自律。所以佛门里没有组织,释迦牟尼佛那么多学生,没有分班,没有请哪个当班长,没有,如果有就会有记载,没有,完全是私塾教学。学生当中有成就的,学得很好的,帮助那个学习差的人,等於是老师的助教,这个情形有,但是没组织,没有建道场。我们现在想想他为什么不建道场?他要建道场不难,家族是王族。当时印度十六大国王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学生,你说他要盖个道场还不是很容易吗?学生当中有做国王的,长者、大臣、富豪居士多得是,不要!为什么不要?现在我们明白了,建了富丽堂皇的大寺庙就有人动心,想控制、想占有,道心就没有了,那个清净平等觉就破坏了。不建是有道理,不建,跟著你学的人这些都有道心,他没有企图,没有名闻利养可以得到。

  所以我们在此地这个小道场在这里学习,这个小道场不是我的,香港居士们他们建立的,请我在这讲经,不是我的道场。我没有道场,哪里请我就哪里去,这个自在!国内有些人请我,盖的那个照片拿来给我看,富丽堂皇的宫殿要请我去。我说:这我不能去,我一看我就不能去。他说:为什么?我说:我的老师释迦牟尼佛没有住过这么大地方,我不敢住。我说;你们要真正要请我去住的话,盖个小小的四合院,土土的,送给人人家都不要,嫌你太不够气派。那是什么?那是个平安的道场可以修道。盖上这样富丽堂皇每个人动心都想来要,你在那里能住得安稳吗?所以释迦牟尼佛有智慧,三千年前给我们做出榜样,我们今天愈想愈有道理,愈想愈对,他永远是心安理得,不会受到外面境界的干扰。我们要学,学释迦牟尼佛,不能跟世俗学,跟世俗学就完了,那你搞六道轮回。跟释迦牟尼佛学,这一生可以作佛,至少得作菩萨,才算是你修学有了成就。所以你想想看,认识释迦牟尼佛多重要!

  释迦牟尼佛的身分,要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他什么身分?他是一位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家,他的身分是多元文化社会教育的义务工作者,他教学不收学费,非常热心教导你,不收学费。咱们孔老夫子教学还收一点束修,有一点象徵性的学费;他不要,这义务工作者。起心动念、言语造作都给后世学生做榜样,没有别的,「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他做到了。我们在《修华严奥旨》,贤首国师的论文,《妄尽还源观》讲的四德,他真做到了,「随缘妙用、威仪有则、柔和质直、代众生苦」。佛经里没有一句是假话,真的做到了,而且做得那么圆满。我们学佛要在这些地方学习,没有自己,自己在哪里?宇宙是自己,一切众生是自己。我们把宇宙看作我们一个身体,我们看所有众生都是我们身上的细胞,这就对了,释迦牟尼佛确实是这个看法。这个看法我们无法想像,什么时候你真的放下妄想分别执著,明心见性,你跟佛的看法就相同,完全相同,真实不虚。所以这肯定佛教是教育,教育才是释迦牟尼佛所传的佛教,佛陀教育。

  但是佛教在今天有变质的,有变成宗教了,变成宗教的时间不长,我们看历史,前清乾隆时代、嘉庆时代都还没变,寺院庵堂每天还是讲学、还是上课,宗教里面仪式顶多就是早晚课,早晚课诵这是共同科目。早晚课时间都不长,那是什么?那是纪念老师,念念不忘老师的恩德是这个意思,不是拜神,纪念老师。像我们在此地学习,我们老师的照片挂在对面,我们每天在这里学习,我们向老师鞠躬是这个意思,不忘本,孝亲尊师不忘本。意思一定要搞清楚,不能搞错,不是拜神,不是求他保佑。上课是分讲堂的,所以一个寺庙里面,首座和尚有好几个,叫分座讲经,各人有各人讲堂,你喜欢学那个科目你就进那个讲堂,你就跟这个老师。「教之道,贵以专」,佛门教学跟世间不一样的,这是中国传统儒释道几乎都遵守这个原则,「一门深入,长时薰修」。著重在开悟,著重在开悟那就一定要懂得戒定慧三学,戒是什么?规矩,你一定要守规矩,老师教导你的,那就是规矩,你要遵守。一门深入,所以先扎根。

  在古时候,实际上儒释道的三个根,至少儒跟道你的父母已经帮你栽培了。中国的教育,古代的教育从什么时候?母亲怀孕就开始了,胎教,根扎得多深!胎教有没有效果?现在国外西方的催眠术发现,胎儿在母亲子宫里面,头脑很清楚,母亲起心动念、母亲饮食起居,对他都有很大的感应。所以在催眠术里面,他们就想到中国古人讲的胎教,是大有道理,他不是无知。小孩一出生,父母是最接近的人,凡是跟他接近的大人,言谈举止都要守礼、都要端庄。为什么?让他看到、听到、接触到的,全是正面的;负面的东西、不善的东西,不要让他看到、不要让他听到,也不许他接触到保护他。保护到三岁一千天,这个一千天叫扎根教育。这个里头最主要的是母亲,这母亲真正爱儿子,真正是自爱,爱儿子。这一千天扎下的根,在中国古谚语里有一句话说「三岁看八十」,这个三岁一千天扎的根,到八十岁都不会变,那根多深!也就是说社会上这些不善的东西,他不会沾染。

  现在为什么小孩都学坏?没有扎根,三岁才开始教来不及了,他已经学坏了。现在谁懂?一百年前家家都懂。满清亡国之后,我们中国社会就动乱,军阀割据,以后跟日本人打仗,一直到现在就没办法恢复安定。尤其这八年抗战,八年抗战我觉得我们最大的损失,死那么多人,破坏那么多的生命、财产,我觉得那都是小事,那微不足道,最大的伤害是把我们传统的文化打掉,这个损失太大太大了。中国传统东西维系中国这么多年,几千年的国家长治久安,这一仗打了之后,大家都忙著对付日本人,天天逃难,我是身受其害,我知道。战后再都不能恢复,可惜!中国的家了不起,现在没有家了,家破人亡。诸位要晓得,你在古书里念到的,「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什么齐家国就治了?古时候的家是大家庭,不是小家庭,一个村庄就是一家,那个村庄这王村那就一家人,一家几百人。你们如果看过《红楼梦》,《红楼梦》就是一个家,就描写一家。普通家庭,一般家庭大概三百人左右,人丁兴旺的六、七百人;很衰的家庭差不多也有一、二百人,那很衰。所以它是大家庭,大家庭要讲究家道、家规、家学、家业,它有组织,它一点都不能乱,乱了家就完了。

  《弟子规》是家规,是家规里面共同家规的一部分,还有不同的,因为每个家经营的事业不一样,所以它有它的家规。这些东西都写在家谱里,我们翻开家谱一看就知道,祖宗立下的规矩。家学就是私塾,家庭子弟学校。所以中国古时候这个社会把这个教育,基础教育都让家庭自己去负责。国家没有这个事情,不办这个教育,教育是你自家的事情。你说你的家长办学,学校多半利用祠堂,因为祠堂除了春秋祭祀之外都没有活动,所以祠堂就是学校。你看家长,家长是祖父母、曾祖父母,对待自己的后代后裔多么关心,请老师一定请真正有道德、有学问的人来教,负责。不像现在学校,现在学校他跟你没有关系,纵然你红包拿得多送了钱,他还是不关心你,你买不到他的爱心。所以老祖宗对后代真有爱心,你看请的老师,我们家长、老祖宗对老师磕头,为什么?尊师重道。这是什么?表演给子弟看。你看看子弟这些学生看到的时候,祖宗、祖父、爸爸妈妈见到老师都磕头,你对老师能不尊敬吗?

  我学会对老师的尊敬,大概就是六岁进私塾,我们的家学,我父亲带著我上学,学生不多,大概三十多人不到四十人,年岁最大的十几岁,有十五、六岁大的学生,年岁小的,像我这样子六、七岁在一个教室,一个老师。进学的那一天先在礼堂,礼堂当中供的是「大成至圣先师」的牌位,孔老夫子的牌位,老师坐在一边,同学分站在两边,我们先去拜孔子牌位,我父亲在前面,我在后面,向孔子牌位行三跪九叩首的礼,这清朝礼节。拜完之后,我父亲请老师上座,老师坐在孔子牌位下面,向老师行三跪九叩首礼。你想想看,老师接受你父母这样的重礼,他要不把学生教好,他怎么对得起人家父母?对老师供养的束修是随意的,老师绝不讲求这些。你富有的供养多一点,贫穷的供养少一点,意思到了就行,真正贫穷的,学生学得好,真能够学,老师还要补贴你的家用,不容易。那个时候老师真有道,师道他真有道。现在没有了,现在学生不能教,你稍微严厉一点,家长说是你侵犯人权,还要告到政府去,你还得判刑,他怎么能教?所以现在学生在家不孝父母,在学校不敬老师。不敬老师,对老师没有尊重心,他什么都学不到。

  所以今天纵然有圣贤的老师,已经没有学生了,到哪里去找一个对老师有尊敬心的学生?不是老师要求学生尊敬,不是的,千万不能错会。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看看这个学生能学多少,你从他对老师恭敬心,对於学科课程的恭敬心,没有恭敬心学不到,这个道理不能不懂。我这一生有这么一点小成就,沾光什么?就沾光在父亲六岁带我进学校,对老师那一拜,我就沾这光,一生都不会忘记,懂得对老师的恭敬。我在台湾遇到这三个老师,无亲无故,就是恭敬心,那老师对我就特别照顾,道理就在此地。他真教导我不拐弯,真的是不走弯路,真教。其他的人亲近老师,老师没讲这些,他教我要学释迦牟尼佛;他对别人,我常常在旁边观察,他没有教人学释迦牟尼佛,为什么?人家不可能学释迦牟尼佛。我们听话,所以他就教我学释迦牟尼佛。我们才晓得,释迦牟尼佛一生教学,我们就走这条路,走了五十九年没改变方向。除了讲经教学之外没有第二个念头,你这心就清净,清净心生智慧,智慧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

  在先前,我到澳洲去之后,参与学校的活动。我到澳洲去是澳洲移民部长他邀我去的,给我永久居留的签证。签证在香港办的,希望我到澳洲帮助澳洲团结宗教、团结族群。所以到澳洲之后,我们才知道澳洲政府很聪明,它把这个工作付托在大学。这个好,因为大学不会偏向任何宗教,也不会偏向任何族群,它是中立的。执行这个任务的是学校,所以我就参与学校,在学校里做这些工作。我也帮助学校建立一个中心,就多元文化中心,这是我们活动的场所。九一一之后,受学校的委托,代表学校、代表澳洲参与联合国的和平会议。这么多年,前后参加了十几次,十几次里面有七次是联合国主导的。这一参与我活动的范围大了,这是从来作梦也没想到的,走向了国际。我们在国际上每一次的活动,都是以宣扬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为中心题目。我们受到汤恩比的启示,解决现前社会问题,真的只有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所以极力提倡三个根。在国外我还加上一个,就是宗教教育,儒释道的三个根加上宗教教育。宗教教育一定要互相学习、互相认识,才不至於产生矛盾,不至於产生对立。和谐的基础在此地,和谐的根在这个地方,一定要把这个做好,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可以落实,这不是一个理想。这些都是所有宗教共同的愿望,也都是释迦牟尼佛他老人家一生,教学的终极目标。

  我在二00六年,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活动,这一次活动是我们在所有活动当中,最主要的一次,我们参加主办,主办这个活动。这个活动的题目,是纪念释迦牟尼佛二千二百五十周年,主题是佛教徒对人类的贡献。我们做得很成功,我们把中国传统的教学,以及我们试验的成果做了详细报告。我报告里面建议到,希望联合国能办一所全球宗教大学,每个宗教可以设一个学院,把全世界的宗教联系起来,主要一个目标就是世界和谐。提议是提议了,文字都在,联合国并没有做,没有法子落实。这个议题我在早年,好像是一九八七年,我第一次回国,跟赵朴初老居士见面,这同乡。那次见面香港同修陪我去的,我们有二十多人很热闹。我跟朴老提这个问题,当时他听了很欢喜,年岁太大了,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个事情重要,还得常常提,常常念著,希望国家有一天真正能够办一所这样的学校,应该是两个学校,一个是族群,团结族群,一个是团结宗教。多元文化学校就团结族群,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值得学习,互相学习。中国有五个宗教那就能设五个学院,五个学院之外,还可以设立一个管理学院,培养护法的人才,这样对於国家、对於我们传统文化很有利益。我们的念头常常想著,心想事成,总有一天它就会落实。今天我们介绍本师释迦牟尼佛,就学习到此地。现在时间到了,谢谢大家。